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Psycho-Pass(唐六唐)】Monster (R18)

發表於2013-3-11
舊文搬運。

系列文之2。
R18,SM向,綑綁向。

感謝凜ㄉㄉ繪製插圖w

.


2.Monster



妳能想像,人能夠為『性』這件事多麼瘋狂嗎?
人類披著虛假的皮,藏在裡頭的全是怪物,其實我們喜歡下流骯髒可怕的事物,我們裝作鄙視討厭的撇開臉,卻控制不住斜眼偷看。
但我會讓妳見真實的我--因為我不愛在所愛的人面前偽裝。


* * * *


綜合分析室的門滑順而安靜的開啟,在她的身後有人走進了這個工作囚牢,稍微的轉換了此處幽暗污濁的空氣。
那人有著年輕人才擁有的清澈氣息。唯有那人來到這,是她工作時能調劑身心,放鬆情緒的時刻。
她不必回頭,就能靠著皮鞋的音色,步調的頻率,分辨皮鞋的主人。

「唐之……」
「志恩。」

她尚未回頭便先指正,瞥向對方的目光帶著半強迫式的威嚴。
彌生尚未習慣。
雖然不久前彌生的確直稱了她的名字,但那其實只是一直盤旋在心中的稱謂不小心說溜了嘴。彌生短暫安靜了兩秒,像是將話語咀嚼在嘴裡試著讓它發聲時更為精確。

「……志恩。」

彌生清楚的說。仍是一副單調的無趣臉孔。
但是那聲音在志恩聽來倒有幾分生疏與害臊,她不禁勾起紅唇無聲微笑。

--她多想改變這個人,讓這個人的面貌心靈因為自己而失序。

「下班了?」

她看了看時間,已是半夜一點多。彌生上一次離開這裡的時間,約莫是十二小時前。

「嗯。妳還在工作吧,辛苦了。」

彌生的口吻不熱情亦不冷漠,但她明白在那之中確實存在著關心的溫暖。
聽到那樣的話,令她提起了不少精神。不過那和工作幹勁又是兩碼子事。
她很想把這孩子拉到懷裡抱一抱,揉一揉她的頭,不過這種動作實在不像她的風格,大概兩個人都會覺得彆扭吧。比起來還是像個色狼一樣拍拍屁股之類的騷擾行為讓她自在些。

「妳也辛苦了,今天比較晚?」
「嗯。」

明明是請對方作出更多解釋的疑問句,得到的答案卻只有句點。這就是這孩子的說話方式吶。
句點過後彌生仍是直直的站在她的身旁,沒有另開話題。她索性單手擺到桌上,支撐著自己臉頰,微仰頭看著彌生。

