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Adventure Time】書房(R16)

發表於2012-10-16
舊文搬運。

感謝空豆ㄉㄉ繪製插圖。

4xoj5PtkksJxiCYhZhdelC.jpg

.


書房

只因為邦妮貝爾的一時動念,瑪瑟琳就跟著她來到城堡的地下書房。
明明原本已經躺在床上準備入睡了,卻能因為突然想起研究上的一個疑問而立刻下床跑到書房找解答,邦妮貝爾的科學熱忱真是可見一斑。
書房潔淨無塵,藏書擺放井然有序,書房的中央後方有一張大大的深咖啡色木質書桌,雕琢精緻光滑,桌面上疊著各式精裝書籍,書籤亦夾雜其中。
而這書房之中連一扇窗都沒有,空氣微悶,燈光偏黃,令瑪瑟琳不禁疑惑怎麼有人能在這種地方保持清醒而不昏睡?
瑪瑟琳看著邦妮貝爾快手快腳的到書櫃前挑選書本,光是看書背不加以翻閱就知道內容是否合乎需求,儼然她對這些數量可觀的書都瞭若指掌。
她將六本厚重的精裝書捧在手臂上,坐到書桌前將書置放好便坐下,她戴上眼鏡後立即攤開第一本書翻找資料,紙與筆本來就在桌上,她順手提筆在紙上紀錄些什麼,瑪瑟琳也看不明白。
邦妮貝爾的行動俐落的間不容髮,讓瑪瑟琳從頭到尾只能在一旁呆呆的看著。
這時邦妮貝爾才終於像想起了什麼似的抬起臉看她。
「不好意思,這邊沒有多的椅子……」
「沒關係啊。」瑪瑟琳飄在半空混不在意的搖搖手。「我這樣就很好。」
說著她換成躺臥的姿勢,像是她這樣非常自在,邦妮貝爾完全不必顧慮她。
「我很快就好。」邦妮貝爾朝著她微微一笑,接著又低下頭繼續專注的查閱。
然而事情並不如邦妮貝爾所說的很快結束,她一認真做研究,就全然忘了周遭的人事物與時間。

於是瑪瑟琳望著天花板發了好一會呆,發覺該找點事做。
邦妮貝爾在看書。
瑪瑟琳慢慢在書房晃了一圈,發覺沒一本書感興趣。
邦妮貝爾仍然在看書。
瑪瑟琳趴在半空,視線看向邦妮貝爾,發覺自己幾乎沒有伴在這樣專心投入的她身旁過。
邦妮貝爾帶著眼鏡的模樣,有那麼一點書呆子氣息。
不過或許會有人說那樣的她--非常有知性美吧?
想著想著瑪瑟琳不自覺笑了。
她看著邦妮貝爾從小長到大,邦妮貝爾的確越長越漂亮,一點都不令人失望。
可她從來沒去認真想過邦妮貝爾到底長得如何,就算別人誇邦妮貝爾她也沒甚麼感覺。
因為瑪瑟琳就只是如此習慣,然後喜歡著邦妮貝爾而已。
喜歡她笑,喜歡她皺眉,喜歡她發脾氣,喜歡她聲音柔美,說話卻條理分明的樣子。
最最喜歡的還是她的血--……不過這樣說會被抱怨,所以不能輕易亂說。

嗯,現在這樣戴眼鏡專心致志的模樣,也很喜歡。
要是--……現在能夠過去抱抱她,親親她的臉就好了。
不過不想打擾這樣的她,所以還是乖乖作罷。

……不知道還要等多久呢?……
瑪瑟琳覺得有一點點疲憊,於是她決定闔上眼稍微休息一下下。




邦妮貝爾的目光一刻都沒有離開過書本。
直到她心滿意足的蓋上書本,她才發現瑪瑟琳已在小盹,鼻子一如往常的發出呼吸滯礙的打呼聲。
看了一眼牆上時鐘才發現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內心頓感一陣慌亂與抱歉。
……老毛病又犯。

「瑪瑟琳。」
她對著瑪瑟琳輕喚一聲,只見瑪瑟琳的長耳朵小幅度晃了兩下。
邦妮貝爾覺得有趣,也就故意不過去搖醒她。
「瑪瑟琳~」
又喚了一次,瑪瑟琳照樣搧了兩下耳朵,靜靜過了三秒才惺忪的張開雙眼。
「……嗯?」
「我好了喔。」
「嗯。」瑪瑟琳揉了揉眼。
「抱歉,忘了時間,讓妳等那麼久。」
說實在--沒料到瑪瑟琳竟然就這樣乖乖的等待她兩個多小時。
「接受道歉。反正妳每晚也都在等我過來。」瑪瑟琳緩慢的飛近她。
「……我才不是刻意在等妳呢。」邦妮貝爾表情有些侷促。
「是喔?嗯。妳真是慢死了,我等妳等得好無聊,還說什麼一下子就好。」

寬宏大量一下子就變成小家子氣的抱怨了嗎?
但是呢……嗯,因為這些日子以來的瞭解,邦妮貝爾已經不會為了這種話和瑪瑟琳鬥嘴了。
--取而代之的是笑容。

「辛苦了,瑪瑟琳好乖。」邦妮貝爾笑著把手放到瑪瑟琳頭上溫柔的摸了幾下。
因為瑪瑟琳有時會用這種對小孩子說話的口吻和她說話,所以她偶爾也就會學著那樣的方式對瑪瑟琳說話。
「當妳要表示心意的時候,最好不要只是口頭說說而已。」
邦妮貝爾臉上又是一笑。
「妳還想要什麼?」她說著將瑪瑟琳擁向自己,一張臉撒嬌似的貼在對方肩上。

