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Overwatch】15.Honesty (奪雙飛)(微H)


注意:本篇微H。


15.Honesty

凌晨三點四十七分。
艾蜜莉總共按了三次門鈴,而這三次都間隔了不短的時間,但無人應門,屋內也沒有任何聲音傳出。
她又花了二十秒考慮,最後決定自己解開門鎖,這對她而言只是簡單的小技巧。
客廳沒有人,只留了一盞燈,但從臥室的門縫可以看見燈是開著的,她走到門口,輕輕敲了兩下門,等了一會兒,還是沒有反應,於是她擅自打開門。
安琪拉睡著了。
在她的身旁還放著沒有闔上的筆記型電腦,電源燈亮著顯示沒有關機,但螢幕已進入黑屏的休眠狀態。
艾蜜莉走到床邊,動作輕地像貓一樣安靜,她將電腦蓋上,拿到床頭櫃上放好。
然後她關上燈,準備離去。
「……狙擊手什麼時候從擅長匿蹤,變成擅長闖入別人家裡了?」
安琪拉的聲音還有些含糊,但艾蜜莉一聽見她說話就笑了。
「我現在懂得可多了。」
「……真不簡單。」
「我在樓下看到燈還亮著,以為妳還沒睡,但我按門鈴等了很久都沒有反應,所以有點擔心。」
「擔心什麼?」安琪拉慢慢地翻過身面向她,一臉睡眼惺忪。
「不知道。」艾蜜莉語調平版地說。「……我也不知道。」
安琪拉在昏暗的視野中望著艾蜜莉幾秒,接著她拍拍床鋪,輕聲說:「過來這邊。」
她讓艾蜜莉坐在她的床邊。
「妳忙到現在?」安琪拉問。她看了一眼床頭櫃上的電子鬧鐘,沒想到已經快四點,她大概是在兩點左右撐不住睡著的吧。
「嗯。」
「今天晚上,突然變得好冷。」她蓋在厚厚的羽絨被下說。
「好像是。」艾蜜莉不確定地說。對於氣溫她沒什麼感覺,也沒什麼可靠的判斷能力了。她雖然穿著外套,但那只是為了不引起注目而配合周圍人們的打扮。
安琪拉把手伸向艾蜜莉,她攥住這世界上最冰冷的雙手。
「妳的手好冰。」她說。「妳會冷嗎?」
「妳放心,我完全不覺得冷。」艾蜜莉向安琪拉微笑,縱使她知道安琪拉可能看不清楚。
「那麼,我能讓妳覺得溫暖嗎?」她的手還握著艾蜜莉的手,漸漸地,好像連她的手都變得冷了。
「我不確定。」
「先把外套放旁邊,過來躺著吧。」

面對面側躺在床上,她讓艾蜜莉的手放在她的臉上,而她的掌心也覆在艾蜜莉的手背之上,讓艾蜜莉的手汲取她的體溫。
……為什麼呢?
大概是還沒清醒。
她什麼也不想多想。
她覺得這樣很好。
她覺得這樣很自然。
她覺得這樣很舒適。
不過或許還不夠。
因為艾蜜莉的手還是一樣冰冷。
她看著艾蜜莉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她,很冷靜,很自制。
「把手放進我衣服裡。」她說。
艾蜜莉無聲答應,她的手鑽過安琪拉衣服的下擺,指腹滑上安琪拉腹部的肌膚。
那低溫讓安琪拉微微一陣哆嗦,她忍耐著。
「冷嗎?」艾蜜莉問。
「不冷。」
安琪拉提起手觸碰艾蜜莉的臉頰。
「溫暖嗎?」這次換安琪拉問。
「很溫暖。」
安琪拉閉上眼,用手指和手掌感覺艾蜜莉的臉的輪廓,就像在摸索記憶的形狀。
曾經那麼熟悉,又變得那麼遙遠……現在卻又回到了身邊。
「安琪拉。」
艾蜜莉忽然改口叫她。
那令她心跳加快,這興奮讓她覺得自己愚蠢,像個情緒容易起伏的孩子。
「安琪拉……」
艾蜜莉轉過臉吻她的掌心,她的指節,指尖。
她用大拇指摩娑艾蜜莉的嘴唇,艾蜜莉便啣住她的手指,用舌尖舔過。
艾蜜莉的手掌貼著安琪拉的肌膚,從腹部往上撫摸到左胸口。她暫且將手停在那,感受著安琪拉的心跳頻率。
安琪拉解開艾蜜莉的髮圈,讓她的長髮散落下來。
「妳的頭髮留得比以前還長了。」
她溫柔地摸著艾蜜莉的長髮。
艾蜜莉稍微撐起上身,俯視著安琪拉。
「妳好美。」艾蜜莉說。
「妳喜歡沒睡飽的女人嗎?」
「對。」艾蜜莉配合著說,唇角浮現笑意。「好像溫順可愛許多。」
安琪拉對這樣的評價不甚滿意,她可不想聽到艾蜜莉這樣說。
「先別急著下定論。」安琪拉雙手抓住艾蜜莉的衣領,把她拉過來親吻。
艾蜜莉張嘴回吻安琪拉,舌頭在對方的嘴裡交纏。她的手握住安琪拉的乳房,指腹輕輕滑過安琪拉的乳頭。
「嗯……」安琪拉情不自禁低吟。
艾蜜莉翻身壓到安琪拉身上,褪去彼此的上衣,然後俯身舔咬她的鎖骨,手指有意無意地搔著她的耳朵。
安琪拉不由自主地扭動身體,發出急促的鼻息。
不需要浪費時間探索。
艾蜜莉簡直像在告訴她,那些她喜歡的方式,敏感的部位,艾蜜莉全都記得。
和以前唯一不同的是--艾蜜莉吸吮她的皮膚,在她身體蓋下許多印記。
那是艾蜜莉以前不曾做過的事。

