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

我們沒有迷路,我們是拓荒者。

【Overwatch】2.Firing range (奪雙飛)


OK,沒想到有續篇(每次都這樣)

OK,我得先聲明我沒有要推任何人入奪慈坑

不過劇情所需,不得不為(ㄍ
眼看暫時是不會有法拉登場
還請雙飛粉等等我QUQ

我想年輕的慈悲一定會和37歲的慈悲有所差別吧w
還在努力掌握人物性格,請見諒ww


Firing range

在法里哈離開瑞士回到埃及從軍的期間,安琪拉才認識了艾蜜莉。
下午三點多,安娜到安琪拉位於捍衛者附屬醫院的研究室喝下午茶。
安琪拉總會為安娜準備她最喜歡的伯爵茶,澄淨的橘紅色飄著淡淡的柑橘清香,偶爾配點牛角麵包一起食用。
安琪拉專屬的研究室整潔而舒適,算是在充滿男人味的捍衛者基地中難得的一片淨土,所以安娜很喜歡待在那,也喜歡在那和安琪拉聊聊天。
閒聊之間安娜提起一則新聞。
「最近來了個不錯的新人。」
「什麼?是誰有那個榮幸得到妳的讚美?」安琪拉挑起眉,意外地說。
「她叫艾蜜莉,是個狙擊手。這幾次去監督訓練,看她都表現得挺好。」
「真好,可以讓妳指導。」
安琪拉一邊羨慕地說,一邊好奇地在鍵盤上輸入新人的名字。
螢幕很快就跳出那名新人的個人檔案。
大頭照中的女人紮著俐落的馬尾,露出前額,略微削瘦的臉龐,標緻的五官毫無笑意,眼神裡帶著冷淡的距離感。看起來是個難以親近的冰山美人。
「對了,她是傑哈的女朋友。」安娜補充說。
艾蜜莉,二十一歲,黑髮,棕瞳,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
「不好意思,妳可以再說一次嗎?」安琪拉確認資料,懷疑地問。
「她是傑哈的女朋友。」安娜明確地又說了一遍。
「二十一歲。」安琪拉指著電腦螢幕,臉轉向安娜說。
「對。」安娜微微一笑。
「這女孩比我還小欸,傑哈不是快四十歲了嗎?快可以當她爸了吧?」
「年輕漂亮的女人誰不愛呢?」安娜無所謂地笑說。
安琪拉安靜了幾秒。
「好吧,是那個人的話倒不意外。」
「我知道妳不欣賞他。」安娜說。
「這就要看用什麼立場了。」安琪拉用沉靜的口吻說。「他對朋友很好,對我也很好。只是他有時發言太過大男人,我實在受不了。」
「說是這麼說,關係不也保持得很不錯嗎?」
安娜笑著,安琪拉也跟著笑了。
「我跟大家都很不錯。」她不謙虛地說。
「我知道,全捍衛者裡最有魅力的女人。」
「我認為那是妳。」安琪拉微笑,這話倒不是恭維。
「我已經從那戰場上退休了。」安娜笑說。
「英雄永不消逝。」安琪拉開玩笑地說。那是某一期雜誌刊登捍衛者聯盟時下的標語,她一直挺喜歡那句話。
「但年輕女人可不是。」
安琪拉被逗得笑了,然而實際上她可不覺得安娜的魅力因為年齡而有一絲消退,相反的,隨著年齡而增長的成熟女性氣質更加令人欣賞。安琪拉認為這樣想的肯定不只她一人。
「我該去訓練場了,妳有空的話,想不想跟我去見見本人?」
「妳為什麼覺得我會對傑哈的女友有興趣呢?」
會喜歡上大男人的女人,大概是無趣的小女人吧。安琪拉暗想。
「好了,我要妳到現場去振奮一下大家士氣。」安娜說話的語氣像在安撫個孩子。
捍衛者裡畢竟男性為多,像安琪拉這樣德高望重的美女到場,總是能讓人精神大振。一旦她出現,人人都想出頭,訓練就會變得很認真,沒一次例外。
「妳一開始就這麼說就好了。」安琪拉笑瞇瞇地說,接著起身離開座椅,脫下身上的白袍掛在那上頭,和安娜一起離開研究室。



