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進擊的巨人(ユミクリ)】女孩子的真心話時間

發表於2013-8-11
舊文搬運。

.


女孩子的真心話時間



對尤彌爾和克里斯塔來說,不管是訓練兵的生活或是住在女生宿舍,都有各種不方便。
雖然說兩人以前尤彌爾就時常對克里斯塔勾肩搭背,摸來抱去的,但現在來說肢體親近舉動已經有了另一層涵義。

『克里斯塔談過戀愛嗎?』
『吶……尤彌爾 ,我可是十二歲就入兵團了。』
『喔……所以呢?』明知故問。
『我只有現在式喔。』

她對著尤彌爾這樣說並且露出笑容的時候,尤彌爾突然覺得心跳又紊亂了起來。
這種胸口像被堵塞住,呼吸有點困難的感覺,好像上課說過見到過度恐懼的東西時會有的生理反應。
可是……恐懼時,臉大概是冰涼的,而不會發熱吧?
這是怎麼樣呢?明明自己有即使見到巨人也不會緊張的強悍之心啊?
放輕鬆放輕鬆,只要像過去一樣大概就沒問題了……。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像米卡莎那樣砍的又深又精確呢?」

女生宿舍的夜晚,大家坐在床鋪上閒談。
其實並非時常有這樣的機會和體力,所以克里斯塔總喜歡把握這樣的時間和大家互動。
她就坐在離尤彌爾很近的前方。
莎夏和米卡莎則坐在她倆的對面。

「要說的話……首先是手腕。」

米卡莎面無表情,一雙死魚眼仍是相當無光的解釋起來。
她邊說邊提起右手,用左手拍拍手腕的位置。

「必須要能掌握好刀子進入後頸的角度,並且要能靈活的翻轉讓自己從各種角度都能進攻。如果腕力不夠,砍進去時刀刃前端角度晃動就切不齊了。再蠢一點的狀況就是像康尼上次砍進去就扭到手腕。所以腕力的訓練這部分一定要做好。」

克里斯塔認真的聆聽,不時嗯嗯嗯的應聲點頭,看樣子不只是個乖孩子還是個好學生。
莎夏在吃白薯,掉到床上的碎屑她也一個不放過的撿起來吃。
尤彌爾並不在乎米卡莎的教學,只是悄悄的坐到克里斯塔身後,她的雙腳擺在克里斯塔嬌小身體的兩側。

「再來是手臂,預備攻擊時將手臂收縮到離身體最近,向外揮刀時一定要一氣呵成,流暢的直接到底。不然刀子卡在脖子裡的狀況也是有的。嗯,之前應該是讓吧。」

尤彌爾雙手突然擺到克里斯塔的兩臂上,手掌捏了捏。

「吶,米卡莎,就算一氣呵成好了,妳說這麼脆弱的手臂,要怎麼樣才能砍的深呢?」
「尤彌爾!!」克里斯塔把尤彌爾的手甩開,尷尬的交抱住自己的手臂讓尤彌爾不能再碰。
「的確,我見過克里斯塔的斬擊,與其說是砍脖子不如說是在削水果皮一樣,只是一次攻擊大概不可能讓巨人致命吧。」
「唔……」的確,克里斯塔深知自己不夠力的缺點。
「唔……聽到又餓了,有水果吃嗎米卡莎?」莎夏嘴裡還有白薯,講話時又噴了些碎屑。
「這麼晚了,只有屎可以吃吧。」米卡莎依舊面無表情。
「嗚嗚……」莎夏哭喪著臉。
「那我該怎麼辦呢米卡莎?」這次連女神都無視莎夏了。

米卡莎冷靜的望著無助的克里斯塔。

「靠腰。」

米卡莎低沉簡短的說。

「喔,說的對,靠腰!」

尤彌爾說著雙手順勢摟抱住克里斯塔的腰,整個人更加的靠近了。

「尤彌爾!!!」

克里斯塔難為情的想推開她,但這體格差距,她如何推的動呢?

