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14.Ten minutes (奪雙飛)

276401.jpg

圖源

我好懷念妳穿白袍的樣子


14.Ten minutes

安琪拉讓艾蜜莉吻她。
簡單的,輕輕的一個吻。
讓她想起艾蜜莉第一次吻她,在一個安靜的午後。
她似乎還記得那一天的溫度,還有艾蜜莉慌張的神色。
很可愛,可愛得讓她忍不住要求對方再吻她一次。
如果不看結局,那的確可以說是很美好的回憶吧。
她微睜開眼,視線中映入那似曾相識的,反射著光芒的小飾品。
……她沒想過還會再見到。
艾蜜莉側著臉,指尖觸碰到她的耳朵,吻了她第二遍。
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耳根發熱。
正常的生理反應。
……她依然會對艾蜜莉產生反應。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她的手掌抵在艾蜜莉的肩膀,制止對方更加靠近。
再這樣下去會發生什麼事,誰都知道,但她不想被膚淺的情感流動牽著鼻子走,她還有很多事沒有想清楚,她不想做了再來後悔檢討,已經不是適合熱血腦衝的年紀了。
「……逐客令?」艾蜜莉望著她輕聲問。
金色的眼睛和記憶中棕色的眼瞳疊合,類似的情感在那眼中交錯。
--捨不得離開妳。
比自己所以為的更善於用眼睛說話的女孩子。
安琪拉不願再想。
「……嗯。」她回答。
「也好。」艾蜜莉忽地轉為乾脆地說。「感覺我的耐心今晚背叛了我,再待下去恐怕不妥。」
……奇怪的發言,傻瓜。
她看著艾蜜莉暗想。

「耳環……」
在送艾蜜莉離開,關門前的最後一刻,她還是問了。
「嗯?」
「是為了見我才戴的嗎?」
多年前她送給艾蜜莉的情人節禮物,她很驚訝艾蜜莉還留在身邊。
之前--或許是顧慮傑哈吧?她從沒見艾蜜莉戴過,而這讓她更後悔決定送禮物給艾蜜莉。
有時她覺得她所付出的感情,好像被艾蜜莉用鞋跟踐踏過一樣。
雖然,或許……這都是她自己一廂情願。
「不是。那樣未免太矯情,不是嗎?」
艾蜜莉向她微笑。
「後會有期,醫生。」

她希望聽到哪一種答案呢?
她又希望得到的答案代表什麼呢?
如果艾蜜莉和過去幾乎不是同個人了,她還懷有同樣的感情嗎?
就算她懷有同樣的感情,她們又能回到過去嗎?
現在,沒有傑哈了,她們就能好好地在一起?

不知道。
她只知道,艾蜜莉離開了,但她好像還希望艾蜜莉留下來。



安琪拉有點後悔她什麼資訊也沒有留下,她沒有任何聯絡艾蜜莉的管道。
那天忘了,但就算想到,大概也問不出口吧。
在堅持些什麼,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連續四天,艾蜜莉幾乎塞滿她腦裡每一個縫隙,艾蜜莉在或不在,似乎同樣煩人。
她想再見到艾蜜莉,但也不想見。
喜歡的理由和不喜歡的理由都有,她不確定哪一邊比較多,不過就算她能整理出來,也不會有解答,因為這不是數學問題,究竟該怎麼處理這個重逢,她還沒有定論。
也許是不安嗎?
……大概是吧。
如果被徹底背叛過一次,那要怎麼說自己能夠放心呢?
她站在病床前,拿著病歷表看著上面的資料,發現自己又恍神了一次,她抓回思緒,把剛剛目光掃過的資料又看一遍,這次才真正讀了進去。
傷患的恢復狀況良好。她安心地想。
「齊格勒醫生。」一名護士走進病房叫喚她。
「嗯?」
「有人找妳。」

她穿過乾淨無瑕的白色走廊,高跟鞋在地面上踩出清脆的聲響。
聽起來是不是太快了呢?
她一邊想一邊讓自己放慢腳步,走向醫院的等候大廳,接著一眼就從遠處看到那道單薄的身影。
艾蜜莉身上套著軍藍色的雙排扣風衣外套,貼身的黑牛仔褲外罩著皮長靴,她翹著腳,並輕輕地晃著上面的那條腿。
以前,有多少次艾蜜莉像這樣子坐著,待在她的研究室呢?

