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Psycho-Pass(唐六唐)】Perfect Game (床伴文,R18)

發表於2013-3-30
舊文搬運。

本篇為床伴文,R18,慎入。

.


Perfect Game



「--啊-啊……」

窗簾無聲晃動,光影無息閃爍。

志恩未妝的素顏臉孔在明暗流轉的黑色一邊,彌生卻能在暗色之中將她的臉看得清晰。
少了粉飾的容顏自然顯露日夜工作在臉上殘留下的些微倦態,但未經眼線勾勒而慵懶下垂的眼尾,在彌生眼中倒是多了一分不同平日的性感。
那魅力雖不如妝後張揚,卻依然美麗的誘人心魂。
少了冶艷的紅唇,吐露的聲息似乎也少些偽裝的色彩。

快感撼搖著身體,
氣味縈繞著鼻腔,
呻吟挑逗著耳朵。

太真實的情感在裡頭,
志恩毫無作偽的--享受性。

她閉著眼緊摟彌生身體,手指穿過彌生披散的髮絲,曲起緊繃的十根手指。
緊繃的手指正如同快感的臨界點。

拉至極限,收緊,箭在弦上。
彌生的手指被她的下體柔軟而激情的含咬住。

「啊--哈……」

--快到了。

聽著志恩忘我的呻吟嗓音,彌生的私處早已跟著潮濕不已。
彌生的手腕與手臂肌肉反覆熟悉動作,快速激烈的突刺志恩的身體裡最敏感的一點。
志恩跟從彌生的節奏停不下擺動腰肢,供付全身,隨之起舞。


激情灘濕了潔淨的白色床鋪。
彌生的前臂和大腿亦被濺染了些許。

「……再一下子……」

志恩不讓她的手立刻離開自己的身體。
其實她也喜歡感受著志恩的那裡很濕很濕,開合收縮的輕嚼著她的手。

「啊……好棒啊彌生……」

志恩擁著她讓她貼近自己,摩挲她的頭和髮。
彌生安靜的感覺她炙燙的體溫,柔軟的胸部,媚惑的體香。

「妳真教人離不開妳。」

志恩讚賞似的吻吻彌生的臉說著。
聽到這樣的恭維,都讓彌生想打起勁來再給她一次歡愉了。

彌生對於彼此的性愛,從未有過任何不滿。
或該說--志恩給她的性,遠超過想像。
因為志恩似乎就是知道該用怎麼樣的動作,話語,表情,聲音,給予她同樣的快感和成就感。
就連--將人收服在自己的唇齒和手指之間,都非常擅長。

要說兩人的性愛次數和內容,那是數不清也記不得了。
不過,對於第一次的印象,彌生倒是記憶猶新。

那天兩人在深夜的公安局,綜合分析室裡頭聊天。
喝了點酒,志恩帶的酒,彌生也搞不清那到底是什麼酒,一直以來對酒這種東西都是陌生的。
那日菸酒交錯,白霧瀰漫,酒味充斥的分析室駐著太糜爛的空氣。
彌生從未有過這種渾渾噩噩,悠漫輕飄的經驗。
靠在沙發上全身放鬆,望著坐在對面辦公椅上抽煙的志恩,她開始迷戀起這樣放肆的氛圍。

彌生在公安局工作的日子,雖是緊繃卻乏味。就連同事之間也沒幾個是能好好說的上話的,比起交談,多數時候更喜歡沉浸自己的世界翻翻雜誌、樂器型錄什麼的。
唯獨志恩有些不同。
她簡單的消去『同事』這道無趣的界線,不管是言語肢體的性騷擾、偶爾成熟幽默的親切關懷,或是看似懶散卻極為專業的工作表現,都讓彌生不自覺對這個人好奇起來。
但要說將志恩視為好朋友,或許更像個大姊姊。
讓人忍不住想撒點嬌之類的。
雖然說--志恩大概不太清楚跑到分析室一句話也不說的吃泡麵算是撒嬌的一種。
總之,志恩之於彌生,就是種令人砰然心動的憧憬吧。

