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原創-魔女集會】01.偉大的愛(R18)

久違的原創,難得跟上風的我。
新的人物,新的故事,還請大家多多指教!>____<

人設圖(點圖可以放大):

Majou-Vita (character)ENG1000


Majou-Rae (character)ENG1000


非常非常感謝K9超精美的繪製。
看到她們讓我整個人都戀愛了。>////<
故事很長很多要講,第一章就靠K9的圖幫我撐場(((

正文內收。


01.偉大的愛

芮伊在十歲時,被薇塔收養。
薇塔給她好吃的食物,漂亮的衣服,甚至會替她編頭髮。
那時候薇塔總會抱著她或者親她臉頰,一邊親密地喊她寶貝。
聽著聽著,她也就覺得似乎真的是這麼一回事,薇塔愛她,她自然也試著去愛薇塔。
但她獨佔薇塔的時光並不長久,約莫兩年後薇塔就變了,開始會帶陌生人回家,而那些人也會被薇塔稱呼為寶貝。
那讓她產生了一些疑惑,疑惑又積累成質疑。
她質疑自己的重要性,又質疑那稱呼究竟能有多深的意義?
當那些人離開,她又成為薇塔的唯一,只有她不可取代,也不會被薇塔送出那道黑色的家門。
於是她說服自己,不是她和別人沒有差別,而是那些稱呼沒有意義。
只是說服成功的同時,再聽到薇塔喊她寶貝,她也不會感到快樂了。

稍大以後,她能將事情看得更明白,其實薇塔不是變了,是本來就貪玩成性,剛領養她時因為心思在她身上,所以才收斂了兩年,後來不過是故態復萌。
「像妳這種人,怎麼會想領養小孩?」
有一次薇塔答應陪她去逛園遊會又爽約,她賭氣起來,語氣很衝。
「因為養小孩好像蠻有趣的啊,而且感覺沒什麼難的。」薇塔絲毫不在意她挑釁的口吻,一派輕鬆地說。
這讓她不禁懷疑在薇塔心裡,養小孩是不是跟養寵物沒什麼兩樣。
「玩得開心點。」薇塔吻了吻她的臉頰,塞了兩張大鈔給她,自顧自地出門。
門關上後,她把鈔票撕得零零碎碎,丟進水槽裡燒了。

她的母親雖然死了,但她對母親的記憶還很鮮明,所以在她看來,薇塔絕不是一個母親的樣子。
薇塔或許取代了身分,卻取代不了那種情感。
她從沒叫薇塔「媽媽」,而薇塔似乎也不以母親自居。
薇塔更像是一個大姊姊,這樣的解釋對她來說是比較合理的。
這樣子,她認為自己對薇塔懷有性慾,也比較合理。
當然,這件事合不合理,可沒有其他人能為她下評斷。

薇塔的全身上下都是香味,包含穿過的衣服,用過的東西。
每次薇塔撥弄那頭草莓金色的長髮時,如鳶尾花般的香氣就會自然而然地擴散開來。
薇塔長得太美麗,氣質又如此獨特,根本沒有人可以不把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就連髮尾指尖都充滿誘惑。
世人或許會想像魔女是因為魔力而性感,因為魔法而能蠱惑人心。
但芮伊知道薇塔不是,薇塔是美女就只是因為她是個美女,渾然天成,無需魔法加持。
她已經習慣薇塔經常帶不同的對象回家,習慣薇塔偶爾不關好門,讓情色的聲息自門縫流瀉而出。
她自小就會窺視裡頭的畫面,從懵懵懂懂的好奇到明明白白的性慾。
她想過好幾次。
她當然想過好幾次。
如果和薇塔在床上的那個人是她,會是怎麼樣?

