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19.Old friend (奪雙飛)


C2OqGc_VEAI6Wda.png

圖源

這法拉實在太帥了QQQQQ

而我的法拉還是小渣渣(ㄍ

19.Old friend

法里哈和安琪拉在餐廳裡。
她自退伍後就進入螺旋國際安全公司工作,在安琪拉的建議下,她申請調派到瑞士。
她們經常碰面,有時是單純吃飯,有時是逛街看電影,難得她們能把假排在一起時,也曾到比較遠的地方旅行,兩人始終都維持著良好密切的關係。
服務生來收拾食用過後的餐盤,桌上只留下兩杯飲料,白色的馬克杯與透明的玻璃杯。她喝的是柳橙汁,安琪拉則喝特濃瑪奇朵。
從一見面她就感覺到安琪拉有煩惱,認識快要二十年,對方的心情不言自喻。
現在安琪拉仍然有些心神不寧,並且不經意地把玩著手機。
她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見到安琪拉困擾的模樣。
安琪拉打開糖罐,在咖啡裡加了砂糖。以往她從不在咖啡裡加糖。
挖了兩瓢糖後,安琪拉好像被自己無意識的舉動嚇到而驟然停下動作,隨即就露出懊惱的表情,默默地把糖罐蓋上放回原處。
她看著只覺得又好笑又奇怪。
她本來認為時間到了安琪拉自然會告訴她,所以才沒提問,但她現在卻覺得安琪拉難以啟齒,需要一點助力。
「妳還好嗎?」她試著問。
安琪拉看向她,但目光仍有些飄忽不定。
「妳好像在苦惱什麼。」她繼續說。
「嗯……」
安琪拉沒有否認,似乎終於決定要說了,但該如何解釋她又躊躇許久,讓法里哈等待了比預想中更長的時間。
「……我最近遇到了一個老朋友。」安琪拉面對著她的臉,卻沒有直視她的眼。
「嗯?」
「……很久沒見的老朋友。」安琪拉將視線向下,停留在桌面無意義的某一點。
「嗯。」
「……上次分別後,她給了我手機號碼。」安琪拉不自覺地開始用食指指尖輕敲馬克杯,杯子發出了清脆的聲響,悄悄地填補著字句間的空白。
「嗯。」
安琪拉看起來有點難為情,而且講話的節奏相當慢,好像每說一句話,就得在腦中反覆琢磨下一句該如何開口。
老實說,她覺得安琪拉這樣很可愛。
但她不能被安琪拉發覺她這樣想,因為安琪拉可能會說不下去,所以她保持著嚴肅認真的神情。
「她一直沒有連絡我,所以我試著打過一次,但她沒有接,過了好幾天也沒有回電。」
「嗯。」她點點頭。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什麼?」她有點錯愕,說明只到這,她根本還沒搞清楚問題在哪。「我不太明白妳的意思。」
安琪拉臉上再度浮現彆扭而尷尬的神色,她像是要緩和情緒似地拿起馬克杯啜了一口。
「我不知道該不該再打電話給她。」
「我不知道妳不該的理由。」她困惑地說。
「……這有點難解釋。」
「沒關係,妳可以慢慢說,我有很多時間陪妳。」
或者更貼切的說法是,她工作以外的時間,全都可以給安琪拉。
安琪拉再次放慢步調,喝起咖啡,要怎麼說?該說到什麼程度?一句話她至少要思考三遍才能說出口的樣子。
「因為我和她曾有過一些不開心的事。」
「什麼樣的事?」
「……感情上的事。」安琪拉用著有些平版的聲調簡短地說。
從那聲音之中,她能感覺到安琪拉不打算在這裡交待更多細節。
她能感覺到,安琪拉所謂的老朋友,身分很特殊。
她嚥了口唾液,不由得有些緊張,但下一刻,她又很快地將那騷動的情緒安頓好。
「總之,」
安琪拉說了總之,果然就和她猜想的一樣不願多說。
「我大概還不想原諒她,所以在賭氣吧。」
是多久以前的事?是什麼樣的事?居然可以讓安琪拉到現在還無法放下,而且用了賭氣這個字眼?這讓她感到驚訝。
「那為什麼要打給她?」
「因為……」安琪拉頓了一下,接著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也許我想修復我們的關係?我也不太確定。」
「所以妳想和好,但又不想由妳來示好。」她試著總結。
「……太直白了。」安琪拉面有慚色,雙手捧著馬克杯檔住自己半張臉,卻又用有些責備的眼神看著她。
有時她還是會回到以前的說話方式。軍人下達指令都必須立刻講到重點,否則戰況危急時,誰有空聽贅言?不過退伍後她也明白,並不是每個人都習慣那麼簡短直接。
甚至很多人喜歡婉轉,喜歡繞圈子,就算意思是一樣的,就算需要多花時間,也比較喜歡修飾過後的好聽話。
她還在學習社會化。
「抱歉。」她笑了一下。「不過我想妳需要確定妳的目標?如果最重要的是和好,那妳就打給她不需要猶豫,但如果妳連目標都不確定,那肯定做什麼都覺得不對。」
「……可惜我不知道最重要的是什麼……我真想像妳一樣果決。」
像她一樣果決地不抱期待,果決地放棄嗎?她想。
那的確比較輕鬆也不一定。
「妳明明是果決的人。」她不禁說。
「……在這件事情上不是了……所以才麻煩。」安琪拉垂下眼,長嘆了一口氣。
安琪拉喜歡這位老朋友。
她忽然明確地這樣想。
喜歡到在意過頭了。
安琪拉有過這麼多交往對象,但曾為誰這樣煩憂傷神嗎?沒有。至少她一次也沒見過。
--等等。
她的腦袋突然像被撞擊似地閃過什麼畫面。
真要說的話,大概就只有她特地從埃及飛到瑞士的那一次了吧?那已經將近十年,但她至今依然不知道當時發生什麼事。
這個老朋友和那時的事有關聯嗎?她有點好奇。
但安琪拉不願說,她也不想問。
無所謂。
事情就是會這樣。
安琪拉會喜歡上誰,和誰交往,和誰分手,那都沒有關係。
最後依舊會是她陪伴著安琪拉,就像安琪拉承諾過會一直陪伴著她一樣。
她們之間的關係無可取代,堅不可摧,有什麼比這更珍貴呢?
「法里哈,我是不是像個笨蛋?」安琪拉無奈地問。
「對。」她笑嘻嘻地說。「不過別在意,太喜歡一個人,誰都會變成笨蛋的。」
「不……」安琪拉搖搖頭,又露出難以捉摸的複雜神態。「不是妳說的那樣……不是單純的喜不喜歡而已……」
「打電話給她吧。」她肯定地說。
「為什麼?」
「因為妳需要。」
「……如果她還是不接呢?」
「那妳有我陪妳。」
安琪拉望著她,一掃臉上的陰霾,安靜地笑了。
她最喜歡安琪拉微笑的樣子,那可以撫平一切。
而忌妒什麼的,只要藏起來,很快就過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