--但不是愛情。

即使志恩看似如此完美。
或許正是因為完美吧?
所以反而沒有愛情牽連。
就好像是很明確分開的個體,雙方之間不會有什麼掛勾。

『真想跟彌生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做。』

不過那句話倒是確實的連結了什麼。
那時白煙自志恩的指間冉冉上升,恍惚在兩人之間。志恩目不轉睛的望著她說。
當時聽到這樣的話沒有過度的反應,彌生也不太確定是喝了些酒還是習慣了平日的騷擾。
她的腦袋反應的有些緩慢,但是開口說出來的句子,口吻是不帶猶疑的。

『……如果是志恩的話我也可以。』

能夠說出這種心裡話大概就跟酒精有關了。

視線中,薄霧的對面,紅唇浮現絕美的笑容。

志恩穿過薄霧走到她面前。
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是拿下彌生的髮圈,烏黑的長髮在與髮圈分離的瞬間滑順的散落。

『我一直想看看妳放下頭髮的樣子。』

她彎腰再次拉近與彌生之間的距離。

『……果然很漂亮。』

她的唇靠在彌生耳邊輕輕的吻,太真誠且陶醉的讚美。
呼出的熱息令彌生一瞬之間全身顫慄。
志恩微熱的手溫柔撫摸彌生的臉,彌生情不自禁伸手摟過她的腰,感覺被志恩身上的煙味和香味更加繚繞。
在志恩的吻和輕柔愛撫之下,不管是被脫下西裝外套或是解開白襯衫紐扣,彌生都沒有任何不自在。
只是自然的放縱,投入,享受。

那是彌生第一次體驗到性愛可以如此美好,
讓人深陷,像要將人完全吞沒。
不需要思維,思維不具意義。

自從那之後彌生就不曾拒絕過邀約,
有時她亦會成為主動的那一方。

這樣的關係從來沒有任何問題,滿足彼此的需求和慾望,性之後兩人會輕鬆的說說話,聊聊天,一定程度的充實心靈與生理,搞不好可以說是最完美的關係也不一定。


志恩習慣在事後躺在床上抽根煙,今日也沒有例外。
彌生坐起身在床緣,赤裸的背有著極勾人的美妙線條。
志恩瞥視著她提起的雙手在後,紮著長長馬尾。
那是上班時間,即將離去的背影。

「給我一個吻再走吧?」

志恩唇上仍刁著白色香菸,雖是請求卻帶著一點了然無謂的口氣。

「不是說不做那種事嗎?」彌生淡淡的瞄了她一眼。

溫柔的行為,
類似戀人之間的舉動,
不會出現在兩人之間。

「那我們玩個愛情遊戲。」

志恩翻過半身,側躺著面向彌生,單手支在臉旁。
語氣突然有些興致盎然。

「……愛情聽起來不太適合志恩。」

彌生一直都覺得,志恩身為受方在做愛的時候,幾乎從來就不曾好好的看著她。
只是完全投入在性愛的快感之中吧?
像是、
不論是誰在身上、進入自己身體的人是誰都不重要,只要能夠得到性慾的滿足就夠了。
她的話,至少也是對志恩有好感才能做這件事的。
不過那也沒關係,就像樂手之間,即使彼此沒有感情基礎,技巧配合的上就能夠共演。

只是有時她認為志恩是個看來熱情實則冷淡的人。
要說志恩戀愛的樣子,根本無法想像。

「遊戲的話我可以喔。」

志恩輕鬆的說著,豐唇呼出一口白煙。

「是嗎。」

彌生冷淡的口吻聽來是無心參與了。

「彌生的戀愛次數是幾次呢?」

志恩仍是盯著彌生的背影,香菸在手指的縫隙中,那隻手優雅的擺放在自己白皙的大腿之上。

「三次。」彌生精簡的說,稍微轉頭看了對方。「妳呢?」
「不知道呢。」志恩將菸又靠到嘴邊輕吸,有種賣弄神秘的感覺。
「……為什麼?」這倒真害彌生有些好奇。
「妳想問的戀愛定義是什麼呢?有名份的?動真感情的?」
「……有名份的吧。」她也不太肯定。
「嗯………………」志恩視線向上,優柔吐煙。「不太確定,但大概是十三。」

