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9.Grow up (奪雙飛)

006x8A80jw1f6l7bdur94j30sz0k9ab7.jpg

圖源

分享最喜歡的韓國繪師w


9.Grow up

當法里哈升上高中,同學時常會討論誰喜歡誰這類的話題。
她總會說她沒有喜歡的人,事實上她腦裡必定會浮現一個人的樣貌。
也只會浮現那個人的樣貌。

週六的下午她去基地做重量和搏擊訓練,除此之外她開始接觸槍械,做射擊練習。這一切都是替未來鋪路,所以她從不覺得辛苦,每次進行練習,她都感到踏實。
訓練結束,法里哈沖過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後就到安琪拉的研究室。安娜說了晚上邀安琪拉,看她是否要一起用餐,所以法里哈就先過來問問。
安琪拉一見到她見顯得很意外的樣子。
「妳今天早上不是練校隊嗎?居然還跑來基地做訓練,太努力了吧?」
法里哈因為長得高,剛進高中就被立刻拉進籃球校隊,而且她跳躍力好,運動神經優異,一下就成為先發球員。
「因為我要成為妳的同事。」法里哈理所當然地說。
「我知道,大家都知道。」安琪拉愉快地笑了。「但我應該是最期待的那一個。」
安琪拉就是這樣,總是這樣,面不改色地說一些讓她開心的話。
「妳也很努力不是嗎?」法里哈笑著用食指指著自己的眼眶下方示意。「黑眼圈都冒出來了。」
「妳嫌棄我嗎?」安琪拉噘了一下唇,故作不甘心。她工作太忙,前一晚只睡了三小時。在捍衛者沒有固定假日,而是用排班的,再加上能者多勞,安琪拉時常需要支援,自然缺乏充足睡眠。
「怎麼會,還是很漂亮啊。」法里哈若無其事地說,同時拉了把椅子,隨興地在安琪拉旁邊坐下。
「我一直都喜歡妳是個誠實的孩子。」安琪拉滿意地笑著。事實上她當然知道法里哈是怎麼看待她的外表的。
「媽媽問妳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法里哈問。
「好啊。」安琪拉很快回答。這事她們都已習以為常。
「大概七點。」
「所以還有半小時。」
「嗯。」
「那我們來聊聊那件事。」安琪拉放下工作,看著她說。
「哪件事?」法里哈疑惑地挑起眉。
「聽說妳在學校跟人打架?」
「打架?」法里哈勾起嘴角笑了。「不,那只是單方面的制裁罷了。」
「發生了什麼事?」安琪拉關心地問。
「那個人說捍衛者目無法紀,到處殺人。」
捍衛者締造過和平也發動過戰爭,所以這個世界對捍衛者的反對聲浪從未停過,具有那樣強烈反抗意識的人永遠都存在。
安琪拉嘆口氣,其實她能理解為什麼有人這樣想,戰爭絕不會讓所有人都受惠,而她亦是受害者之一。
法里哈的母親是戰爭英雄,這會讓大部分的人想親近她,可當然也會有人看不順眼。
「我知道那不是事實,我只是討厭有人不尊重捍衛者和刻意找碴。」法里哈接著說。
如果有人羞辱了捍衛者,對法里哈來說是羞辱了她的母親,羞辱了安琪拉,還有那些比她年長的好朋友們。
「那妳做了什麼?」
「我對他說借我一隻手。」
「什麼意思?」安琪拉困惑地問。
「用示範的比較快。」
她要安琪拉站起來,和她面對面,借她一隻手。
安琪拉稍微提起手,法里哈就迅速而俐落地扣住那隻手,她用不至於讓安琪拉感到疼痛的力道,扭過安琪拉的手臂架到身後,安琪拉被迫順著那力道半轉過身子背對她。為了避免手受傷,被架住的人不得不配合那動作將身子前傾,就像警察制服歹徒那樣。
法里哈的手掌包住安琪拉的拳頭。
其實她不需要這麼做。
她的手掌比安琪拉還要大了。她想。
她聞到安琪拉的髮香。
她已經長得比安琪拉還要高一點了。
她之前身材還嬌小的會被安琪拉抱在懷裡,但現在她卻能輕易地壓制住安琪拉。
「大概就這樣。」她放開安琪拉。「沒弄痛妳吧?」
安琪拉看起來有點嚇到,她揉了揉不太舒服的手臂,然後浮現無奈的表情。「好吧。我明白了,這不是打架,這是霸凌。」
「對,我被言語霸凌。」
對於法里哈機靈的回答,安琪拉挑了一下眉頭,臉上似笑非笑。
「看來妳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
「我在伸張正義。」
「可是我覺得暴力是不好的,也許你們需要的是溝通。」
法里哈的確曾嘗試溝通,但那個同學根本無法溝通。關於這個她也不想多說了。
而且暴力讓她得到她想要的,讓她握到安琪拉的手。她倔強地想。
「我以後不會了。」她選擇順從。如果這能讓安琪拉高興,她就願意。
「妳和我約好了?」
安琪拉微笑著對她伸出小拇指要和她打勾勾,於是她也用小拇指勾住安琪拉的手指。
她喜歡她們這樣子,好像她還是小孩子。
她牽過安琪拉的手,很多次。
她也抱過安琪拉的身體,很多次。
可是那都不代表什麼。
而且那樣的互動已經減少了許多,大概是因為她長大了吧。
或許她也覺得彆扭吧。
只有她自己知道,最近她見不到安琪拉時就會心煩意亂。
她總是想念安琪拉,那是有一點煎熬的、負面的感覺,不過一旦見到面,就會被更大的喜悅覆蓋過去。
她就算再累也想要來基地,因為她覺得她必須見到安琪拉,如果不這樣的話,她好像做什麼都無法專注。
以往她對談戀愛並不是很有概念,也沒有太大興趣。
小時候對一個人有好感不會想太多,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但她現在好奇戀愛是什麼,懷疑自己所抱持的情感是什麼,事情就變得複雜了。
她開始思考進退,思考該做何表現。
她知道,安琪拉從沒用戀愛對象的眼光看待她。
應該說不可能這樣吧。
安琪拉看待她與其說是朋友,說不定更像妹妹。
安琪拉失去雙親,也沒有兄弟姊妹,或許是這樣,所以安娜時常找安琪拉和她們一起作伴,偶爾法里哈也覺得她們很像家人。
她要是喜歡安琪拉的話,大概會單戀一輩子吧。
不過,也不是不行。
她並沒有覺得她應該跟安琪拉交往,或是她應該去追求。
她現在最煩惱的只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今年的情人節,她還該不該送安琪拉禮物呢?
從認識安琪拉到現在,她已經持續了三年,第一年是巧克力餅乾,第二年是巧克力,第三年是巧克力蛋糕,今年,她不知道該不該繼續這樣的行為。
她心虛地想,繼續這樣的行為也許會被人察覺她真正的心意,但忽然停止,或許也很奇怪,或許大家會起疑。
可是安琪拉有男朋友,也會送安琪拉禮物,一定是比起她所做的微不足道的小點心更棒的禮物吧。
她不想被比下去。
還是孩子時,她單純,自信,認為自己獨一無二,她從沒想過安琪拉會不會把她拿來和別人相比。
現在她卻把自己放到另一個位置去和人做比較,她感覺好像失去身為一個孩子單純的特質與特權,而她不太喜歡這個樣子。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