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漆彈大作戰/Splatoon2】01.戀愛神經(姬飯)


S2_Money_vs_Love_Official_Promo.jpg

圖源

終於我還是跳了。((
同人糧多,遊戲也超好玩!推薦給大家^////^
小姬真的很可愛!!最喜歡土豪姬了QUQ

還在捕捉人物性格……
這個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姬飯,希望大家會喜歡我這一味(

河道上的大大們都是我的靈感來源,感謝大家賜糧,是時候拜樹頭了。

可怕的標題,居然是01呢。(抖

最後再貼一次美男的姬飯推廣噗~~
https://www.plurk.com/p/msub6l


01.戀愛神經

她覺得飯田尖細的手指形狀非常漂亮,還有那看起來晶瑩剔透的綠色,她也非常喜歡。
她曾經也想把自己的手指修整成那樣的形狀,不過飯田一聽到她這想法,就慌忙勸說:「雖然很開心,不過我覺得前輩的手指很可愛,現在這樣就是最好的了。」
她聽了飯田說太多可愛,明明她是覺得這樣很帥才把手指切得方方的。
可是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雖然自認很有主見,很叛逆,很任性,卻經常被飯田的話說服。
甚至連穿衣風格和演唱曲風都在不知不覺間被大大地改變,一點一滴地符合飯田的喜好,差點連手指都要變成飯田的形狀。
她不是為了逗飯田開心,當然飯田如果能為此開心也很好,不過實際上也許是因為她挺佩服飯田的吧?
所以才會覺得這個人說的話可以相信,覺得這個人的建議值得採用。

飯田總說:「前輩是能讓人感覺溫暖的人。」
不,她不是。
她甚至不記得除了飯田有誰給過她這樣的評語。
她過去可是龐克女孩,又酷又跩。
對於看不順眼的人事物都能直截了當地批判,對旁人的觀感毫不在乎。
又或者社會貼給她的標籤,就只是個不務正業,恣意妄為的大小姐。
可是她明白飯田為什麼會這麼想。
那是因為她覺得飯田很特別,她對飯田感興趣,所以才樂於鼓勵飯田、照顧飯田。
能夠逐漸把那份飯田所說的溫暖擴展至他人,或許只是因為她希望自己能確實成為飯田所認為的模樣罷了。

她們兩個人的相處,她似乎可以說是處在絕對的上位。
畢竟打從飯田剛來到高彩這個陌生的城市,她就給了飯田許多照顧。
加上,飯田崇拜她。
再加上,飯田喜歡她。
雖然飯田沒明說,但她可不傻,她懂那些字裡行間的弦外之音,懂那些有意無意的肢體接觸。
更不用提自從她和另個樂團主唱開始交好後,飯田就變得疑神疑鬼,失魂落魄的。
問題在於,她好像天生少了點戀愛神經,一直都對愛情不怎麼感興趣。
即使能夠察覺別人對自己的好意,卻不能夠產生相對應的情感。
她也知道飯田正深深困擾著,甚至已經一個半月都想不出好曲子了。
她或許不懂愛情,可是她懂人際,她懂人氣正在起飛的雙人組合,必須保持良好的關係。
她打電話給飯田,問新曲子的進度。
「對不起……我還在努力。」飯田聽起來相當沒有精神,好像三天沒睡似的。
「再交不出東西就不妙嘍。」
「是的,我知道。」
「要是飯田到月底還寫不出來,我就要去拜託別人了。」她故意說出沒必要說出口的話。
即使她很清楚這不是鼓勵飯田的最佳方式,但她就是喜歡偶爾這樣逗逗飯田。
「啊……可是我……我……」飯田沮喪的聲音沉寂了幾秒,再開口時已是快哭出來的聲音。「……如果到那時候還是不行,就麻煩前輩了。」
哇,飯田搞什麼啊。
她可不是要聽這種被質疑一下就輕易認輸的答案啊。
果然問題有必要好好解決掉才行。
「妳在家吧?我現在就去找妳。」她說。
「什麼?不、不,拜託妳不要來找我。」飯田慌張地說。
「待會兒見。」她自顧自掛斷電話,換了衣服就出門。

