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原創-魔女集會】03.最安全的地方


這章沒有圖可以配了、
是時候一個人堅強。(含淚

羨慕芮伊有薇塔(((


03.最安全的地方

芮伊討厭一個人睡的大床鋪,也討厭一個人的大房間。
搬到薇塔家之後,她總是翻來覆去,莫名不安地睡不著覺,好不容易睡著又作夢,夢了又醒。
除了親生母親之外,她偶爾會想起在女巫學院時的室友蓋兒。
即使她們不是朋友,但至少曾讓她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

女巫學院通常會把年齡相近的人分配在同個房間,除了讓女孩們比較好相處外,也方便管理。
蓋兒和她同齡,身材比她還矮小,留著短短的平瀏海,總是綁兩根整齊的辮子。說話時語調輕輕的,節奏慢慢的,相處起來平靜舒適,她挺喜歡的。
有次她問蓋兒會什麼魔法,蓋兒說她會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聲音。
「那是什麼意思?」她疑惑地問。
「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是類似怎樣的聲音呢?」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解釋,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自己聽不到。」
「妳會找到方法的,這就是妳為什麼來這裡啊。」她鼓勵著說。
「嗯,一定會的。」蓋兒和她相視而笑。
她們坐在她的床上,中間擺著拆開包裝的巧克力豆。
蓋兒的爸媽三不五時就會寄東西來,食物、衣服、各種生活用品。
而蓋兒也都毫不吝嗇地把零食分享給她,她們時常像這樣邊吃邊聊天。
那時候,她覺得待在女巫學院似乎還不算太糟。

她犯的第一個錯誤是,她在其他女巫練魔法時笑了。
其實有人失敗時,大家笑笑本來就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她也不是唯一一個笑出來的人,但,她是唯一一個不會魔法的人。
下課她和蓋兒去化妝室,洗手時旁邊的人突然朝她的臉潑水,她嚇了一跳,抹掉水之後才看清楚向她潑水的就是剛剛被大家嘲笑的褐髮女巫,而在那人身旁還有另外兩個女孩,她們的年紀大概是十四歲左右。
「我真不知道不會魔法的人憑什麼待在這裡欸?」褐髮女巫以尖銳的聲音諷刺著說。
她沉默地看著褐髮女巫,沒有回答。
「會不會妳媽其實是個爛女巫,才會生出妳這種不會魔法的小孩?」褐髮女巫接著又說。
她想說,妳不知道上上任超級女巫的女兒就不是女巫嗎?
但她還是保持沉默。
她犯的第二個錯誤是,她以為她只要什麼都不說,她們就會放她走。
「剛剛不是還會笑,現在不會講話了嗎?」
褐髮女巫說完把站在一旁的蓋兒用力地拉過來,讓蓋兒和芮伊面對面。
這讓芮伊緊張起來,比起自己,她更擔心蓋兒被她連累而受傷害。
「喂,告訴我們,她在想什麼?」褐髮女巫捏緊蓋兒的手臂,命令道。
她聽得一頭霧水,蓋兒卻恐懼地把身體緊縮著。
「喂!說話啊,妳也是啞巴嗎?」褐髮女巫氣焰囂張地兇著蓋兒。
她好想發脾氣,好想衝上去把褐髮女巫推開,或者直接給褐髮女巫的臉上來一拳。
可是論身材人數她們都沒有優勢,論魔法她也沒有魔法,而且她實在是不想招惹麻煩,把事情搞大。
一群自以為是的白痴。
她憤怒地想。
「她說……一群自以為是的白痴。」蓋兒低聲細語地說,同時淚水終於控制不住從眼角掉出來。
心裡話被一字不差地唸出來,讓芮伊比剛才被潑水時更加錯愕。
她犯的第三個錯誤是,她沒有搞清楚蓋兒的魔法就是讀心術。
而蓋兒之所以不願意告訴她,就是因為蓋兒很清楚,沒有人喜歡被讀心。

自那天為分界點,她在女巫學院的生活再也不得安寧。
事情被傳開再扭曲,謠言變成她認為學院的女巫全都是自以為是的白痴。
她從難以融入變成被排擠,日子除了糟只有更糟。
可是最讓她難過的不是這個,最讓她難過的是蓋兒對她說:
「對不起,她們真的很可怕……對不起,我不能當妳的朋友……」
於是,連蓋兒也不願意和她說話了。
她怨恨、難過、失落。
即使她知道錯不全在蓋兒,卻也無法原諒蓋兒。
蓋兒根本不該講出她的心聲,明明說個謊一點也不難。
她氣蓋兒軟弱。
蓋兒更不該在她最糟時為了自保而拋棄她。
她氣蓋兒自私。
被最重視的人背叛--她無法不這麼想。
每天看見蓋兒她都覺得好痛苦。
怨恨。難過。失落。怨恨。難過。失落。
這些情緒似乎在腦子身體血液裡徘徊不去,每一個呼吸都讓她覺得窒悶。
但她忍耐著不哭,因為在女巫學院裡,沒有允許她哭泣的場所。
而且她知道,只要她表現得越堅強越無所謂,那些女孩就會更討厭她。
這是她僅存的、微小而固執的反擊。

那天夜裡,她夢見她還在女巫學院,她和蓋兒坐在床上說笑,洋芋片、巧克力、飲料,一如既往地邊吃邊聊,好不開心。
夢結束,張開眼,難過和失落像海嘯將她吞噬,淹沒。
她的內心破破爛爛的,彷彿災後的殘骸。
也許她不恨了……可是就算她不恨了,難過和失落又該怎麼辦?
她好想哭,眼淚卻流不出來。
她突然好害怕自己是不是憋習慣了,再也不會哭了。
她摸黑下床,走到薇塔的房間。
其實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再一次相信別人,可是無論如何,她都非得尋求一個依靠,如果不這麼做,好像真的會因為痛苦而死掉的感覺。
她小心翼翼地爬到薇塔的床上,靠近薇塔時,薇塔似乎有些醒轉,但什麼也沒說就溫柔地將她抱住。
她靠在薇塔懷裡,眼淚瞬間像泉湧似地掉下來,她甚至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在哭泣。
她不知道想接納一個人,是不是就要做好受傷的準備?
可是至少在那個當下,她覺得自己到了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