……真是強悍的數字。
但,

「聽起來似乎不太吉利。」
「是呢,停在這很久了,想來是受詛咒了吧。」

彌生凝視著那張太美麗的臉孔,神態輕鬆的說著自己被咒。

「甩了十三個人嗎?」

聽見提問,志恩笑了。

「妳好奇?」
「也沒那麼好奇,剛好說到這問下去罷了。」
「總之沒什麼好結局。」

志恩笑著再次吸煙。
彌生沉默了一下,等待,但不知道等待什麼。

「當我的十四吧?彌生。」

志恩熄滅了香菸,突然說。
對方一時之間答不上話。

「十四是我的幸運數字喔。」志恩跟著坐起身,稍微傾向前靠近彌生,面帶微笑的說著。「或許能長長久久也不一定。」
「遊戲玩太久不會失去樂趣嗎?」
志恩的手向前,貼上彌生的背部肌膚,手指向下輕劃。
「反正那並不會影響到另一個遊戲。」
她親吻彌生的背,彌生卻在這時站起身。
「但恐怕不太適合我吧。」
並沒有任何排斥抗拒,或是執抝彆扭,彌生只是發自內心的誠實回答。
志恩無謂的笑了笑,暫時沒再多問。

彌生穿上內衣褲後,走向房間的另一頭,打算從衣櫥裡拿出自己的西裝。

「彌生,桌上。」

聽到志恩這麼說,她便將目光轉向房裡唯一的梳妝台,這時才注意到桌上有個紙袋,那紙袋上的顏色與圖案是高級西裝服飾店的標誌設計,她認得。

「看看吧。」志恩說。

彌生走近梳妝台,從中抽出紙盒,打開包裝精緻的深色紙盒,裡頭是全套的西裝。
深藍色的雙排扣西裝外套有著淺淺的直條紋路,作工精細,光澤魅人,彌生無須觸碰就能看的出服飾的質地高檔。

「送給妳的。」

志恩交叉著雙腿,坐在床邊對她說。

「……我不能接受。」
「為什麼?」
「沒有理由接受。」
「怎麼了?朋友之間送個禮物,沒什麼問題吧?」
「……總覺得不太好。」

志恩不願再與她辯論,索性起身走到彌生身旁直接拿起襯衫,她雙手將白色襯衫撐展開來,站在彌生的身後。

「手。」

志恩命令似的這麼說,有種不容推卻的威嚴。彌生一時也就只能無語的順著她的話,提起手,手臂依序穿過了袖子。
接著志恩來到彌生面前,仔細將彌生的釦子一一扣上。
領駁口無誤差的落在上胸處,翻領的寬度和袖子的長度亦如預想中適切。
志恩露出有些滿意的笑容,拿起了西裝褲子與皮帶遞給彌生。

「穿上。」

在彌生著裝的同時,志恩又拆了裝著領帶的盒子將之取出。
領帶同樣是深藍色,但是是較之西裝微亮的布質,暗色斜紋之中參雜幾條白紋,使領帶看來更為亮眼。
待彌生穿好西裝褲,志恩只快速的打量一眼,不意外彌生修長的腿與結實的俏臀將西裝版型撐的好看。
她拉起彌生的衣領,雙手繞過彌生頸子,細心而俐落的為彌生繫上領帶。
志恩的動作中雖沒有一絲急促,從頭到尾卻是間不容髮,令彌生沒有一秒反抗的餘地。
形狀工整漂亮的半溫莎結迅速成形,志恩調整好翻領與領帶的位置距離,撥了撥彌生肩頭襯衫與下方衣擺,最後拿了西裝外套替彌生穿上。
外套的腰扣落在自然腰線之上,下擺亦恰好覆蓋臀部三分之二,雙排扣的西裝外套紐扣呈正方形排列,不但款式好看,更修飾了彌生的身型,使平日看來纖瘦了些的身體多些份量,多了幾分成熟穩重,讓她看來更加可靠。

