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Amélie--2.Nutcracker(奪慈,蘿莉艾蜜莉)


一不小心就寫了很多的第二章。
安琪拉開啟撩妹技能LV.2。

2.Nutcracker

表演廳的座椅相當舒適,安琪拉感覺那椅背好像要讓人身體陷進去似地柔軟。
輕快悠揚的音樂盈滿整個空間,光亮潔淨的舞台有如清徹的湖面,反射出淺淺倒影。
舞台上的表演者們穿著各式各樣鮮豔華麗的服裝,後方的巨大布景塑造出溫馨的廳堂,中央是顆掛滿裝飾品的白色聖誕樹。
這是芭蕾舞劇胡桃鉗的第一幕--聖誕晚會。
艾蜜莉是故事的主角克拉拉,她收到一個軍官造型的胡桃鉗,而這個聖誕禮物將帶給她一場奇妙的美夢。
艾蜜莉穿著典雅的淡紫色洋裝,她的身體單薄,手腳纖細修長,但卻不會讓安琪拉覺得脆弱。相反地,當艾蜜莉在舞台上跳躍,旋轉,做出各種優美的姿態,盡情伸展四肢時,安琪拉覺得她看起來充滿活力,閃閃發光。
套著白襪的細長雙腿,彷彿各自擁有生命那樣靈活地移動著。
安琪拉起先覺得艾蜜莉跳舞時,好像在不同重力的空間之中,所以才可以那樣輕盈地旋轉,忽又放緩,凝結。
但當她看著艾蜜莉的裙襬飄揚時,她又覺得艾蜜莉像條魚在水中,拖曳擺動著長長的魚鰭,美不勝收。
艾蜜莉隨著劇情的推進,做出各種豐富的表情變化,時而憂愁恐懼,時而歡欣鼓舞帶動觀眾情緒。
安琪拉回想起艾蜜莉面無表情的樣子,和此刻在舞台上的簡直像完全不同的人,讓她驚喜不已。



表演結束後,安琪拉走進人來人往的後台,走廊上有數個長長的單桿衣架,工作人員在整理表演者脫下的服裝,也有人在收拾表演道具。她左右張望,尋找著舞者休息室。
艾蜜莉徵選上那天傳了訊息給她,之後她偶爾會傳訊息關心艾蜜莉,不過收到的回應總是簡短,話題也時常中斷,她猜想對艾蜜莉來說用文字聊天可能比面對面更加困難。又或許艾蜜莉其實不那麼喜歡聊天,她也覺得沒有關係。
已經有三個月沒有見到艾蜜莉,她不太確定她們碰面會有怎樣的互動,也許她應該先想好等等該說些什麼。
她走到休息室,裡頭有許多孩子和父母群聚,熱烈地談論剛結束的表演。她穿過人們,終於在中段找到坐在梳妝台前的艾蜜莉。
艾蜜莉髮髻和妝都還留著,但髮飾已經拆掉,也換回了便服,身上是深藍色的棉褲與棉外套,外套的左胸口處有個英文標誌,有不少的孩子和她穿著一樣,安琪拉猜想那應該是芭蕾舞學校共同訂製的。
「艾蜜莉。」
安琪拉出聲叫喚,艾蜜莉轉過頭看她,四目相交時,艾蜜莉站起身,露出淺淺的笑容。
「恭喜妳。」安琪拉笑著將手中的花束遞給艾蜜莉。
「謝謝。」艾蜜莉說。
安琪拉注意到艾蜜莉從臉到頸子、鎖骨,都覆蓋著一層薄薄的汗水。從遠方根本看不出來,即使開著冷氣,舞者們也跳得大汗淋漓,一定是因為他們跳舞的樣子太過從容,以至於讓觀眾都忘了他們其實是做著多麼激烈的運動吧。
「妳覺得如何?」艾蜜莉問。
「很棒,這是我見過最棒的芭蕾舞表演。」
「因為這是妳唯一的一次?」
她的確跟艾蜜莉說過她不曾看過芭蕾舞表演,不過艾蜜莉開玩笑卻不帶笑,這可不太妙。
於是安琪拉先笑了。
「所以妳讓我對芭蕾舞留下了美好的印象,表演真的很棒。」
「謝謝妳。」艾蜜莉微微一笑。安琪拉感覺艾蜜莉今晚笑容變多了,可能是剛表演完,情緒還很亢奮的關係。
「妳跳得很好,而且表情也很豐富,很能帶動氣氛。」安琪拉說。
「妳說像這樣嗎?」艾蜜莉說著故意大大地揚起兩邊嘴角,露出燦爛的笑容。
安琪拉被逗笑了,她明知那是演的,但還是覺得很可愛。
「其實這是我覺得最吃力,最不喜歡的部分,我只想專心跳舞。」艾蜜莉將表情收斂,上一秒的笑好像沒發生過似的。
艾蜜莉的這種反差倒讓安琪拉覺得很有趣。
「不喜歡的事情也做到最好,那才是真的了不起。」安琪拉讚許地說。
艾蜜莉因她的話再次微笑。
那樣子真好看,好像能剝開人的心防,抽出藏在裡面的情感似的。
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這樣的念頭,只是因為艾蜜莉不常笑嗎?艾蜜莉帶動的是觀眾的情緒,還是她個人的情緒?