「但是這腰也很瘦弱啊米卡莎,有用嗎?」

尤彌爾緊抱住克里斯塔,克里斯塔嘆氣著終於放棄掙扎。
眼前的鬧劇米卡莎完全不看在眼裡,繼續說下去。

「妳必須利用腰轉動的力量去帶動上半身,這股力量順著到手臂,手腕,甚至手指關節。這中間不可以有阻礙中斷,一定要把動作練的熟悉順暢,否則只是浪費腰力,對攻擊並無助益。上次艾倫腰扭傷,一痛起來連立體機動裝置也不能用了,治療了好久讓我很擔心。」

最後一句補充讓大家忽然安靜了兩秒。
但米卡莎臉上卻絲毫沒有不自在。

「最後,就是帶著恨意,殺意,用全身的力量去揮刀就沒錯了。」

米卡莎面目陰沉的作了結論。

「……嗯,全身的力量。」克里斯塔也表情嚴肅的應答。
「全~身~的力量~」尤彌爾下巴擺在克里斯塔頭頂,全身施力緊壓著她,尤彌爾向左晃她就跟著左晃,向右晃她就跟著向右,尤彌爾就這樣抱娃娃似的輕易擺布著她的身體。
「尤彌爾!!!」克里斯塔漲紅臉,過於尷尬而稍帶怒氣的吼了起來。
「好嘛好嘛,不鬧了。」尤彌爾攤開雙手。
「喂!妳們可以安靜點嗎?」一道聲音突兀的插了進來,音源來自床尾的梯子方向。

一顆金色頭探了出來,雙眼如鷹般鋒銳。

「啊、亞妮對不起!」克里斯塔立刻傾身道歉。
「不好意思。」米卡莎一張臭臉不帶歉意。
「亞妮不要生--……」

就在莎夏話說到一半時,獵人敏銳的眼角餘光瞥見--
那個因為彎身低下頭道歉而露出後頸的克里斯塔,被在她身後的尤彌爾偷吻了後頸。

「---嗚啊啊啊啊啊!!!!」

莎夏受到這畫面刺激而驚恐的大叫,下一個瞬間米卡莎結實有力的拳頭已經落在她腹部,莎夏頓時感覺猶如被大砲直擊,她捧著肚子往前攤倒,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這樣可以了吧?」

米卡莎若無其事的瞪向亞妮。
亞妮對這混亂的場面沉默了一會。

「……要談戀愛什麼的,也請別造成別人的困擾。」

亞妮淡淡的瞥了尤彌爾一眼,隨即向下隱沒在床尾。

「咦!?!?」

克里斯塔的手正蓋在後頸上慌張的抬起臉,紅了的臉望向亞妮消失的方向,接著又緊張的看向米卡莎。

「我是不介意。」米卡莎依然是一臉的淡定。
「咦!?!?為什麼!?!?」克里斯塔說。
「那種事,無所謂吧。」
「不、我是說、為什麼會知道呢!?」
「剛剛那樣很明顯了。」

--都被看到了!?

「啊--都是妳!尤彌爾--!!」克里斯塔回身就想用手肘揍尤彌爾。
「--並不全是,尤彌爾的關係。」米卡莎平靜的說,這同時制止了克里斯塔的制裁。
「……那是?」
「像莎夏這麼遲鈍的人有多少我是不知道。不過態度轉變明顯的應該是克里斯塔吧?」
「唔……!」克里斯塔語塞。
「唔…………」莎夏仍趴倒在床上呻吟。

的確,克里斯塔知道,變得主動的那個人--其實是自己。
在別人看不到時就會偷偷去牽尤彌爾的手,而且最近總是有意無意的主動靠到尤彌爾身旁,確實是以前的自己不會做的。
若是別人稍微注意的話,也許真的不難發現吧?

