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原創-魔女集會】08.領養不棄養


領養不棄養唷 >.^

.

08.領養不棄養

一大早,她就感覺芮伊悶悶不樂,但又和平常鬧彆扭的感覺有些不同。
芮伊站在冰箱旁拿柳橙汁時,她就湊過去摸摸芮伊的頭。
「怎麼了,不高興?」她說。
「沒事。」芮伊推開她的手,調頭走到餐桌旁坐下。
芮伊從來沒有這樣對她,她一時之間居然錯愕得不知該做何反應。
「那個女人呢?」芮伊在盤子擠上番茄醬。
「還在睡。」她也跟著坐下。
她不敢說,她的女友已經醒了,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跟芮伊相處,所以乾脆待在房裡等到芮伊出門。
其實她交往過的對象,不只一個人跟她說過芮伊可能佔有慾太強了,所以不喜歡她談戀愛。
也不只一個人建議過她應該跟芮伊聊聊這件事。
其實她又何嘗不知道?但她就是喜歡看芮伊生氣,她就是覺得芮伊吃醋的樣子很可愛,她甚至覺得芮伊對她的女友講話尖銳很有趣。
「那妳怎麼起來了?」芮伊問。
「想和妳吃早餐啊。」她笑著說。
「喔。」芮伊冷漠地說。
通常她只要說點好話哄哄芮伊就沒事了,這次卻不知道為什麼反效果,芮伊的臉更臭了。
她的焦慮父母病又要發作了。

「她出去了?」艾琳問。
送芮伊出門後,她回到房裡。
艾琳身上套著她的居家服,躺在床上滑手機,看來還不急著離開。
「嗯。」
「幹嘛苦著臉?」艾琳把手機放下看著她。
「唉。」她深深嘆口氣,趴到床上摟著艾琳。「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真可憐,連一個小孩都搞不定。」艾琳戲弄地揉亂她的髮。
「妳躲在房裡還真敢說。」
「不然妳要我出去幫妳管小孩嗎?」
「不需要,芮伊只有我能管。」她堅定地說。
「說說而已,我才不要插手妳的家務事。」
艾琳放下手機,從床邊拿起手提包。
「只是有時候,我真不知道妳們這對母女到底在搞什麼。」
她看著艾琳從提包裡拿出一盒菸,馬上警戒起來。
「不要在我家抽菸,芮伊不喜歡菸味。」她說。
「是是,一時忘了,抱歉。」
艾琳一臉無奈地又把菸盒丟回提包裡。
「薇塔,妳有沒有想過一件事。」艾琳語氣嚴肅地正視著她。
「什麼?」她疑惑地說。
「妳可能有戀童癖。」
她們靜止對視三秒,接著不約而同哈哈大笑。
那時候她還笑得出來。

