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原創-魔女集會】07.普通的事


本作最大彩蛋來啦啊啊啊..............!!!!



07.普通的事

芮伊抱住自己的雙腿蜷在椅子上,把自己縮小得像一顆球。
她用手指輕輕碰自己的嘴唇,無法不回想薇塔剛剛吻她的觸感和畫面。
她知道一個吻對薇塔來說肯定沒什麼,她也搞不懂薇塔的動機是什麼,即使如此她依然喜不自勝。

不過那個吻並沒有改變她們的關係,一絲一毫都沒有,就像平時親了臉頰或額頭一樣,這讓她的沾沾自喜顯得非常可笑。
薇塔依然和其他人交往,依然會帶女朋友回家。
「妳女兒好乖。」
有次在她洗碗時女人對薇塔這樣誇她。
「我不是她女兒,我叫芮伊。」她頭也不回,冷冷地說。
她對她們越來越失去耐心,討厭她們虛假的親切,討厭自己被當成間接討好薇塔的工具。
其實她討厭所有薇塔喜歡的人,僅此而已。
可是她不明白為什麼,薇塔從不因為她給她們難堪而責怪她。
她甚至覺得薇塔似乎就愛看她為此生氣,而她一點也不喜歡這樣。

那天她練完球才看見薇塔的訊息,說要帶人回家。
訊息裡有那個女人的名字,畢竟算是薇塔難得交往超過三個月的人。
不過,名字對她來說一點也不重要。
她把手機丟回背包裡,又回到球場自主練習。
一點也不想回家。
她把球丟向牆,蹲低身子,開始對牆墊球。
一點也不想回家。
她瞪著球,在心中默數次數,但幾次心浮氣躁地把球打歪,數到哪就又忘了。
「妳還沒有要回去?」
她不用轉頭確認,就知道和她說話的是莉茲。
莉茲大她兩歲,是球隊的隊長。她剛進校隊時莉茲就很照顧她,教她打球的訣竅,還陪她去挑球鞋。
因為莉茲的關係,她打進學姊的圈子也快,她才發現比起同屆,她跟年長的人更合得來,在校隊裡交情比較深的大多是學姊,這可能也是因為她習慣和薇塔相處的關係。
莉茲留著一頭直順的淺褐色頭髮,只有打球時才會紮成馬尾。精緻的臉蛋和豐潤的海鷗唇,不論誰看來都會認為莉茲長得很漂亮,尤其是那對貓科動物般銳利的大眼睛,看起來總是在放電,芮伊也搞不清到底是因為眼妝還是本來就那樣。
人家說莉茲和很多人交往過,她覺得如果是真的一點也不奇怪,畢竟莉茲的外表無疑是球隊裡最亮眼的人,甚至要說是全校也不為過。
「今天家裡沒人。」她持續墊球。「想練晚一點。」
「要陪妳練嗎?」莉茲問。
「妳也還沒要走嗎?」她停下動作,把球接起來。
「反正待會就要熄燈了,再陪妳練一下也沒關係。」莉茲輕鬆地笑著說。

