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原創-魔女集會】11.很棒的提議


書籤900shadow


新刊持續宣傳!!!
還請多多支持啦~~~~

>>點我看新刊消息

.


11.很棒的提議

面對這輩子最有陰影的地方,可不容易。
她已經好久沒有主動親近薇塔了,在她們之前關係緊張,為了薇塔的女友爭吵後,撒嬌就變成更加彆扭的一件事。
可是一到女巫學院,壓力就迫使她靠向薇塔。
當年的那些人還在嗎?她們會認出我嗎?她們會怎麼看待我呢?
她忐忑不安地想著這些,忍不住去牽薇塔的手尋求安慰。
「不要擔心,有我在。」薇塔用另一隻手摸摸她的頭,輕鬆卻溫柔的語調。
就是這樣吧,這就是一切的開端吧。
讓她愛著薇塔,讓她覺得這一輩子都放不下。
薇塔對她來說,就是黑暗中透光的一扇窗。
牽著的手不想放,和牽著莉茲時只感覺到興奮完全不同。
為什麼呢?和莉茲做過之後,反而更確定這份愛了。

見到伊斯特的時候,她就反射性地鬆開了手。
或許是她不想在別人面前還像個孩子,又或者是她不願洩露自己的軟弱。
「歡迎妳們。」伊斯特站在門口親切地迎接她們,穿著典雅的連身洋裝。當然是黑色的。
「老師好。」薇塔笑說。
「老師好。」她跟著說。
伊斯特不理睬薇塔,直接走向她。
「芮伊,妳是不是又長高啦?」伊斯特讚嘆地說。
「因為我養得好嘛。」薇塔頗為得意地說。
「現在多高了?」伊斯特繼續忽略薇塔。
她一直都覺得她們這種互動挺好笑的。
「上次量是一七四。」她微笑著說。
「哇,真的好高,還在打排球嗎?」
「對啊。」
她們邊說邊走進學院,在大廳就聽見有人彈鋼琴的聲音。
柔和悅耳的旋律,悠揚地繚繞著女巫學院。
「女巫學院何時出了音樂神童?」薇塔笑說。
「去看看啊。」伊斯特微笑著在前領路。
在休息室旁的空地角落,有一台古典的白色平台鋼琴。
芮伊待在魔女學院時,鋼琴總是被擦得閃閃發亮,卻從沒見過有人去彈奏它。
那個在她看來與其說是樂器,更像是一個擺飾。
可是此刻有個女孩在彈奏它,手指流暢地在琴鍵上躍動,鋼琴就有如古老巨大的獸終於從沉睡中甦醒,發出動聽的聲音。
她們三人站在一旁,不自覺和其他的女巫們一起專心聆聽。
女孩和鋼琴放在一起,就顯得嬌小許多,她留著平整的瀏海,烏黑的長髮及腰,頭髮隨著彈琴的動作而微微搖晃著。
女孩雖然嬌小,但能靈活地駕馭鋼琴,所以畫面上一點也沒有不協調的感覺。
「啊,芮伊也許還記得她?」伊斯特忽然想起似地說。
「嗯。」當然記得。
彈鋼琴的人就是蓋兒。
她從未聽過蓋兒提過音樂的事,完全不知道蓋兒懂樂器。
或者這是在她離開之後才學會的也不一定?
曲子結束的時候,在場的人都一致地替蓋兒鼓掌。
她想在蓋兒認出她之前離開,但蓋兒的視線轉過來,已然注意到她們。
中間隔著一小段距離,蓋兒坐在位子上凝視著她一兩秒,然後張大眼像是認出了她。
「她是誰?」薇塔問。
「以前的室友。」她說。有讀心術的室友。
「喔。」薇塔說。「妳想和她說話嗎?」
「……我不確定。」她有些焦慮,沒想到這麼快就會見到認識的人。
蓋兒將鋼琴蓋小心地闔上,然後離開座位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蓋兒禮貌地向她們說,接著面對著她問:「妳是芮伊嗎?」
當蓋兒站在眼前的時候,她感覺蓋兒好像比以前更矮小似的。
「嗯。」
「我是蓋兒……妳還記得我嗎?」蓋兒看起來有些緊張地問。
「嗯。」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想想她應該也不需要開口吧,因為蓋兒都聽得見。
「我們方便單獨說說話嗎?」蓋兒口吻相當客氣地問。
她看向薇塔,而薇塔也看著她,眼神像是在說如果妳不想要的話拒絕也沒關係。
她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薇塔都在,那就好了。
「好。」她說。
因為女巫學院幾乎到處都是人,所以她們就一起走到庭院。
這也讓她不禁想起見到薇塔的那一天。
不知不覺都那麼久了。
「妳長得好高喔。」蓋兒說。
說的也是。並不是蓋兒比以前矮小,而是她長高太多了。
不過蓋兒真的沒有長高多少,倒是頭髮變長許多。
是不是想著這些的時候蓋兒都知道呢?
「避免妳擔心,我想先跟妳說,我現在沒有在讀妳的心。」
她看向蓋兒。
這樣講不就很像是有在讀心嗎?
「妳的表情在說我這樣講就像是有在讀心,不過是真的沒有。」蓋兒有點著急地澄清。「我現在比較會控制了,在我穩定的狀態下,如果不想聽就可以聽不到。」
「恭喜妳找到方法了。」她也不確定是不是該這麼說。
「謝謝。」蓋兒說,她的聲音如往常般輕柔。「妳過得好嗎?」
「嗯,很好。」她也不知道除此之外還能多說些什麼。
「那就好。」蓋兒說。「她很喜歡妳吧?」
「誰?」她疑惑地問。
「薇塔。」
「為什麼這麼說?」
「在我還不能控制魔法的時候,聽過她心裡的聲音。只要她來女巫學院就有許多聲音,一些關於妳的事。我覺得她是個很有趣的人。」蓋兒微笑著說。
「喔,是這樣嗎?」她不由得有些難為情,也不知道該替薇塔覺得丟臉,還是該為此感到開心。
她們走到建築物側邊的白色長椅坐下,綠葉的陰影覆蓋著她們,風輕輕吹著相當舒服。
「都不知道妳會彈鋼琴。」她說。「彈得很好。」
「謝謝。」蓋兒高興地笑了。
「是後來學的嗎?」
「不,來女巫學院之前我就有學音樂。」
「怎麼沒聽妳提過?」
「小時候因為讀心術,讓我聽得到別人沒有說出口的批評。我每次聽見都覺得很受傷,雖然喜歡音樂,卻又害怕的不得了,彈琴時會想哭,哭了又會被罵,所以到後來完全沒辦法碰樂器了。因為不是什麼開心的事,所以自己也不喜歡主動提起。」
蓋兒用著雲淡風輕的語氣說話,即使如此,她也能感覺到那是多麼令人難過的一件事。
她很清楚那個年紀的小孩有多麼纖細敏感,受了打擊就會像黏土般輕易地被外力塑型,這或許也是為什麼以前蓋兒顯得如此畏怯。
如果沒有遇到薇塔,她一定也會變成另外一個樣子吧。
「可是妳又開始彈琴了。」
「嗯,伊斯特給了我很多鼓勵。雖然還是會擔心,但就慢慢練習。」蓋兒淺笑著說。
對話到一個段落,暫時沒有人說話,她抬頭看著樹葉被風吹著沙沙響。
「芮伊,我對妳很抱歉。」
蓋兒的聲音切開靜謐,柔軟的字句流進她心裡卻像針刺。
「以前的事,真的很對不起。」
她緘口不語。
「我不奢求妳原諒,但我想要跟妳親口道歉。」
可是這並沒有讓她比較好過,甚至還讓她記起許多討厭和難過的事情。
她看著蓋兒黑溜溜的長髮,想到她們以前還會幫對方綁頭髮。
然後她忽然有點想哭。
「嗯。」她沒能多說什麼,發出這聲音已經是她最大努力。
她深呼吸,忍著不讓眼淚流出來。
那時候,她又只想逃進薇塔懷裡了。