妳想怎麼樣呢?
她對彌生保持淺淺的迷人笑容。她不打算主動打破沉默,只是等待著。

「……我還是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嗎?」

彌生雖少話,卻不是懦弱膽小的人,她沒有讓志恩等待太久,話題的轉換也沒有多加潤飾。

「不行。」

但是志恩也不是個特別良善的人。
她的笑揚起一絲不傷人的惡意。

「妳想幹麻?」

志恩問得直接。

「……想親妳。」

彌生也回答的不避諱。

「哪裡?」

她打趣的又問。

「臉頰。」

彌生面不改色。
這要求聽起來很是純真。

「過來。」

她依舊微笑,然後向上伸出手示意彌生靠向她,彌生順著彎下腰,她輕勾彌生的頸子,將彌生拉到臉旁。

彌生親了她的臉。
豐澤的唇在臉上留下舒服的觸感。

在這樣的距離下,她可以聞到年輕女孩子身上自然的香氣。無須香水調味的那種誘人氣味。
她輕輕呼吸,理智開始被這氣氛挑逗著。

「只是如此?」

橘紅指甲淺淺的搔刮了一下彌生的臉蛋。

「………………」

彌生沒有說話。
執行官或許不知道,分析官有多了解她瞳中的炙熱。
或許不知道,小孩子的言行舉止在大人看來有如何易解。

「今天那樣的事,喜歡嗎?」她問。
「……嗯。」彌生低聲應著。
「喜歡?」語尾下壓,她加重語氣。

這是在命令對方回覆清楚。

「喜歡。」

--很聽話。
她真喜歡這可愛的孩子,想完全擁有這個人。
那是一種--很想要咬她,連骨頭都咬碎的異樣佔有慾。

她明白自己的身體衝動。
而她的樂趣之一,就是壓抑自己的衝動。
如此--才會將自己逼迫至更為失控的狀態。

她的指尖順著彌生衣領輕劃,手指停留在領結,接著她將領帶輕夾在食指與大拇指之間,順著向下撫摸,手掌握住了領帶的尾端。

所有的一切,平靜,美麗,優雅。

「走。」

比平日音調更為低沉一些。
是精簡的命令句。
她起身,領著彌生坐到沙發上,並不在意讓領帶看起來像是寵物的鍊子。
她跟著坐在彌生旁邊。

沙發上隱隱殘留
正午
激情的餘味

她捧著彌生的臉,紅唇在彌生的嘴唇,臉龐,耳朵蓋印章。

「在這裡,將西裝穿得最好看的人,非妳莫屬了。」

她在彌生的耳邊用著成熟的聲線溫軟耳語,一邊說著一邊解開了彌生西裝外套的鈕扣。
她褪下彌生的外套,失去外套遮蔽的身軀顯得纖細柔和許多。
接著她慢條斯理的拆解彌生的領帶,臉上浮現了愉快的神情,顯得她對此相當樂在其中。
彌生在這時湊向她想吻她,卻被她白皙的手指給輕柔擋下。

「嘿,我可沒說妳能夠為所欲為。」

她平淡的語氣自有一股無可抗辯的力量。
於是彌生也就順從著她。畢竟她也不覺得聽令志恩是件令人不開心的事。

彌生可能不太清楚,志恩不喜歡被捕捉。
也不喜歡重複做一樣的事。

她抽下了彌生的領帶,打開彌生的領口。
她咬彌生的頸子,咬彌生的鎖骨。
隔著潔白的襯衫親吻彌生的胸部。
在那之上稍微沾上了淡淡的口紅。

她雙手撫摸彌生的腰,低下臉,吻彌生的腹部。
然後,她的手挪至更下方,那裡響起微小清脆的金屬聲,皮帶的扣環被解開。
她解開彌生的褲頭紐扣。
她將西裝褲的拉鍊拉下。
她抬起上身再次親吻彌生的嘴。
她把襯衫的衣擺抽出,彌生配合著她的動作提起下臀,讓她將西裝褲連同內褲一齊脫下。
她的手指探進了雙腿縫隙之間,那裡只是微濕。
她當然知道時候未到,但這是她所要。
她望著漂亮的翠綠眼瞳,那雙眼在訴說著欲求,像是迫不及待她的降臨。

她微微一笑,嘴角兩邊弧度相連打起未知的紅色勾勾。
她溫柔牽起彌生的右手,將那隻手引領到彌生自己的私處。

「現在……這是我的手。」她這麼說。

那張在志恩看來始終有些稚氣的美麗臉蛋愣住了。

「讓我看看,妳有多喜歡我?」

她說著那樣句末上揚的話語,彷彿帶著一點撒嬌意味。
彌生的表情掠過心理掙扎,她安靜了一會,最後還是只能搖搖頭。

「不行……我沒有做過這種事……」
「那就為我而做。」

她斂起笑容,語音之中挾著冷淡。

「還有,現在開始,妳不能對我說任何一句不。」

啊……她感覺到身體又開始為這樣的遊戲興奮了。
她起身離開沙發,走到電腦桌前將辦公椅推開,從桌上拿起了菸盒與打火機,抽出白色香菸,回身面向彌生,點燃。
她深深吸了一口,手在顫抖。
白色煙霧,煙霧擴散。
她瞇起眼直視著彌生,彌生身體僵硬若木頭,表情困窘的可愛。她在心底微笑,但並不放鬆臉上神態。

