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22.Pandora's box (奪雙飛)

006x8A80gw1f6njeytvrjj30ip0fr0td.jpg

圖源

本篇高糖。
下一章應該是最後一次更新,
然後2月中FF就會出我的OW同人本啦~~~
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22.Pandora's box

自醫院那次談話後,她們就沒再聊過艾蜜莉。
無論是知曉了對方是恐怖分子的成員之一,或者是避免過度深入安琪拉的感情世界,她都有充分的理由要自己與這件事保持距離。
於是兩個月也就這麼過去了。
聖誕節當天,她傳了訊息給安琪拉,就像她這幾年常做的那樣。
有的人喜歡打電話祝賀,但她更喜歡簡訊能夠將事情記錄下來的感覺。

之後,她收到安琪拉的邀約。



「妳的體溫很高,冬天會讓人不想離開妳喔。」安琪拉說。
在安琪拉的家裡,米白色的沙發上,安琪拉有點像是撒嬌那樣靠在她的臂彎裡。
「嘿,今晚可以留下來陪我嗎?」安琪拉問。
她感覺安琪拉看著她的眼神和以往有些不同,那以往總像湖面般平靜安詳,此刻卻像小河般流動閃爍。
她試著解讀,思慮在腦中快速地流動,反射,打繞,最後只是糾結成一團沒有出口的結。
這請求根本沒什麼,她想若無其事地說可以,但緊張卻堵住了她的嘴。
安琪拉臉上浮現從容地微笑,然後向她靠近,給了她一個輕柔的,純粹的吻。
這是她這輩子從未想過的的發展。
她完全無法理解安琪拉為什麼忽然這麼做,未知讓她的害怕勝過喜悅,但她一點也不想逃開,她抱住安琪拉,暫且將臉藏起來。
她害怕讓安琪拉看見她的臉,看見她難以遮掩的情感。
她的心臟激烈地跳動,簡直像要穿破胸口似的。
「妳嚇到了嗎?」安琪拉問。
「……嚇到了。」
「妳很緊張嗎?」安琪拉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忍著笑意。
「……很緊張。」
安琪拉回擁她,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相當僵硬。
……莫名其妙。
她明明應該很熟悉和對方擁抱才對。
「……妳喝醉了嗎?」她小心地問。
「妳知道我的酒量。」
好得不得了。
她只是想找個台階讓彼此下,但安琪拉根本不需要,這倒讓她像失足從台階滾下去般狼狽。
她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來替這難堪的現況開脫,安琪拉不是會做這種事開玩笑的人,那又是為了什麼?
「法里哈。」安琪拉輕輕摸著她的頭髮。
「……嗯?」
「喜歡我嗎?」
……真有自信。
只有非常有自信的人,才問的出這種話吧。
就連這部分,她都很喜歡。
「……喜歡。」
她當然喜歡,總不可能說討厭。
而且,這也不是她第一次說喜歡安琪拉了。
這回答沒什麼,很安全,因為喜歡有很多種。
「哪種喜歡?」
要命。
這對她來說比被用槍抵著額頭還要可怕。
「……我認為妳不該問這種問題。」
現在坦白自己喜歡,絕對不是妥切的做法。
原因不勝枚數。
這是潘朵拉的盒子,打開了沒一件好事,盒底還不見得有希望。
「但我已經問了。」安琪拉柔軟卻又堅持的語氣,有種讓她難以違抗的魅力。
即使她認為自己將情感控制的很好,從沒顯露過想進一步改變關係的意圖,但安琪拉八成知道她是怎麼想的吧?因為安琪拉很聰明。
既是如此,她不知道安琪拉為什麼一定要她親口承認不可。
但如果安琪拉執意如此的話,她是不是就可以不用顧慮了呢?
「……無論如何不想失去的那種喜歡。」她開始說話時,才發現自己的音量比預想中還小聲,那可能是說出真心話比想像來得更加害臊的關係。
從脖子向上到耳朵霎時都發燙起來。
簡直要瘋了。
「我喜歡這個答案。」安琪拉笑了。
好,過關,解散!
她如坐針氈,想要逃走,身體卻做不出相應的行動。
安琪拉稍微拉開距離凝視著她,但她迴避安琪拉的目光,視線停留在安琪拉的臉頰上。
那雪白的肌膚看起來晶瑩剔透,因為酒精而漾著淡淡的粉紅,她多想湊過去吻一吻。
「……所以這樣是可以的嗎?」她不安地問。
「可以什麼?」
「……可以繼續這樣喜歡妳。」
「這是我同不同意,就會消失或存在的事嗎?」
「不是……但至少,可以假裝不存在吧?」她吃力地說。
「妳只要像現在這樣就好了。」
「……妳可能不明白,光是現在這樣,就已經是我很努力在隱藏了。」
「那麼,妳不必再隱藏了。」
她抬起視線,對上安琪拉漂亮的水藍色眼睛,那清澈地藏不起一點疑慮。
像這樣四目交接,本來在她心底摺疊收納好的感情,忽然就毫無顧忌地滿溢出來。
「想親我嗎?」安琪拉好像一眼就能看透她。
「……嗯。」
「妳可以親我。」
這樣不太好。
她這樣想,但沒能說出口。
理智在下降,道德感淪喪。
她接近安琪拉,親了一下安琪拉的臉頰。
安琪拉又笑了。
「這樣就夠了嗎?」
「……嗯。」
她不敢想要太多。
雖然她能感覺到,如果她想要,安琪拉就會給她。
她不確定原因,可是也不願意追究原因。