坐車回去的時候,她有好久都說不出話。
「我是不是不該讓妳跟她獨處?」薇塔擔憂地看著她。
她搖搖頭。
「妳想說的時候,我都在。」薇塔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
她望著窗外,腦中思緒依然亂糟糟的,想了又想,終於開口。
「她跟我道歉。」她說。
「嗯,那妳感覺如何?」
「我不知道……我還是覺得討厭,已經過了這麼久,是我太小氣了嗎?」她低著臉說。
「沒關係,妳可以儘管討厭啊,因為是她們做了傷人的事,沒有道理妳要逼自己原諒啊。」
「……嗯。」她不確定地回應著。
「也許有一天妳會原諒,也許妳這一輩子都忘不了,那都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怎麼做妳覺得最舒適。」
「嗯。」她開始覺得自己要被薇塔說服了。
「妳知道嗎,事情其實很簡單。」薇塔一本正經地又說。
「嗯?」
「這個世界上,妳唯一不能討厭的人只有我,其他人怎樣都無所謂啦。」
芮伊忍不住笑了。「就有妳這種白痴。」
「終於笑了嘛。」薇塔笑著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臉頰。「那我們待會要去買相機嗎?」
「不要。」
「喔?我以為妳想趕快拿到。」薇塔意外地說。
「我想要回家。」
「好,那就回家。」薇塔順著她說。
「我想要妳抱我。」她說。
那些無謂的彆扭和矜持,今天全都丟到一旁。
「想要妳今天陪我睡覺。」她又說。
薇塔看向她,露出孩子般雀躍的笑容。「很棒的提議。」
她多想立刻就緊緊擁抱薇塔,親吻那張笑臉。
她想她這輩子唯一不可能討厭的人,就是薇塔了。
然而這也是最令她痛苦的一件事。



.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