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原創-魔女集會】12.單戀的人


最後更新。

大家明天攤子H42見啦~~

2018GJCH4場刊圖(LIS)

.


12.單戀的人

芮伊和蓋兒一起離開後,薇塔就跟著伊斯特到二樓的辦公室。
她站在窗邊看著走在庭院的兩人。
「妳不用這麼擔心啦,小孩子都長大了。」伊斯特一邊倒咖啡一邊說。
她專心地看著外面,沒有回答。
「妳也應該要學會獨立嘍。」
伊斯特走到她身旁把咖啡遞給她,才發覺有些不對勁。
「妳在幹嘛?」伊斯特問。
「讀心。」她說。
伊斯特跟著望向窗外,漸行漸遠的兩人背影。
「這麼遠妳也聽得到?」伊斯特訝異地說。
「嗯。」
伊斯特嘆口氣。「妳真的是很可惜。」
「只是剛好學得會,我學不會的魔法可多了。」她說。
「妳剛好學得會的好像還不少。」伊斯特說著喝了一口咖啡。
「沒有妳想得那麼厲害,而且我一次只能讀一個人。」
「那就很夠了啊。」伊斯特說。「妳在讀誰?」
「蓋兒。」
「如何?」
「大概沒事吧。」她說。
「蓋兒不會傷害芮伊的。」伊斯特安撫著說。
「芮伊當初也是這麼想的。」她語氣微帶冷漠地說。
伊斯特啜了一口咖啡,沉默了一會兒。
「她只是想道歉。」伊斯特說。
「我知道。」
「她一直想道歉,以前問過我幾次妳有沒有可能帶芮伊來。」
「嗯,我不是很在乎。」她冷淡地說,在對話中間築起一道牆。
「好吧。」
伊斯特無奈地說,接著離開窗邊,坐到沙發上。
「妳這麼擔心的話怎麼還會帶她來?」伊斯特問。
「怎麼說呢?」她露出一個有點尷尬的表情。「我到哪都想帶著她嘛。」
「妳根本沒有想這麼多對不對?」
「嗯,對啦。」她尷尬地承認,然後終於放棄讀心,坐到伊斯特對面的沙發。「我本來以為她沒那麼在意了,可是一到女巫學院就變得很緊張的樣子。」
「也許妳應該讀讀芮伊的心。」
「我從不對芮伊用讀心術。」
「是,妳總說的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因為未知比全知更有趣。」她笑說。
所以她也從不為自己占卜。
「即使妳因為不懂芮伊而瀕臨崩潰,妳還是不願對她用讀心術?」
「魔法看起來是捷徑,但卻未必可以讓人跟人靠得更近啊。」
「難得聽妳說正經話,還十分有道理,敬妳一杯。」伊斯特玩笑地對她舉起咖啡杯。
「哪裡哪裡。」她也配合地用杯子輕敲一下,然後喝一口。
「妳今天怎麼會突然想來?」伊斯特終於正式地問。
「因為我在想有沒有讓小孩長不大的魔法。」
「多虧妳養得好,她已經長得像大樹一樣了喔,妳現在想要她倒縮回去嗎?」伊斯特面不改色地損她。
「我不是說身高啦,身高怎麼樣我無所謂,是說心靈層面,有沒有讓心靈不會成長的魔法?」
「剛剛才說了漂亮話,怎麼一下就開始胡言亂語了。」伊斯特慢慢地喝咖啡,接著神情有些嚴肅地看著她。「妳現在是認真的嗎?」
「嗯……不是。」她示弱地說。
「嗯,好。」
然後是一片沉默。
「其實妳是有點認真,所以才把芮伊帶來吧?」伊斯特盯著她又說。
「沒有啦,也不是一定要靠魔法。」她尷尬地間接承認。
伊斯特嘆口氣。
「說吧,芮伊最近怎麼了。」
「嗯……大概是交女朋友了。」她神情肅穆。
「這很正常啊。」伊斯特從桌子下拿出一包核果招待她。
「妳可能沒有養小孩,所以不能理解。」她拿起兩顆杏仁果放進嘴裡。
「看妳這樣我真的不敢生小孩。」
她嘆息。
「以前別人都說她佔有慾強,我最近在想我是不是也佔有慾有點強?」
「天啊,原來妳知道,我覺得很感動。」伊斯特真心地說。
「有這麼誇張嗎?」
「我有時候覺得妳心態不像個家長。」
「那我像什麼?」她疑惑地問。
「妳像……呃……」伊斯特猶豫著該用什麼詞彙。「單戀的人?」
她差點嗆到杏仁果。
「我到底……」她扶著自己的額頭,垂著臉一時之間說不出話。
靜下心來,冷靜回憶,或許有些發言還真有點那種感覺。
「可是她愛我啊,所以我不是單戀。」她神情緊繃地說。
「先不說妳好像搞錯重點,妳怎麼知道她愛妳?」
「這……」她陰鬱地垮下臉。「……因為我感覺得到?」
「如果妳真的知道的話,那妳在煩惱什麼?」
回想起來芮伊真的好久都不對她撒嬌了,更不可能對她說愛她,從芮伊進入青春期之後,她們的關係就一直若即若離,芮伊真的愛她嗎?就算真的愛,一定也比以前稀薄許多。
「伊斯特,我需要的是正能量。」她哀喪地說。
「說不定妳需要的是檢測。」
「檢測什麼?」
「檢測妳是不是有戀童癖。」伊斯特認真地說。
「喔,天啊。」她受不了地說。「妳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了。」
「果然不只我一個這麼覺得嗎?」
「好吧,就算我真的喜歡她又怎麼樣?」她語氣強硬地說。
「嗯……如果妳不亂來就不會怎麼樣,否則就是犯法了。」
「所以我等她成年就沒事了嗎?」她諷刺地反問道。
「妳不要生氣啦。」伊斯特安撫著說。
「我沒有生氣啊。」
「我越來越替妳擔心了。」
「才沒有什麼事情需要擔心好嗎?」她翻了一個白眼。
「她不是妳的所有物啊薇塔,妳不想要她長大,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啊,她是一個人,她有自己的想法,她有她的自由,她如果愛上誰,和誰在一起,妳要做的就只有接受和祝福而已。」
她忽然覺得這些話有點耳熟,是不是她也要求過芮伊祝福她呢?
是什麼時候開始,芮伊對於她帶人回來顯得蠻不在乎了呢?
芮伊不再因為她談戀愛而對她發脾氣,是包容還是疏離呢?
她以為是芮伊變得比較成熟了,可是如果成熟是將別人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如果成熟就是將她的順位往下移,她恐怕無法接受。

