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Amélie--5.Puzzle(R18,奪慈,蘿莉艾蜜莉)

置圖區_170602_0051
(點圖放大)

感謝蛋ㄐ繪製!>////<

內含R18,慎入>///<

5.Puzzle

「妳喜歡他,要讓他知道妳很喜歡他,不然就只是一個姿勢。」站在最前方,留著短短灰色捲髮的男老師說。
教室裡有好幾對男女在練習雙人舞。
安琪拉看著男孩握住艾蜜莉的手,另一手摟住艾蜜莉的腰,他們彼此對視,身體相當貼近。
她懷疑那些青春期的男孩子在和漂亮的女孩子如此親近地互動時,要如何不想到性呢?
這念頭令她感到一絲焦躁。
艾蜜莉在持續地長高,乳房慢慢地隆起,腰臀的曲線也逐漸變得明顯。
她覺得那樣的身體非常好看,是在女孩和女人那有點曖昧的中間地帶獨有的美。
--安琪拉,承認吧。
她不願想,卻不得不想,近日這想法越來越難以按捺。
--妳迷戀她,而且妳一點也不想和別人分享她。
她轉身遠離舞蹈教室,決定到別的地方等艾蜜莉下課。
除了眼不見為淨,她不知道還能怎麼辦。
因為她不打算再往前進了,因為她不能再往前進了,所以將來也許某個時間點,某個人會超越她,成為對艾蜜莉來說更重要的存在。
她討厭那樣,討厭她終究不是艾蜜莉的誰。

「嘿,艾蜜莉在找妳喔。」
她回過頭,發覺米勒在她身後。
「啊。」她這才把手機掏出來,看到一通未接來電和艾蜜莉的訊息。她剛才在校園裡隨意地走動,手機放在包包裡,完全沒注意到聲音。
「謝謝妳,我現在就過去。」她向米勒說,並先發訊息回覆艾蜜莉。
之前她和米勒曾短暫地交談過,也算是彼此認識。
艾蜜莉說米勒是個外向的人,剛轉學來不久就主動和艾蜜莉聊天,性格單純,講話直接,練舞的認真程度不輸給艾蜜莉。
「妳剛剛有看到艾蜜莉的雙人舞嗎?」米勒陪著她走回舞蹈教室。她也不介意,米勒就是個愛說話的孩子。
「有看到一點,怎麼了嗎?」她說。
「艾蜜莉的雙人舞跳得真好,不少人還在扭捏害羞,她卻好像已經進入另個層次了。」米勒佩服地說。
「另個層次是什麼意思?」她問。
「就是她好像喜歡自己的舞伴。」
她感到自己的思慮在一瞬間緊縮起來,表面卻不動聲色。
「這個我倒沒聽她提過。」
「也不是真的喜歡,只是情感相當投入,是很好的表演。」米勒接著說。
然後她的思慮又鬆開,緊繃的神經軟化下來。
「我覺得妳也跳得很好啊。」她微笑著說。
「還是不如艾蜜莉啊。真不公平,明明我們都沒談過戀愛不是嗎?」米勒有些哀怨地說。
「嗯。」她點點頭。
「大概是有什麼秘密喔。」米勒忽然賊賊地笑著。
「妳多心了吧。」她配合著笑了。
她可能擁有那個秘密吧。她想。
不過如果秘密一直只是秘密,就不具任何效力。
她們走回教室,艾蜜莉已經換好衣服鞋子,在門口等她。
「嘿,艾蜜莉,我幫妳把安琪拉帶回來嘍。」米勒笑著說。
艾蜜莉快步走到安琪拉身旁,挽住她的手臂。
「謝謝妳,我們先走了,再見。」艾蜜莉說。
她能感覺到變多的肢體接觸,還有艾蜜莉掩飾不住的佔有欲。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她或許會不知道該如何自處吧。