安琪拉到場便親切地和大家打招呼,所有人都熱烈地歡迎她,氣氛正如安娜預想的那樣活絡起來。不過當大家都展現熱情時,艾蜜莉只是禮貌性地跟著上前行禮,之後就繼續專心地打靶,像是那鐵灰色的人型靶子長得比安琪拉更加美麗動人似的。
通常安琪拉的人緣之好是不分同性異性的,當然或多或少會有高低之差,但一般而言就算是女性都會對她產生親近之意,再加上她的名聲之高,任誰都會對她好奇。在她看來,艾蜜莉所表現的那種漠不關心實是少見。
安琪拉陪在安娜身旁,跟著在訓練場裡走動。她一邊裝作關心大家,一邊卻暗中觀察艾蜜莉。
皮膚淨白,身材姣好。當艾蜜莉彎腰時,還可以看得出軍褲下的臀部很翹。
烏黑亮麗的長髮顯示著主人平常細心保養。銳利的細眉,纖長的睫毛,盯著標靶的雙目炯炯有神。是本人比照片更加亮眼的類型。
傑哈就愛這種美女,不意外。安琪拉又一次想。
女人可以不會做事,不懂賺錢,但一定要長得漂亮,帶出去有面子。
噁。什麼年代了,還有人這樣想。
什麼年代了,還有人願意跟那樣的男人在一起。
安琪拉抬頭看看上方的螢幕,那裡顯示著各種數據,她看著艾蜜莉的命中率高達百分之八十二,爆頭機率百分之六十八。
全場第一。
就算這是新兵訓練營,那也夠高竿了。
這恐怕超出你的期待了吧,傑哈。安琪拉笑著想。
「安琪拉。」
在訓練結束後,人走得差不多時,安娜喚她。
「嗯?」
「想試試看嗎?」安娜笑說。
「什麼?打靶嗎?」安琪拉說。
「不是想被我指導嗎?」
「是啊,來。」安琪拉笑著欣然答應。
正巧,訓練台就在艾蜜莉的隔壁。
「就從四百米開始吧。」安娜在控制器上選擇數值,隨即標靶就大幅向她們的方向移動。不過,當然,那在安琪拉看來還是相當遙遠,標靶似乎比十分硬幣還小。
安娜先給予安琪拉最基本的狙擊步槍操縱教學,之後安琪拉握住槍,傾身將臉頰靠上槍托上的墊片,眼睛湊向狙擊鏡。
艾蜜莉這時也停止了自主練習,看著她們倆。
「妳就放鬆練習就好。」安娜對安琪拉說。
目標,準星,照門,三點一線。
安琪拉想著安娜說的話,仔細而謹慎地從狙擊鏡瞄準靶子,然後扣下扳機。
槍枝發出巨大的聲響,槍托向後撞擊她的肩窩,後作力比想像中來的大。
遠方的靶子不為所動。
安琪拉抬起臉,看向訓練台左方的螢幕,那螢幕透過攝影機顯示著標靶,讓射擊者能迅速檢視自己的射擊結果。
標靶跟剛出產的一樣,完好無缺。
「我的子彈跑到哪裡去了?」安琪拉問。
「右邊。」安娜微笑說,同時把攝像畫面拉遠,重播。
「我什麼都沒看到。」安琪拉困惑地說,她只能聽到影片中重播的槍聲。
於是安娜把畫面放慢一千倍,安琪拉終於看到打歪的子彈飛過畫面右方,那跟標靶的距離實在差得太遠。
「我覺得妳的眼睛不是人類的。」安琪拉欽佩地說。
「嗯。」艾蜜莉在一旁忍不住認同地附和。
她這突然一出聲,安娜和安琪拉都同時望向她。
「抱歉,呃,沒有冒犯的意思。」她本來一直有些冷漠的表情起了變化,顯得有些侷促。「我相當佩服上尉。」
安琪拉笑了起來。「她很厲害吧?」那表情像是在誇耀著屬於自己的東西。
「非常厲害。」艾蜜莉認同地點頭。
「謝了,兩位。」
安娜從容地微笑著接受讚美,她的年紀和經驗已經讓她不會對此感到難為情。
「再試一次吧,安琪拉。」安娜說。「往左邊一點,確保妳兩隻眼睛都張開。」
最終,安琪拉所射出的數發子彈還是沒有沾上標靶。
「唉,我實在太糟了,一點天分也沒有。」安琪拉嘆口氣,放棄地說。
「我可沒有說這是件容易的事。」安娜笑說。
「醫生不必在意,要是像妳那麼聰明的人還能一次就上手,我們這樣長期受訓的人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呢?」艾蜜莉說。
安琪拉意外地看著艾蜜莉,沒想到她是會出言安慰的人。
「我就當作是讚美了。」安琪拉微笑,接著卻又忍不住說:「不過,如果是一般距離的話,我還不算太差喔。」
「她的手很穩喔,畢竟是做外科手術的人啊。」安娜贊同地補充。
「我相信。」艾蜜莉肯定地說。
嘿,相信什麼呢?安娜說的話嗎?安琪拉打趣地想著。
「聽說妳是傑哈女友。」安琪拉說。
「對。」艾蜜莉面無表情地說,眼神裡帶著一點防備心。「但我不是靠關係進來的。」
「有人這麼想嗎?」安琪拉問。
「大概有。」
「那我想妳已經證明妳不是靠關係。」安琪拉以讚賞的語氣說。
「希望如此。」
「正式向妳打個招呼。」安琪拉笑著對她伸出手。「我是安琪拉。」
艾蜜莉握住她的手。「艾蜜莉。」

安琪拉在捍衛者聯盟的長長歲月裡,只對兩個人顯露真實性格。
一個是安娜,另一個則是艾蜜莉。
雖然長遠看來,那不過是短暫的交會,卻讓她記了一輩子。

PageTop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何止推坑...大大你根本把我從洞口踹下去XDD(不過我喜歡X
是說我本來是奪閃 然後就被被踹到另一個奪慈坑
∠( ᐛ 」∠)_嗯哼

某毒犯 | URL | 2017-06-21(Wed)20:46 [編輯]


Re: No title

> 何止推坑...大大你根本把我從洞口踹下去XDD(不過我喜歡X
> 是說我本來是奪閃 然後就被被踹到另一個奪慈坑
> ∠( ᐛ 」∠)_嗯哼

抱歉我到今天才看到留言XDDDD
耶~~哈哈哈哈哈
歡迎入奪慈坑>/////<

| URL | 2017-07-02(Sun)03:33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