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原創-魔女集會】10.小熊需要一點愛


COVEN COVER700

新刊消息已經發布嘍!!!
還請多多支持啦~~~~

>>點我看新刊消息

網路文章會更新到12喔!^^

.


10.小熊需要一點愛

周末,她難得在陽台收衣服時,發現有一套她沒看過的成對內衣褲。
淺藍色底,淡紫色的蕾絲花紋。
那不是她的,所以當然是芮伊的。
她多看了幾眼,覺得品味挺不錯的,很適合芮伊,穿起來應該很可愛。
不知道是芮伊自己去買的還是跟朋友一起去挑的?
不久前還是她帶芮伊去買內衣褲的。想到這她不禁有些感慨,自己是不是要隨著時間被淘汰了?
接著她突然驚覺,芮伊現在也開始注重內在打扮了?

「妳如果談戀愛,會跟我說嗎?」
她跑到芮伊房間,完全沒在顧慮打擾芮伊念書,因為她覺得自己現在想到的問題比什麼都還急迫、還重要。
「妳又哪裡不對了?」芮伊把視線從書本轉移到她身上,手指旋轉著筆。
「妳會說嗎?」她堅持地追問。
「大概不會。」芮伊面不改色地說。
她覺得整個人的身心都像沒澆水的花草一般萎縮了。
「為什麼?」她坐在床邊,沮喪地說。
「為什麼要跟妳說?」芮伊反問。
「妳發生的事情我都想知道啊。」
「可是我又不想都讓妳知道。」
「那妳要是不小心跟差勁的男生在一起怎麼辦?我會擔心啊,妳交往的人應該要讓我鑑定一下比較好。」她杞人憂天地說。
「妳怎麼會認為妳鑑定人的眼光值得我相信?」芮伊質疑地說。
確實,在芮伊面前談戀愛還不斷失敗的自己,講這話是有點站不住腳。
「就算我真的跟差勁的人在一起,」芮伊說。「也可以想成是一種必經過程吧?」
她呆住了,她感覺芮伊的思想似乎變成熟了一些。
畢竟也這年紀,翅膀是該有點硬了,不是當初那個需要處處呵護的嫩毛小雞了。
「好吧。」她雙眉下垂,失落地妥協。「我只有一個忠告。」
「嗯?」
「不要喜歡別人太多,否則只會讓自己處於劣勢。」
芮伊默不作聲,她不知道她說的話芮伊是不是會聽進去。
「要是妳受傷了,可以找我訴苦。」她又說。
「嗯。」芮伊應道。聽起來大概是不會找她訴苦的音調。
「要是妳不小心懷孕,我會宰了那男生。」她語氣強硬地補充。
芮伊挑起眉,像是她的發言很荒謬似地看著她,但下一秒芮伊卻又笑了。
「妳笑什麼?」她問。
「要是妳懷孕了,我也會做一樣的事。」
「我不會懷孕啦,我很小心。」
「嗯,妳最好很小心。」芮伊微笑著說。
她覺得芮伊真是這世界上笑起來最可愛的女孩子了。
也正因為這樣她才要如此戰戰兢兢。
「所以妳和人做過了嗎?」她問。
「幹嘛?妳不會是連這個都想要吧?」芮伊半調侃地說。
她不自覺想了一下,在不該出現的畫面出現之前,及時凍結住自己的想像力。
「……不至於啦。」
「妳不要猶豫好嗎?」芮伊蹙起眉頭看著她。
以前聊這類話題,芮伊還很緊張,現在不但鎮定,還能對她冷嘲熱諷。
一個人如果能夠產生那麼大的轉變,大概也只有在經歷了什麼之後。
感慨啊感慨。
「我猜妳有吧。」她感慨地說。
「妳有這麼想知道?」
「基於關心的立場。」或者比那更多一點的什麼。
「好啊。」芮伊忽然站起來,拿起床上的熊娃娃遞給她。「抱著小熊我就告訴妳。」
她順手接過娃娃。「為什麼?」
「因為小熊需要一點愛。」芮伊說。
「喔。」她不明白,卻不自覺笑了。「芮伊不需要嗎?」
「芮伊不奢求。」
人長大就會變得獨立嗎?就會讓她失去那個討愛的可愛孩子嗎?
她無可避免地感到失望。
「因為芮伊跟別人做了。」她喃喃念道。
「妳不要亂把兩件事連在一起。」芮伊尷尬地斥責。
「是男生還是女生?」她情緒低落地問。
「妳希望是男生還是女生?」
