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11.Graduation (奪雙飛)


CqpmZpEUEAA1iDx.jpg

圖源

一直聽甜甜的歌寫苦苦的文。


11.Graduation

高中這三年來法里哈打球賽,安琪拉始終調不出時間來加油,所以她完全沒想到安琪拉會出現在她的畢業典禮。她大喜過望,雙手接過安琪拉送給她的花束,粉紅色的百合搭配白色的玫瑰,舒適高雅的顏色,散發著怡人的淡淡香氣。她珍惜地捧著,好像抱著脆弱的小動物般。
「畢業快樂。」安琪拉笑著說。她穿著淺藍條紋的襯衫配黑色窄裙,看起來是工作結束後直接過來的。「本來安娜也要和我一起來的,可惜臨時有任務抽不開身。」
「沒關係啦,而且晚上就要見面了,妳還特地跑來,真不好意思。」法里哈雖然這麼說,卻完全掩不住開心的情緒浮現在臉上。
「我也是來接妳的啊,這邊結束之後我直接帶妳去基地。」
法里哈以優秀的成績考進埃及的頂尖軍校,而且很快就要入伍。晚上捍衛者的人約好了要一起聚餐,替法里哈送別。
她和家族歷代的軍人走在同一條路上,逐步確實地完成人生藍圖。
「那,先和我拍張照吧?」法里哈期待地說。
法里哈把手機遞給朋友,請朋友幫她們拍照。
她一手捧花,一手搭著安琪拉的肩膀,安琪拉則摟著她的腰,兩人微笑,拍一張美好的紀念照。
安琪拉是捍衛者裡的名人,在海報或電視上都曾出現,當人們開始注意到安琪拉就引起不小的騷動,甚至有不少人湊過來想和她合照。
這讓法里哈覺得有點害臊,但也很驕傲,好像屬於自己的一部分受到肯定。
安琪拉和人拍了幾張照之後,感覺自己的存在似乎有點影響到畢業典禮的氛圍了,於是便想先脫身。
「我先去附近繞繞,等妳這結束再打電話給我吧。」
和安琪拉暫別之後,法里哈收到了第二束花。
而這也是她意料之外的事。
「恭喜妳畢業了。」
她接下學妹送的花束。
她們交往了半年多,分手已過了將近一年,但她們除了球隊上的公事,已經很久沒有好好地說過話,更不用說聊天。
她們的分手極其理性和平,也說過還是要當朋友,只是總有一份尷尬,無論如何不能化解。她不喜歡這樣,她不知道到底要花多少時間,要做些什麼,才能回到交往前的友好,或者永遠都回不去了?這是最讓她遺憾的事。
「謝謝妳,我很高興。」她露出笑容,誠心地說。
「法里哈。」學妹不知怎地稍微壓低聲音,臉上浮現有些狡黠的微笑。
實在是久違了。
分手後,她就再也沒見過學妹像這樣和她說話。
「嗯?」那讓她懷念,卻也有點緊張。
「妳是不是喜歡她?」
果然不是什麼好事。
她像啞巴吃黃蓮,嘴巴緊閉地沉默了幾秒,然後說:「沒有啊。」
「她知道妳喜歡她嗎?」學妹無視她的回答,笑著又問。
她們曾經是很好的朋友,也曾經是很親密的情侶,似乎沒道理對法里哈的反應看不穿。
法里哈視線往上,迴避著學妹直視的目光。這太尷尬了。
「大概不知道。」她老實說。
「妳不打算讓她知道嗎?」
「我不敢說。」她看向學妹,安靜了一下。「這就是我佩服妳的地方。」
「妳應該說,我覺得她會喜歡妳。」
「毫無道理,而且妳甩了我。」她苦笑。
「我覺得願望已經達成了,不能賴著不走。」
她疑惑地望著學妹,不明白言下之意。
「妳一直都有喜歡的人,不是我,我知道,因為我沒那麼笨。」
學妹的確很聰明,是她所見過的球經裡最機伶的。
不但能有效率地處理球隊的雜務,還能對球員提出良好的意見,精確地分析對手。
這證明這個人非常細心,而且具有良好的觀察與思考能力。
既然如此。
「我不懂……那為什麼還會告白?」
「因為不抱期待。」學妹說。「那樣要說出來就容易多了。」
「妳太奇怪了。」她不禁失笑。「突然說這些太奇怪,看到她就對我說這些也太奇怪。」
「因為妳一直都是聊到她時最開心啊。」
她聽了只覺得有些無奈,她並不希望讓學妹這麼認為。
而且她自認應該沒有表現的那麼明顯,交往時她也很少提起安琪拉。
「就算不是聊她,我們也可以相處得很開心。」她說。
學妹聽到她這樣說後,露出了笑容。
她後悔過好幾次。
在交往的期間,因為明白自己沒辦法喜歡上學妹而感到愧疚,在分手後,又覺得是自己抱持著嘗試的心態答應交往而摧毀了友誼,很長一段時間,她也為此難過。
她一直想,同樣的事情她絕不會再做第二次。
「可以抱妳嗎?」學妹問。
「喔、嗯。」對於這個請求,她有點難為情,卻也十分欣慰。
她把花束小心地放在椅子上,然後她們給對方一個擁抱。
如果學妹今天沒有來找她說話,或許她們會就這樣分別,成為對彼此來說什麼也不是的存在吧。
現在回過頭看,也許一切沒有那麼糟糕,也許她們經歷這些能得到什麼,不全是只有失去。
「我覺得我第一個交往的人是妳很幸運。」她忽然這樣想。
結果學妹因為這句話而哭了出來。



