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18.Wrinkle (奪雙飛)

58521956_p5_master1200.jpg

圖源

法拉暖暖<3


18.Wrinkle

法里哈接到一通來自安琪拉的視訊通話。
那是她高中畢業離開瑞士,到埃及念軍校的第三年。
在剛分開時,兩人的連絡還算密切,但隨著時間久了,距離遠了,生活圈不同了,自然也就沒那麼頻繁。
這雖然無奈,卻也是不得不接受的事。
她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沒有和安琪拉視訊,看到電話響起時還有些緊張。
當然,更多的情緒是興奮與快樂。
因為她從未忘記安琪拉,也從未停止喜歡。
她接通電話,手機螢幕上出現久違的臉孔,背景亦是她曾熟悉的研究室。
「法里哈,好久不見了。」
安琪拉向她露出微笑,但她馬上就注意到安琪拉的氣色並不好。
安琪拉的臉頰削瘦了,眼眶下有疲憊的淺淺黑眼圈。
「好久不見。」她說,並在心裡揣測著原因。
「最近過得如何?」
「課業還是很重,學校的要求很多。」
「少了個家庭教師幫忙,是不是比較辛苦?」
「非常辛苦。」她笑了。「沒有妳真不行。」
「我就知道。」安琪拉也跟著笑了。
她好懷念那笑容。
「妳呢?」
「妳在問我沒有妳行不行嗎?」
「不是。」她被逗得面露尷尬。「我是問妳過得好嗎?」
她察覺到安琪拉一個極短促的遲疑,短暫地幾乎像是不存在的空隙。
「很忙,很累。」安琪拉做出一個無奈的笑容。
安琪拉時常笑臉迎人。
但她認識安琪拉好多年了,這麼多年來她放了太多心思和目光在安琪拉身上,也許別人不會留意到,但安琪拉是真心還是粉飾,她能分辨其中的不同。
「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嗎?」她忍不住問。
對方沉默了幾秒,也許是在思考要怎麼回答,而不打算再假裝。
「為什麼妳看得出來呢?」
或許是嘴角牽起的弧度,或許是眼光流動的緩急,她其實也說不出具體的辨別方法。
但她就是知道。
「妳不開心的時候,嘴角旁邊的皺紋會比較明顯。」她用正經的表情玩笑著說。
「聽妳這麼說,皺紋肯定又加深了。」安琪拉刻意板著臉說。
「不要這樣子。」她笑著打圓場。「跟我說說妳為什麼不開心?」
安琪拉曾經不高興,曾經向她抱怨過嗎?
有,但非常少,而且大概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屬於舒緩情緒的那種隨口埋怨。
安琪拉辦事能力優秀,性格又堅強,所以她一直都不覺得安琪拉會有什麼挫折,至少她從沒見過。
那麼,有什麼事會嚴重到令安琪拉特意打電話給她呢?她想不到。
「我不是打來訴苦的。」
「那是為了什麼?」
「見到妳時,心情總是很好。」安琪拉說。「想和妳說說話,只是這樣而已。」
她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她的心跳變得激動,喉嚨變得乾渴。
她感覺被需要。
這讓她想立刻飛到安琪拉身邊。

於是通話結束後,她就訂了機票。
她沒有長假,只能利用週末的兩天假日。
這是她離開三年後第一次回瑞士,而下決定不過一念之間。



她沒有事先知會就到基地找安琪拉,給安琪拉一個驚喜。
她換得了一個對她而言完全超值的擁抱。
三年不見了,安琪拉抱起來的感覺比她印象中矮小,比印象中瘦弱。
「妳還要長高到什麼時候?」安琪拉緊抱著她,笑著說。
「應該不會再長了。」一百八十公分,她自覺也沒什麼好不滿足了。
「妳哪時回去?」安琪拉鬆開手,揉揉她的頭。
「明天下午的飛機。」
安琪拉意外地看著她,沒想到時間這麼匆促。
「妳對我真好。」
「我是想見媽媽,順便來找大家。」她內心侷促,只能拿母親當擋箭牌,祈禱自己沒有因此臉紅。
「找我只是順便的。」
「對。」
安琪拉一臉不滿地盯著她,她感到無比的壓力。
「呃……也沒那麼順便。」她不知如何是好。
「我只是在鬧妳。」安琪拉嘻嘻笑著,接著自然地牽起她的手到研究室的沙發坐下。
「妳好像瘦了很多。」她關心著說。看到本人,感覺似乎又比視訊中更憔悴一些。
「是嗎?」安琪拉裝作像是沒有注意到那樣說。
她想問為什麼,但話到嘴邊還是縮了回去。
「也許是太認真工作了。」安琪拉說。
「就算認真工作,也應該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她禁不住叮嚀。
「嗯,好。」安琪拉淡淡地笑了一下。「今晚有什麼規劃?」
「就和大家吃個飯。」
「之後呢?」
「沒事了。」
畢竟她根本是憑著一股衝動,什麼也沒多想就跑來了。
她只想見安琪拉,除此之外沒有別的。
「那我們一起去看個電影?」
「好。」她微笑答應。

