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3.Fans (奪雙飛)


全世界都是安娜粉啦!

toXVW0K.jpg

(圖源,感謝Ian大大讓我分享此圖w)
3.Fans

因為傑哈的關係,艾蜜莉也時常出現在上級的聚會裡。聚會中大部分是比安琪拉來得年長的男性,女性比較少,更不用說是年紀相近的,所以她和艾蜜莉自然熟識得快。
於是她也很快就察覺,艾蜜莉並不是表面上看來那樣冷淡的人。
「我一開始以為妳不太好親近呢。」
「……蠻常有人這麼說的。」
艾蜜莉懊惱時的神態和語氣,也沒有太大起伏變化,乍看好像她根本不在意似的。這一點在安琪拉看來,也覺得很有趣。
「如果能成為像妳這樣表情更加豐富的人,大概會受歡迎得多吧。」艾蜜莉向著安琪拉微微一笑。
她覺得艾蜜莉是個很會說話的人。這一點也讓她出乎意料。
不是諂媚阿諛的那種。艾蜜莉就是偶爾會說一下,自然真誠地流露,那總是讓她感到心情愉快。
她喜歡被誇獎。
當然,應該沒有人不喜歡被誇獎。
不過安琪拉是可以為了搏得別人的好感與誇獎而做出違心之事的那種類型。譬如說對每個人都很親切,即便不是喜歡的人也能夠耐心和善地對待,甚至聰明地說些漂亮話來讓對方喜歡自己。
經常算計著自己的立場,仔細地經營人際關係,她是這樣子花心思過著生活。
但和艾蜜莉相處,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可以放鬆。
艾蜜莉似乎能比別人更靠近、更平等地看待她,所以她不需要想太多。
或許是因為她們的熱情建立在同個地方的關係。
沒錯,打從第一次見面時,她就發現了,艾蜜莉和她是同類人。
--她們都很喜歡安娜。
她們就像忠實的小粉絲那樣會偷偷談論安娜。
「上尉今天到訓練場示範。」艾蜜莉說。
「如何?我也好想看啊。」安琪拉惋惜地說。
「……超帥,不愧是傳說中的英雄。」
通常一旦被這樣炫耀了,另一方就會不甘心起來。
「妳知道她有女兒嗎?」安琪拉說。
「天啊,她有女兒嗎?」艾蜜莉驚詫地說。
「是啊,而且說起來,才比妳小一歲。」
「只比我小一歲。」艾蜜莉露出難以置信的眼神。「她看起來還那麼年輕,身手那麼俐落,女兒卻那麼大了嗎?」
「沒錯。」安琪拉點點頭,接著有些得意地笑了。「而且她女兒和我很要好。」
艾蜜莉沉默了一下,盡可能不表現得太過羨慕,冷靜地說:「少炫耀了。」
「不過說實在的,我想不到什麼樣的男人配得上她。」安琪拉說。
艾蜜莉安靜了幾秒,試著想了想,然後說:「我也想不到。」
「她從沒提過孩子的爸。」
「不是『老公』嗎?」
「不知道啊,我也不敢問。」
「……該不會是意外?」
「……年輕的荒唐史?」
「不,不。」
語畢兩人同時否定地遙遙頭,不可動搖,不可褻瀆。
「安娜不是這種人。」安琪拉說。
「沒錯,她不是。」
兩人看著彼此,點頭達成共識。
「她的孩子長得怎麼樣呢?」艾蜜莉問。
「挺像她的,不過是可愛型的喔。」安琪拉笑說。
「那種帥氣果然連孩子都學不來。」
「那種帥氣誰都學不來。」
粉絲間的對話大概就那樣,其實也沒什麼營養,只是聊著崇拜的人就覺得開心罷了。
有一次聚會,一群人圍著長桌大口喝著酒笑鬧,她們在雙人座的沙發上聊天,艾蜜莉問起安琪拉為什麼會開始喜歡安娜。
「安娜讓我感到安心。」安琪拉說。「她出任務幾乎從不受傷,總是一臉從容,像是那些可怕暴力的事情不曾發生過。」