打開門迎接她的飯田身上穿著白色背心,淺色的牛仔長褲,臉上是完整的妝容。
「妳也太誇張了,只是見我而已有需要特地化妝嗎?」
「……有需要。」飯田垂頭喪氣,可憐兮兮地說。
仔細看眼白還有細微的紅色血絲,化妝八成是為了掩飾哭過的痕跡吧。
但她實在不太擅長安慰人,既然飯田也冷靜下來了,她就暫且裝作沒有注意到。
她走進房,像是把這裡當自己家,直接就坐上深藍色的沙發。
確實這裡也可以說是她的家,是她父親買的房子,她便宜地租給飯田,這張沙發也是她挑選的。
其實她當初提供這個住所就沒有要收錢的意思,是飯田開始賺錢後要求她務必收下房租的。
「坐啊。」她看飯田呆呆地站著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樣子,只好反客為主。
飯田在側邊的另一張單人沙發上坐下。
她不著痕跡地蹙了一下眉頭,想著要是平常飯田肯定會緊靠地坐在她身旁的。
「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她說。
飯田抬起視線,緊張地看著她。
「我認為飯田所做的歌是最棒的,聲音也是我最喜歡的。」她肯定地說。
「……可是?」飯田抿著嘴唇,不敢鬆懈。
「我不覺得我們現在這樣適合繼續合作下去。」
飯田的表情像凍霜般凝結起來,在開口之前眼睛就先紅了。「……為什麼?」
「為什麼喔,這個妳自己知道吧?已經心神不寧好一陣子了,歌都寫不出來了啊。」
「我……我一定會克服問題的,請前輩不要現在就放棄我好嗎?」飯田試著用鎮定的口吻說話,可是斗大的眼淚已經擅自滾出眼眶。
「我什麼時候說我要放棄妳了啊。」
她趕緊從桌上抽了一張衛生紙遞給飯田,飯田溫順地接下,低下頭擦掉眼淚。
「我不明白前輩的意思。」飯田有些哽咽地說。
「飯田喜歡我吧?」她直說。
飯田緩緩抬起臉,愣愣地看著她一會兒。
她看著飯田的下眼線已經有點暈開了,可是藍綠色的眼睛像顆閃閃發亮的美麗星球。
飯田是外國人,可是有時候,當飯田發揮那些卓越的才能創作音樂,佈置場地,她真的覺得飯田彷彿另外一個星球的人。
「我、我當然很喜歡前輩。」
「想談戀愛的那種嗎?」她直視著飯田。
她們都清楚這不是疑問,這只是在逼飯田承認。
「啊、我……」飯田支支吾吾地話說不清,最終只好咬著嘴唇,點了幾下頭。
「那就和我交往吧。」
飯田瞪大眼,喜出望外地看著她,卻又不敢就此爽快地接受提議。
「這樣好嗎?」
「我想不到不行的理由。」
「可是、可是……」飯田結結巴巴地小聲說。「……交往的話,是會想做各種事情的。」
難道不交往就不會想做各種事情嗎?
她盯著飯田,頓了一頓,想來自己應該是被小看了吧。
「妳是不是以為我沒跟人交往過?」
此話一出,飯田像被賞了個巴掌,看起來相當受打擊,她只覺得有趣。
或許是因為她表現得對愛情一點也不渴望,加上有次飯田請她寫情歌歌詞,她過了兩週後說我一點想法也沒有,像個喪家犬般交了白卷。
所以飯田這麼認為也不奇怪。
「不交往也沒關係,不想要不勉強。」她故意說。
「要,我要。」飯田著急地像在比賽結束前一秒趕緊將球投出的選手。
她笑了起來。
她們就這樣開始交往了。



隔天飯田立刻就生出了一首糖霜蛋糕般超甜的情歌。
但因為風格和她們的形象太迥異,所以不被採用。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