在她的房間裡,艾蜜莉背對她坐在她的腿上,她抱著艾蜜莉。
她們幾乎習慣了這麼做。
有時她會握著艾蜜莉的前臂,有時她們會輕輕牽住對方的手,過一會兒再不經意地放開,裝作這一切只是偶然。
「嘿,會不會有人對舞伴心動呢?」她故作輕鬆的語氣,像是臨時動念般問艾蜜莉。
她還以為自己對這問題死心了,可是當兩個人獨處,被那種無人能介入的親密空氣給包圍時,想知的衝動便又頑固地浮現。
艾蜜莉思考了一下。「有些人吧。」
「和舞伴談戀愛的例子多嗎?」她又問。
「不少的樣子。」
「妳的舞伴,會不會也喜歡妳呢?」
「不……我想應該沒有吧。」艾蜜莉回答後過了兩秒,便悄然笑了。
「妳笑什麼?」
「我沒有笑。」艾蜜莉平靜地否認。
「……喔。」她懷疑地應著。
「大家最近時常在談論性。」艾蜜莉說。
「為什麼?」
「因為有人做愛的事傳開了。」
「好像不太妙喔。」她挑起眉。
「對啊,畢竟我們學校是很有紀律的。可是大家都好奇啊,所以忍不住會討論。」
「那也是難免的。」
「妳最後一次跟人做是什麼時候?」艾蜜莉問。
她實在沒料到矛頭會冷不防地指向她,像腦袋無預警地被人從後面敲打了一下。
「……我不記得了。」她說。當然事實上她只是不願去回想。
「喔。」
她為艾蜜莉接受這答案而鬆了口氣。
「那種事,應該怎麼做?」結果問題卻往更不妙的地方發展了。
「……我不知道。」她突然失智似地什麼也答不上來,但又覺得這樣太敷衍,必須得擠出什麼話才行。「你們互相喜歡,自然就會發生了。」
她實在不想談論這話題,因為這讓她緊張,讓她想觸碰艾蜜莉的身體。
「總之,」她試著讓思緒鎮定下來。「妳要是和男孩子做,一定要讓對方戴套。」
她不知道她為何要這樣說,把明擺在彼此面前的事情假裝忽略。
她往後靠上椅背,拉開一個安全的距離,艾蜜莉卻跟著她向後躺,單薄的後背倚在她胸前,並且牽住她的手心。
每一次艾蜜莉向她靠得那麼近,她都覺得她們有可能跨過那條危險邊緣,做出一些不該有的舉動。
不過不會的,之前不會,現在也不會。她理性地說服自己。
「可是,我不想和男孩子做,也不想和女孩子做。」艾蜜莉半轉過臉看著她。「我好奇的只是妳。」
她害怕艾蜜莉可以透過背部感覺到她的心跳。
「今天跳舞的時候……一直想著妳。」艾蜜莉的視線有如蜘蛛網將她沾黏,捕捉,讓她像隻無力的弱小動物。
「……為什麼想我?」她還可以移動,勉強地移動,但不管往哪走,似乎都離不開這張蜘蛛網。
於是她哪裡也不去,讓謎底朝自己靠近。
「因為那讓我跳得更好。」
她看見艾蜜莉閉上眼,看著艾蜜莉長而濃密的睫毛變得更加清晰。
艾蜜莉吻了她一下。
她的腦筋一片混亂,什麼感覺也沒有。
等一下。她不確定有沒有說出口。
她慌亂地挪開臉想保持一點距離,但卻沒有堅決地將對方推開。
於是艾蜜莉轉過身,又吻了她一遍,那雙細細的手臂輕輕勾住她的頸子,吻持續了一陣子。
艾蜜莉微微噘起的上唇和豐厚的下唇帶給她柔軟美好的觸感,她的身體發熱,舒服地鬆懈,好像要在那潮水似的溫柔之中溶解。
有那麼片刻,她質疑自己為什麼忍耐這麼久不肯前進,她質疑事情其實很簡單,為什麼自己要不停複雜化。
不知不覺,艾蜜莉已經把她身上的鈕扣解開了幾顆,揭開領口,親吻她的脖頸,當艾蜜莉吸吮她的肌膚,她才在那些微的刺痛感中清醒過來。
「等一下、停下來。」這一次她確實地說出口,並且制止了對方的動作。
她滿臉通紅,喘息似地用力嘆了一口氣。
「啊……天啊。」她看到自己的胸部幾乎露了一半,於是尷尬地趕緊扣回釦子,但扣到最上面時,才發覺衣領的左右兩邊不對稱。
「我幫妳吧。」艾蜜莉向她伸出雙手,依序解開鈕扣,然後再正確地扣上。
她應該拒絕才對。
讓比自己年紀還小的人幫忙扣釦子,實在太過慚愧,但艾蜜莉的反應冷靜地讓她忘了回絕。
「對不起。」艾蜜莉道歉的語調很可愛,讓她想將艾蜜莉擁進懷裡,但她忍著不那麼做。
「沒關係……只是我需要想一下。」她說。
但她根本不知道要想什麼,實際上她處在一個無法思考的狀態。
她太想要對方了。
她覺得這樣的心情很失衡,很難受。
沉澱下亢奮的情緒後,漂浮上來的都是焦慮不安的負面東西。