完畢。
志恩退後兩步,欣賞著著裝完成的彌生。
彌生本來就高佻的好身材再配上她精心挑選設計的西裝,果然--十分完美。
志恩心滿意足的微笑著。

「才剛穿上就想將妳再扒光了。」

這用詞出自志恩之口無疑是最高讚美。

「……特別訂做的吧?」

彌生看著全身鏡中的自己,感受著西裝的舒適合身,甚至遠好過自己原來穿慣的那套。

「當然,因為我很了解彌生的身體。」

志恩確切肯定的說出這句話,甚至不需要自信,就只是理所當然的如此。
已經將衣服穿在身上的彌生也不好再推辭什麼,最後還是只能訕訕道謝。

「……謝謝妳。」

彌生的心態和模樣,志恩當然全看在眼裡。

「不要想太多啊,小朋友。」她走近彌生,臉上調侃似的笑了笑。「真正的戀人跟這還差的遠吧?」
「大概吧。」

但志恩恐怕是沒料到會在這時被小朋友偷襲,吻了一下嘴唇。
她霎時間愣了愣。

「受了人好處一定要回報。」

雖是剛偷襲人,彌生說起話來仍是相當鎮定。
她臉上有那麼點調皮的笑意看不出,反倒逗的姊姊開心。

「真的不陪我玩遊戲嗎?」志恩望著她忍不住笑問。
「不了。三和十三,等級差太多了。」彌生慣性似的拉了拉外套衣領,像是要讓這句話顯得更加篤定。
「啊啦……早知道就謊報了,像是說~從沒談過戀愛之類的。」

那樣的話--好像的確挺讓人感興趣。
彌生不禁想。
不過,難以相信吧?

腦中閃著這些念頭的彌生竟沒想到這只是志恩試探的訊息。

「心動了?」志恩笑咪咪的說。

被這麼一問彌生才恍然,卻仍是固執的保持平板的表情。

「過去的事可是誰都改變不了。」彌生說。
「正如同未來的事妳也無法保證。」

志恩一下子就令彌生啞口無言。

唉……說什麼呢這個人?
不會是征服身體還覺得不足了吧?

「妳放心,我理解這遊戲。」彌生淡然的說。

性才是關鍵。
就連這個愛情遊戲,
都只是志恩想增添樂趣罷了。

「遊戲總不能一成不變啊。」

志恩悠哉的笑著,躺回床上又點起一根煙,沒有再干預彌生的出門準備。
直到彌生即將離開,她才又開口說話。

「慢走,晚點見。」
「晚點見。」

關上門,彌生的香味仍留在房裡。
志恩慵懶的趴在床上,想著那其實是與自己同樣的空氣。

--猶記得那時彌生說喜歡她身上的味道。

『是這款香水吧。』

她把自己的香水拿給彌生,讓彌生嗅聞。

『嗯,喜歡這味道。』

看著彌生的表情像個孩子似的單純,志恩情不自禁笑著摸了摸她的頭。

『送給妳吧。』

彌生這麼單純,大概沒料到志恩會在之後又去買了一樣的香水吧?

像動物想在地盤上留下自己的氣味,
對彌生這點程度的小小佔有慾,
她多少還是有一點。
但是對方也沒因此就不使用同樣的香水了,想來彼此都是心甘情願。

只是愛與不愛志恩不擅長,性的事情倒是很喜歡。
這樣畢竟是最好。
大概在一切能夠保持不變,走調之前,她都會繼續享受這段可謂完美的關係吧?



.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