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Overwatch】沒感情的動物(奪慈/R18/魔法少女慈悲/微閃奪)

好久不見的奪慈文來啦~~~
這篇可以當作是ROPE後續....吧?
(ROPE是收錄在我的奪慈同人本中的故事)
就當作我還當年大家為我寫心得的債吧QQQQ(((大家給的心得都很棒啊、所以我就暗自決定照多數人的希望,把兩個故事的後續當作點文(((

不過沒看過ROPE本篇也沒關係,只要知道以下幾個前提就可以順利閱讀了^^
1.艾蜜莉被洗腦前和安琪拉是炮友,心中彼此相愛<3
2.安琪拉後來也被洗腦,成為利爪的人
3.承2,所以在這篇裡安琪拉腦子也不太正常

本故事會出現魔法少女安琪拉skin,
所以歡迎搭配鈴薯的圖食用(情境不符)
https://www.plurk.com/p/mrdoc5

57633163-28b0-4377-a9e1-c236900bddf4.png

當然大家最愛的痣也會登場((

i1525834390157502.jpeg


那麼,敬請食用。
啊對了,這篇有一點點閃奪,如果太潔癖還請迴避喔><


沒感情的動物

在乳癌研究基金會所舉辦的募款活動現場,艾蜜莉注意到混在人群中莉娜的身影。
自上次捍衛者與利爪組織陷入同樣困境,而進行難得的首度合作後,艾蜜莉就和莉娜搭上線,有了彼此的聯絡方法。
她本來覺得莉娜這個人有些輕浮,對於合作計畫十分不認同。
然而她後來在出任務時受到敵兵機甲攻擊,是被莉娜及時掩護而得以脫險,雖然最後是由她一槍了斷駕駛員,但她也算是被救了半條命,不得不承認莉娜挺可靠的。
「妳沒事吧?」莉娜跑到她身旁關心地問。
「表現得不錯嘛。」她淡淡一笑。
莉娜高高揚起兩邊嘴角,看起來很開心,好像兒童繪本裡志得意滿的某種鼠類。
她愣了一下,想說這世界上哪來這麼單純的生物。

她撥電話給莉娜,看著莉娜用手點了一下裝在右耳上的耳機,快速地接起電話。
「我看到妳在募款活動現場。」她說。
莉娜飛快地左右張望,當然無法一下子就找到她。
安琪拉名聲何其大,一代言活動現場就人潮洶湧,來者八成都是為了一親芳澤。
「無聊嗎?」她問。
活動已經進行了一半,她看著安琪拉站在主持人身旁,臉上掛著彬彬有禮的甜美笑容,身上是為了配合活動而穿的粉紅色套裝,淺金色的頭髮綁成俏麗的雙馬尾,上頭還纏著粉紅色緞帶。
三十七歲的成熟女人卻被迫打扮得像個少女偶像似的,她看著多想笑,都要替安琪拉感到害臊了。
「有一點。」莉娜的語氣透露著被看穿的尷尬笑意。
「出建築物,到左手邊的轉角咖啡廳見我。」命令句。
她還不懂得請求該怎麼說。

黑咖啡的對面擺著一杯香草牛奶。
聞著濃醇帶甜的奶味她不禁挑了一下眉,懷疑莉娜的選擇還能多幼稚,會不會莉娜還喜歡布滿糖霜的杯子蛋糕?
「妳怎麼在這?」莉娜問。
「路過。」她隨口說,根本不在乎別人會覺得她的謊言有多爛。「剛好見到齊格勒醫生在這,就停留了一下,沒想到妳也在。」
「剛好?」莉娜眼神機敏地盯著她。「妳不是對醫生打著什麼壞主意吧?」
「這麼漂亮的人很難讓人不打壞主意吧?」她順勢笑說。
「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在現場顧著。」
「妳在說什麼?」她一臉戲謔又質疑地笑著。「妳可是離開現場了。」
「為了支開最大的威脅啊。」莉娜玩笑著說。
「真巧,把妳引開也是我的任務,待會其他人就會去把齊格勒醫生給五花大綁了。」
「哈哈,妳以為我會上當嗎?」
她歛起笑容,安靜地喝一口咖啡,面無表情地把咖啡杯放回桌上。
氣氛彷彿一滴水落在炙熱的地面,轉眼蒸發乾掉。
莉娜瞬間像是燙到似地從位子上迅速起身。
她立即伸手抓住莉娜的手腕。
「開玩笑的。」
她望著表情緊張兮兮的莉娜,忍不住笑了。
「妳還是蠢得可愛。」
莉娜羞愧地漲紅了臉,像顆熟成的番茄。