在她小時候和安琪拉一起過夜時,安琪拉會讓她枕著手臂,抱著她睡。
不過現在反過來了。
安琪拉自然地枕在她手臂上,靠在她的懷裡。
她搞不懂安琪拉為什麼可以這麼自然,她們有十幾年沒有這樣相擁入眠,撇開她剛承認喜歡對方這件事,照理說也都會覺得彆扭吧。
「我好像可以聽到妳的心跳聲。」安琪拉說。
「妳才聽不到。」她尷尬地說。
安琪拉輕聲笑出來。「妳好可愛。」
「我一直想說,妳這種習慣不太好。」她說。
「什麼習慣?」
「喜歡讓別人尷尬。」
「是喜歡讓妳尷尬。」安琪拉說。
「總之不太好,而且妳也承認得太乾脆了吧。」
「讓妳困擾了嗎?」
「就是困擾才說的吧。」
「妳就是困擾很可愛。」安琪拉笑說。
看來她還是不說話來得好。
可是仔細想想,安琪拉好像很久沒像今晚這麼常笑了,或許這樣也不壞吧?
寒冷的冬夜,棉被下相擁著的身體溫暖而舒適。
她喜歡安琪拉身上的香味,喜歡安琪拉身體柔軟的觸感。
她好喜歡安琪拉。
她一直以來都小心翼翼地將自己保護得太好,如今赤裸地袒露,讓她的心怎麼都定不下來。
一下子她希望今晚的一切不曾發生,一下子她又害怕眼前的一切只是夢。
她反覆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每一次她張開眼都謹慎地確認安琪拉還在。

隔天,陽光溫和地灑進房裡,她們一起醒來。
安琪拉對她微笑說早安,她安靜地坐起身,安靜地看了一看周遭的景物,一切都很平常。
安琪拉準備早餐時,她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看新聞。
她想確定這個世界還真實,還正確。
和平的早晨,沒什麼大新聞。
聖誕節,恐怖份子也在放假吧。
嗯,恐怖份子。
她當然沒忘了艾蜜莉的存在。
安琪拉端著早餐坐到她身旁時,感覺比以往更近。
昨天的記憶還清晰。
安琪拉的一手拿著杯子,咖啡飄出的味道很香,永遠比嚐起來美好。
她目不轉睛地望著安琪拉,發覺自己已經難以像過去那樣自然地掩飾住眷戀。
「……可以親妳嗎?」她情不自禁問。
她明知這是錯的,明知不應該這麼做,但她喜歡了太久,喜歡的太多,她要怎麼說服自己回到原點,把說出口的情感又裝作沒有?她做不到。
安琪拉先是露出意外的神情,但下一秒就親暱地笑了。
「可以。」
這一次,她吻了安琪拉的唇。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