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13.Suggestion (奪雙飛)


293978.jpg

圖源

創作是如此寂寞的荊棘之道
自己的奪慈自己推啊啊啊啊啊


13.Suggestion

根據艾蜜莉所說,她被利爪組織綁架,起先他們只是理性的問話,試圖從她身上得到關於捍衛者和傑哈的情報,但她並沒有透露任何資訊,之後他們就開始對她進行電擊,銬打,很多次她暈了過去,意識時常在模糊不清的狀態。
她被捍衛者的探員救回來時,做了精密的身體掃描檢查。畢竟是從利爪組織那裡帶回來的,捍衛者也會擔心她身上是否會被安裝什麼有害的東西。奈米晶片,微型炸彈,都是利爪曾用過的手段。
幸好檢查並沒有異樣,艾蜜莉住院休養,雖然非常虛弱,不過多半只是外傷,沒有大礙。
因為是特殊事件,所以她也被安排給安琪拉負責。
「不好意思,醫生,給妳添麻煩了。」
「不麻煩,這是我的工作。」
有時候安琪拉能感覺到艾蜜莉試著和她互動,想和她多說些話,但她總是用過於禮貌的態度刻意保持距離。
如果是以前,她大概會想要二十四小時都陪伴在艾蜜莉身旁照顧吧。
可是現在,她只希望艾蜜莉能盡早出院,好讓她不必盡醫生的職責每天探視。
「醫生,我這幾天,有時會頭痛。」
兩週後,艾蜜莉要出院的那天,她這麼對安琪拉說。
每天安琪拉都照慣例執行她的工作,確認艾蜜莉的身體狀況,她雖沒特別用心,但也沒有輕忽。
「妳的檢查資料沒什麼異常,大概只是身體狀況還沒完全復原。我會先幫妳開止痛藥,這幾天再觀察看看吧。」
該做的都做了。她想。
她或許是有點冷淡了。
如果是之前,她不可能就這樣讓事情過去的。
「嗯,若是妳的診斷,我想就沒錯。」
……別對我說那種話。
她討厭艾蜜莉對她那樣小心翼翼,那樣謹慎客套,卻又透露著全心的信任。
她最討厭的,還是她依然為艾蜜莉受傷感到心疼。
為何她們是這樣的關係呢?
為何她不能付出更多的關心呢?
她對兩人所處的境地,對艾蜜莉的一言一語,對這一切,都覺得厭煩。
所以她輕易地忽視了艾蜜莉的求救訊號。
當晚艾蜜莉殺了傑哈,消失無縱。
捍衛者推斷艾蜜莉可能是受了利爪組織的神經制約操控,他們原先以為那還在非常初步的實驗階段,沒有料到利爪已經能夠實際運用。
雖然沒有任何人責備這件事,只當這是一場無可避免的悲劇,但安琪拉一直認為那是她的責任,而且導致這重大失誤的原因,還是最不該的私人感情。