那一晚,她還是抱了艾蜜莉。
但就在她抱了艾蜜莉之後,艾蜜莉就翻身面向她,在黑暗裡那雙晶亮的眼睛骨碌碌地轉動。
她意外艾蜜莉還醒著。
「可不可以吻妳?」艾蜜莉問。
「我還以為妳睡著了。」她答非所問。
「我得裝作先睡著了,妳才會抱我。」艾蜜莉說。
這一番話,簡直讓她崩潰想哭。
她竟渾然不覺,從未懷疑艾蜜莉裝睡的可能,從未猜想艾蜜莉也會對她使這種小心機。
她就像在森林裡散步,卻忽然被捕獸夾給狠狠夾住。
「所以,我也知道妳對我做過的事。」艾蜜莉又說。
她曾在夜深人靜時,偷吻過艾蜜莉的臉頰,肩頭,還有後頸。
看來她不僅被夾住,還觸發連鎖陷阱,被萬箭穿心。
如果可以的話,她還真想就這麼死去。
「對不起,是我不應該那麼做,我們不能這樣。」她羞慚地說。
「為什麼?」艾蜜莉問。
「妳還小。」有各種理由,她先選了其中一種。
「我們也不過差四歲。」艾蜜莉口吻倔強地說。
「如果我們是十七和二十一,那當然沒什麼問題,但妳才十三歲。」她說。
「妳的第一次是什麼時候?」艾蜜莉問。
她啞口無言。
是十三歲。
「那個和這個無關。」她故作嚴肅地說。「我應該是要照顧妳的,要是和妳做這種事,別人會怎麼想呢?」
「我不知道,不會有別人知道,這不是我們之間的事嗎?」
其實那些都不是真正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呢?
她早已習慣了安定的交往,冷靜的分手,她不確定有沒有人真正到過她內心深處,她也沒有追求那樣的關係。
她不知道如果對象是艾蜜莉的話,她還能夠維持一直以來的步調嗎?
她懷疑,她是不是想改變自己。
如果她不想,她們以後又該怎麼辦?
想到此處,她竟然就覺得難過。
「要是妳給我一百個理由……」艾蜜莉靠近她的懷裡。「我會反駁妳一百次。」
「妳怎麼變得這麼固執?」她不禁笑了。「妳真的喜歡我?」
艾蜜莉猶豫了一下,然後害羞似地點了點頭。「嗯。」
她的心情與其說是想前進,不如說是不知道該怎麼後退了吧。
「有多喜歡?」
「想為妳跳全世界的舞曲那麼喜歡。」
她忍不住微笑,溫柔地摸了摸艾蜜莉微熱的臉頰,艾蜜莉把那當作一種應允,嘴唇湊了上來吻她。
她闔上雙眼,安靜地接受。
和艾蜜莉接吻的感覺很好。
她應該是艾蜜莉初吻的對象才對,不過艾蜜莉卻很能掌握接吻的方式和節奏,有的人就是有這種天份。
艾蜜莉環抱她的腰,小舌頭探索著她的唇,她有點傻住,不知道該不該放任對方繼續。
短暫的遲疑之間,艾蜜莉的舌頭鑽進她嘴裡,一隻手隔著薄薄的睡衣,撫摸她的背,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微微哆嗦,接著她感覺對方的手滑過她的側腹。
