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Psycho-Pass(唐六唐)】Woo(勸誘,求愛) (R18)

發表於 2013-3-4
舊文搬運。

系列文之1。
R18,SM溫柔調教向(?),
慎入。

感謝空豆ㄉㄉ繪製插圖w

.





1.Woo(勸誘,求愛)



割捨對一個人的眷戀,轉為對另一個人的迷戀,需要花上多久時間?

丟棄指甲油,或許是一種決心,但就是表面形式罷了。
那並非能真的割捨掉什麼,尤其是最想忘的東西。

--直到六合塚彌生第一次踏入綜合分析室,見到那位擁有一頭亮麗金髮,叼著菸的女人。

她才知道--只要一瞬間,便能勾消所有。


* * *


不知何時開始,即使無要事,彌生也頗為頻繁的出入分析室。
或許是因為對方也一直都散發著親切的好意吧。

--但這並不代表她對她們之間的關係就能有過多的遐想。

理性來說,以一名分析官與執行官而言,她們之間的關係是良好而適切的。
她應心滿於此。

但感性來說,她覺得志恩很遙遠。
對於她的事情唐之杜志恩從未多加詢問探私,即使對方隨時能調閱她所有的生平過去,但那些冷硬不帶溫度的文字數據,總不如人們親自談吐來的真實有趣吧?
這顯然志恩對她這個人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通常她不去想這件事,好避免心中那鼓難以言喻的失落感。

像唐之杜老師那樣的人,一定是經歷過許多形形色色的人--和伴侶吧?
她雖不算自信滿滿,但也並不是自卑的人,只是區隔開人與人之間的分類,她打從心底覺得自己在志恩面前應是毫無光彩。

--至少在戀愛的意義上是如此。

什麼樣的人在志恩面前才發亮?她隨意想像,必是比志恩更成熟可靠有擔當的男性,或許還帶點幽默,能與志恩談笑風生。
或許唐之杜老師在那樣的男人面前才會露出小女人的一面之類的。

啊……是那樣的話,還真好奇。
只怕她永遠見不到,當然--也不想因別人而見到志恩那一面。

儘管紮起馬尾,穿起深黑西裝,打起俐落領帶,這些讓她看起來如何冷酷堅強,在志恩面前,她仍是全然的被壓制。
不是氣勢,對話,或是相處--而是心理上的臣服。
這樣的她,怎麼樣也不可能勾起唐之杜老師小女人的一面吧。


--但就算不能改變關係,暗戀和窺視並不犯罪。


她總在志恩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大膽而貪戀的凝視志恩的每一處。

她會在志恩打字時看著她橘紅色的鮮豔指甲在鍵盤上的律動。
志恩的金色頭髮很美,但她更愛看志恩低頭時裸露的白皙後頸。
志恩肩線的角度,總是支撐起慵懶卻幹練的背影。
志恩有傲人的胸部和深陷的乳溝,但那一般而言不是她目光的焦點,因為那樣太明顯了。
志恩鎖骨的起伏,是她最難以止目注視的地方,只因那會令人有種想啃咬的衝動。
無須質疑志恩腰臀的凹凸與雙腿的流線,那絕對是最性感的女人身體。
偶爾她品味志恩絲襪的細節與高跟鞋的款式,但最後總是被志恩漂亮的腳踝給奪去注意力。

對她來說,志恩的全身上下無一不流露著成熟而魅惑的大人氣味。
她總是用目光撫摸志恩,親吻志恩,佔有志恩。

她不曾有過這樣的失控,瘋狂。
她還不太清楚這是為一個人著迷。

但不論心緒如何,她在志恩面前幾乎都只有同一號臉孔--無生氣的死板表情。

她的人格終究是理性而內斂的,不論她的情感如何狂熱,她也會讓自己站在冷漠而安全的圍籬外。
她從不對志恩有越矩的言語舉動。
她並非覺得這樣就夠了,只是覺得往前也不會得到什麼。

即使志恩有時會對她有意料之外的行為--

像是搔弄她的頭髮,像是觸碰她的臉頰,像是拍打她的臀部,
或是此時此刻明明只是在沙發上閱讀簡報,志恩卻將纖細柔軟的右手擺放在她的大腿之上。
那些都像是大人對小朋友的嬉戲玩鬧。