晚上芮伊就像在車上說的那樣,到她的房間睡覺。
她真的不記得她們有多久沒有同床共眠了。
老實說在車上聽到芮伊說想要被她抱,想要和她一起睡覺,她真的可以說是心花怒放。
此時她在深灰色的床鋪上抱著芮伊,又一次感覺芮伊真的長大了,不但長得高,肩膀也比她還要寬闊。
她一隻手環著芮伊的頸子,手指輕輕地把玩芮伊的頭髮,她的鼻子靠在芮伊的頭上,一直嗅到芮伊身上的味道。
「妳好香喔。」她忍不住說。
像是她曾經聞過的一種櫻花香水的氣味,清新的花香味之中挾帶淡淡的甜味,聞起來非常舒服。
「我喜歡妳的味道。」她揉揉芮伊的後腦勺,親了一下芮伊的額頭。
芮伊只是靜靜地窩在她的懷裡。
唉,好可愛。她最愛芮伊了。
她另隻手摟著芮伊的腰,稍微施力將芮伊抱近,又吻了一次。
「……不要親我。」她聽見芮伊低聲說。
「為什麼?」
「妳這樣子我睡不著。」
「我們不是總是這樣嗎?」
「我們沒有總是這樣子,我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子了。」芮伊說話時臉仍靠在她的胸膛,沒有抬起頭看她。
「有什麼關係呢?」她毫不在意地說,動作輕柔地撥開芮伊耳邊的細髮。
芮伊悄然無聲,身子不自在地動了一下,那安靜像水流在湖面下暗暗湧動。
「……我會胡思亂想。」芮伊像是有些艱難地開口說。
「想什麼?」
她說完頓了一秒,忽然感到好笑,於是手指有意地輕輕在芮伊的背上打繞。
「想到妳女朋友嗎?」她打趣地問。
「不要這樣碰我。」芮伊低聲反抗,她也就乖乖停下動作。
「她對妳好嗎?」她順口說出來,講完才感覺自己似乎有點認真。
「嗯。」
聽到芮伊認同的那瞬間,她突然覺得整個人心情變得酸溜溜的。
「有比我對妳好嗎?」她又問。
「……可不可以不要問我這種問題?」芮伊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奈。
「哪種問題?」她故意問。
「不要拿她跟妳作比較。」
她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生氣。
或許是因為她對於芮伊不能回答這個問題感到很失落吧。
為什麼呢?她明明就這麼疼愛芮伊。
她們生活在一起那麼久了,她付出了那麼多,為什麼能夠有一個人這麼快就在芮伊的心裡和她同樣重要,重要到芮伊無法衡量?重要到無法給她一個逗她開心的答案?
「明明是妳被我抱著卻想到她的。」她忿忿不平地說。
「我又沒有這樣說。」芮伊也倔強地頂撞她。
她忽然伸手抬起芮伊的下巴,然後親吻芮伊的嘴。
芮伊雙手用力地把她從身上推開。
「天啊!我真是受夠妳了!」
芮伊生氣地吼完就走下床鋪,直接離開她的房間。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非惹芮伊生氣不可。
她只是不想要芮伊喜歡別人比她還多。
她只是討厭芮伊喜歡別人比她還多。
那晚她失去追過去討好安慰的能力。
那晚是她第一次因為芮伊掉眼淚。



.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