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Amélie--1.Old days(奪慈,羅莉艾蜜莉)

OW-WMyoung_001_0.png

(點圖可放大)

感謝蛋ㄐㄉㄉ畫了這張好有漫畫扉頁感的超美圖讓我配文發送!!!>////<

這次的OW文章是一個新的世界嘍!
這次只寫奪慈了XD
而且是羅莉艾蜜莉!!
起因是跟朋友談到推特上很多小法拉配慈悲覺得萌,於是起了念頭想說如果是小奪命跟慈悲相遇呢?XD
本來是覺得欠K9ㄉㄉ一份情,於是為了滿足K9ㄉㄉ對羅莉的愛而寫,一不小心覺得可能會變長篇。((

在寫文之前為了瞭解羅莉的魅力以及掌握13歲少女的性格,做了蠻多功課的。
不知不覺感到真的蠻多羅莉蠻萌的,是個可怕的網羅。

小妹不才,首次挑戰羅莉題材,
還請各方羅莉專家們不吝指教,感謝感謝。



1.Old days

--艾蜜莉。
久違地聽到別人提起她的名字,安琪拉有一種熟悉的,溫暖的,遺憾的感覺。
像是踏進老舊的倉庫,看見自己過去最愛的玩具那樣。
曾經最重要的存在,卻在自己也沒注意的某個時刻起幾乎遺忘,安琪拉對於人類這種習性,沒來由地感到悲哀。

十年了。
艾蜜莉過得怎麼樣,成為了怎樣的大人呢?
她是否依然敏感纖細,沉默寡言呢?
安琪拉曾走進她的內心,她們曾靠得那麼近。
在那時候,安琪拉自認除了自己,沒有人可以做到這件事。
根本不能想像艾蜜莉喜歡上別人的樣子。
可是如今,那女孩要和別人結婚了。



炙熱的陽光毫不吝嗇地鋪滿路面與建築物,安琪拉和艾蜜莉並肩走著,世界像個大烤爐,而她們是被推進去熱到逐漸變形的麵糰。
艾蜜莉的父母是安琪拉的同事,那天他們在家舉辦了一場派對,邀請許多捍衛者的人來參加。
中途艾蜜莉被吩咐出去採買東西,安琪拉便陪著她一起出門。
她們曾碰過幾次面,但僅止於打招呼的程度,對彼此並不熟悉。
一開始見到艾蜜莉,安琪拉就覺得她有點特別。
以十三歲的孩子來說,艾蜜莉簡直像是被針筒插進皮膚底下,抽走了那年紀應有的青春活力,感覺比同齡人更加早熟。
臉上的表情極端缺乏,雙唇緊閉,嘴角下彎,除非必要,否則很少微笑,並且習慣性地避開與人直接對視。
即使向她微笑,她也不會同樣報以笑容。
看得出她並不是害臊,倒有點像是叛逆期的孩子,拒絕順從地與周遭建立友善橋梁。
不過確實生得一副精緻的臉蛋。
沉靜的雙眼,小巧的嘴唇,削瘦的下巴,些微上勾的鼻樑。在那漂亮到有如模型,以至幾乎失去特色的五官中,唯有銳利的眉型暗示其有些固執的性格。
算不上是惹人疼愛的類型,不過對安琪拉來說,只要不是個吵鬧的孩子就先達到討喜的第一步了。

