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漆彈大作戰/Splatoon2】03.這樣的快樂(姬飯)

1111111.jpg

>>圖源

豆畫的這張實在太可愛了!!
很喜歡所以忍不住借用了這個橋段。>///<

另外備註一下,本文中的小姬還不知道飯田是章魚,
所以以她的視角來描述依然會說飯田是烏賊,並非筆誤喔XD

那麼,讓我們繼續吃甜甜的姬飯吧<3


03.這樣的快樂

為了迎合市場,唱點情歌還是必須的。
即使她並不能產生共鳴,但情歌似乎最能打動人心,這點她也知道。
她為了搭配情歌所寫的饒舌歌詞,經常被說不夠感性或是不夠浪漫,有時候會被飯田或合作的音樂人提出一些修改的建議。
就算能夠參考別人的情歌而改寫出合格的歌詞,自己心中卻總覺得哪裡不對。
一方面討厭被檢討,一方面也覺得不能順著自己心意仍寫出讓別人滿意的歌詞,是自己能力不足。
說實在,挺困擾的。

她坐在錄音室裡,隔著一片玻璃看飯田錄音的模樣。
投入地唱著歌,偶爾在間奏時會看向她,露出看似幸福的微笑。
她猜想,當飯田在唱著這些情歌時,心裡想著的人是她吧?
當飯田寫出那些愛戀著誰的歌詞,心裡想著的人也是她吧?
可是她不管在唱情歌還是寫情歌時,心中都沒有任何人。
偶爾把欣賞的某人的某種特質挪用過來創作,大概也是不太一樣的意思。
--可惡。
她忽然覺得有點羨慕。
要是她也能懂、能體會所謂的戀愛,也許她就能成為更厲害的創作者了。

飯田約她去看電影,自從看了那一場電影之後她們就會牽手。
並不是電影給了什麼啟發,而是飯田趁著在影廳的黑暗中悄悄把手伸過來握住她的手。
她老早察覺飯田的意圖,卻故意讓飯田獨自慌張,那隻手擺在兩人中間的扶手上不安分了好久,電影都快演完了才終於出動。
她並沒有期待在這方面會有什麼驚喜,可是飯田的方法如此老套還是讓她忍不住笑出來。
牽了一會兒後,飯田鬆開她,手指移動著小心翼翼地推移著她的手指,她理解了飯田的目的而順勢張開手掌,讓飯田能和她十指交扣。
飯田的手掌大,手指又長,和她短小的手完全不同,那差距讓牽起來的感覺不太順暢,好像哪裡卡住還是哪裡歪了。
於是她不禁又笑了。
「前輩……」
飯田低聲想抗議些什麼,但終究沒說出口。
那因為緊張而微微汗濕的手,纖細又溫暖。
這樣子就能讓飯田感到快樂嗎?她好奇。
如果是的話,她就不放手。

她們在每年秋季舉辦的音樂典禮入圍了最佳女子團體,之後又獲主辦邀請在典禮上表演一首歌。
在後台的專屬休息室,她一如既往地止不住心頭悸動,一邊反覆橫跳一邊低聲念歌詞來讓自己冷靜。
饒舌歌詞又長又複雜,而且幾乎每一段內容都不同,要不出錯實在不是容易的事情。
但她一直都認為忘詞很丟臉,絕對不可以發生,她可不喜歡歌手出糗讓台下觀眾大笑的橋段。
歌詞念完第三輪時,工作人員來開門告知她們即將上場。
飯田和她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方式迥然不同,飯田總是很沉默地閉著眼坐在位子上,獨自思考著什麼似的。
在被通知出場後,飯田才終於從椅子上起身。
「前輩準備好了嗎?」
「哪有什麼需要準備的。」她微微喘息著,好面子地說。
飯田微笑著走到她面前,伸手替她調整領結。
她今天的造型是白襯衫加黑色西裝外套,再配上淺色的條紋老爺褲。
當然,還有特製的超高跟皮鞋。
「領結有點鬆了。」飯田說。
大概是來回橫跳動作太大的關係吧。
「喔,謝了。」
她低下頭,看著飯田替她調整的手的動作,發現那雙手似乎在微微顫抖著。
原來要上台讓飯田這麼緊張啊。
她幸災樂禍地抬起臉,才發現飯田彎下腰,臉向她靠得有點近。
「……前輩。」
「嗯?」
「可不可以親妳?」飯田以相當有禮貌的語氣問,眼裡的感情幾乎要橫溢而出。
交往也有一陣子了,但她們還沒接過吻。
該說是飯田的侵略性非常低,還是說侵略得非常客氣呢?
總之因為她不太主動的關係,所以飯田也把步調放得很慢,關於這個,她也不知道該不該說是寬慰,至少她覺得和飯田的交往很舒適就是了。
當然了,她也可以理解是會想要接吻的,但--
「為什麼是在這時候?」她疑惑地說。
「因為……」飯田有些難為情地說。「……每次看前輩跳來跳去,都覺得好可愛。」
「喔。」
這句話,是不是能夠被解讀為每次她那麼做的時候,飯田都想親她?
「所以……?」飯田忐忑不安地問。
「可以啊。」她理所當然似地說。
轉而放在她雙肩上的手還在微小地顫動,看著藍綠色的星球靠近,接著被掩藏在深色的眼皮底下,她跟著閉上眼,感受到飯田嘴唇的柔軟。
再張開眼的時候,眼前是淡淡的螢綠色光芒,來自飯田的頭髮。
這是烏賊在情緒過於高亢時會產生的共同反應。
「喔、飯田。」她忍不住嘻笑。
飯田既羞恥又撒嬌地把臉鑽進她的肩窩裡,不敢看著她。
「前輩抱抱我。」飯田悶著臉低聲說。
「好、好。」她笑著摟抱飯田,也不知道這個身高差到底是誰辛苦多一點。「冷靜點,要上台了。」
「前輩……」
「嗯?」
「要是我們得獎了,前輩今天可以來我家住嗎?」
她看著飯田頭髮上的光芒像烈焰燃燒似地晃動著。
喂,看來好像沒有要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意思啊。
「那又不是妳一個人的功勞,怎麼能夠要獎勵啊。」
「……但至少有一點點功勞吧?」飯田用著軟嫩的嗓音委婉地說。
唉唷,真受不了。
這樣的武器,她不屑用,也討厭別人故意這麼做。
可是飯田這樣說話就是渾然天成,就是可憐兮兮地討人喜歡。
「……讓我考慮考慮。」她說。
「好的!」飯田開心地點頭。
等一下,太早開心了啦,她說的是『考慮考慮』吧?

選擇交往這件事看起來很輕易,但她也不是沒有評估過自己能夠給予什麼。
她對別人並沒有什麼要求,所以過往經驗來說,都是她無法達到對方的期待吧。
如果她願意努力點的話,應該也是可以繼續經營的,可是她又沒有那個動力,她又不明白有什麼值得的,所以分手的時候,往往也並不失望留念。
她大概不適合和人交往吧。
交往有交往的樂趣,但要她概括而言,仍是麻煩、是付出。
問題就在於,是否仍願意為了讓某個人快樂,而去承擔那些呢?
在即將宣布得獎團體時,飯田緊牽著她的手。
在聽到Off the Hook時,她們舉起雙手高聲歡呼。
這樣的快樂多快樂,她就是不想失去這些。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