『抱歉,我不知道要忙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沒關係,我只是想在這裡陪妳。』

艾蜜莉總會耐心地在她身旁靜候。
但其實一點也不甜蜜,因為時限只到傑哈回基地為止。
艾蜜莉注意到她,很快便站起身向她走了過來。
她注意到艾蜜莉走路時擺動臀部的幅度變得很明顯,和以前不一樣。
然後艾蜜莉站到她面前。
「實在不知道該怎麼不想妳,只好過來了。」
講話的方式,和以前不一樣。
「妳走錯地方了,我是外科醫生,妳應該是要去精神科?」安琪拉故意半開玩笑地說。
「如果妳想要我在自己身上開一槍的話,別以為我做不到。」艾蜜莉露出笑容,輕鬆地回應她的調侃。
嘴角上揚的方式,也不一樣。
「別再提醒我有人弄壞了妳的腦子,我會很難過。」
「我很高興妳會替我難過,但事實上,我可能從沒這麼清醒過。」
艾蜜莉盯著她的雙眼,以前艾蜜莉也會這樣,但卻不像現在感覺那麼帶有侵略性,令她有些困窘。
「我給妳十分鐘,我們去別的地方說話。」
「從什麼時候開始算?」
「現在。」

安琪拉領著艾蜜莉到醫院的頂樓,一個不會被干擾或聽見對話的地方。
天氣不錯,雖然是微冷的冬末,但太陽從薄雲後探出頭,氣溫舒適。
「今天忙嗎?」艾蜜莉問。
「還好,主要是照顧博物館事件的傷患。」
安琪拉說完帶著責備的眼神看向艾蜜莉,她幾乎要忘了眼前的人是恐怖份子。
「那是和另一個組織的合作案,其實我也不想搞那麼大濫殺無辜,那很無聊。請妳諒解,我的子彈只殺必要的人。」
必要的人。
這又讓她想起傑哈。
她有立場譴責艾蜜莉嗎?
當然沒有。
至少現在她依然覺得沒有。
她不是個合格的醫生,對於艾蜜莉加入利爪,她也有責任。
再說,她也不知道利爪組織的目的,也許在某些人看來,捍衛者也和恐怖份子沒有差別吧。
這幾年來她對事情比較看得開了,如果可以的話她當然希望暴力不存在,但她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最終她還是只能嘆氣。
她一個人改變不了什麼,只有對生命能救一個是一個。
「別想那些了,醫生。」艾蜜莉微笑望著她。「我好懷念妳穿白袍的樣子。」
她安靜地看著艾蜜莉一會兒。
怎麼,她就是對那些討好的話語,開心不起來。
「也沒那麼懷念吧,否則妳不會過了將近十年才來找我,才讓我知道妳還活著。」她顯得有些冷淡。
不過,至少她這次沒有生氣,已經是一種進步了吧?
「可是醫生啊,」艾蜜莉不慌不忙地回答。「我基本上可以說是捍衛者的通緝犯了吧?妳認為我找妳適合嗎?妳那麼恨我,我又怎麼知道妳想不想見我呢?」
恨。
由艾蜜莉口中說出這個詞真是強烈,強烈地讓安琪拉差點發笑。
「妳怎麼知道我恨妳呢?」
「妳可能不知道妳表現得非常明顯,不過妳表現得非常明顯喔。」
同樣的話不需要說兩遍。她想。
「那妳會痛苦嗎?」
是事過境遷才問,還是幼稚心發作才問?她也搞不清楚了。
因為問這個問題之前,她根本沒有思考,她只想知道。
「現在不會了。」艾蜜莉面不改色地說。
有點可惜。
她十分幼稚地想。
「否則我永遠不敢見妳吧。」艾蜜莉接著又說。
安琪拉沉默,開始後悔咄咄逼人。
快十年了她還放不下。
……還如此心胸狹窄。
……還不能放過彼此。
她暗自低落地檢討著自己。
「十分鐘了。」
艾蜜莉的提醒讓她回神。
其實那只是玩笑話,她倒沒想到艾蜜莉會主動提起。
交談的時間比想像中還要短了許多,難道艾蜜莉真的從她們開始走向頂樓就在計時?
「那麼,我就不打擾妳工作了。」艾蜜莉說。
安琪拉忍不住思忖,這會不會這又是另一個陷阱呢?就像那晚艾蜜莉為了套出她的反應而設下的許多言語圈套?
現在,艾蜜莉希望她挽留嗎?
她們應該還有很多話沒有說。
她到底為什麼想見到艾蜜莉呢?
她想知道什麼?
想知道艾蜜莉有多喜歡她?
想知道艾蜜莉當年是身不由己?
想知道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年還記著她?
是不是其實,也許只是,不甘心而已?
「艾蜜莉。」
她出聲叫喚,艾蜜莉停下腳步。
「晚上來我家?」
艾蜜莉看向她,認真考慮著什麼而頓了一下。
她才發覺,這次艾蜜莉對她說的話不是圈套,不是測驗,僅只是對她的尊重。
「我不確定幾點能到。」
艾蜜莉說。
「不過,我一定會到。」
說完,艾蜜莉臉上浮現淺淺的笑容。
那時候,安琪拉彷彿見到了以前的那個艾蜜莉。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