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進擊的巨人(ユミクリ)】和男孩子的大冒險時間

發表於2013-9-1
舊文搬運。

感謝凜ㄉㄉ繪製插圖w

TI04.png

.


和男孩子的大冒險時間


今晚的訓練兵餐廳特別吵鬧躁動。
只因晚餐過後,大家玩起了國王遊戲。

莎夏四肢伏地的跪在地上學狗叫。
可能因為獵人長期跟獵犬相處,所以模仿的十分相像,米卡莎還趁勢摸了摸她的頭。

讓和艾連繞著餐廳跑了一圈喊了十遍『教官是他媽的死光頭!!』。
說完兩人威脅在場的人誰也不准打小報告不然絕對跟那人拼命。

米卡莎和亞妮兩人一起跳肢體殘障般的雙人社交舞。
眾人這輩子都從沒見過這麼充滿殺意、隨時會繃發火花的社交方式。當亞妮被米卡莎摟腰,放下腰隻的時候,大家都覺得亞妮抬起的膝蓋好像快踹上米卡莎的頭顱。

萊納從貝爾托特後腦杓開始一路緩緩撫摸到屁股。
在場的大家看這畫面顯然十分痛苦,數名男性更是頻頻作嘔。直呼:『媽的!為什麼不是女人啊!誰要看你們啊!』。

總之大家就這麼熱熱鬧鬧的玩了多輪。
遊戲接近中止則是在這個指令之後--

「七號親五號額頭,五號親三號額頭,三號再親七號額頭!」讓手拿籤王說。
「可以一次指定三個人嗎!?」
「沒有人說不行啊!」
「好啦!快啦快啦!七號是誰?」
「……是我。」萊納臉色有些慘淡的說。
「五號呢?」
「我去死好了……」康尼臉色更加慘淡的說。
「喔!!他媽的不要又是三個男人啊!!!」
「三號是誰啊!三號!」
「…………我是三號。」有人在吵雜中默默舉起籤。

聽到這聲音,這句話,這瞬間--男孩們眼神都亮了,靈魂都甦醒了。

--是兵中女神啊!

「克里斯塔!?」
「是克里斯塔!!!」
「終於有點看頭啦!!」
「為什麼不是我!?」
「你們兩個真是好狗運!!」
「康尼你快去死啊!怎麼不去?籤給我!」

男孩們騷動,歡笑,爭鬧,像是小雞群般活潑。
對於男孩們明顯的示好,克里斯塔顯然有些尷尬了,只能呆呆的站在那聽大家起鬨。

「好啦你們快開始!別讓克里斯塔乾等啦!」國王讓單手緊握籤,大聲說。

萊納迅速而俐落的親完康尼,就像作戰練習時砍巨人後頸那般。
康尼拖拖拉拉,還問該不該撥開瀏海,十分純情又十分羞澀,幾乎是犯眾怒的引來『快點!是不是男人啊!』之類的批評。最後終於動作遲緩的吻了克里斯塔的額頭。

然後,體格高大的萊納坐在椅子上,克里斯塔站在他面前。
平常是可靠大哥形象的萊納,此時表情緊繃又泛紅,像個害羞的魁武石像,當然被大家全力嘲笑。
克里斯塔雙手手指交錯,亦是略顯緊張。但沒有任何人會嘲笑她,因為她是兵中女神。
她一手將長髮挽到耳後,稍微向前靠近萊納,萊納光是嗅到她身上的淡香就已感覺心飄飄的快升天。

「……對不起、我要親了。」

語畢,克里斯塔閉眼快速在萊納額頭落吻。
安靜,然後是眾人震天價響的長聲哀嘆與尖叫歡呼。

--克里斯塔女神好可愛。

這句話已如真理般在眨眼間深植男孩們心頭。

好一會大家才能平息,好一會才能繼續下一輪。
大家再度抽籤,男孩們開始愛上這遊戲,亢奮的心期待著接下來還有更精彩的劇情。


「我是國王。」


這聲音帶著一點距離感,一種略偏中性的簡潔。

對了,剛剛少了什麼。
這時稍微敏感的部份人想起了--那個總是鎮守在克里斯塔身邊的身影。

「國王宣布--」

那個人平常應該也是嘻嘻笑笑,弔兒郎當的,但此刻並不。

「遊戲結束。」

尤彌爾將畫著王冠的籤往桌上輕輕一拋。
那籤飛往桌面的影像如慢鏡頭播放,在男孩們眼中既清楚又深刻。

--喀。

這太殘忍了。
籤落在桌上敲起的聲響,像是喀嚓的剪掉男孩們青春的一部分。

尤彌爾掉頭就往門口走。

「喂!妳是怎樣啊醜女!!」

康尼憤而大喊,尤彌爾頭也不回,邁步離開餐廳。
大家傻住了,沉默了,氣氛一時間全走了樣。

「我去看看!」

克里斯塔說完跟著快步出了餐廳。



建築物外已是一片漆黑,克里斯塔並沒能立即找到尤彌爾。
在附近慌張的繞了十幾分鐘,克里斯塔才終於發現她。
她在和餐廳稍有距離的林中,背對著克里斯塔,一個人靜靜站立在深沉暗色裡。

