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少女歌劇/迷宮組】2.討人厭的首席生

TD.jpg


  來交代一點首席生的背景^^
  用官方一點小資訊自己腦補一大堆,請見諒(


  2.討人厭的首席生

  她從很久以前就認識西條克洛迪娜了,不過這當然是指單方面的認識。
  她的父母會當著她的面誇那孩子真的很有天分,嫉妒多少有一點,但她也確實很佩服西條。
  西條的演技自然,相當能夠感染人的情緒,而且不只是有天分,西條也很努力學習,年紀輕輕就在演藝圈獲得不小的成就。身為同齡人,是個很好的目標。
  她曾反覆看過多部西條的作品,觀察西條怎麼表演、理解西條怎麼詮譯,透過一部分的模仿來增進自己。如果檢視到西條的表演中不夠成熟的地方,她就更加強化自己的那部分。
  深入地了解一個演員的優點、缺點、性格時,偶爾竟會有自己和西條靠得很近的錯覺。
  但隔著螢幕,終究只是偶像和觀眾。
  跨越這道藩籬的關鍵,就是和西條參加同間頂尖表演學校的入學考試。
  西條那立體的五官和一頭金髮漂亮得如此搶眼,目光一直追逐的人近在眼前,簡直就像偶像見面會。
  西條主動對她伸出手邀請她,她或許該握住那隻手激動地甩一甩,然而當下只是驚喜地說不出話來。
  而且沒有道理對競爭者示好啊--至少那不是一個適合的時機。
  她試著想像,說不定她能和西條成為好朋友。
  她這一輩子還沒有擁有過什麼好朋友,不,應該說連真正意義上的朋友都沒有吧。
  太多的期待與要求壓迫著她,使得她比起同齡人更加嚴肅,在追求理想的同時自然地就和身邊的人疏離了。
  何況她其實有些瞧不起散漫的人,也不屑與之交友,可是又有多少人會像她那樣認真呢?每次她這樣想,腦子裡就會出現西條。
  她知道西條的性格有著和自己類似的地方。她必須拿出自信,全力以赴,一次就拿下西條的注意力,否則肯定會立刻被分類為不入流的演員。
  如果能夠讓西條也欣賞自己,或許她們就有很大的機會能成為朋友。
  可是後續的發展是她沒有預想到的--西條因此而把她當成了最大的勁敵。
  說來有點可笑,但以這種形式被在意,進入西條的世界,或許也不壞吧?
  她索性將錯就錯,把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隱藏起來,演好一個亦敵亦友的首席生。
  她當然也想過改變和西條的關係,無奈實際上,她根本不懂怎麼交朋友。
  她不確定說什麼才對,她如果示好,西條似乎還會視為是種挑釁。她們之間怎麼互動,向來都是取決於西條對她的態度。
  有時西條在她身邊,她會想有一天要是她們能像其他女生好朋友一樣,牽手、擁抱、說笑多好,而不是只是在演戲。
  隨著時日漸長,她意識到西條其實只是需要這樣的一個人--一個比西條更厲害、更強悍,能夠策動西條那股不服輸的鬥志,讓西條更精益求精的人。
  自信到有些自以為、高不可攀、讓人恨不得打倒,像這樣令人討厭的首席生--是西條擅自塑造了她,但那個人其實不是她也無所謂。
  這令她莫名強烈地不甘心,那之中甚至夾帶著一點自己都無法理解的難過和酸楚。
  如果是這樣的話,她就更不能被其他人給取代。
  --那個人只能是她。
  她會為此努力不懈,成為無人能超越的首席生,讓西條一刻也無法轉移視線。

  開始覺察自己所懷有的情感並不單純,好像是在兩人某一次自主加練之後。
  「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餐?」西條問。
  對於這樣的西條,她還是會感到奇妙。因為相處的時候,西條大概有八、九成的時間都在對她釋放非善意的眼神,可是偶爾又會突然像這樣若無其事地邀請她。
  其實被邀約也沒有什麼特別,西條和她不同,本來就是個待人親切許多的人,在學校朋友也不少。
  只是難免會想,西條果然不是真的討厭她吧?
  之後她們在餐廳討論起了Star Light的劇情。
  「我在想啊,克蕾爾明明就沒有記憶了,只不過是透過芙洛拉述說之前的事,這樣子就能夠信任對方嗎?去摘星明明就不是件簡單的事啊。」西條質疑地說。
  「我倒覺得……是重新認識吧?畢竟很多東西是建立在第一印象呢,外貌、談吐、氣質,一下子就能形成一個人在他人心中的定位吧?」
  她說的是西條嗎?或者是西條在第一次見面就建立起的她呢?
  --討人厭的首席生。
  如果不是那樣就好了。
  「天堂真矢,妳好像比我以為的更天真呢。」西條笑說。
  她想說,她大概有很多地方並不是西條所以為的那樣吧。
  但西條難得對她露出笑容,那笑容多好看,讓她心情都愉快了起來。
  她知道西條心裡認同她,只是嘴上不肯承認,明明對其他人都很坦率,只有對她這麼彆扭,真的很可愛。
  她忽然有個念頭,如果她讓西條贏了,西條會有多開心呢?
  真好奇。
  ……好想見見西條開心的樣子。
  但理性上知道這不可行,這在許多方面都會產生不好的影響,而且要是不小心被拆穿了,西條一定會討厭她的,甚至會恨她也不一定,那是萬萬不可。
  她沒有辦法讓西條開心,又沒有辦法讓西條喜歡她。
  想到這個,情緒居然變得異常焦躁。
  好奇怪,自己究竟為什麼那麼在意西條、甚至想要討好西條呢?
  班上還有這麼多優秀的人能夠和她當朋友,怎麼她就只執著於西條呢?
  --天堂真矢,妳好像比我以為的更天真呢。
  那陣子,西條克洛迪娜的聲音和笑容一直、一直盤旋在她的腦海。

  她又花了一些時間才明白。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