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原創-魔女集會】06.焦慮父母


有病就要看醫生,
就診要及時。




06.焦慮父母

芮伊吃得多,長得也快,十三歲的時候,她的身高已經將近一百七十公分,比薇塔還要高。
因為長得高,運動神經又不錯,就被體育老師詢問要不要加入排球校隊。
薇塔向來鼓勵芮伊多嘗試、多交朋友,所以即使起初沒太大興趣,芮伊還是加入了。
芮伊花許多時間在練球,為了方便,頭髮也剪短了。
她在球隊頗被看好,漸漸地也就更喜歡打球,整個人似乎變得更有自信。

之後,薇塔去看了芮伊第一次被安排為先發球員的比賽。
雖然芮伊並不是場上最強的球員,被分配到的攻擊次數也不多,不過有幾顆非常亮眼的快攻和攔網直接得分,引起很大的歡呼聲。
平時看起來只是高挑細瘦的身體,在打球時因為穿著無袖的球衣和短褲,而露出優美的肌肉線條。
薇塔覺得芮伊在球場上跑動、跳躍時,看起來相當有魅力,既漂亮又帥氣,在得分時笑起來又特別可愛。
比賽結束後,她看見很多人去和芮伊說話,有同隊的球員,也有來幫忙加油的朋友。
她忽然覺得很難想像這是幾年前在女巫學院被孤立的那個孩子,多令人高興的轉變。
接著芮伊看到她,便興沖沖地朝她跑過來。
「不會太無聊吧?」芮伊說。
「怎麼會無聊,看妳打球很開心。」她疼愛地摸摸芮伊的頭,笑著說。
「我好緊張。」芮伊用毛巾擦著臉上的汗,小聲說。「很怕拖累學姊。」
「可是妳打得很好。」她肯定地說。
「沒有很好。」芮伊雖然這麼說,卻忍不住對她露出雀躍的神情。「不過也許值得一個抱抱。」
「那當然。」她欣然張開雙臂,把芮伊緊緊擁入懷。
她何其自豪把芮伊養得這麼健康又這麼優秀。

「是不是很多人喜歡妳呀?」
載著芮伊回家的時候,她順口問了這麼一句。
芮伊愣了一下,神色彆扭起來。
「妳幹嘛問這個?妳問這個很奇怪。」
「哪裡奇怪?」
「就很奇怪啊,妳問這幹嘛?」
「只是聊聊天啊。」她理所當然地說。「想說妳長得好看嘛,球又打得好。」
「……喔。」芮伊不自覺摸摸鼻子。被直接誇獎,反倒顯得有點難為情。
「妳打球這麼帥,會被女孩子喜歡吧?」她又問。
「……不知道。」芮伊雙手把運動背包抱在胸前,她每次感到不安時就會做這個動作。她長得再高,在薇塔看來依然是個孩子。
「不知道?」薇塔瞄芮伊一眼,笑了起來。「那妳喜歡男生還是女生?」
「……不知道啦。」芮伊尷尬地說。
「那妳知道什麼?」
「不告訴妳。」芮伊把臉轉向窗外,口吻倔強地說。
她看見在芮伊的髮絲之間,紅了的耳朵。
那瞬間,她忽然感覺不太對勁。