「妳把人家弄哭啦?」
法里哈坐上安琪拉的車後,安琪拉劈頭就問這麼一句。
「為什麼妳會看到啊?」法里哈尷尬地說。
「因為那時候我還沒走遠嘛。」安琪拉微笑著說。「妳們還好嗎?」
「沒事,只是因為我畢業,又要回埃及了,有點感傷吧。」她輕描淡寫地說。
「沒事就好。」
車子平穩地行駛在路上,法里哈看著熟悉的畫面從車窗外掠過,在心裡默默地向校園,商店,餐廳,街景道別。
她要離開這裡了,她想。
接著她瞄了一眼安琪拉的側臉,心情不由得低落起來。
「……我也很捨不得。」她說。
「什麼?」安琪拉頓了一下。「跟學妹分開嗎?」
「……不是啦。」
「嗯?」
「我是在說--」妳。「你們。」
安琪拉看了她一眼,伸手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
「我也捨不得妳。」安琪拉感傷地說。
這讓她有點想哭。
感動和失落,在情感的兩極平衡又衝突地對立著。
她知道安琪拉說的話是真心的,只是為什麼同樣的話,安琪拉講起來就那麼自然,那麼無需遮掩呢?因為毫無其他的意思啊,是純粹真摯的友誼啊。
這樣有什麼不好呢?
到底有什麼不好呢?
她想起學妹說的,不抱期待。
她從來就沒有抱期待。
但她覺得,真的沒有抱期待的人,才不會將感情說出口吧?



那一晚大家喝了很多酒,感慨時間過得好快,當年小小的法里哈已經長得那麼大。
其實不只別人這樣想,就算是法里哈自己也覺得時光匆匆。
「我的女兒一定會成為最優秀的士兵。」安娜摟著她的肩膀,驕傲地說。
「別忘了我也有功勞。」莫里森大口喝酒,玩笑著說。
「我才是功勞最大的。」萊因哈特急著說。
眾人聽了不禁哈哈大笑,只有萊因哈特會對這種事認真計較。
她好喜歡這裡,喜歡和大家相處在一起,這些年長的朋友,從不曾讓她感到隔閡。
六年的時間,她在這裡所累積的回憶比學校更加深刻,更加難忘。
可是今晚和過去不同,今晚是道別。她越高興,就也越難過,不捨的情緒抑制在心裡不斷膨脹。
她想努力記住這一切,大家嘻鬧的聲音,微笑的表情。
她坐在母親身邊,這時候見到安琪拉對她招手,她便起身走到安琪拉旁邊坐下。
這六年來,她就時常像這樣待在安琪拉身旁。
「對不起,妳出發的那天,我沒有辦法去送機。」安琪拉說。
「我知道,沒關係。」她當然不可能不為此失望,但還是作出諒解的樣子。
「妳去那邊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別太勉強好嗎?」安琪拉眼神充滿關心地叮嚀著。
她想,在安琪拉看來,她始終就像小孩,或是妹妹一樣。
「嗯,好。」她乖巧地點點頭。
沒關係,或許她也不反對安琪拉這樣看待她。
「還有。」
「嗯?」
「別再把女生弄哭了。」安琪拉低聲說。
「才不會。」她的臉一下子熱了起來,侷促地說。
「只是開玩笑的。」安琪拉表情愉快地笑著。
然後她們安靜不語了一會兒,安琪拉喝了幾口紅酒後,輕輕地放下酒杯。
「我知道妳離開是為了回來,但我還是很難想像妳要離開我了,要繼續保持連絡,好嗎?」安琪拉將手掌溫柔地擺在法里哈頭上,明明法里哈已經長得比她還高了,她還是習慣這麼做。
「嗯。」法里哈抿緊了嘴唇,不動聲色地點點頭。
「讓我抱一下吧。」安琪拉說。
在法里哈作出回應之前,安琪拉便把她摟向自己。
那一瞬間眼淚就盈滿她的眼眶,她想撐著不眨眼,但淚水還是掉了下來。
她的目標是那麼明確,她的志向是那麼堅定。
離開是為了回來。
可是……她真的好捨不得。
她就要走了,兩個國家,隔著海的距離,她不知道下次見到安琪拉,究竟會是多久以後?
我喜歡妳。
這四個字在她腦裡不停打轉。
但果然還是說不出口。
這是懦弱還是聰明,她不知道。
「妳別害我也想哭嘛。」安琪拉說。
儘管她低聲壓抑啜泣,還是讓安琪拉察覺到了。
那之後,安琪拉也哭了。
這不是愛情,沒關係。她想。
她們雖然懷抱不同的心情,但也許有一部分是共通的。
這樣也好。
……這樣就好。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