「等一下。」她握住艾蜜莉的手。「只能這樣,拜託。」
「是『等一下』,還是『只能這樣』?」艾蜜莉問。
「……妳只能碰我的背。」
「好。」艾蜜莉乖乖地抱著她,只吻她的唇,摸她的背,她們總算相安無事度過那一晚。
她擔心這一切進展太快,她明明想要保護對方,立場卻反過來,好像她才是沒性經驗的人。
對艾蜜莉來說卻自然而然,什麼也不必多想。
她感覺自己是天秤中間的端點,公正小心地權衡兩邊的輕重,控制著讓情況不至於太過歪斜,但艾蜜莉卻單純地將情感不斷擺放上去。
艾蜜莉總是會觸碰她的身體,而她也漸漸難以抗拒。
第四個晚上,她讓艾蜜莉隔著衣服撫摸她的胸部。
「妳的胸部好大,好好摸。」艾蜜莉有些佩服似地說。
「……謝謝。」她這輩子還沒被這麼直白地讚美過胸部,多少有些難為情。
「跳芭蕾的女生,胸部通常都不會長太大。」艾蜜莉的語氣像是有點遺憾。
「那有什麼關係,我覺得妳的身體很美。」
甚至會讓人產生性慾。
這點她倒是不敢說出口。
第七個晚上,她讓艾蜜莉觸碰她的私處。
艾蜜莉從她的後背、胸部,再摸到私處時,她的身體已經進入興奮的狀態,雖然穿著睡褲仍相當敏感。
她無力地合著雙腿,而艾蜜莉的手指鑽進那之間摩擦著。
她把半張臉埋進枕頭裡喘息。
「是什麼感覺?」艾蜜莉接近她,好奇地輕聲問。
房間太過靜謐,不管說什麼、發出什麼聲音都能聽得好清楚。
她抬起視線望向艾蜜莉,但她怕此刻的嗓音和平時不同,所以不願開口。
她把艾蜜莉拉過來接吻,在過程中終於忍不住發出呻吟。
艾蜜莉新奇地圓睜著眼望著她,手指還停留在她的私處。
「我該怎麼做呢?」艾蜜莉的語調像在對她撒嬌。
她猜艾蜜莉會這樣對她說話,是因為不想要被她阻止,就此停下來。
但事實上,她也不想停下來。
「……吻我的身體。」她親著艾蜜莉的臉頰說。
艾蜜莉把她的衣服推到胸部以上,小巧的嘴輕輕吻著她胸膛上淺淺的雀斑,然後握住她飽滿的乳房,慢慢地舔著粉紅色的乳頭。
她把自己的褲子和內褲一起脫掉,充分濕濡的下體迎接著艾蜜莉的手指。
艾蜜莉的手指移動時,不可思議地光滑柔和,她過往從未如此舒服,赤裸的身體無防備地癱軟。
她急切地渴望卻又強烈地不安,身體和心靈像是拼圖無序地散開來,鮮豔的正面,灰色的反面,互相共存。
貼合的身體,抽動的手指,顫抖的雙腿,她彷彿被艾蜜莉拼湊著。
做過之後,她身體深處的某部分依然空洞著,於是她緊緊抱住艾蜜莉,才覺得自己恢復到一個完整的形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