「唐之杜老師,請別這樣。」

她隔著白袍輕握對方手腕,正經的將那隻手挪開。
這次對方沒有一如往日的嘻笑,只是伸手拿起菸灰缸上未盡的白色香菸,志恩向後倚靠沙發椅背,翹起腿將菸湊到嘴邊大口吸入,一雙眼凝視著彌生,像是在審視些什麼。

彌生的眼神亦直接的迎接志恩的打量,像是她無所虧心之事。
--只因她自負心思無人能察解。

突然她見到對方笑了,那笑聲似乎帶著某種奇異的不屑。
志恩坐起身向前將菸捻熄,那動作看來輕快卻帶著暴躁。
平常志恩總是游刃有餘,舉止優雅,現在這樣的志恩--她沒見過。

「我還以為彌生是個乖孩子。」

那大概是失望或責備或可惜之類的口吻,或許那之中還有一點『不得不』。
她看見志恩轉過臉向她,沒能看清楚對方表情,眼前忽然一團迷霧,她聽見文件散落的聲音。

--唔!
她的喉嚨無預警的感到緊縮疼痛,呼吸霎時間堵塞。

志恩的一手緊拽著她的領帶。
志恩翻轉身體跨在她腿上,跪姿讓志恩得以俯瞰著她。


PP01.png


那一眨眼彌生的腦中閃過倉皇的警訊。
--她即將被搶奪。
即使她不知道自己擁有什麼。


「六合塚彌生。」

對方說。舌頭和脣齒,一字字清楚的啃嚼著她的名和姓。

「妳的每一寸肌膚,每一刻思維,都是我的。」

她被那聲線攫住。
她被那棕瞳獵補。
她被那紅唇吞戮。

她心臟強烈而亢奮的鼓動,彷彿在胸腔內吼吼作響。
但她的雙手卻一絲一毫也不敢碰觸志恩,有如虔誠而敬畏的信徒,傾心傾身卻不敢有任何侵犯。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

志恩的聲音穿透她的心思。

「妳用目光侵佔,但那不是我的方式……」

志恩的聲音像是直接送進了她的大腦。

--妳才是獵物。


她確確實實的感覺自己像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脆弱生物。
她就連碰觸志恩的手求對方留給她一點空氣都不敢。
她緊張慌亂無助,望著眼前的人,她的眼神透露所有無措。

異常的是--

她竟對『被狩獵』感到興奮。
只是期盼著對方的下一步行動到來。

--志恩笑了。

那笑彷彿勝券在握,又彷彿溫柔褒獎。
志恩稍微放鬆了握著領帶的手。

「我要妳為我做的事,妳就得聽話照辦。」

嗯。
她似乎聽見自己這麼回應。

紅色的嘴唇彎起美麗的笑容。
她一下子感受到未曾體驗過的開心。


--我要妳對我為所欲為,不得有一絲退卻。


紅色嘴唇接著如此命令,那音色彷彿要將她融化。

啊。
啊……

她想,
她果然是『愛』這個人。
這人對她有致命的吸引力。

她愛志恩的強悍霸道,
也愛志恩的嬌柔低訴。

--這難道就是她所沒有設想過的『小女人』一面?

志恩還拉著她的領帶,她提起勇氣,揚起下巴,小心翼翼地吻了志恩。
果然是、……很美味的嘴唇。
那顆太多妄想的心靈,此時得到了相當程度的滿足。

「妳想對我做的--不僅僅是這樣吧?」

那道成熟嗓音帶著戲謔。
志恩放開揪著領帶的手,她不明所以的望著志恩的動作。
志恩雙手伸進自己裙底,將絲襪拉下至接近膝蓋處。
然後志恩輕抓著她的手掌,引著她的手至自己的裙內,雙腿之間。

