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10.Confess (奪雙飛)

CpW5vgaUIAAp7TF.jpg

圖源

圖好可愛QQ
內文沒這麼甜(ㄍ


10.Confess

法里哈在學校是個受歡迎的人。並不是人緣特別好,朋友特別多的那種,而是崇拜者遠多於朋友的類型。
長得好看,在球隊的表現突出,經過安琪拉的調教,功課也維持在前端,母親又是英雄,她具備各種引人注目的特點。
不過或許是身材高大,性格有些強硬,再加上看不起幼稚的同齡男性,導致她的異性緣遠遠不如同性緣。
十七歲時她第一次被告白,她感到不知所措,所以她並沒有立刻給對方答覆。
或者說,她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好朋友才對。
「我好像沒見過妳為了戀愛煩惱的樣子。」她對安琪拉說。
「也是有煩惱的時候啊。」
「是嗎?」她懷疑地說。
「怎麼?」安琪拉興味盎然地朝她笑著。「妳需要戀愛諮詢嗎?」
說實在,她想不到比安琪拉更適合討論的人。
但她覺得安琪拉那種想湊熱鬧的心態表現得太過明顯了,讓她未免有些不是滋味。
「妳陪我去打籃球,我就跟妳說。」
「聽人訴苦還要被談條件,真是生平第一次。」
「所以要不要?」
「好嘛,但我得再忙一會,妳等我?」
「好。」
她坐在安琪拉的身旁,假裝低頭讀著課本。實際上她的手托著臉頰,偶爾從指間的縫隙偷看專心工作的安琪拉。
她很喜歡那張被瀏海半遮的側臉,只是這樣看著,心情就變得充實。
如果是她對安琪拉告白,安琪拉會認真看待嗎?安琪拉會用什麼方式拒絕她呢?如果被拒絕,她們還會當好朋友嗎?
不,這些問題毫無意義。
因為她絕不會告白。
因為聰明人不打必敗無疑的仗。

安琪拉工作結束後就換了運動服,和法里哈一起到基地附設的球場。
天氣微涼,很適合活動身體。
她們先慢跑一會兒,拉筋熱身,之後才開始打球。
安琪拉不願和法里哈對打,所以她們只是練習投籃。
「我要聽戀愛煩惱。」
安琪拉邊說邊將球拋出,球打到籃框彈了開來,法里哈高高躍起,在半空中準確地抓住籃板球,落地後接一個轉身上籃進球。
「妳再不說我要戀愛了。」安琪拉望著她笑說。
這種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的話最是可惡,偏偏法里哈又無法不為此沾沾自喜。
「有學妹和我告白。」她說。而且不知為何要盡量以稀鬆平常的語氣。
「喔?」
「她也是球隊的經理,跟我蠻要好的。」
「聽起來很不錯。」安琪拉微笑著。
「我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才好。」法里哈有些焦慮地運著球。
「為什麼要拒絕?」
這問題讓法里哈愣住了,她雙手抓住籃球,思考了一下。
「因為我沒有喜歡她?」她說。
「妳有喜歡的人嗎?」安琪拉問。
「沒有。」她面不改色地撒謊。
「那麼試試有什麼關係呢?」
法里哈的腦袋有點混亂,她沒想到討論會往這個方向發展,她沒想過還有這個選項,她以為安琪拉會教她一個委婉的拒絕方法。
她一方面意外安琪拉會這樣想,一方面也意識到她和安琪拉的觀點不同。
「妳們是好朋友不是嗎?這代表妳們合得來啊,也許妳會喜歡上她?」
要她移情別戀,有困難。但安琪拉說的沒錯,這並不是不可能。
「妳也覺得要拒絕好朋友很困難吧?所以給彼此一個機會不就簡單多了?」
不可思議,她竟然覺得安琪拉說的很有道理。
讓她有種她如果告白,安琪拉也會給她機會的錯覺。
不過這念頭相當短暫,冷靜看待安琪拉誠心的建議,不就是種變相拒絕嗎?安琪拉鼓勵她和別人交往,不就證明安琪拉對她毫無感覺嗎?
「我明白了。」
她突然有點賭氣。
「妳可以再想想,我的意見只是參考。」
「嗯。」她繼續練習投籃,心裡已經有了決定。
反正她對戀愛也很好奇,她也想知道那是怎麼回事,她也想知道她能從中得到什麼,也許那會讓她更了解安琪拉也不一定。
「法里哈,妳的外套可以借我穿嗎?我有點冷。」安琪拉走向場外,拿起法里哈的運動外套。
「因為妳動太少了啦。」
「我只想看妳打球啊。」安琪拉微笑著把外套穿上,拉起拉鍊。雖然她們身高差不多,但因為法里哈肩膀較寬,所以她的外套也比較大件,外套的肩線從安琪拉的肩頭稍微落下一點,法里哈覺得那不合身的模樣非常可愛,而且安琪拉穿她的外套,讓她覺得她們非常親近。
只是這些快樂最後都只會帶來鬱悶而已。
她想,若她能將這種愛戀的心情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也許會讓她好過一點吧?



不否認,能夠和一個人互相關心的感覺很好。
不否認,被重視的感覺很好。
學妹想牽手,她就讓她牽。
學妹想親她,她就讓她親。
偶爾她也會主動,因為她覺得情侶好像就應該那麼做。
她也會對那些親密的互動感到緊張,但她知道那其實是對事情,不是對人。
在大家眼裡她和學妹感情看起來很好,安琪拉似乎也這麼認為。
今年的情人節她有充分的理由不準備安琪拉的禮物了。
她把時間和心思花在和學妹的約會上,有那麼一刻她覺得自己好像擺脫束縛,得到了某種自由。

「妳長大了,不喜歡我了。」
情人節的隔天,安琪拉用手機看到她在社交網站上和學妹的合照,用著像是很遺憾,帶點哀怨的口吻說著。她沒想到安琪拉似乎很介意沒收到禮物。
她當然還喜歡安琪拉,她最不該的是為此感到狂喜。
對她來說那話裡有幾分是玩笑,幾分是真實都沒關係,如果安琪拉能為她吃醋,就算只是一點點,那也已足夠。
她何需自由?她哪怕束縛?
她頓覺試著和人交往,以為能轉移情感,實在是高估自己。
「畢竟我已經十七歲了。」她說。而這句話完全不能代表什麼。
「妳幹嘛長大呢?」安琪拉伸手揉亂她的頭髮。
「我明年再送妳禮物嘛。」她掩不住笑意說。
「不要,妳的心已經不在我這了。」
她難得聽到安琪拉說這種孩子氣的話,覺得實在太過可愛。
「妳還是最重要的。」這是她的真心話,但她必須裝作只是為了安慰而說。
「姑且相信妳。」安琪拉恢復笑容,輕輕捏了捏她臉頰。
她好想抱一抱安琪拉,如果可以的話,她還真想知道該怎麼把心拿回去。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