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6.Valentine's Day (奪雙飛,微H)

tumblr_odt3lg1a4t1vy9toso2_1280.png

圖源

再也不會這麼溫馨了QUQ(ㄍ

6.Valentine's Day

情人節當天,安琪拉的辦公桌上堆滿了禮物和花束。
那也許大部分並不是認真的追求,而僅是表達敬意和好感。因為組織裡多數人和她並無太大交集,或許也覺得高攀不上,所以敢做出實際行動的人反而不多。
當然如果她有所示意的話,追求者肯定也會蜂擁而上,不過現在的她並沒有那種心情。
她面對著滿桌的禮物,雙手交抱在胸前,苦惱著今晚該如何打發。
因為今天她肯定是見不到艾蜜莉了,但她才不要一個人的孤單情人節。
之後她決定約幾個單身的好友一起吃晚餐。說起來那好像幾乎是全部上級。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妳情人節沒情人?」托比昂灌著啤酒,一副單純地問。
或許她可以算是害怕寂寞的人。並不是無法忍受,但是不喜歡。
在她還年幼時,她的雙親就在戰爭中喪命,這讓她更討厭獨自一人的感覺。所以她的身邊時常有個伴,這倒是事實。
不過此刻,她實在不想被提醒這件事。
「捍衛者的人看不上眼了嗎?」萊因哈特笑說。
「哪有什麼看不看得上眼這種事,只是剛好沒對象而已啊。」她裝做若無其事,從容地報以和善的笑容。
「居然會想約我們這群人在情人節吃飯,炙手可熱的齊格勒醫生也覺得寂寞了?」莫里森也跟著調侃。通常他也會跟一些女人有逢場作戲的速食約會,安琪拉倒沒想到這個情人節約的到他,不知道是不是剛好被甩了?
「每個人都會有覺得寂寞的時候啊。」她微笑說著言不及義的話,神情輕鬆地喝著紅酒。
「跟你們吃飯已經很悲傷了,別再對安琪拉說些有的沒的。」安娜說。
總算有人出來阻止這些傻瓜說話,還是安娜最棒了啊。她想。
長長的會議桌上擺滿豐盛的菜餚,大家就像平常聚會那樣嘻嘻哈哈地吵鬧。
那熱鬧的氛圍不像這聚會是屬於單身人士的情人節,似乎沒有人在哀悼單身和寂寞這件事。
大概只有她在意吧。
這是她最習慣的聚會場合,可是最想見、總是會坐在她身旁的那人卻不在,這讓她倍感寂寞。
可是就算艾蜜莉出現了,身邊也會有傑哈吧。
--真蠢。
她忍不住又開始自我厭惡。
一開始就不該約什麼聚餐的。



她想都沒想過,晚上艾蜜莉竟然會出現在她家門口。
艾蜜莉身上穿著純黑的小禮服,高跟鞋,還化了妝,噴了香水。
平口的禮服讓艾蜜莉露出有些骨感的雙肩與鎖骨,她的群擺長至腳踝附近,但側邊的開口讓她的小腿若隱若現,優雅又不失性感。
「打扮得真漂亮。」安琪拉說。
艾蜜莉欣然微笑。「妳喜歡嗎?」
很明顯,艾蜜莉是約會後直接過來找她的。
「不喜歡。」她逞強地,像是在開玩笑那樣揚起唇角。「又不是為了我。」
「妳怎麼知道我是為了誰?我有說過嗎?」艾蜜莉說。
對於這個,她不想回答,不想猜測,也不願抱期待。
畢竟今晚,她還是被擺在後面的。艾蜜莉說什麼都不能改變這一點。
「妳怎麼會來?」她問。
艾蜜莉提起手,遞給安琪拉一個精緻的銀色珠光提袋,摸起來是觸感良好的波紋質地。
「這瓶酒味道很好,我想妳也許會喜歡。」艾蜜莉說。
她接過提袋,抽出酒的包裝硬盒看了一下,那上面標示著產區、年份、酒莊等資訊,她認得那酒莊,這是相當頂級的法國紅酒,價格不斐。
她的確喜歡紅酒,可是她高興不起來,因為艾蜜莉的話不就透露著他們今晚喝了這酒嗎?
「謝謝妳。」她說。她不確定有沒有把自己的語氣偽裝得開心一點。
「不讓我進去嗎?」艾蜜莉問。
她像是驚覺什麼似地很快側身讓開。
「進來吧。」
或許潛意識是有點抗拒著什麼吧,才會不自覺讓艾蜜莉在門口站了那麼久。
「不過已經很晚了喔,明天可沒有放假。」她走回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我知道。」艾蜜莉也坐到她身旁。
然後呢?所以呢?她有些不解地看著艾蜜莉。
「我可以住下來嗎?」艾蜜莉乾脆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問。
情人節居然不在男友家過夜,還跑來找她,真不知道在想什麼。
如果是彌補之類的,她可不想要。
可是她不會說。
很多時候,很多想法,她都不會說出口。
「可以啊。」她說。
艾蜜莉輕輕一笑。安琪拉知道,艾蜜莉就算很開心,表情也是平淡的。
艾蜜莉目不轉睛地望著她,又是那種愛戀的目光。
「妳把頭髮放下來好美。」艾蜜莉說。「我喜歡妳頭髮彎曲的弧度和顏色。」
「就算誇我也沒有禮物喔。」
「沒關係,我不奢求那種東西。」
「真不可愛。」她本來預想聽到撒嬌點的回答的。
「對不起。」艾蜜莉將臉向她靠近。
對不起什麼?
是錯覺嗎?為什麼聽起來不是那麼表面的道歉。
她還在困惑時,艾蜜莉親了她的臉頰。
那個吻在她的臉上印下了淺淺的唇印。
「抱歉。」艾蜜莉不經意地笑了,隨即抽了一張衛生紙替安琪拉擦掉。
之後安琪拉接過那張衛生紙,對折,幫艾蜜莉擦去唇膏。
這張嘴也在今晚吻過傑哈吧?想到就討厭。
當然,這樣精心打扮的艾蜜莉很美。不過,她只想要把這套禮服脫下來,她想要只屬於她的艾蜜莉。

