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好時光(微H,奪慈,短篇)

這篇文是因為K9ㄉㄉ畫了一張超棒超棒的奪慈漫而忍不住寫的三創文。>/////<
時間點的設定是七年前,所以奪慈是零度判亂的樣子喔!>////<
短篇,不確定會不會有後續,請當點心(?)食用www

OW-WM(fin-1)2.png

(點圖放大)

好時光

艾蜜莉出現時依然像一縷輕煙,無聲無息地進入安琪拉的研究室。
日暮時分的陽光照映在艾蜜莉的身體上,拖出細細長長的影子,一路延伸到安琪拉腳下,像一根釘子刺進她腳底,讓她動彈不得。
黑影籠罩在艾蜜莉臉上,她不確定艾蜜莉是不是正對著她微笑。

艾蜜莉將她壓在桌上,肩胛骨下的病歷表讓她感到不舒服,艾蜜莉連把桌面淨空這種程度的體貼都沒有。
「妳回來就為了這個嗎?拉庫瓦。」
拉庫瓦。
這什麼稱呼?真可笑,她就是耐不住表露失衡的心態。
「這不就是我們一直以來的關係嗎?」
她看著艾蜜莉揚起嘴角,半瞇著眼,輕蔑的表情。
「安琪拉。」艾蜜莉說。親暱的稱呼卻陌生的語氣。
那個人說話時聲音應該更輕,更溫柔才對。

她們一直以來的關係是什麼?
在哪個時間點錯位了,想法分歧了?
誰也不肯承認愛著對方,先走掉的又是誰?
被挑釁時她究竟該如何反應?
--但這個人已經不是原本的艾蜜莉了啊。
本該有的情緒,消化成淡然無謂的心情。
不管她怎麼做,都無法得到同情。
她已經嘗試過了,她知道,憤怒或悲傷,在現在的艾蜜莉看來都沒有意義。

何況她想念艾蜜莉。
近乎瘋狂地、病態地想念。
她應該放棄再掙扎,刺激對方的神經。
她想擁抱艾蜜莉,想親吻艾蜜莉,想被艾蜜莉觸碰。
何必在乎艾蜜莉的心態或想法?她只想要艾蜜莉的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她凝視著對方奇異的金色眼瞳,彷彿這樣能看見她們的過去似的。然後她伸手扣住對方的後腦勺。「就好好做。」

艾蜜莉又笑了,似乎對這個回應很滿意,好像她們還擁有共同默契。
那笑容和以前不太一樣,不,幾乎可以說不是同一個人了。
嘴角歪斜的方式,一點也不可愛。
但當那嘴唇吻上她時,熟悉的觸感和氣味依然讓她情緒激動。
艾蜜莉溫熱的舌頭在她的口中舔拭,吻她的方式比以往更具侵略性,她壓抑住聲音卻止不住喘息。
艾蜜莉微涼的雙手握住她的乳房,指縫掐著乳頭,她的身體發出顫抖,興奮地貼近對方。

全世界都在通緝艾蜜莉,艾蜜莉卻主動來找她。
這是信任,或是其他的什麼呢?
--她多想把艾蜜莉藏起來。
讓艾蜜莉這個人在世界上消失,只屬於她。

艾蜜莉的手指在她體內抽動時,她的雙手緊抱住對方纖細的身體。
她不自覺地做出親密的動作,將臉偎著艾蜜莉的側臉,手指抓皺了艾蜜莉身上的外套,像隻柔弱的動物本能地尋求依靠。

--拜託妳。

她微張開口。

--回來我身邊吧。

卻沒有講出任何字句。

--讓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妳以前總說我多愁善感,」艾蜜莉笑著傾身,舔掉她臉頰上的眼淚,舌尖傳來柔軟的低溫。「瞧瞧現在是誰愛哭呢?」

低賤,卑微的懇求,說不出口,便只是腦中無意義的一縷思緒罷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