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Adventure Time】不寂寞

發表於2013-8-7
舊文搬運。

感謝空豆ㄉㄉ繪製插圖。

AT01.png

.


不寂寞


她的情緒像水一樣,
三兩句就掀起波動。

我看著那樣的她,覺得總是說我是個孩子的她比我更像個孩子。

--嘿,無賴的大孩子,我無論如何都會幫妳拿回漢寶的。
一但下了決定就非達成不可,我是這樣的個性。

可沒想到……代價比想像中來的大許多。
只是想難得她求助了,我也想耍帥一下,於是隻字不提我的偉大犧牲。

她揹著我回到糖果王國時天色仍黑。
她說:「為了感謝妳幫我帶回漢寶,我決定將我和漢寶的故事告訴妳!」

於是我倆坐在我的床上,開始了說故事時間。
也許別人會覺得聽吸血鬼說故事非常有趣,但實際上因為她的生命實在太長,故事也相對冗長,更糟的是因為記憶庫存載了太多東西,還會出現胡亂東拼西湊的狀況,成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故事。過於講究邏輯與理論的我總是忍不住打斷她提問,實在稱不上是一個好聽眾。以往跟年紀還小的我說故事,或許對她而言還比較盡興吧。只是最近我多少也會調整自己,不去苛求吸血鬼說故事的邏輯或真實性了。

我知道最重要的是--漢寶曾陪伴著她『那段時間』。
那段--最孤獨,最寂寞,最無助,最膽小,最絕望的時間。
…………原來是這樣。

她說故事時一直兩手抱著漢寶,雖說著當時有多悲慘多難過,但此刻抱著漢寶卻是雨過天青,很是愉快的模樣。

「謝謝妳讓漢寶回來。」

--不客氣。
我應該是笑著這麼回答。

「……妳是怎麼了呢邦妮?」

她呆呆地微蹙眉張嘴,神情有些慌張。

「嗯?」
「妳看起來不開心。」

她擔心地望著我說。


……怎麼了呢?
該怎麼說。

我把臉靠到她肩上,張手擁抱住她,漢寶在我們之間。
要是看著瑪瑟琳再那樣關心的追問下去,恐怕我會變得更加不甘心吧。

瑪瑟琳真笨真遲鈍。
…………我可是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啊。
用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東西去交換回漢寶,可是漢寶對她的意義是什麼?

--是過去的重要陪伴。


「有我不夠嗎?」


--我能給妳的陪伴,大過一隻熊娃娃。
我可能是瘋了吧,居然能對一隻泰迪熊吃醋。
無聊的好勝心。
還是現在才想起失去搖滾T恤的痛苦覺得不等價交換呢?
我為什麼用我的『現在』去交換她的『過去』呢?
瑪瑟琳真是個蠢蛋,一點都不知道我的心意。

「……妳在說什麼啊?」

心情變得很幼稚。
耍帥不起來了。

「…………我的搖滾T恤沒了。」

她意外地驚呼了一聲。

「是、是……是女巫?」
「……嗯。」

她安靜了一會,混沌的腦袋似乎在加速思考。

「…………我……我可以再買一件送妳。」

我鬆手拉開距離,與她對視。

「……吸血鬼如果要腐爛,一定是腦袋最先開始對吧!」
「…………唔…………不然……該怎麼辦啊……?」

難得她不回嘴,果真是受惠嘴軟。

「我不知道,沒有任何一件衣服可以取代我的搖滾T恤,就像妳的漢寶一樣。」

我伸手拿走她的漢寶抱在胸前,轉身換我躺到她懷裡。
我拉著她的手抱住我和漢寶,感覺熟悉的微冷體溫。
我想這樣……再多感受、被擁有的感覺。
讓我感覺自己是她的唯一。

「……邦妮……漢寶是不可取代的。」

她低聲細語。

「我明白。」
「……妳也是。」

…………

「妳是不可取代的。」

她抱緊我。

「……嗯。」

平常愛撒謊的人,說起實話倒讓人覺得特別誠懇。
我無聲微笑,跟著握緊她的手。
她低下頭,輕輕吻了我頭髮。
呼吸之間我才忽然意識到……

「漢寶有瑪瑟琳的味道。」
「是嗎?」
「嗯,臭臭的。」我笑說。
「妳才臭臭的,臭公主。」她鼻子噴氣,哼哼兩聲。

我半轉過身,微笑著吻她的唇。

「我要再一件衣服……要有瑪瑟琳的味道。」
「可是我臭臭的。」

她故意這麼說,然後把臉埋進我頸間,嗅著,吻著,偷咬。
幼稚的反擊。

「我喜歡妳這無可取代的臭。」我輕笑。

她從我髮間探出臉望我,勾起嘴角時尖牙也變得特別明顯。

「我要讓妳的身體也和我一樣臭。」

我看見她那雙金眼睛像被渲染似的逐漸泛起鮮紅。
啊……吸血鬼興奮了。

「那我只要一直抱著漢寶就夠了。」我故意逗她。
「不准!妳快放開漢寶!」

她伸手欲奪,我就刻意把漢寶抱得更緊。

「幹什麼這麼小氣?」
「妳必須抱我。」

不服氣的表情真的很像小孩子。
說這種話,豈不是讓人又想吻她嗎?
她吵著好不容易才把漢寶搶回去。漢寶被她抓在手裡,她的手臂卻緊緊環繞著我。

突然就這樣安靜了。

「吶……邦妮。」
「怎麼了?」
「……失去漢寶時我真的很難過。」
「嗯……」
「如果是失去邦妮的話我可能會死掉。」
「妳才不會死掉。」我失笑。
「會死掉。」她又說一遍。

那雙纖細的手不安而用力地將我抱著。
我閉上眼回擁她,輕揉她的頭。

「瑪瑟琳,只有我死掉,妳才會失去我。如果妳也跟著死掉,那我們就是一起,不分開了。」
「那好,我們誰也不寂寞。」她點點頭,心滿意足地說。


其實有時候,
我很感謝她是吸血鬼的這件事。

雖然她的生命已經經歷了許多事而我無法參與,
可是因為如此相差了一千年的我們才能相遇。
因為如此,我們還有很多記憶可以創造。

這樣的我們,
如果有一天能夠一起走到終點,
那就是這世界給我們最大的禮物了。


AT01.png



.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