芮伊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和她聊天了。
經常一回家就進房間,有時會把房門鎖起來,一起吃飯時也不太說話。
而她也快對這種情形失去耐心了。
那晚她去敲芮伊的房門,門是上鎖的。
等了一下,芮伊來開門,但門開啟的幅度只剛好是芮伊身體的寬度。
芮伊靠在門上,看起來沒有歡迎她進去的意思。
「我們聊一聊。」她說。
「聊什麼?我在忙。」芮伊說。
從那語氣她聽得出芮伊只是不想和她講話。
「不會太久,讓我進去。」
芮伊考慮了一會兒,終於還是不太情願地把門整個打開讓她進去。
伊斯特說她應該尊重芮伊的隱私,她不知道這種幫對方買內衣內褲,甚至一起洗過澡的關係,到底為什麼突然需要隱私。
好吧,或許她明白,她只是不想坦然地接受這件事。
芮伊的電腦開著查資料的網頁,桌上是生物課本和筆記,看來是在做正經事沒錯。
房間看起來沒什麼改變,枕頭邊還是擺著她以前送給芮伊的熊玩偶,那好像是她送給芮伊的第一個禮物。
但說是禮物,也不過是因為一起去逛賣場時,芮伊盯著看了三秒,她就買下來。
她躺到芮伊的床上,順手把熊娃娃抓起來把玩,而芮伊則坐在書桌前。
「我覺得妳最近表現得很奇怪,我想知道為什麼。」她說。
「什麼叫做表現得很奇怪?」芮伊反問。
「妳好像都不想和我說話。」她把娃娃抱在懷裡,看著芮伊說。
「不想和妳說話就很奇怪嗎?」芮伊語調有些諷刺地說。
……叛逆期真令人絕望。她暗自想著。
「妳以前不是都會和我說在學校發生的事嗎?現在也可以說啊。」
「妳是不是分手了?」芮伊突然說。
她傻了一下。
「妳只有分手才會把心思又放到我身上。」芮伊目光移到課本上,好像她連看著薇塔都不想。
「我之前就問過妳了啊,妳又不願意說。」她無辜地說。
「那只是隨口提一下吧,反正妳又不是很在乎,我幹嘛要說。」
無可否認,她本來覺得只是一些小事小彆扭,很快就會過去了,卻沒想到狀況似乎越來越糟。
她坐起身,正視著芮伊。
「我現在真的很認真,妳願意跟我說嗎?」
「妳什麼也不能解決。」
「不要小看大人。」
「反正就算知道我會不高興,妳還不是會帶人回來,妳還不是會繼續談戀愛,妳只在乎妳自己。」芮伊埋怨地說。
聽到這種說法,她不由得一股氣湧上。
「難道妳就不是嗎?就算知道談戀愛是讓我快樂的一件事,妳也不願意祝福我,還在別人面前擺臉色。」她不小心用指責的口氣說話,雖然馬上後悔了,卻又不覺得自己有錯。
「我就是討厭啊,妳如果不喜歡幹嘛不說?」芮伊不悅地說。
「為什麼妳就不能和我的女友好好相處呢?」
「因為我不想。」芮伊斷然地說。「妳可以離開我房間了嗎?」
她感覺心涼了一截,可是又不願就此放棄,如果三兩下就被小孩子打發,那她也太沒有用了。
她把熊娃娃的手臂緊握在手裡,希望能找回一點安定。
「這是唯一的問題嗎?我想知道有什麼其他讓妳不開心的事嗎?」她試著鎮定地問。
「就算有,妳也幫不上忙。」芮伊冷淡地說。
那就是有。
可是,她不認為芮伊會想和她說。
她覺得現在再追問下去,好像也只會讓芮伊更反彈而已。
也許等到哪天兩個人心情都好一點,會比較適合談吧。
「那妳願意讓我抱一抱嗎?」她決定換個方向,請求著說。
芮伊垂著臉,固執地抿著唇一語不發。
於是她把熊娃娃放下,主動靠過去抱住芮伊。
芮伊沒有說話,像冬天早晨清冷的樹木那樣動也不動,安靜地讓她抱著。
至少這也算是一種妥協,一種和好吧。
她吻一吻芮伊的頭,故意逗著說:「好小氣喔,都不抱我。」
芮伊低低地嘆口氣,勉強地伸出一隻手摟住她,把臉靠進她的懷裡。
「討厭妳。」
她聽見芮伊小聲地說。
「我愛妳。」
她抱緊芮伊,笑著說。

兩天前的早晨,艾琳在飯廳抽菸。
「我不是說過別在我家抽菸嗎?」她說。
「那麼,妳要為了這個跟我分手嗎?」艾琳說完又吸了一口菸,對她說的話顯得蠻不在乎。
當然不可能為了這個分手。她想。
「如果我們要住一起,妳對貓過敏,我卻硬是要養貓,妳能接受嗎?」艾琳輕輕將菸灰敲在水槽裡。
打噴嚏,眼睛癢,流鼻水,然後鼻塞到難以呼吸。
如果每天都這樣,不概不行吧。她想。
「因為我對妳不是只想玩玩的態度,所以。」
艾琳沒把話說完,但她已經聽懂了。
態度看似隨興,字句間卻帶著一定的硬度,聽起來沒有想協調的意思,艾琳儼然早就想好了。
她不想分手。
真的不想。
可是她又能怎麼樣呢?
因為她最愛的就是那隻讓人人都過敏的大貓咪,領養了就不能棄養啊。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