『拜託妳……』
那時候,她最討厭聽到艾蜜莉這樣懇切地對她請求。
『不要在我身上留下痕跡。』
其實安琪拉理智上是知道的,只是有時候太過投入,情之所至,還是會不自覺做出這舉動。
艾蜜莉絕不會在她身上留下吻痕,當然也不允許她那麼做,在這方面,艾蜜莉極其小心謹慎。
或許她也明白這樣比較妥當,但像這樣子被澆熄熱情,實在太過難耐,有時讓她很生氣,有時讓她很自憐,有時,又讓她很想哭。
她只是低下又悲哀的第三者。
『……我看還是別做了。』
可是如果她這樣說,對方又會拿出最柔軟的姿態來哄她。
『別這樣。』艾蜜莉撒嬌地靠在她肩上,握住她的手,提起來輕輕地吻。『我很喜歡……我想要妳繼續。』
對艾蜜莉的討厭和喜歡,層層疊疊,難以辨清。
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傷人的感覺忘不掉,好像永遠也走不出來。

早上七點半,電子鈴聲響起,安琪拉的手越過棉被,將鬧鐘按掉。
晨曦鑽過窗簾縫隙,無聲無息地在房裡進駐。
艾蜜莉半翻過身,摟住安琪拉的腰,但安琪拉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安琪拉呆望著空白的天花板,感覺腦袋還很沉很重,她睡眠不足,艾蜜莉就在她身旁,她卻不因此感到愉快。
她們做了愛,卻不因此心靈契合。
「……艾蜜莉。」她試著確認對方是不是醒了。
「嗯?」對方發出清晰的聲音。
「我想問妳一個問題。」
「嗯。」
「如果那時候,我告訴妳我愛妳,事情會不一樣嗎?」
「不會。」艾蜜莉幾乎沒有猶豫,肯定地回答。
安琪拉以為自己無所謂了,所以才問得出口,但聽到答案,她還是不由得感到一絲失望。
「那都是我的問題,不是妳的問題,妳可別檢討自己。」艾蜜莉平靜地說。
「既然是兩個人的事情,又怎麼會只是一個人的問題呢?」她把艾蜜莉的手臂從身上推開。
「我們都還年輕,我不敢把自己託付給妳。」
「妳覺得他比我還可靠?」安琪拉有些難以置信地說。
「我以前會對妳說些傑哈不好的事,搏取妳的同情,其實不全是真的,實話是,我對兩邊都裝可憐,你們都心疼我,那是我喜歡的。」
艾蜜莉太過誠實,讓安琪拉一時間錯愕得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發脾氣。
艾蜜莉是在替傑哈說話,也是在坦承利用她。
她又該討厭哪個多一點?
「妳現在向我承認妳是個混蛋對妳有什麼好處?」
「只是我現在敢對妳誠實了。」
安琪拉難以理解地看著艾蜜莉。
對了,她曾說她少了什麼?同理心。
「我愛的是妳啊。」艾蜜莉從容不迫地露出笑容。「我當年太懦弱了,如果再來一次,我會好好和傑哈分手的,不過現在說這有什麼意義呢?我說了妳相信我嗎?」
「妳的懦弱讓妳可以不留情地傷害我,妳的懦弱甚至可以讓妳跟一個妳不愛的人結婚?還是,妳剛剛對我說的話才是謊言呢?」
艾蜜莉猶豫了,收起笑容,短暫地沉默了。
「安琪拉,妳說當時的我們又能走到哪呢?」
「因為妳這樣想,所以我們哪裡也走不到。」
之後,兩個人都陷入死寂,房間裡的空氣像一瞬間被抽乾似的。
……再沒有更多的話好說了。
事情已經過了,結局已經定了。
「就這樣吧。」安琪拉邊說邊找回睡衣穿上。
「我們一起吃早餐?」
「不了,我要準備出門。」安琪拉起身離開床鋪。
「好。」艾蜜莉爽快地放棄,但過了幾秒後又開口:「以後我先去幫妳買早餐回來好了。」
安琪拉看著艾蜜莉,靜默了一下。
現在的艾蜜莉,總是做些出乎意料的事,說些出乎出意料的話。
「妳知道我只是不想順妳的意吧?」她也學著老實說。
「知道。」艾蜜莉也不諱言。「但,總得試著做些什麼吧?」
「……隨便妳吧。」
「難道妳不是在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嗎?」艾蜜莉微笑著說。
不是。
安琪拉說不出口,也答不上來。

……大概不是。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