「妳想不想吃冰?」在超市裡悠晃著看到冰棒時,安琪拉問。
艾蜜莉看向安琪拉,臉上雖然沒有變化,但安琪拉已從那短暫的遲疑察覺出對方的心動。
「妳喜歡吃什麼?自己拿。」安琪拉露出微笑,接著說。
「……嗯。」艾蜜莉回答的時候,反而轉開了視線。也許接受別人的好意,對她來說是不太自在的事。
安琪拉其實很少聽到艾蜜莉的聲音。
那聽起來輕輕軟軟的,雖不特別明亮,但是會讓人覺得舒適的聲音。
也許應該試著讓她多說點話。安琪拉想。
結帳時,安琪拉理所當然似地付清所有東西的錢。
「爸爸有給我錢。」艾蜜莉說。
「沒關係,我請妳吃冰。」
「那麼我應該給妳其他東西的錢。」
「不用了,我今天已經讓你們招待,讓我做點回饋。」安琪拉笑說。
艾蜜莉似乎不知道該再說些什麼,只好低聲說了句謝謝。
安琪拉拿起購物袋,把艾蜜莉挑的冰棒遞給她。
哈蜜瓜口味,有點少見。
原來她喜歡這樣的口味。安琪拉悄悄地記住。
她們踏上回程,安琪拉吃著香草巧克力口味的冰棒,冰涼地令她心情暢快,感覺腦袋裡的思路也隨著那低溫清爽了不少。
「跟一群大人在一起,是不是覺得很無聊?」安琪拉問。
這不是一個帶小孩參加的派對,所以整個場子最年幼的就是艾蜜莉,再來就是大她四歲的安琪拉。
「……我沒有那樣想。」艾蜜莉語氣平淡地說。
「那妳怎麼想?」
「只是不覺得有趣。」
安琪拉看了一下走在身側的艾蜜莉。
「我好像沒見過妳笑呢。」安琪拉說。她不確定是不是因為碰面場合的關係。
艾蜜莉含著冰棒,對這個看法她沒有表示什麼。
「做什麼會覺得開心呢?和同齡朋友在一起的時候嗎?」安琪拉試著問,先給了一個預設的可能。
「嗯。」
艾蜜莉的回答意外地快速,彷彿這麼說最正確而安全。
安琪拉從她無情緒的面容,猜測著她是否言不由衷。
「還有呢?」這次安琪拉給一個不設限的問題。
這次艾蜜莉反而沉默了短短幾秒。
「跳舞的時候。」
說著這句話時,艾蜜莉似乎微微牽動了她的眼角,眼瞳裡藏著柔和的光。
--捉到了。
安琪拉臉上浮現笑容,用著驚喜的口吻說:「原來妳會跳舞。」
同時安琪拉掃視了一遍艾蜜莉,她的身形勻稱,但四肢和頸子都相當細長,頭和臀部則略小。這種身材,最適合的舞蹈顯而易見。
「芭蕾?」
「嗯。」艾蜜莉點頭。
對了,她是法國人呢。安琪拉想。
「聽說學芭蕾比其他的舞蹈都來得更加辛苦沉悶。」安琪拉說。
「大多數時候,是很沉悶沒錯。」艾蜜莉表示認同。
「那為什麼喜歡呢?」
艾蜜莉對這個問題考慮了一會兒,像是在尋找一個妥切的答案。
對於回答問題時這種謹慎的態度,也使得她給人有些早熟的印象。
「芭蕾很美。」艾蜜莉說。
以思考時間的長度來說,這答案好像稍顯簡短。
安琪拉觀察著她的臉色,感覺這之後還有什麼未完的話語。
「還有呢?」
「……我覺得,」艾蜜莉瞥了安琪拉一眼,旋即又轉頭朝向正面。「我做得比別人好。」
安琪拉有些意外艾蜜莉會這麼說。
或許艾蜜莉比她想得更有自信。
她喜歡那股自信,但又對那自信之中暗藏的不安定感產生好奇。
接著她注意到艾蜜莉拿著冰棒棍的右手,五指修長,手掌薄而大。
「妳的手很漂亮。」
她真誠地說,並試著想像艾蜜莉跳舞的樣子,但腦中卻無法建構出具體的畫面,可能是因為她對芭蕾不甚了解的關係。
「妳願意跳舞給我看嗎?」
這請求讓艾蜜莉露出了侷促的神態,使得她的臉霎時稚氣了不少,符合那年紀的孩子應有的感覺。
「不要。」艾蜜莉說。就連答覆的方式,也像個孩子。
安琪拉被拒絕並不灰心,反倒有些愉快,因為她終於感覺到艾蜜莉的性格慢慢向她表露出來。
「會有表演嗎?」安琪拉問。
「如果能通過徵選,就會有表演。」
「等妳通過徵選,什麼時候會有表演呢?」
艾蜜莉望向安琪拉,彷彿想解釋些什麼,但最後卻將那一切都省略。
「我不一定會通過徵選。」
「妳當然會通過徵選,因為妳做得比別人好,不是嗎?」安琪拉笑著說。
「……那只是我個人的想法。」
說過的話得到別人的肯定,艾蜜莉反而顯得有些尷尬。
「妳不像是會過度自滿的人。」
聽了安琪拉的話後,艾蜜莉白皙的臉蛋浮現一道輕淺的微笑。
那是安琪拉第一次見到艾蜜莉微笑的模樣。
或許是因為很少笑,所以笑起來更覺得可愛,好像那樣的情緒更珍貴。
「如果我徵選上了,再告訴妳。」
「所以妳願意讓我看妳跳舞?」安琪拉問。
「是那樣的場合的話。」
「好。」安琪拉笑說。「妳提早告訴我,我就把班排開去看妳表演。」
「嗯。」艾蜜莉點點頭,並沒有看著安琪拉。
她應該是開心的吧?安琪拉猜想。
不過性格上有些彆扭的地方,情緒像是被低溫冷藏似的,沒有辦法順利地傳達出來。
她們繼續吃著冰走了一段路,即使不說話,氣氛也比先前放鬆不少。
「他們都說妳是天才。」艾蜜莉突然說。
難得這次是由艾蜜莉提起話題,安琪拉不由得有些興致盎然。
更不用說--艾蜜莉開始對她感興趣了。
「他們是這麼說沒錯。」安琪拉笑著。
「我以為天才會是奇怪的人。」
「不要貼這種標籤啊。」安琪拉無奈地說。「天才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有各式各樣的。」
「妳很受歡迎,大家都圍著妳說話。」
「因為我是新來的,所以大家對我好奇。可是話說得太多了,很累。」
「所以妳才跟著我出來嗎?」艾蜜莉問。
安琪拉笑而不答,算是默認了。
「原來也有這種煩惱。」艾蜜莉若有所思地說。
安琪拉看向艾蜜莉。「妳好像不愛說話?」
「……大多數時候,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艾蜜莉說。
「我和妳說話時,沒有這種感覺喔。」安琪拉說。
「我只有和妳說話……才沒有這種感覺。」艾蜜莉口吻慎重,音量有些小聲地說。
「是嗎?」安琪拉對她笑了一下。「那就好。」
安琪拉對自己的社交能力當然有一定程度的自信。
就算過去並非沒聽過類似的話,聽到艾蜜莉這麼說,她還是覺得開心。
只不過那情緒過眼即逝。
她完全沒有意識到,遇到一個能夠說話的人,對艾蜜莉而言有多大意義。



OW-Amelie_001_0.png

(點圖可放大)

感謝蛋ㄐㄉㄉ繪製>////<




COVER.jpg

順便工商一下,附上之前OW同人本子的通販表單XD

>>表單這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