她停頓了一會兒,慢慢地喝了一口紅酒後又開口。
「雖然我知道,這只是美好的想像,但我喜歡這樣的糖衣。」
艾蜜莉對於安琪拉所說的話,並沒有特別表示什麼。或許她並沒有預料到會得到這種走向的答案吧。
之後安琪拉將臉轉向艾蜜莉,笑著問:「妳呢?」
「進入捍衛者是我的夢想,而上尉就是那夢想的具體形象吧。我希望能像她一樣保護前線的人,讓前線的人沒有後顧之憂。」
安琪拉忍不住愉快地笑了。
艾蜜莉的話讓她想起法里哈。想起那個意志堅定,野心勃勃的孩子,她的心頭就一陣暖意。
「不好意思……說大話了。」面對安琪拉的笑容,不明所以的艾蜜莉有些尷尬。
「妳大概能做得到吧。」安琪拉溫和地笑著。「而且既然都說是夢想,作得太小也沒意思了吧?」
如果一直有這些善良可愛的新人,悍衛者的未來就不需要擔心了吧。
就在她這樣想時,幾個喝了酒後變得相當亢奮的男人在旁邊空地玩起搏擊賽。
「這群男人年紀不小了,卻每個都跟小朋友一樣幼稚。」安琪拉低聲說。
比起捍衛者的未來,捍衛者的現在大概更需要擔心吧。
「男人的幼稚是不分年齡的。」艾蜜莉不介意地微笑著。
唯一有趣的對決在後面發生,傑哈請求安娜和他打一場,安娜雖然不是很感興趣,不過還是答應了。
這場對打持續大概不到十秒,傑哈朝安娜揮過去的第三拳被一把抓住,安娜將他的手朝外一扭,電光石火間,她身子倒立,雙腳夾住傑哈的頭,將他整個人翻轉一圈用力摔在地上。
「完全不行啊,動作都被安娜看穿了嘛。」萊因哈特爽快地哈哈大笑。
傑哈痛苦地倒在地上呻吟著,酒精在他的胃裡不詳地翻轉著。
「你可以趕快去廁所吐了。」安娜悠哉地笑著,之後放開他,好整以暇地回到座位。
收回前言,其實搏擊賽還挺有趣的。安琪拉臉上微笑,暗自想著。
「安娜跟傑哈比起來,誰比較帥呢?」安琪拉用著不會被旁人聽到的音量問。
「安娜。」艾蜜莉完全沒有考慮地回答。
安琪拉被這答案逗得開心。「這回答沒有問題嗎?」
「問題在哪呢?」艾蜜莉裝傻說。
「我要告訴傑哈。」安琪拉調皮地笑說。
「不,拜託。我們不是同陣線的嗎?」
「妳不用去安慰他嗎?」安琪拉笑問。
「這時候去安慰只會讓他不高興而已,最好裝作沒看到喔。」艾蜜莉刻意將臉面向安琪拉。「我得開始想之後要說些什麼安慰他了,像是酒喝了太多之類的。」
「好讓人費心啊。」安琪拉在心底深深覺得這人真麻煩,表面上卻盡量客氣。「為什麼妳會跟他在一起呢?」
「他很可靠。」艾蜜莉說。
他很可靠。
安琪拉咀嚼著這句話,好吧,可靠這個詞確實是可以放在傑哈身上的。
但如果要和一個人交往,她覺得光只是那樣還遠遠不夠。
「醫生,像妳這樣的人或許難以理解吧。因為妳足夠堅強,不需要倚賴別人。」艾蜜莉說。
那是第一次有人這樣對她說。
她足夠堅強嗎?不需要倚賴別人嗎?
或許是這樣吧。
與其倚賴、寄望別人,不如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畢竟有些事,有些心情,誰也不能替自己分擔。
託付是不切實際的,不論何時最好都能替自己準備一條安全的後路。
因為她一直都活得很謹慎,所以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所以,確實,她也不認為自己會為了想依賴誰而跟誰在一起。

那時候,她只想到自己,卻沒想到艾蜜莉的話語裡所透露的更多訊息。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