「對了,妳爸媽呢?」安琪拉轉移注意力問。
艾蜜莉沉默了一下,視線自然飄開,似乎不太想回答這個問題。
「他們沒有來。」
安琪拉相當意外這麼盛大的表演居然沒有來觀賞,是工作的關係嗎?她雖然好奇,但感覺艾蜜莉不願多談,也就沒有追問。
「那妳要怎麼回去呢?」
「可能叫司機吧。」艾蜜莉用有些冷淡的聲音說。
原來還有這種選項。
艾蜜莉有專屬的司機,代表她父母不常接送吧?畢竟是在捍衛者工作,沒太多時間照顧小孩,好像並不少見,似乎也沒有其他親人照顧的樣子。
周遭這麼多的孩子都有父母陪伴,艾蜜莉卻獨自一人。
安琪拉不太喜歡這種感覺。
「我送妳回家吧?」
這次對於她釋出的好意,艾蜜莉不像之前一樣顯露不自在的神態,反倒直率地點頭答應。
「那我們可以現在就走嗎?」艾蜜莉說。
「可以啊。」
沿路上艾蜜莉和其他人沒太多互動,她低著頭,好像想變成隱形人盡快離開這裡。如果有人對她道別,她便低聲說再見,微笑在她臉上消失,就像短暫的夕陽,墜落到山頭後便無影無蹤,景物黯然失色。
有的人認得安琪拉,便對她投以好奇的眼光。不認得的人則投以疑惑的目光,猜測她是艾蜜莉的誰。
安琪拉感覺艾蜜莉和她走得很近,那讓她想起了一些事情,重疊著過去的自己。
她自然地牽住艾蜜莉的手,艾蜜莉的手心溫熱,或許是運動過後的關係。
起初艾蜜莉有點僵硬,但過了一會兒就稍微施力回握住她的手。
牽著手時,安琪拉更明確地感到艾蜜莉的手掌很大,不像是十三歲的孩子的手。但那柔嫩的觸感,倒是很符合年紀。

上車之後,艾蜜莉就以倦怠的姿態靠在椅背上。
「妳如果累了,可以睡一會兒沒關係。」安琪拉說。
艾蜜莉沒有說話,也沒有看著她,想著什麼似地望著前方。
她安靜地開著車,到艾蜜莉家大概要半小時左右,不算太短的路途。
「要放點音樂嗎?」她問。
「都好。」
她打開音樂,音響放出鋼片琴與豎琴的悅耳聲音,是播到一半的『糖梅仙子之舞』。
「妳在聽胡桃鉗的音樂?」艾蜜莉意外地說。
「總要做一點功課。」安琪拉笑說。「我還知道這曲子是鋼片琴第一次被運用在音樂作品裡。」
「嗯。」艾蜜莉點點頭後,暫時沒再說話。
糖梅仙子之舞那輕巧奇幻的音樂持續在車內漫步,這首曲子雖然不是艾蜜莉的獨舞,但安琪拉腦中卻又浮現艾蜜莉漂亮的舞姿,也許這陣子她會經常想起吧。
「妳為什麼牽我的手?」艾蜜莉問。
安琪拉想了一下。「只是覺得這麼做可能比較好。」
覺得孤單,無助,想依賴誰,想要有人能說話,希望有人能給自己安全感,那種感覺她很清楚,她在艾蜜莉身上察覺了那樣的氣氛。
艾蜜莉對她的回答沒有反駁,也沒有質疑。
「如果妳不喜歡可以告訴我,我不會再那樣做。」安琪拉說。
她明知對方的想法,卻故意這樣說。
「……我沒有不喜歡。」艾蜜莉稍微低著臉說。
「妳習慣中立性的說法喔。」安琪拉說。「回答時不明確表達自己的想法,不追問妳的話就不能得到真正的答案。」
「如果真的在乎答案的話,不就應該會追問嗎?」艾蜜莉口吻忽然變得有些強硬。
果然在艾蜜莉的性格之中,有些彆扭的部分。安琪拉想。
「這要視情況而論啊,有時候追問會給對方帶來困擾,有時候追問會得到不想聽到的答案,不是任何時候都適合追問的。」