她們去看了一部傳記式的戰爭電影。
電影的節奏並不快,戰爭前的鋪陳甚至有點長,從男主角年幼時開始敘說他如何養成之後他不願殺人,只想在戰場上救人的信念。
之後他也遇到他的真命天女,並在入伍前向她求婚。
這是戰爭電影,求婚根本不是劇情中特別重要的橋段,但安琪拉卻哭了。
她很訝異,她不認為安琪拉是如此容易感動的人。
但安琪拉保持極度的靜默,只有臉頰上隱約的反光能夠分辨,也許安琪拉並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那麼她是不是應該體貼地不打擾不安慰呢?
從那時開始她就心神不寧直到電影結束,縱使安琪拉的情緒很快就平復,但她還是無法不去在意。
出了電影院,安琪拉又是什麼事也沒有的樣子,態度平常地和她談論電影心得,所以她也姑且配合著。
安琪拉勾著她的手臂,兩人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邊走邊聊,踩過地上乾枯的落葉,她耐心等到一個話題結束的空檔。
「妳說妳不開心。」她試著提起勇氣說。「如果妳想說,我隨時都可以聽。」
聽到她這樣說,安琪拉的臉色很快就變得凝重,上一秒微笑的表情好像不曾存在一樣。
她們彼此一言不發地又走了一段路。
安琪拉垂著臉沉思些什麼,她也不去催促。
「我沒辦法告訴妳。」安琪拉用著有些無力的聲音說。「因為現在還是很敏感的時期。」
因為艾蜜莉才剛完婚不久,不管她對誰訴苦,就算她不將事情講明,當事人是誰都有可能受到猜測。
她不應該說,因為她不想對艾蜜莉或傑哈產生任何影響。
即使法里哈和他們不熟識,安琪拉也不認為能夠提起。
關於這些,當然是法里哈沒有辦法聯想到的了。
「別擔心,我很好。」安琪拉提起精神,笑著說。「見到妳,我心情就好多了。」
「妳一點也不好。」
她應該到此打住,但她卻停不下來,飛過十幾個小時的航程,三千多公里的距離,她不想看到的只是安琪拉逞強的表面,然後被簡單的幾句話敷衍過去。
「妳精神不好,身體也不健康,而且妳剛才……」在電影院哭了。
她克制住沒有說出口。
她這輩子,還沒見過安琪拉那麼難過的樣子。
她希望能為安琪拉做得更多,可是她不確定……也許安琪拉並不需要。
「我不知道緣由也沒關係,但至少妳在我面前不用勉強自己吧?」
「……嗯,我想妳說的沒錯。」安琪拉放慢腳步。「我只是覺得不值得而已。」
她停下步伐面對著安琪拉,安琪拉抬起臉與她四目交接,抿著唇,然後慢慢地蹙起了眉頭,雙眼泛出晶瑩的光。
「覺得這件事不值得我難過……」安琪拉輕輕將臉靠到她身上,在掉下眼淚之前。
她溫柔地抱住安琪拉的身體,像是對待易碎物品那樣小心翼翼,不敢多加施力。
安琪拉回抱住她,就這樣哭了起來。
細碎的,壓抑的,低微的啜泣。
頹喪的,單薄的,顫抖的身體。
她感到心疼,卻也難掩一絲欣喜。
雖然她什麼也不知道,但她覺得那是她們認識以來,她最貼近安琪拉的時刻。
她低頭將嘴輕靠在安琪拉的頭上,當作是隱晦的,只有她才知道的吻。
她不希望安琪拉不愉快,可是自那之後,心底卻隱隱約約有個歪曲的想法。

--要是安琪拉再多受點傷……再脆弱一點就好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