克里斯塔望著她,感覺她像佇立深藍潮水之中,模糊,靜止,卻晃盪。
克里斯塔放輕步伐緩緩接近她。

「尤彌爾……」小心翼翼的呼喚。
「嗯。」

她回過頭看克里斯塔,神情比克里斯塔所以為的來的平和許多。
於是克里斯塔沒再說話,只是細心觀察著她的臉,站到了她身旁。

她提起握著的右手到克里斯塔面前,大拇指與食指的方向朝著克里斯塔的眼睛。

「妳看。」她說,並且緩緩張開一點拳頭。

克里斯塔疑惑的看著拳頭裡的深黑空間。
忽然,眼前亮起了一道炫眼的美妙光輝。

「啊。」克里斯塔驚喜的呼出聲。「螢火蟲?」
「嗯,很漂亮吧?」她的聲音一如平日兩人獨處時般溫柔。

那種光亮,總能給人一種過於美麗的不真實感。

「嗯嗯。」克里斯塔愉快的點點頭,繼續凝視著她掌中的一閃一滅。

小光點慢慢向掌外移動著。

「走嘍。」她說著,攤開了手。

小光點在尤彌爾大大的手上遲疑的左右移動,幾秒後才輕盈升空離開。

「螢火蟲再見。」克里斯塔像個小朋友一樣揮揮手。
「螢火蟲再見。」尤彌爾跟著也說了一次,並且摸了摸克里斯塔的頭。

照亮闇夜的小小光芒,向林子深處隱沒。

尤彌爾凝望著前方,想著那道小光芒,將會存在多久呢?
正出神時,克里斯塔牽了她的手,然後轉而將她抱住。

「妳不高興了嗎……?」
「剛剛的事了。」

她淡淡的說。
克里斯塔將她稍微更抱緊了些。

「我所想親吻的人……只有尤彌爾。」
「是嗎?」
「……嗯。」
「那就吻我吧。」

並沒有太多的猶豫,克里斯塔雙手向上攬住了她的脖子。
她尚未能在夜色中看清楚克里斯塔的臉。

接吻。
輕觸,停留,沒有分離,又再貼的更近。
她能感覺……克里斯塔的吻之中確實存在一種深刻情感。
像是輕輕的,卻十分珍重的,將她鞠起,柔軟包覆。

吻結束。
克里斯塔鬆手,揚首凝視的模樣,像是在確認尤彌爾是否同意了這個吻。

她彎腰和克里斯塔平視。
對方眼裡透露的困惑她沒有選擇用話語解答。


她吻的有些忘我。
從克里斯塔的嘴唇,下巴,到頸子。
但克里斯塔也沒有出言制止。
她的雙手圈著克里斯塔的腰,想著實際上卻是她被克里斯塔圈在身邊。

她不嚮往無所拘束了。
她不需要能自在的移動,她只要守在克里斯塔身邊。
她不需要自己的時間,只要時間能被克里斯塔填滿。
她不需要思想心靈的空曠無邊,她只要一心一意繫著克里斯塔。
甚至有時她覺得連自己的名字如何也不是很重要,只在於克里斯塔想如何稱呼她。
如果堅持自己的名字就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她已因克里斯塔而肯定自身。

--她的自由變得如此廉價……。


「回去吧?」

克里斯塔小小的、溫暖的手掌摸著她的臉頰。

「……克里斯塔,和大家在一起開心嗎?」
「嗯。」

克里斯塔點頭。

「……和我呢?」
「最喜歡了。」

克里斯塔臉上漾起極可愛的笑容,這次,在夜色中顯得清晰。
說完克里斯塔靜了一下,像是想通了什麼。

「我們不回去了,但我還是要先和大家說一聲。」
「……嗯。」尤彌爾微微一笑。


她目不轉睛望著克里斯塔離去的背影。
她知道克里斯塔會回到她身邊。

……但她不確定是否每一次的分別都是如此。


只是現在……

……至少現在,
她確定小小的螢火蟲會照亮這個黑夜。


TI04.png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