她喜歡彼此光裸著身子,肌膚直接接觸的感受。她在關了燈的昏暗房間中,仔細地撫摸艾蜜莉身體的每個部分。她的手掌滑過艾蜜莉的頸子,胸部,腰腹。即使經過那麼緊密地鍛鍊,仍顯得過瘦的身體,多令人心疼。
如果可以的話,她真希望能夠好好地照顧艾蜜莉。
艾蜜莉小腿上殘留的傷疤,她溫柔地輕吻著。
果然她還是會後悔當初替艾蜜莉動手術的不是她。雖然那其實不是她能決定的事情,她還是忍不住這麼想。
雙手撫摸著艾蜜莉修長的腿,她往上移動,嘴唇慢慢地吻過膝蓋與大腿的內側,然後貼近溫暖的私處。
艾蜜莉的手向她伸了過來,她和那單薄的手掌十指交握。
「嗯……」
艾蜜莉的呻吟聲,是相當柔軟的起伏,有時帶有一點貓兒般慵懶的感覺。
她很喜歡那獨特的嗓音,有點低沉卻性感,讓人感到舒適。
她尤其喜歡當她的手指插入時,那又會變成截然不同的聲響。

天空慢慢地亮了,柔和的晨光悄悄鑽入室內。
安琪拉一直沒有熟睡,她覺得如果睡著了,兩人難得共處的時間就會像消失一樣被剝奪。
她望著臂彎裡安靜地睡著的艾蜜莉,手指輕順著艾蜜莉長長的黑髮,她情不自禁親吻艾蜜莉的額頭,眉心,鼻樑。
然後艾蜜莉微微仰起臉回吻她。
「吵醒妳了嗎?」安琪拉輕聲問。
「沒有吵醒,是被溫柔地喚醒。」艾蜜莉微笑著。
她揉了揉艾蜜莉的頭,然後說:「我有東西要給妳。」
她起身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從那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黑色正方型盒子。
雖然有點愚蠢,她還是準備了……所謂的情人節禮物。
艾蜜莉從她手中接過,打開盒蓋,裡面鑲著一對圓形的純銀耳環,雖是簡單的素面,但光澤卻相當漂亮。
「謝謝……妳對我真的太好了。」艾蜜莉說。
但那不是安琪拉想聽的話。
因為那就像,她所做的事超出她們的關係似的。
「我可以收回來。」她故意說。
「為什麼?」但當她這樣說時,艾蜜莉又露出慌張的表情。
唉,她覺得艾蜜莉這模樣好可愛。
「只是開玩笑的。」她說。
艾蜜莉到底想要她怎麼樣呢?
她究竟應該怎麼做,才適切,才正確呢?
「安琪拉。」
「嗯?」
「我想和妳吃個早餐再走,可以嗎?」
「當然可以。」她笑著。
只要艾蜜莉想要,沒有什麼是不行的。
她抱緊艾蜜莉,珍惜地親吻艾蜜莉。
我愛妳。
她總是在心裡說。
我愛妳。
她只是在心裡說。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