---那股戀愛氛圍。

「喂,我們再怎麼樣,也沒有妳明顯吧?米卡莎。」尤彌爾說。

米卡莎目光緩緩轉向尤彌爾,死魚眼猶如一片死海,漆黑暗沉,看不見一點波動。

「妳在說什麼?」米卡莎語氣冷淡的說。
「艾倫啊~艾倫。」尤彌爾笑的狡詐。『雖然是單戀』這句話倒是勉強收斂住了。
「艾倫他是…………」

米卡莎話未說完,莎夏痛苦的扭動身體,忽然枕到了米卡莎大腿上,而她卻毫不介意。

「……我的家人。」

米卡莎撫狗似的輕輕拍了拍莎夏的頭。

於此同時梯子處再次有人探頭。
那人對眼前的畫面冰冷的沉默。

「……『妳們』要談戀愛什麼的,也請別造成別人的困擾。早點睡好嗎。」

亞妮瞪了眼米卡莎,眼神中挾帶著某種不屑。
米卡莎的雙眼還是靜如死水。

「就算不是為了艾倫我一樣可以揍死妳。」

前鎮子因為肉搏練習艾倫被亞妮打慘了,全身上下都是傷,米卡莎站上前怒開擂台,要不是上級恰巧出現,兩人認真打起來還真不知誰死誰活。

「我才不跟妳打,我是柔弱女子,怎打得過妳這肌肉女?」亞妮嘴角稍揚,皮笑肉不笑。

米卡莎臉現怒容,欲待再回嘴,和事佬女神已經挺身而出。

「好了好了,我們要睡了,對不起亞妮,是我們不好,一直吵到妳。」

亞妮看向克里斯塔,表情柔和了許多。

「妳真是這裡頭唯一不像猴子那般沒腦又不講理的人。」

說完她又再度爬下了梯子。
若不是莎夏躺在米卡莎腿上,米卡莎可能會立刻衝過去給亞妮一個顏面掃腿吧。

「米卡莎,謝謝妳教了我這麼多,我們睡吧,明天再聊。」克里斯塔語氣十分恭敬的道了謝。
「嗯,不用客氣。睡吧。」

尤彌爾幫著米卡莎把莎夏拖回自己的床上安頓好,彼此道過晚安就熄燈火了。


黑色的夜。
很靜很安穩。
不一會就能聽見鼾聲。

但側躺著的克里斯塔並沒有跟著陷入安沉的夜,她在暗色中伸長了纖細的手。
小手無聲的鑽進隔壁床,尤彌爾的棉被裡,稍微探尋著位置,很快的便找到目標,輕巧的握住尤彌爾的大手。

在握住的同時,尤彌爾也睜開了眼。

「對不起……對妳大聲說話,我並沒有生氣……只是不想帶給大家困擾……或許也是我自己會在意別人眼光吧,所以…………」
「妳不用道歉,畢竟我剛剛也是故意的。」
「什麼?」
「……因為妳一直黏著米卡莎問東問西的,看的我很煩躁。」
「那還不是因為尤彌爾都不肯好好教我的關係……要是妳肯教我,我也不會去問米卡莎……」
「因為妳不需要啊!妳只要待在安全的地方就好了,根本不需要學怎麼砍殺巨人。」
「我加入兵團,又不是為了成為一個逃避、怕死的人,我也想要成為能夠保護尤彌爾的人,至少能夠與妳並肩,不是總是被妳守在身後啊。」
「…………隨便妳。」

尤彌爾無奈的說。也不想再反駁她,畢竟聽到那種話也不能否認心裡多少有點感動。
克里斯塔露出單純的微笑。

「其實這樣也好。」
「什麼?」
「不用再那麼刻意的隱瞞了。」

說完克里斯塔挪動自己身體,向前鑽進了尤彌爾被窩裡。

「啊……妳…………」

尤彌爾的身體一時之間有些僵硬了起來。

「好溫暖喔。」

克里斯塔伸手抱著尤彌爾,聲音聽起來很愉快似的。

「……被發現了就可以這麼不避諱嗎?」
「因為米卡莎跟亞妮都說沒關係了嘛。」她一臉天真的笑著。
「…………是這樣嗎。」
「嗯。」

懷中的小人撒嬌似的把尤彌爾抱得更緊,她也只好回應對方的期待,抱住對方。

「吶……尤米爾,我想要。」

懷中那人抬起頭,眼波帶笑。

「想要什麼?」

話問出口,還沒得到解答,有人的嘴唇就先貼了上來。
雙唇相觸,稍微停留了一會。
那小巧的嘴巴彷彿有種能讓人整顆心都融化的柔軟。
吻過之後,那雙漂亮的藍眼睛望著尤彌爾,精緻的臉蛋揚著可愛的微笑說:

「晚安吻。」

奇行種又要爆破尤彌爾胸口了。
還是說,眼前這金髮娃娃才是真正讓人無法預料行動的小奇行種?

就算是剛剛偷襲了克里斯塔的後頸明明也完全不緊張的……
……反過來的話就變得令人相當驚慌失措。

克里斯塔現在雖是安靜乖巧的窩在她懷抱中,
但是此刻的尤彌爾,對於未來卻感到相當的不安。



.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