流暢的動作,精準的扣球,還有震耳的聲響。她時常覺得看莉茲打球就是一種享受。
莉茲從九歲就開始練球,和她完全是不同層級的強度,是隊上不容置疑的最強主力。
可是莉茲說上高中之後就不要再練球了,因為她有很多想做的事,即使她還是很喜歡排球。
她始終不明白,為什麼莉茲可以這樣果斷地捨棄重要的事物?她始終不明白,要怎麼樣才能像莉茲一樣,放下佔了將近人生一半的重要事物?
「妳是不是心情不好啊?」莉茲暫停練習,單手抱著球說。
她喘了一口氣才回過神。
她也不知道是她表情露餡,還是莉茲太精明,一面扣球還能一面看穿她的心情。
「與其這樣分心,不如來聊聊天?」莉茲親切地提議。
「……對不起。」她不好意思地說。
「沒關係啊。」莉茲微笑著說。「所以妳想說說話嗎?」
「……嗯。」她順勢回答,但其實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莉茲拉著她到球場旁邊,兩人靠著牆並肩坐下。
「來吧,說說看。」莉茲說。
其實莉茲是個有點強勢的人,加上球技最好,對別人要求也高,以至於隊上有的人會覺得有距離感。
但她和莉茲相處的時候很放鬆,大概是因為莉茲容易讓她想起薇塔。
她們都充滿魅力與自信,好像天生就知道該怎麼應對負面情緒,好像沒有什麼事情能夠挫敗她們。
可以說吧。
她們就是會讓人想依賴的心情油然而生。
「有個人親了我。」她說。
「喔?」莉茲彎起唇角,海鷗的翅膀上揚。「這是個引人入勝的開頭。」
「然後,」沒有然後。「我也不知道我在氣什麼。」
她縮起雙腿,抱著自己的膝蓋。
「妳沒有拒絕他嗎?」莉茲問。
她遲疑了一會兒,坐立不安地翹起腳尖又放下,反覆了三次。
「嗯,我沒有拒絕『她』。」她更正性別。
「喔。」莉茲的意外只有短短一秒,隨即笑了。「好。」
即使莉茲如此爽快地接受接這件事,她還是不好意思看著莉茲。
對話暫停了一會兒後,莉茲又再開口:
「妳討厭她嗎?」
「不討厭。」她肯定地說。
「那妳喜歡她嗎?」
她沉默,這問題她問過自己很多次,也一直沒有個好答案。
「喜歡,但不知道是哪種喜歡。」她說。
「她喜歡妳嗎?」
「喜歡。」她說。「但肯定不是愛情的喜歡。」
「喔,我懂了。」莉茲說。
她疑惑地看向莉茲,不明白莉茲懂了什麼。
「那她為什麼要親妳?」莉茲接著又問。
「我不知道,我覺得沒什麼特別的意思。」
「是嗎?」莉茲稍微皺起了細眉,似乎有些懷疑。
「對了。」她有些難為情地提起。「……在那之前,她問我初吻還在嗎。」
「嗯?」莉茲興味盎然地挑起眉。
「她可能……想要我的初吻吧……感覺是這樣。」她摸摸鼻子,支支吾吾地說。
「好奇怪的人。」
「最奇怪的人。」她附和道。
「所以那是妳的初吻。」莉茲望著她,用確切的語調說。
她轉開視線,默認。
感覺像被推進夏天的大太陽下曝曬,臉頰發熱。
「妳覺得初吻很重要嗎?」
「……不知道,或許。」她扭捏地說。
「因為她沒有什麼意思,卻奪走對妳來說重要的東西,讓妳不平衡?」莉茲推論著說。
「嗯⋯⋯可能吧。」她覺得這說法很接近了,即使她沒有言明大概是在心底更多更多的慾望才導致她如此失衡。
「沒關係,妳以後就不會覺得重要了。」莉茲語氣忽地一轉。
「是嗎?」她看向莉茲。
「我的初吻給了一個不怎麼樣的男生。」
她佩服莉茲可以一臉平常地陳述著她認為很私密的事。
「為什麼?」
「因為那時候還算喜歡他吧?現在想想實在是不怎麼樣的一個人。」
她頓了一頓,問:「那妳後悔嗎?」
「沒什麼好後悔的啊,過去的事情就拋在腦後,不用浪費時間回頭。其實給誰都無所謂,我現在覺得那只是一個必經過程。」莉茲理所當然似地說。
她不禁微微一笑。
「妳和她都是很有自信的人。」
「是嗎?那妳怎麼看待有自信的人?」莉茲看似愉快地笑著。
每次莉茲笑的時候,眼睛就會彎起來,貓科動物似的眼睛,真的很美。
「我很羨慕,我也想像妳們一樣。」她望著莉茲說。
「那就先把接吻當成一件普通的事吧。」莉茲微笑著,一如往常地把手放到她的頭上,輕輕地揉了揉。
她總是難以抗拒這舉動,總是毫無自覺地卸下防備,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遲鈍還是傻。
她撒嬌地往莉茲的肩上靠。
於是莉茲吻了她。
於是不只一個吻。

薇塔的房門緊緊關著,家裡有另外一個人。
她好想見薇塔。
她總想,如果薇塔愛她,為什麼不能在她需要的時候陪著她?
她真的好懷念這個家只有兩個人的時光。
有人跟她說過莉茲喜歡她,可是她不信。
她覺得莉茲對她好,只是因為莉茲是隊長,所以特別照顧新來的人。
她撫摸自己的時候,想著莉茲親吻她的感覺,還有薇塔的臉。
她突然明白自己為什麼總是在生氣,因為她最討厭的就是她自己。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