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P少女與戰車】Boring (ケイダジ 美英)


第一次寫美英文,獻給我最愛的豆。
希望妳的不快樂隨著凱伊開心的笑消失不見。


Boring

起初大吉嶺並不怎麼喜歡凱伊這個人。
這並不特別,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能夠不深入交往就讓她欣賞的人,少之又少。
她自視甚高,看人的標準自然也高。
在她心中有一把明確的標竿,標竿之上是一,標竿之下是零。
大部分的人在她眼中都是零,但鮮少有人能看穿這件事。
表面上對每個人都相當親切,懂得適度地讚美,適時地微笑,她優雅又討喜。
心裡卻對每個人都有難以改變的成見,近乎固執地將人分類,貼好標籤,像排序整齊的書櫃,讓她便於管理,便於知所進退。
她的性格是遠比柔軟的表面堅硬許多的人。

而凱伊不管對人對事都能夠大方的讚美,也敢大方的批評,經常不隱晦、不修飾地表達自己的意見。
--粗俗。
這是她的第一印象。
但幾次會面、共事後,她才發覺凱伊並非口無遮攔,說話不經大腦。
只是凱伊的反應太過迅速,偶爾會給人沒有多加思考的感覺。
凱伊的想法或許直接,卻絕不愚笨。
後來,她發現她幾乎從未反對過凱伊的意見。
即使有想法不同的時候,那也不是好壞高低的落差。凱伊能說服她,她同樣能說服凱伊,她們純粹是用不同的觀點解決事情而已。
甚至有時一群人共事,她說不出口的,凱伊能替她說。
這是凱伊能夠讓她安心的地方之一。

所以告白,當然也是由凱伊來說。

「為什麼喜歡我?」這是她被告白之後回答的第一句話。
「咦?妳怎麼會這麼問?」
「在我看來,妳對誰都差不多。」
她是如此心細謹慎,以致於很多時候,她都會懷疑凱伊對自己比較特別是錯覺,是自作多情,是擅自把天上的星星連成圖案,想像力太豐富。
而她一點也不想承認自己為此苦惱焦躁過,如果凱伊想要她,她可得有一個滿意的答案。
「我怎麼覺得妳才是對誰都差不多?」凱伊直接地說。
她不但被看穿了,還被點破了,慚愧。
她早就知道凱伊一點也不遲鈍。
「答非所問。」她故作淡定地說。
「那,妳覺得有人比妳更好,更值得我喜歡嗎?」
她被逗笑了。
凱伊很聰明,而且能讓她快樂,她喜歡。

在一起之後,凱伊常在訊息或電話裡說很無聊。
她討厭『無聊』這個詞,那是不思上進,無所事事的人在說的。
又或者,她只是不想被當作無聊時的消遣。
「只是無聊的話別找我。」她在電話裡冷淡地說。
「無聊這種東西不能說是『只是』,無聊是很可怕的。」凱伊用著解釋性的口吻說。
「時間多的話就去做點有意義的事。」
「是的,長官。」凱伊笑了。
她感覺被嘲弄,但凱伊的語氣卻又微妙地不似平日的嘲弄。
「大吉嶺,妳從不無聊嗎?」凱伊問。
「當然不,我享受並把握每一分每一秒。」她說著平穩卻自豪的語氣。
「真好,這也是我佩服妳的地方。」凱伊笑嘻嘻地說。
她喜歡凱伊說佩服她。
能讓自己佩服的人說佩服,她感到驕傲。

那一天,桑德斯比賽打輸了。
凱伊傳訊息給她。
『檢討完了,沒事了,無聊』
她很意外,凱伊居然會把字句加了標點符號,都收在同一則訊息裡發過來。平時總是短短幾個字就斷句斷句地發,連珠砲似地轟炸她。
『又無聊了?』她回。
『妳陪不陪我?』
『陪。』就算她不想被當作無聊時的消遣,但她至少還知道對戰敗者應有的關心與安慰。
『我過去』

凱伊抵達聖葛羅莉安娜時突然下起了暴雨。
她撐傘出去接凱伊,凱伊見到她笑得很愉快,在傘下就興沖沖地吻了她。
風大雨大,回房時兩人衣服都已經狼狽地濕透。
「這下可不無聊了。」她無奈地說。
凱伊只是笑瞇瞇地黏著她抱著她,像小猴子纏著母親不肯鬆手。
最後她只好放棄掙扎,兩個人一起進浴室洗澡,洗過澡後,頭髮都還沒乾就開始做愛,剛穿上的衣服又被凱伊剝了下來。

後來她才知道,凱伊是把寂寞說成無聊。
凱伊跟她說我不想低聲下氣。
我不覺得妳會喜歡我低聲下氣。
我不想被妳看不起,我好不容易讓妳看得起我。
我不想讓妳覺得我很需要妳,我怕妳看不起需要依賴別人的人。
妳太獨立了,獨立得讓人害怕。

--我想妳。
她想過,她打過,但從沒傳出去過。
自尊心是差了零點五公分不肯按下傳送鈕的距離。
然後再按下倒退回到空白,完整了她的自持。

她們自認懂得很多,其實都說不上會談戀愛。

凱伊說:「妳是我遇過最難應付的女孩。」
她只是笑一笑。
她知道凱伊喜歡挑戰,沒有挑戰的人生多無聊,不是嗎?
「妳要做好心理準備,因為妳可能永遠都過不了這一關。」
「這是我聽妳說過最甜蜜的一句話了。」

凱伊笑得很開心。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