那天她回家看薇塔一臉沮喪,喝得醉醺醺地躺在床上。
比起帶人回家做愛,芮伊更討厭看薇塔為別人難過。
但芮伊還是會去安慰陪伴,基於她們仍像是家人。
薇塔的眼淚可多了,她說她沒有辦法克制自己,芮伊倒認為她是太過放縱自己。
她替薇塔擦眼淚,又替薇塔倒酒,要是薇塔吐了,她自然也負責收拾善後。
「我很久沒有遇過這麼好的人了。」薇塔說。
那當然不是在說她。
「很久?妳是說最近這兩個月嗎?」她半嘲諷半玩笑地說。
「胡說,是這三個月。」薇塔酒喝多時眼睛周圍的皮膚都會變成粉紅色,眼眶也因為流淚而發紅,看起來是挺楚楚可憐的,但她可一點也不同情。
「都三十六歲了,妳就不想定下來嗎?」她問。
雖然認識這八年來,她覺得薇塔的長相一點也沒變老。
「我這不是很努力在找對象了嗎?」薇塔說完又喝了一口酒。
方向錯誤。
這也是她最討厭的一點,討厭薇塔向外尋求早就擁有的東西。
「為什麼我總是失敗呢?是不是有什麼問題。」薇塔說。
說來好笑,薇塔人緣好到極致,戀愛卻總是談得七零八落。
「很多問題吧。」她肯定地說。
「譬如說?」
「譬如說在重要約會睡過頭,有多個伴侶,懶散,太過自我,喜新厭舊。」
「妳也太會安慰人,是誰把妳養成這個樣子的?」
「不就是妳。」
薇塔嘆口氣,把臉撒嬌地往她身上靠,她感覺那高溫像火燒。
她總是想,薇塔到底有什麼好借酒澆愁的,明明沒多久就又會有新對象。
可是她又無法否認,她喜歡薇塔脆弱的時候。
她喜歡薇塔有求於她,需要她。
「說到底只有妳會一直陪著我,妳對我最好了。」
「我才不會一直陪著妳,等我經濟獨立我就要搬出去。」她倔強地說,同時抬了一下肩膀把薇塔向外推。
然而她明明可以離開,卻挑了離家最近的大學念。
犯賤。
「妳才捨不得,因為沒有人會像我這麼愛妳。」薇塔用著甜膩的口吻說著又貼上來,講話的氣息搔得她臉頰發癢。
「妳的愛那麼少也能拿來說嘴。」她沒有正眼看著薇塔,因為她不想讓薇塔察覺她這樣說就是想要更多。
「妳想要的愛,難道我還給不起嗎?」薇塔卻直勾勾地盯著她的雙眼。
那瞬間,她感覺自己彷彿被望進心底。
薇塔的食指指腹輕輕搭上她的手背,像醫生觸診那樣謹慎而溫柔。
她停頓了數秒,不確定薇塔是不是真的看穿她的想法,不做回應或許是最安全的反應。
「當我沒說吧。」
薇塔把手收回去,但曖昧的表情和微啞的嗓音卻都在勾引。
薇塔不曾這樣對她,她的心開始動搖,她不知道薇塔究竟是喝醉了,還是本來就連這都不在意。
如果是不在意,那也很讓人生氣。
她不知道深刻的感情是不是必然會建立在最愛與最討厭之上,不知道對薇塔懷抱的這種心情正不正常。
當她的手掌貼上薇塔溫熱的臉頰時,薇塔露出順從的神態。
明明長她十八歲,卻比她更愛撒嬌。
當她的手指在薇塔身上遊走,薇塔只是什麼也不說地看著。
她一邊感到緊張,一邊又告訴自己怎樣都無所謂了,因為如果不這樣想,就無法繼續進行下去。
她挑起薇塔的衣服,觸碰薇塔的肌膚。
聽見彼此的鼻息變沉,感受彼此變得亢奮。
她想像過無數次自己是這個角色,但沒想過這件事有可能成真。
她有很多疑問,可是一個都不想提。
她知道,她知道,她們的感情不同於一般,她堅信只有她絕不會被送出那道黑色的家門。
所以,何不從心所欲呢?
當她愛撫、親吻薇塔柔軟的胸部時,薇塔發出了輕輕的呻吟。
美妙極了。
薇塔閉著眼,那讓她能更仔細地端詳薇塔臉上的神情,甚至跟著身體顫抖的長睫毛。
她很想親吻薇塔,卻又感覺不該那麼做。說不清的界線。
她的手指進入薇塔的身體時,薇塔把手臂擋在眼睛上方,只露出紅透的下半臉和呻吟的唇。
如果那是不想讓她看見做愛的表情,如果那是害羞而不是做做樣子,那也未免太可愛了。
啊……她愛她。
好愛她。
是親情也是愛情。
偉大的愛,渺小的性。
在結束的那一刻,她終於不安的想哭。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