「彌生……」

在她叫喚對方名字時,對方似乎以為有所轉機,投以求助的目光。

「動啊。」

她的聲音懾人卻動聽。
於是……彌生抿著唇,開始動起手指,愛撫自己。
那大概是志恩第一次看見彌生的臉上出現相當女孩子模樣的害羞表情。
她情不自禁看得入迷。


只是彌生還是難以用自己的手帶來快感。
這件事對她而言相當不自在,又是初次嘗試,更不用說在這樣被緊盯的狀況下要放鬆身體。
她既覺得緊張又覺得羞恥。
就算想要想像那是志恩的手……腦袋也只是一片空白。
她努力壓抑著想要大叫放棄、求饒的心情,只為博得志恩歡心,努力不停下手。

這些志恩全都看得出來。
這孩子在這方面倒是挺耿直的……

--簡直惹人疼愛的令人渾身顫慄啊。

她放開緊握自己手臂的手,將香菸在菸灰缸上彈熄。
她走近彌生,再次坐到彌生身側,她貼近彌生,豐滿的胸部靠到了彌生身上,她在彌生耳邊低語。

「彌生……我喜歡妳的這裡…………」

她的手,很輕很輕的擺到彌生的手背上。

「妳喜歡我怎麼撫摸妳呢?」

彌生彷似能感受惡魔的吐息。
瞬間就全身發毛,精神亢奮。
志恩輕輕舔她耳朵。
彌生不自覺閉上眼,她感到下體很熱,有種難以言喻的微小疼痛,她只有加快手指撫摸的速度,好讓自己感覺更舒服。

--這是志恩的手。

在沒有意識到的狀況下,她微張著嘴。
應該是要做些什麼才好。


PP02.png


「我要聽見妳的聲音……」志恩輕咬著她的耳朵。

原來如此。

「啊嗯……」

這是彌生這輩子第一次--為性而呻吟。

「想要再快一點?」

她的柔軟聲音像要將彌生的靈魂也勾走。
她的手指感覺著彌生自慰時手背肌肉與骨頭的快速起伏。
她安靜而愉悅的聆聽從彌生喉間奔竄而出的聲音。

彌生的背和臉淌下汗水。
志恩看著沙發上沾染了液體。
液體在沙發上暈開了一圓深色。

「好乖,好聰明。」

她笑著擁抱彌生的頸項,親熱的吻了吻她的臉頰。
彌生則撒嬌似的把臉湊進她的頸間。

「彌生,想要我進到妳的身體裡嗎?」

她的手指溫柔撫摸彌生的長髮這麼說著。

彌生不確定這句話的含意。
是真的由志恩動手,還是……
她再次猶豫了,這之中還帶著一些恐懼。
她從未對自己的身體做過這樣的事。
會痛嗎?會流血嗎?陌生與未知拼湊著抗拒。
她並不想那麼做。
至少不想以剛剛那樣的形式……

--但她不能說不。

「回答我。」

志恩催促。

「……想。」

彌生細聲。

「大聲點。」

她下令。

「想。」

彌生朗聲應答。

「很好,求我。」
「………………」
「妳不是想嗎?」
「……拜託妳。」
「聽不見。」
「拜託妳。」
「我聽不清楚,我不知道妳是真的想要還是被逼著說拜託?」
「……………………」

這是她,唐之杜志恩,只為特定人展露的一面。
她亦明白此刻彌生的心緒和視線是怎樣的猶疑驚懼。
可是這就是她。
她不要裝作溫柔婉約,不要裝作小鳥依人,她的慾望和霸道就要是蛇吞象。

