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Overwatch】8.Favorite (奪雙飛)

法拉報到!!




8.Favorite

那一天,天氣很好,藍天晴朗清澈,陽光溫暖宜人。
那一年,法里哈十二歲,她透過飛機上小小的窗口,目不轉睛地望著和家鄉截然不同的風景。
那可能是法里哈這輩子最興奮的一天。
從埃及到瑞士的飛機準時起飛和降落,她和安娜下了飛機,親密地手牽著手。
過往她們分隔兩地,她住在埃及給外婆照顧,所以彼此相處的時間並不多。可是以後不同了,她們會住在一起,一起生活,更棒的是--安娜還答應帶她去捍衛者基地,認識那些她崇拜的英雄。
這就像許多小孩子夢想去迪士尼樂園玩一樣,但她覺得這比那還要好上百倍。

所有人對她都非常親切,她想這一定也是因為母親在捍衛者相當受人敬重的關係。
安娜帶她見過莫里森、雷耶斯、托比昂等等那些海報上會出現的有名大英雄,其中當然還包含她最崇拜的萊因哈特。她一向很欣賞那種硬派強悍的戰鬥風格,畢竟她本身就來自軍人家族,見到萊因哈特本人對她來說真的像圓夢一樣。
不過一整天下來,連她自己都感到出乎意料,最讓她印象深刻的不是戰士,而是一位醫生。
「她是安琪拉‧齊格勒。是個天才,也是現在全世界最厲害的醫生。」安娜向法里哈介紹。
她當然知道安琪拉是誰,對於捍衛者的英雄她都熟悉地如數家珍。安琪拉氣質優雅,外貌出眾,大概是捍衛者裡唯一能和母親媲美的人。只是治療人員或科學家從不是她心目中英雄的榜首。
「喔拜託,別恭維我了。」安琪拉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接著她走向法里哈,和法里哈握手。「妳好啊,我是安琪拉,妳叫什麼名字?」
她十二歲,而安琪拉十七歲。她覺得安琪拉的手比她大許多,而且柔軟。
「我叫法里哈‧阿瑪利。」她已經不記得這是她今天第幾次自我介紹,但每一次,她都非常有精神而且自信地報上自己的名字。家族的姓她引以為豪,而安娜為她取的名,她也相當喜歡。
「真好的名字。」安琪拉微微一笑,然後用著有些不確定的口吻問:「是『幸福』的意思對嗎?」
法里哈愣了一下,隨即感到驚喜。她自我介紹了這麼多次,從沒有人提出這一點。當然她也不覺得別人應該會知道。
只是這樣,她對安琪拉的好感就油然而生。
「妳好厲害,妳懂阿拉伯文嗎?」
要是她知道安琪拉崇拜安娜的話,她就可以理解安琪拉為什麼會學阿拉伯文了。
「一點點而已。」安琪拉笑著。
她很喜歡安琪拉對她露出笑容的樣子。

安琪拉是那種讓人感覺完美的人。
親切,熱心,負責,善良,聰明,配上剛剛好的自信。照理說誰都會喜歡她,只是程度的多寡而已。
也許完美會讓某些人產生距離感,但對法里哈來說卻沒有太大影響。
小孩子很容易就能夠對人下好惡的判斷,而且通常也不會刻意去隱藏自己的想法。
或者說在一群善待自己的成人之中,一個孩子不需要去做那樣的算計。

法里哈有很多的課外時間都在捍衛者基地度過。
同年的孩子都喜歡遊樂玩耍,她最喜歡的卻是跟母親或者捍衛者的其他英雄學習武術,鍛鍊身體。
除了安娜之外,最常指導她的就是萊因哈特。而且萊因哈特總是誇她和母親一樣優秀,這讓她很高興。
她的運動神經非常好,相較之下,課業成績就顯得平庸。
安琪拉偶爾也會教她功課,那些折騰人的難解習題在安琪拉面前都神奇地像一加一那麼簡單,不管是數學、物理、化學還是生物,任何領域的題目,都沒能讓安琪拉眉頭皺一下。更令人欽佩的是,她總可以用簡單易解的方式教會法里哈。
「妳為什麼這麼厲害呢?」有時候,法里哈覺得不可思議。學校的老師專職教人,卻沒人教得比安琪拉更好。
「因為我很努力吧。」安琪拉微笑說。
「因為妳很聰明吧?」法里哈說。
「妳也很聰明,別小看自己。」安琪拉笑著摸摸她的頭。
她也喜歡安琪拉這樣摸她的頭。
她的想法已經和初來乍到時不同,雖然她仍崇拜著其他英雄,但她最喜歡的人是安琪拉。
而這在捍衛者裡也不算秘密。

因為外婆時常做點心,所以法里哈也稍微學過。
在她十三歲那年的情人節,她做了巧克力餅乾送給安琪拉。
她也沒想隱瞞,所以這件事大家都知道。
「為什麼我沒有呢?」萊因哈特哀嘆起自己明明很常教法里哈格鬥技巧,卻沒收到禮物。當然他並不是真的埋怨,就像很多大人喜歡調侃孩子那樣。
「這是情人節,可不是教師節啊。」法里哈名正言順地說。她和萊因哈特熟識了,講話自然也比較不客氣。
「但安琪拉也不是妳的情人。」萊因哈特反駁。
「她雖然不是,可是我喜歡她。」法里哈理所當然地說。
那個時候的她,即使說這種話也不會覺得害臊。
安琪拉聽了倒是很愉快地笑了。
「安琪拉,妳最喜歡的是什麼呢?」她問。
「是妳啊。」安琪拉與她四目交接,溫柔地笑著。
原本她只是想問安琪拉喜歡什麼樣的點心,好讓她為明年做準備。沒想到對方居然這樣回答,讓她突然難為情地臉紅起來。
「法里哈,妳真的好可愛。」安琪拉抱緊她,笑著說。「我真喜歡妳。」
其實情人節在學校的光景,有一部分是大家趁著氣氛買巧克力來送好朋友,當做一個開心吃巧克力的日子。
她也可以對捍衛者的大家那麼做,但她就是想讓安琪拉知道,安琪拉對她來說是特別的。
她所懷有的感情是那樣直接而不拐彎。
只是這種喜歡,或許還算不上戀愛意義的。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