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傳訊息,安琪拉把她的手機拿走時,螢幕上的對話停在『下次什麼時候見面?』。
「見了面要幹麻?」安琪拉問。
「喝咖啡,聊聊天。」
安琪拉把手機往後拋,機身摔在地上發出喀啦聲,也許哪裡裂了,她回想手機是否還在保固期內。
「知道我怎麼知道的嗎?」
「不知道呢。」她興味盎然地微笑著。
「她和妳傳訊息時笑咪咪的,我還以為是在和她女友聊天呢。」
「我在滲透捍衛者。」她理所當然似地說。
「間諜一個就夠了。」安琪拉冷冷地回答。
她看著從安琪拉的金髮上垂落的粉紅緞帶,像沮喪的狗尾巴那樣惹人憐愛。
「我怕妳一個人太辛苦呀。」
難得裝模作樣地說貼心話,安琪拉卻毫不領情,動作有些蠻橫地騎坐到她腿上。
「吃醋了?」她半瞇著眼看安琪拉,雙手圈住安琪拉的腰。
安琪拉吻她,咬她的嘴唇。
好像姑且克制著不咬傷她的力道。
「對一個小朋友?沒有。」
安琪拉否認,右手貼上她的臉頰,大拇指放在她的下唇之上。
「看看妳這打扮,好像年輕了二十歲似的。」她調侃地笑著。
這不知道什麼病,最喜歡看安琪拉從容的臉蛋變得緊繃,變得扭曲,為她失序。
她過去肯定在安琪拉那邊受了不少委屈,所以潛意識在替她討回公道。
「那不是剛好,妳現在喜歡年輕的?」
安琪拉看似優雅地微笑,卻把大拇指塞進她嘴裡,有點粗暴地壓著她的舌頭。
她含著安琪拉的手指,挑逗地啃咬,耐心地吸吮,直到安琪拉肯把手指抽出來。
「年輕人有活力,好像怎樣都不累,挺好的啊。」她故意說。
「婊子。」安琪拉低聲罵道。
「情感過剩。」她勾起嘴角,嘲弄地回應。
她代利爪洗腦安琪拉,卻讓安琪拉只記得對她的感情。
可是光是記得這段感情,就讓安琪拉和她相處時足夠人性化了。
安琪拉曾說過,以前她很介意安琪拉有其他床伴,瞧瞧現在是誰在乎呢?
「有時候我真意外我們怎麼還能在一起。」安琪拉冷漠地說。
「因為我能讓妳快樂?」
「妳腦子壞了,連快樂和惱火都分不清了。」
--因為妳能令我快樂。
她偷偷地想。
只有妳能令我快樂。
她的手繞到安琪拉身後,摸到安琪拉脊椎右側微微凸起的痣,她用指尖慢慢地刷著安琪拉光裸的後背,讓安琪拉的身體發出細小的抖顫。
安琪拉解開自己的頸套,讓她能夠往下剝開那件粉紅套裝。
大而挺的乳房展露在她眼前,一點也沒隨著時間輸給地心引力的跡象。
多麼美的身體。
「她好嬌小,胸部也不大,不像妳。」她撫摸著安琪拉的乳房外側。「不過反應倒是挺有趣的。」
「妳非得提這些是嗎?」
安琪拉輕蔑的眼神瞪著她。
--好喜歡。
她笑著看安琪拉的臉靠近,吻她,再度咬她。這一次不留情地咬到她的嘴唇破皮,再用舌尖舔掉滲出的鮮血。
這樣的痛楚令她愉快。
她刻意更加溫柔地撫摸安琪拉,顯得她大度,好像安琪拉只是無意義的鬧脾氣。她像是主人安撫寵物,並不真的著急擔心。
畢竟寵物認定了妳就永遠愛妳,不會因為生氣就離開妳。
不對等的上對下。

她的右手和舌頭各自愛撫安琪拉兩邊的乳頭,左手則插進安琪拉的身體裡。
大姆指在外側反覆磨擦陰蒂,她故意不給安琪拉高潮,在體內各個區域玩鬧似地鑽弄。
聽著安琪拉在難耐的愉悅中帶點痛苦的呻吟,手指在她的背上、肩上茫然無措地抓著,指尖用力到劃出幾條淡淡血痕。
當然,再多幾道痕跡也無所謂。
她的手臂看似纖細卻十分健壯有力,她可以這樣持續很久都不會疲累,她就想看安琪拉渴望又得不到的模樣。
之後安琪拉使力揪住她的長髮往後拉,讓她不得不仰起頭,直視安琪拉糾結的五官。
「婊子……」
安琪拉晃著身體,邊呻吟邊說。
那呻吟偶爾好似大聲哭泣,爽和痛之間不知道還有沒有一線之隔。
「給我。」
她忍不住開心地笑了。
少了羞恥心和同情心,人就可以完全變成另外一種樣貌。
不論是她還是安琪拉。

「嘿,我們沒有做喔。」
安琪拉靠在她身上,她擁著安琪拉高潮後癱軟的身體,既不愧疚也不特別帶有歉意地說。
「妳當我是白痴嗎?我當然知道妳們沒有做。」
安琪拉的身體表面滿布著細汗,有氣無力地說。
「哎呀,妳太努力了,我都不禁要想妳是不是當真了呢。」她調笑著說。
「妳憑什麼要對別人感興趣呢?」
安琪拉的雙脣貼著她的側臉,細聲說。
「妳現在不過是個沒感情的動物。」
沒有感情,就像蜘蛛一樣。
但她卻依然保有心跳。
「妳沒有未來。」
她有未來吧?只是不再屬於自己。
「妳的過去只剩下我。」
討人厭的絕無僅有。
「所以妳只有可能愛我。」
安琪拉肯定地說。
「既然這麼有自信,妳為什麼還要在意成這個樣子呢?」
她轉過臉凝視著安琪拉的藍眼睛。
有時候,她不明白,沒有感情的自己為什麼還會這麼冀望聽到安琪拉對她說那三個字。
她不確定自己現在是什麼,她只希望她真的是個沒感情的動物,那就只要被愛,不必愛人,多麼安全。


.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