艾蜜莉沉默了一會兒,最後嗯了一聲表示認同。
「像是剛剛的話題,我覺得就不太適合追問喔,因為兩種狀況都符合嘛。」安琪拉說。
「怕帶給我困擾,或者聽到不想聽的答案嗎?」艾蜜莉說。
「是啊。」安琪拉說。「一般聽到妳那種回答,下次就不會再做了喔,會覺得是客套的拒絕。」
「……可是,我不是那樣的意思。」艾蜜莉突然顯得有點緊張的樣子。
「那麼,真正的意思是什麼呢?」安琪拉問。
「我……」艾蜜莉不太好意思地低聲囁嚅著。「……我喜歡。」
「好,我知道了。」安琪拉無聲地笑了,她覺得艾蜜莉這樣的反應真是可愛極了。
糖梅仙子之舞結束之後,音樂轉到旋律活潑的『小序曲」,小提琴和中提琴的音色晶瑩地彷彿在跳動。
車子駛過了兩個紅綠燈。
「有時候,」艾蜜莉說。「我有一些想法,但又覺得不是那麼重要,別人也不會在意,最後索性就不說了。」
這大概就是為什麼和艾蜜莉用文字聊天難以延續的原因吧。安琪拉想。
因為想得太多了,最後反而什麼都說不出口。
「我不知道妳為什麼覺得別人不會在意,」其實她大概可以猜到。「不過如果妳想說什麼,我都想聽。」
「……和妳說話時,會覺得自己好像變得透明。」
「怎麼說呢?」
「妳好像可以看穿我在想什麼的樣子,為什麼周圍的人反而都不懂呢?」艾蜜莉說。
「為什麼呢?也許是因為我們有一點類似的地方喔。」安琪拉說。
艾蜜莉意外地望了她一眼。「像是什麼地方?」
「嗯……害怕寂寞嗎?或者是,害怕被發現自己寂寞?」
艾蜜莉盯著她的側臉幾秒。「看不出來。」
安琪拉微微一笑。「我也會掩飾啊,像妳一樣。」
「……我以前想過是不是我還不夠好,所以沒能引起我爸媽的注意力,但其實不是,就算我努力成了主角,他們也不見得會來看我。每次被問到妳爸媽怎麼沒來看表演,我都覺得好丟臉。自己的小孩都顧不好,卻在捍衛者裡工作,負責保護世界,簡直像傻瓜一樣。」
艾蜜莉語氣平淡,談話的內容卻讓安琪拉覺得心酸。她不知道這和自幼就失去父母的自己哪個比較值得同情,但她終究已經長大了,可以好好地面對這些,艾蜜莉卻還不行。
「不過沒關係,」艾蜜莉接著又說。「我是真的喜歡芭蕾,芭蕾對我的意義可能比爸媽還重要。」
對自己說謊,直到它成真。
安琪拉突然想起不知道曾在哪聽過的這句話,或許她也曾如同這句話。
「我現在認真練舞,是為了我自己。」艾蜜莉說。
「我覺得這樣很好,這是妳想做的事,就堅持下去。何況,妳跳得很高明。」安琪拉說著,又想起艾蜜莉在舞台上跳舞的畫面。
直直地踮起雙腳腳尖,快速地向左旋轉五圈,然後優雅地拉展開身體。旋轉時腳看起來明明沒有做推動,旋轉的動力究竟是從哪出來的呢?真是不可思議的舞步。
「剛才妳走在我旁邊,好像姊姊一樣。」艾蜜莉說。「我偶爾會想,如果我有兄弟姊妹,生活可能會很不一樣。至少,有一個人能和我分享心情。」
安琪拉笑了。
「我不是妳的姊姊,但妳能和我分享心情。如果妳有表演就告訴我,我也會盡量去看。」
說這些話好嗎?才說出口,安琪拉就開始反思。
她還不真的了解這個孩子,就想讓人依賴,成為這孩子的心靈支柱?對她來說,會不會太吃力了呢?