那裡很陌生。
她未曾有過任何想像。
過去她的目光也還未曾走過那裡。
她突然有些膽怯,她的手很僵硬,沒有任何力量,像是還未學會爬行的孩子。

「我錯怪妳了?」

志恩的笑聲很輕佻,很誘人。
當然是故意的。

「是了……彌生還是小朋友呢。」

這句話讓彌生的嘴閉起倔強的一直線。
她試著將手指往上,輕輕碰了志恩內褲的底部。
那裡有溫暖的熱息。

她還是不知道怎麼做才對。

志恩無預警的抬起她的臉吻她。
同時按住她的手貼往自己的私處。
志恩挪動她的手,藉由她的手愛撫自己。

接吻的節拍有些亂了。
志恩的呼吸忽地加快,鼻息變得粗重,志恩拉開距離用嘴呼吸,然後又用力的吻她。
志恩按著她的那隻手加快了移動的速度,好似急切的渴望。

似乎有液體滲透。

她突然明白這令志恩的身體多麼興奮。
她開始動起手指搓揉志恩的私處,不再需要志恩的引導。
於是志恩放開了手,讓這位剛調教的小朋友自由取悅自己。

--如果沒有膽怯。
---如果可以為所欲為。

她的手指恣意鑽進志恩的內褲裡。
那裡很熱很柔軟,還有這輩子未曾碰過的某種液體。
那裡很滑很舒服,她用手指溫柔而貪婪的來回撫摸。

志恩疼愛的摸著她的額頭,她的瀏海,她的長髮。
紅唇貼近她的耳朵輕柔耳語。

「啊……好棒……彌生好乖。」

她感覺自己的下體被引起一道濕流。
像這樣受到誇獎的她就像被當小朋友或是寵物般對待,但這一刻卻沒有任何不甘,而是滿懷欣喜。

--她還想為志恩做的更多。

她一手扶著志恩的腰擺,一手架住她的大腿,身體施力一轉便讓志恩躺在沙發上,躺在她身下,她的身體在志恩的雙腳間。
她脫下志恩的高跟鞋,兩只高跟鞋雙雙落地,敲著地面發出有些急促的聲音。
她接著褪下志恩深咖啡色的絲襪,那對白皙的腿刺激了她的視覺,她不自覺加快了手的動作……連志恩的內褲一起脫下。

--該有的疑惑不知為何在此時並不存在她腦中。

她找到志恩鮮紅窄群的側邊拉鍊,就像打開新世界的門鎖般將那拉下,她將紅裙隨意仍在一旁。
志恩的陰部赤裸的展現在她面前。
那暗藏的私處,不論色澤,形狀,氣味,看起來就和志恩外顯的身材一樣完美。
她探出手指撫摸其上,指腹沾染上更多透明無瑕的液體。
她心跳加劇,傾身趴下,雙手抵著志恩的大腿,臉在志恩的腿間。
那是女人的另一個嘴唇。
豐潤柔軟。
她與之接吻,那讓志恩的下身微微顫抖。
然後她用舌尖舔過。
她聽見志恩發出性感撩人的低吟。

性在空氣中彌漫。

志恩的手情不自禁的按在她的頭上。
她像條狗奮力搖尾,全力討好,舔舐心愛的主人。

這時刻人不必像人,
只需本能性的追求所望。










* * *
















「……唉。」

志恩點起一根菸,用著些微沙啞的嗓音嘆息。
彌生在她身旁,調整著領帶的形狀與位置,聽見對方的嘆息聲便投遞出心慌無措的眼神。

「不是妳的問題。」

志恩苦笑一下,伸手摸了摸她臉頰。

「我一直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對彌生做太過火的事呢。」

志恩吸口菸,緩緩吐息。

「不過看到那個--自以為別人都不知道的假正直表情,就忍不住想要好好調教一下啊。」

志恩笑了起來。
彌生低下臉十分侷促,領帶一下子又歪了一邊。

「說起來也是壓抑太久了,像我們這樣的潛在犯,理智的牢籠果然是很脆弱的。」

志恩頗有感慨的說。
這時彌生用極低的音量彷彿自言自語似的說出了一句話。

--…………即使是這樣的志恩,我也很喜歡。

旋即便站起身離開了綜合分析室。
留下唐之杜志恩一人,表情有些幸福的繼續抽著菸。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