……
…………
………………想要吸血。
算了……一定會被拒絕,還會被說破壞氣氛。

她將臉轉向邦妮貝爾,在邦妮貝爾臉頰上吻了一下。
她感覺到邦妮貝爾將她摟緊,接著仰起臉親了她的長耳朵,讓她不禁一陣微微顫慄。
耳朵是瑪瑟琳的敏感部位。
……要是邦妮先這麼做的話,接下來的發展也是可預見的吧?
她伸手將邦妮貝爾的粉紅色長髮輕撩到耳後,邦妮貝爾耳小巧的耳朵和美麗的頸項就展露在她面前。
……好香的氣味。
她的唇靠上邦妮貝爾的頸子,一次次溫柔輕吻。
「嗯……」
邦妮貝爾喉間的嬌柔嗓音,在她聽起來就像是某種催化。
她探出一小截舌頭舔了邦妮貝爾的脖子。
甜甜的味道在舌尖化開。
她像在吃糖果。
全世界最美味的。

「……回房間。」邦妮貝爾有氣無力的說。

她的呼吸快慢不均,緊擁瑪瑟琳的手,指尖已稍微陷入對方的肌膚。
她卻渾然不覺。
她一旦親熱,就會將全身的依賴都給了對方。
而自己毫無意識。

「……在這邊。」瑪瑟琳在她頸間低聲呢喃。

她才不在乎場所,她只要知道邦妮貝爾是想要的就夠了。



4xoj5PtkksJxiCYhZhdelC.jpg




邦妮貝爾一向熟悉的書房氣息,此刻有些突兀的混雜著瑪瑟琳的氣味。
清冷的,念舊的,珍愛的。
心理性的感覺多過實際嗅到的味覺。

她從未想過自己會在心中界定為理性而神聖的場所中,做這種感性又失控的行為。
瑪瑟琳將她抱到桌上時,木桌冰涼的溫度讓她差點就脫口抗議。
她身上的睡衣連身裙是那樣單薄,低溫輕易的就穿透過布質傳導到她的臀部和大腿,她不自禁哆嗦。

那妳為什麼合上嘴不抗議了?
她自問。

「邦妮。」瑪瑟琳摘掉她的眼鏡,緊緊環抱她的腰,依戀的將臉貼著她的臉。

那還不是瑪瑟琳太可愛了。
又自答。

她雙手包覆瑪瑟琳的臉頰,讓那張白皙若瓷,美麗卻調皮的臉蛋好好固定在自己眼前。
她十分專注的凝視瑪瑟琳的臉,瑪瑟琳的眼,像要將這張臉仔細的琢磨在腦裡面。

她真喜歡她。
想都沒想過會如此喜歡她。

「……幹什麼啊?」瑪瑟琳被看得有些莫名,挑起單邊眉毛問。
「沒什麼啊。」邦妮貝爾笑著搖頭。
「那就放開我的臉。」瑪瑟琳細眉一蹙。
「怎麼樣?妳討厭喔?」邦妮貝爾大拇指溫柔輕撫她的臉頰,眼神卻是小小不滿。
「那樣妳就不能抱我了啦。」
理直氣壯的說完卻還自己哼哼兩聲,害臊的撇開視線。
以前覺得瑪瑟琳的不坦率實在太過孩子氣,現在怎麼看卻都只有可愛兩字可以形容。

先偷偷吻了對方嘴唇的還是邦妮貝爾。

她喜歡接吻。
喜歡和瑪瑟琳接吻。
起初她還覺得瑪瑟琳外露的犬齒與分叉的舌尖在接吻時簡直就像種惡作劇,現在卻完全接受,甚至喜愛到有點羞恥的境界了。
接吻大概可以說是親熱互動裡她最喜歡的一部分。

『邦妮根本就不懂接吻啊。』

但曾經被瑪瑟琳這麼糗過。

『妳少囉嗦啦。』

她只能紅著臉無可否認的斥回。
事到如今多少熟練些了,但果然還是像瑪瑟琳那時說的一樣。

『讓我吻妳就好啦。』

這樣最好。
一開始最喜歡的……也是這樣吧?


她吻過瑪瑟琳後,雙手轉而輕擁瑪瑟琳的頸子,天藍色的眼迎上瑪瑟琳淺金色的目光。
我喜歡妳喔……。
她用眼神這麼說。

瑪瑟琳輕柔回應的吻如預料中來到。
嘴唇,犬齒,舌尖,唾液。
瑪瑟琳的吻令邦妮貝爾雙頰發燙,腦筋生暈。
邦妮貝爾的兩手環繞著她放在她肩上,手指在她的腦袋之後伸入了她柔滑的髮絲之間。


靜謐的書房,像要將世界隔絕。
呼吸聲,汗水,愛語,喘息,熱度,慾望,交付。

瑪瑟琳的手移入她的裙擺。
指腹撫觸,在粉紅肌膚上畫出無形的痕跡。
大腿,臀部。
溫熱,柔軟。

身體發顫,鼻息紊亂。
邦妮貝爾看著她,任她探索。

裙擺被撩至腰部。
大腿的光滑肌膚與粉色內褲展露無遺。
美人害羞的模樣真是美如畫。

瑪瑟琳手掌在腿上慢慢的撫著。
雙腿的縫隙之間。
手指輕輕鑽入,抵在粉紅色之上。
小幅度的摩擦。

熱度,濕氣。
愛意。


筆記散落一地。



.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