她發覺艾蜜莉有時會讓她跳過思考直接做出行動,這好像不是太妥善的事。
但她心疼艾蜜莉,不只是出於同情,也是因為自己被艾蜜莉吸引著吧。
「如果有表演我會告訴妳……」艾蜜莉語氣小心地說。「但我對捍衛者的人不抱太大期望。」
安琪拉不禁又笑了。
艾蜜莉這樣謹慎地自我保護,也很可愛。畢竟十三歲了,多少也懂得仔細地思考和評估,不會咻一下就把心全都交出來。
「嘿,給點信心,只要我想做的事,幾乎沒有什麼是辦不到的。」安琪拉說著帶有雙層含義的話,即使她知道艾蜜莉大概不會注意到。
「也不是需要說到這個地步的事。」雖然這樣說,艾蜜莉卻露出了難得的淺笑。

十點多時車子抵達艾蜜莉家,那是一棟相當高級的住宅大樓,有廣大的花園,健身房,遊泳池,球場等等,各種設施都非常完備,警衛的戒備也相當森嚴的大樓。
安琪拉將車子在大門前停下。
「能夠請妳幫我一個忙嗎?」艾蜜莉問。
「嗯?」
「想請妳幫我拆頭髮,因為表演的關係夾了好多髮夾,自己拆的話不太方便。」
「小意思。」
安琪拉打開車內燈,艾蜜莉背轉向她,後頸白皙而細長,無暇的肌膚有種孩子的稚氣感。
「他們還沒回到家嗎?」安琪拉問。她每拆下一個髮夾,就將那交到艾蜜莉手上。
艾蜜莉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四個小時前發的訊息,到現在還沒有回應。」 
「不要緊的,我有時候也是這樣等待著妳的訊息。」安琪拉開玩笑地說。與其說沒有用的安慰,不如讓氣氛輕鬆點。
艾蜜莉尷尬地靜默了一下。「我不是故意不回妳訊息的。」
安琪拉愉快地笑了。只要熟識一點,她就無法克制喜歡調侃人的性格。
拆掉全部的髮夾後,就剩下一撮馬尾,安琪拉將髮圈也解下,艾蜜莉烏黑的長髮就乖順地垂落肩頭。
「好了。」安琪拉說。
「謝謝妳。」
「不客氣,妳辛苦了,回去早點休息吧。」安琪拉說著輕輕摸了一下艾蜜莉的頭。下一刻才想到這樣是不是有點越矩呢?不過艾蜜莉並不在意的樣子。
「謝謝妳來看表演,還送我回家。」艾蜜莉說。
「哪裡,謝謝妳讓我看了精彩的表演,晚安。」安琪拉笑著說。
「晚安。」艾蜜莉說。
艾蜜莉打開車門,下車後將門安靜地關上。
安琪拉望著艾蜜莉的背影漸小,直到那隱沒在建築物之後。
她不自覺回想了一自己有沒有哪個步驟做得不對、說得不好,但隨後又意識到自己未免過於慎重而放棄思考。
她轉動方向盤的同時踩下油門,手指頭還留著艾蜜莉長髮的光滑觸感。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