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7.Considerate (奪雙飛)


奪慈過去到本章結束QUQ


7.Considerate

又過了幾周,她思考了很多。
她覺得她們的關係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
應該說,她可能無法承受再繼續這樣下去。
如果艾蜜莉兩邊都不能放手,無法取捨,那是不是代表,艾蜜莉還不夠愛她呢?
如果是那樣,她或許該更積極吧?
或許她應該表明自己的心意,好好地談一談這件事,兩個人一起去解決。
她有自信可以當個比傑哈更好的情人,如果艾蜜莉願意給她這個機會,她肯定她們可以過得很好。
於是她和艾蜜莉約了一天晚上到外面的餐廳吃飯,而艾蜜莉也說有事情要告訴她。
可是用餐的時候,兩個人盡是說些不著邊際的話題,始終迴避著談論正事。
因為提出正事需要勇氣,她明白。
可是,艾蜜莉對她說什麼,需要勇氣呢?
她有不好的預感。
餐後她們隨意地在街上散步,天氣微涼,吹得安琪拉鼻子和耳朵都有些發冷,但她們沒有牽手,連挽著對方的手臂都沒有。
她有不好的預感。
可是,在謎底揭露前,事情可以當作不存在。
她突然什麼也不想談,她想立刻拔腿逃走。
「安琪拉。」艾蜜莉叫著她的名字。
「嗯?」
「妳想和我說什麼呢?」
……我愛妳。
她想著。
可是,她的直覺告訴她,這不是個好時機。
「我想先聽妳說。」她回答。
但她其實不想聽。
她們繼續走了一段長長的路,艾蜜莉始終沉默沒有開口。
她內心著急,慌張,卻束手無策。
在艾蜜莉開口之前,她不知道能做什麼。
可是在艾蜜莉開口之後,她就什麼也不能做了吧?
「安琪拉……」
「嗯。」她的喉嚨乾澀地應著。
「我要結婚了。」
她們停下腳步。
她不知道她送了艾蜜莉耳環,而傑哈給了艾蜜莉鑽戒。
她不知道已經進展到這裡,事實像鐵一般冰冷而堅硬。
她像被勒緊脖子,感受到絞殺般的窒息。
是不是哪個環節錯了呢?是不是她做錯了什麼呢?她是不是隱藏的太多了呢?她是不是說出口的太少了呢?她是不是不夠好呢?為什麼?為什麼她會在感受到那麼多愛之後,又被輕易拋棄呢?
一定是她做錯了什麼吧,如果是那樣的話,她願意做任何事來挽救。
她忍住眼淚沒有掉,她望著艾蜜莉,她等待著也許艾蜜莉還會說出什麼有轉寰餘地的話。
「對不起,我應該更早告訴妳的。」艾蜜莉歉然地說。
安琪拉呆呆地站著,她的視野,她的思維,她的情感,忽然零碎成一塊一塊的,輕薄而脆弱地散落,不成人型。
「如果……妳不想來也沒關係。」艾蜜莉說。
在一團模糊與混亂之中,安琪拉本能而迅速地找回了一絲冰冷的理智。
「妳還真是體貼啊。」
耳裡傳來自己從沒聽過的冷漠聲音。
啊,那是她的聲音嗎?
對,那是她的聲音。她想。
該用什麼語調,才能具體地傳達出自己此刻的絕望與厭惡呢?她盡可能地去呈現了。
她從來沒有感覺她會這樣憎恨一個人。
她再也不想看到艾蜜莉,也不想再和艾蜜莉多說一句話。
她一直都想得太多了,其實把關係看得太輕鬆的是艾蜜莉吧?所以艾蜜莉能夠單方面地做決定,單方面地判她出局而不需要任何協議,也不需要在乎她的感受。
艾蜜莉哭了。
她不知道艾蜜莉為什麼要哭。
如果是為了悼念這份感情,那未免太過矯情。
她不懂,也不想懂,那讓她憤怒。
這一切都讓她憤怒,她不想要其他更多的情緒。
她最後的自尊,只能用憤怒來支撐了。



不久後艾蜜莉和傑哈結了婚。
安琪拉一直迴避和艾蜜莉接觸,兩人自然漸行漸遠。

又過了半年,傑哈被殺死,而艾蜜莉行蹤成謎。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