「我覺得她可能很快就會開始談戀愛。」
她回家之後,就把自己關在房裡,打電話給伊斯特。
伊斯特一直以來都負責追蹤芮伊的後續,所以自從薇塔領養芮伊後,她們比以前還更常連絡。
而且關於小孩的教育,伊斯特往往也能給她不錯的建議。
「喔。」伊斯特說。
「說不定她根本就在談戀愛了,卻不跟我說。」
「也說不定她沒有談戀愛,所以沒什麼需要說的啊。」伊斯特安撫道。
「她以前在想什麼我都猜得到,可是今天我突然沒有底,妳知道那有多讓人恐慌嗎?我們這麼要好,她為什麼不肯和我說呢?」
「我覺得妳先不用這麼緊張,小孩子進入青春期,想要有一些隱私是很正常的啊。」
「可是付出越多,就會越希望她只屬於自己,妳明白嗎?」
「我不太確定這和我們在討論的話題之間的關聯性。」伊斯特老實說。
「就像看見自己的寵物跟別人撒嬌的話會有點不愉快一樣。」
「我不太確定是不是一樣。」伊斯特聽得有些迷糊。
「我想到芮伊的初吻可能會被誰奪走就覺得不甘心,我一想到就覺得憑什麼?誰對她付出得比我還多?」
「妳是不是需要看醫生?」伊斯特關心地說。
「妳可以理解我的心情嗎?」
「嗯,好像不能。」
她深深嘆口氣。
「妳不要嘆氣,妳嘆氣我會很擔心。」
「謝謝。」
「不用謝,我是擔心我哪天需要告妳。」
她聽了哈哈大笑,然後又嘆了一口氣。
「父母對於小孩要開始獨立這件事是需要時間適應的,妳真的不用太緊張。」伊斯特理性地說。
「好。」
「薇塔,不要做傻事。」
「好。」
這次輪到伊斯特嘆氣了。

薇塔覺得她想做的事沒什麼難度,或許這很不合理,但她卻覺得芮伊應該不會拒絕她。
她只是個焦慮父母嗎?她不知道。
她只覺得如果不做的話她會很痛苦,好像一口氣卡在胸口過不去,而她是一點也不想委屈自己的那種人。
她走進芮伊的房間時,芮伊正在書桌前寫作業,她走到桌邊,臀部斜倚著桌緣,手交叉在胸口前。
「怎麼了?」芮伊停下筆,抬起臉看她。
「妳現在有交往對象嗎?」她開門見山地說。
「什麼啦,為什麼又在問這個啊?」芮伊捏著手中的藍筆,侷促不安地說。
「為什麼不能說?」她不甘心地說。
「沒有不能說啊,我只是覺得妳很奇怪。」
「所以妳有嗎?」
「我沒有啦。」芮伊尷尬地說。
「那妳的初吻還在嗎?」她緊接著又問。
芮伊看著她傻了兩秒。
「妳不覺得父母問這些很變態嗎?」芮伊拿著筆的手,無意識地在筆記本上亂塗,雜亂無章的線條。
「我又不是妳媽。」她斷然說。
「妳到底要幹嘛啊?」
「妳先回答我。」
她們四目相交,一會兒後芮伊終於投降似地轉開目光,低下臉。
「…………在啊。」芮伊細聲說。
「喔。」她的心情豁然開朗,整個人神清氣爽了起來,彷彿雨後天晴,清澈無比的藍天。「芮伊,我有一個不情之請。」
「什麼?」
「我可以親妳嗎?」她稍微歪著頭,盯著芮伊白淨的臉,淡淡粉紅色的唇。「嘴巴。」
「妳是不是有什麼毛病?」芮伊不可置信地瞪著她。
「妳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她無所謂地說。
「所以妳是真的有毛病。」
「只要一下就好。」
她伸出手溫柔地揉揉芮伊的頭,指尖向下滑過芮伊光滑的後頸,芮伊頓時僵直著身體,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好嘛?」她撒嬌地說,慢慢朝著芮伊彎腰,傾身。
接吻。
如她所說,只是短短地碰一下,芮伊甚至還來不及閉上眼。
她瞇起雙眼,心滿意足地對芮伊微笑。
「妳的嘴唇好軟,真好親。」她讚美著說。
芮伊呆望著她一言不發,大概還無法好好思考。
太可愛了。
她想。
唉,她真的不想要看到芮伊跟別人談戀愛,但得到初吻也是該知足了。
「不打擾妳了,妳繼續忙。」
她站直身子,決定在芮伊回過神責備她之前,趕緊逃之夭夭。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