--愛她的人自會愛她。


彌生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這個貌美,性感,強悍的女人。
這女人像蛇蠍一般,或許會讓她受傷,讓她疼痛……但是為她,有什麼不能?
彌生是甘願為此毒性上癮。

「我想要志恩的手進到我身體裡。」彌生熱切的望著她。「我想要志恩的手。」

紅唇牽引起的笑容像是聽到想要的答案。

「就算妳覺得痛覺得難受,我也不會停手喔?」
「嗯,沒有關係。」

彌生稍微點了下頭,那模樣實在乖巧可愛,讓志恩不禁吻了下她的前額。

「手放到身後。」她拾起彌生的領帶,下指令。

彌生雙手置後,她兩手從正面環住彌生的身軀,不需要看,就能以熟練快速的手法將彌生的手緊綑。
繃緊的不適感立刻傳來,彌生雙手像相黏住一般動彈不得,血液流動不順,似乎連骨頭都有些疼痛。

「把腳打開。」

志恩用著些微低沉的嗓音命令。
她很了解自己的魅力。
當然也很了解一字一句聽令,無防備的張開雙腿將自己全盤交出,臣服自己的彌生是為了什麼。

她將手伸到彌生已濕的私處按撫。
她的手微涼,令彌生的下身哆嗦。
她的手指鑽進了彌生的身體裡。

啊……被那樣的濕潤與溫暖包裹著。

她最喜歡這裡了。
她欣賞著彌生有些羞怯的表情,少見的臉紅。
不安和緊張讓彌生無自覺的踮起雙腳,她注意到了。

是了……彌生是處女啊……
她這麼想著,身體都亢奮起來。
她一下就找到敏感的地方,勾起手指按壓。
她慢慢抽動手指,享受著彌生的下體發出咕嘟咕嘟的可愛聲音。
彌生的下半身發出顫動,背拱著,發出了舒服的呻吟聲。
伴隨聲音分泌而出的液體弄濕了志恩的手。
她突然用力的推進了手指,不適感讓彌生緊緊蹙著眉頭,咬緊下唇。

--…………這樣的痛苦即是快樂啊。

她露齒而笑。
紅唇與白齒的界線,彌生有些分不清了。

她的一手使力壓在彌生的肩上。

接著,
她並不刻意放慢速度,也不打算溫柔體貼,
就只是--粗魯的塞進第二根手指。

彌生痛的叫出聲來。

她知道彌生本能性的想推開她,
但是卻沒辦法那麼做,雙手已然被封鎖住了。

她的心臟瘋狂的震盪。

--啊……啊啊……多美麗的傷痛。

她最愛欣賞強忍痛楚的扭曲臉孔。

--只因那是為她而承受。


下一刻,她仔細琢磨彌生的眼瞳。
然而彌生望著她的眼神卻沒有一丁點慍怒厭惡。
熱度依然。

啊……
這個小朋友,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真的是--讓人十分中意啊!

她興奮的嚥下唾液。

兩根手指撐開了狹小的空間,塞滿了空隙,她只要稍微抽動,痛感與快感就撼動著彌生的身體。

她順著彌生的瀏海輕柔撫摸她的額頭,
紅唇彎起的笑意溫柔殘忍。

「妳可以張開嘴巴用力呻吟……」


--但妳可一句都不準討饒。



* * * *



「唉……好像……又太過火了。」

志恩點起一根菸,這是二十四小時內第二次吸煙嘆氣。
彌生正在活絡手腕筋骨,粉紅勒痕清晰可見。

「痛嗎?」

她將香菸啣在唇上,把彌生的手拉向自己,疼惜的輕揉。

「不痛。」

彌生搖首。
她有些歉疚的笑了。

「抱歉啊彌生,這是我的性趣。」
「我會學著適應。」

啊……實在是太可愛了。
她忍不住伸手摸摸彌生的臉。

「彌生,愛的表現有很多種。」

彌生難得的露出淺淺笑容。
她明白志恩想說的話。

--這是愛的其中一種。



.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