「是我的錯。」
艾蜜莉說,並且暫時收起了輕慢的態度,禮貌性地拉開了與安琪拉的距離。
「一定是我太躁進了。醫生,請妳原諒。」
艾蜜莉的反應完全出乎安琪拉的意料。
安琪拉以為她這樣明確無情的拒絕,會引起艾蜜莉的情緒波瀾,或者會刺傷艾蜜莉,哪怕只是一丁點。
但艾蜜莉實在冷靜的異於常人,不但絲毫沒有動遙,甚至可以說是游刃有餘。她的反應好像她剛剛只是急著催店員上菜的失禮客人。
安琪拉毫無頭緒,她根本無法掌握艾蜜莉的心理狀態。
「不好意思,我雖然矯正了許多缺點,但卻沒什麼同理心。」艾蜜莉說。
「……什麼意思?」
「利爪組織給了我徹底的訓練,幾乎可以說我和過去已經是不同的人了,啊,不過,我覺得妳很有魅力,這點倒是沒有變。」艾蜜莉說著又笑了,她好像就是忍不住輕薄。
安琪拉很意外艾蜜莉會直接坦承和利爪的關係,而且艾蜜莉的講話方式讓她的太陽穴隱隱作痛,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妳為什麼會驚訝呢?」艾蜜莉替自己空了的酒杯又倒滿香檳。「傑哈死後,捍衛者應該猜到是利爪組織對我動了手腳啊。」
「……嗯。」
推論上是這樣沒錯,但由本人這樣親切地說明,安琪拉一時還是難以消化。
這件事在她心裡埋了那麼深那麼久的歉疚,艾蜜莉卻說得輕描淡寫。
「是因為妳疏忽了喔。」艾蜜莉說。
安琪拉的呼吸霎時間像被切斷了似地中止。
她難堪得無話可說。
「只是開玩笑的,醫生。」艾蜜莉看著安琪拉僵掉的表情,惡戲地呵呵笑著。「那時候的技術是利爪略勝了一籌,捍衛者再怎麼檢查也無法發現的,就算是妳也沒有辦法啊。」
--解脫。
她從沒想過這輩子還能從這罪惡感之中解脫。
事情發生後,安琪拉痛悟到當時所執著的小情小愛,是如此幼稚而微不足道。
她是悲劇的推手,她曾以為自己永遠也無法開脫。
情緒在眼裡翻滾,她低下臉。
「……對不起。」她無力提高音量,只能小聲地說。
「收回去吧,醫生,妳沒有對不起我。」艾蜜莉說。這不是安慰,她確實不那樣想。
安琪拉閉上雙眼,做了幾次深呼吸平復自己的情緒。
她想,她應該可以問。
改變態度,需要一點勇氣。
但做為回報,她應該如此。
「……妳的身體還好嗎?」她以和緩的口氣問。
她一直很在意艾蜜莉不自然的膚色與眼瞳,但她的關心與擔心,又不想表現得太過明顯,所以她始終把問題壓在心底。
「好的不得了,只不過體溫有些異於常人罷了。」艾蜜莉輕鬆地說。
安琪拉自然地拉過艾蜜莉的手,那肌膚令人心寒地冰冷。她的手指搭上艾蜜莉的手腕,檢查著艾蜜莉的脈搏,而那脈搏異常地緩慢,有如虛弱的將死之人。
她不敢想像艾蜜莉到底遭遇過什麼事,身體產生如此巨大的改變,不可能沒有痛苦。
她垂下頭一語不發。
她甚至難受的想哭,但她努力抑制著情感。
她自覺不該表露這軟弱而於事無補的同情心。
「醫生,我喜歡妳的溫柔。」
她咬緊了下唇。
也許艾蜜莉就是想讓她崩潰。
「只是我的溫柔。」她吃力地開口。
「我喜歡妳。」
……即使如此,那又怎麼樣呢?
那些傷又怎麼樣呢?痛又怎麼樣呢?
過了就忘了嗎?時間向前走就能當作沒事了嗎?
「……可是,我已經不喜歡妳了。」
她沒有辦法接受。
她也不認為自己還懷有當初那樣願意奮不顧身的熱情。
「我不在意。」艾蜜莉淡然地說。
「妳應該在意。」眨眼間,她似乎又要燃起了怒火。「妳就是太不在意我的感受了。」
「不是那樣。」艾蜜莉面不改色,鎮定地像是在說著別人的事。「只是當時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難道妳現在就知道了嗎?」她尖銳地反問。
「至少我不害怕和妳在一起了。」艾蜜莉從容不迫地向她微笑。「至少我表達我的想法了,當然如果妳拒絕,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所以,如果我拒絕,妳還是會輕易地放棄,就像當年一樣。
她覺得好不甘心。
……好不甘心。
她以為對艾蜜莉的感情早已終止,但此刻又波動了起來。
「不過我不這麼建議。」艾蜜莉裝著體貼的口吻說,同時臉上的笑意變得更深。「因為我會遠比妳想像的更有耐心,更不擇手段去達成目的。妳恐怕不會希望我這麼纏人?」
那倒……未必。
安琪拉看著艾蜜莉,她難以想像那個艾蜜莉居然說得出這種積極的發言,這讓她上一刻負面的心情完全翻轉,她甚至有點雀躍。
「醫生,妳在想什麼都寫在臉上了。」
艾蜜莉笑著戳破她,她不確定自己臉上到底寫出多少東西,但這已足夠尷尬。
「妳怎麼這麼可愛呢?」
艾蜜莉的冷手貼上安琪拉的熱臉。
這次,安琪拉沒有制止她。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