「我希望妳是處女。」
「有病。」芮伊再次斥責。「我覺得這樣有點奇怪,要是說了妳會不會有畫面?」
「好像妳不說我就不會一樣。」
「變態監護人。」芮伊罵道。
她忍不住哈哈大笑。
每次芮伊罵她,她都不生氣,反而覺得很有趣,或許她真的有病。
「是女生。」芮伊說。
「喔。」她止住笑,看著芮伊。「是我的影響嗎?」
「跟妳一點關係都沒有。」
有點用力的咬字,那聽起來就像是有。
「是現在式嗎?」她又問。
「我不是說我的事不想都讓妳知道嗎?」
那就是現在式吧。
不知道是怎麼樣的人?真想知道是怎麼樣的人。
「長得漂亮嗎?」她說。
「很漂亮。」芮伊肯定地回答。
像是在自豪著自己所擁有的東西似的口吻,令她隱隱燃起一股妒火。
「跟我比呢?」她執著地追問。
「為什麼要跟妳比啊?」
「只是一個標竿。」
「我拒絕回答。」
她聽不出這是不忍傷害她,還是不願讓她得意忘形。
她最愛的芮伊,會因為沒得到她的關愛而發脾氣的芮伊,變成為別的女人穿漂亮內衣褲的芮伊。
這是養小孩注定要面對的痛嗎?
要是有一種讓小孩不會長大的魔法就好了。
喔,說不定真的有這種魔法也不一定。
「我想去女巫學院一趟,妳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她一興起就提議。
「我幹嘛要去。」
離開女巫學院這些年來,芮伊從來沒跟她回去過。
她以前也不會邀芮伊一起去,因為她知道芮伊大概仍不太喜歡那裡。
可是她想有時人長大了,心態就會慢慢轉變。
「去看看伊斯特啊。」
「請她來我們家不就好了。」
「那不一樣,我想帶妳去炫耀炫耀。」
「我是讓妳拿來炫耀的嗎?」芮伊不解地說。
「還有疼愛的。」她笑著伸手揉揉芮伊的頭。
芮伊沒說話,也許是開始動搖了。
「其實妳換個角度想,那裡很有趣啊,一群有魔法的小怪胎,看著都覺得好玩。」
「都忘了妳也是怪胎學院出來的,難怪這麼奇怪。」
她故意對芮伊擺出一張愉快的咧嘴笑,她從來不介意被說奇怪,甚至還挺喜歡的。
「我想要買一台單眼相機。」芮伊說。「如果我陪妳去,妳可以買給我嗎?」
其實芮伊即使不這樣她也願意買,只是她總愛跟芮伊要求些小回報,所以談條件久而久之就成了她們的慣例。
「好啊,不過妳要相機做什麼?」她說著順勢換個動作,把手中的熊娃娃放到一旁。
「抱著。」芮伊提醒著說。
「喔。」於是她再度抱起玩偶,不知道芮伊在堅持什麼。
「我想幫朋友的表演拍照。」
「女朋友?」她順口說。
「不是啦。」芮伊惱羞地說。
「喔。」
算了,她也不想多問了,多問只是刺激自己而已。
「那我們現在出門可以嗎?」她說。
「嗯。」
「穿黑色吧。」
「可是我又不是女巫。」芮伊說。
「二十歲之前都還很難說呢。」
絕大部分的女巫都是在二十歲之前魔法就會覺醒,如果二十歲之後還是沒有魔法,就可以斷定為普通人了。
「我知道,但我現在就不是。」
「不穿黑色也沒關係,不過去那裡不穿黑色會引人注目喔。」
「……好吧。」芮伊無奈地嘆口氣。「我都不知道妳有這麼尊重傳統。」
「我只是剛好喜歡這傳統。」她笑說。
「有喜歡到連內衣褲都……」芮伊話說一半。
看來注意對方內衣褲的這件事不是只有她一個人在做嘛。

她們開了幾個小時的車到女巫學院。
久違的漆黑鐵柵門,鐵灰色石板步道,滿布茵茵綠草的大庭院。
芮伊不安地挨近她,牽住她的手。
她們很久沒有牽手了。
芮伊的手很大,握起來的觸感就像大人的手。
可是芮伊還是小孩子,所以需要她,所以倚賴她,不是嗎?
或者這只是她的希望。
或許她該認清芮伊的世界早就不是只有她。



.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