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trange】8.Something blue


大家安安
10/8的百合翁,我預計將會出LIS的小說本。
發完這篇文章之後,本人就要閉關趕收在本子裡的文章了,在關窗之前暫時都不會在網路上發文嘍!
先感謝大家在連載這段時間的支持~~
這邊需要做個書本印量調查,如果有興趣購買的朋友還請幫我填一下表單了!謝謝!>////<

>>LIS印量調查表單<<




即使寫到這邊了,
故事也還沒完結,
後續還請大家買本支持呀>////<

那麼就在此獻上相當長的網路終章了,看完可能要刷牙,希望大家喜歡

kiss_of_an_angel_by_alliahmango-da0tegl.jpg

(點圖放大)



8.Something blue

我們坐在床上,只穿著上衣和內褲,一起吃著冷掉的鬆餅和咖啡。過了美味溫度的食物並沒有讓我們感到痛苦,相反地,因為做愛之後既飢餓又口渴,兩人的食慾都非常好。
「我好懷念妳做的鬆餅。」我說。
「我做的?」她意外地說。「妳是要說我媽做的吧?」
「不是喔,是妳做的。」
她歪著頭,回想著什麼似地安靜了一會兒。
「從我爸離開之後,我就再也沒做這東西了,連煮東西都討厭。」
「其實我覺得妳做的鬆餅不輸喬伊斯。」
她轉過臉看著我。「我就說嘛!妳從不承認。」
「得意對妳沒有幫助。」我笑說。
「鼓勵才會進步啊。」
當時我怎麼敢說呢?就算我私底下跟克洛伊說,她只要一高興肯定會大嘴巴說出來,那樣的話,我的立場可就很為難了。
「妳做的鬆餅非常香,口感和熟度也是我最喜歡的。而且我覺得妳擺盤擺得非常漂亮,水果的大小跟位置,淋上蜂蜜或果醬的方式。喬伊斯對那並不特別講究。或許當時妳只是覺得好玩而已,但妳真的很有天份,讓我覺得很了不起。」
「哇哇,這可真是過獎了。」聽到我這麼坦承,她居然害臊起來。那模樣真可愛。
「以後還有機會吃到妳做的東西嗎?」我笑著問。
「……但龐克女孩做甜點,好像太可笑了。」她揪著眉。
我試著想像了一下。
「可愛死了。」我忍不住說。
「妳認真嗎?」她笑了起來。
看來龐克女孩一點也不討厭被用可愛形容。
「我認真。」
「好吧,那我會好好考慮的。」
「嗯,我會等妳的。」我微笑著親了一下她的臉頰,但她隱約有些不自在的樣子。
「對了,借我美工刀好嗎?我還沒改造我的背包。」
「嗯,就在我的筆袋裡。」
她從我的背包裡翻出筆袋,拿了美工刀,之後又提了自己的背包到床上。
她果然在背包上割出了好幾道破洞,我想我是絕不會把重要的東西放到她的背包裡的,要是掉出來根本不會察覺。做著手工的她好像很快樂的樣子。而看著她,也讓我心裡感到高興。我情不自禁伸手摸她的臉。有種模糊的感覺不斷湧上,雖然模糊,卻很充沛,像是不停止的浪潮,一直沖刷著我的思維。
那要怎麼說呢?好像是透過了做愛讓彼此靠得更近的感覺。因為共有那些私密的部分,而讓彼此更加密不可分。好幾次我以為我們已經足夠親密,情感不可能比這更強烈,但之後關係卻又會再更進一層,真不可思議。
克洛伊會不會也和我有相同感覺呢?
也許會吧?我猜。
因為光是現在被我撫摸著臉頰,她就有些難為情的樣子。連剛剛被我親時,也很刻意地說要借美工刀來轉移注意力。
……真有趣。
「對了。」我突然想起來。
「嗯?」
「昨天我點了環遊世界,妳還沒告訴我妳的反應是什麼意思?」
她吃吃地笑了起來。「因為環遊世界混合大量基酒,酒精濃度很高,但是也加了甜酒和果汁,所以酒味不會那麼重。簡單來說就是失身酒,還被叫做惡魔水。」
「喔……」克洛伊這王八蛋。我頭痛地想。
「不過妳的反應並不如我以為的嚴重,加上妳還把調酒跟啤酒輪著喝,喝的速度又快,應該要醉的很慘才對。要不是那個調酒偷工減料果汁加太多,就是妳的酒量不錯。」
「妳覺得是哪個呢?」
「真可惜。」她聳了聳肩。「我覺得應該是後者。」
我有些得意地笑了。
「可惜什麼,我酒量好才能陪妳喝酒啊。」我把頭靠在她肩上。
「這可是妳說的喔。」她也跟著笑了。
「我還有一個疑問。」
「說吧,好奇寶寶。」
「妳對耳朵有什麼偏好嗎?」
「什麼意思?」
「我是說……妳總會先親我的耳朵。」
「……喔。」
「喔?」
她猶豫似地沉默不語了數秒。
「因為……妳小時候在我們家時才會把耳朵露出來。」
我以為她接著要說什麼,但她什麼也沒有說。
「所以呢?」我一頭霧水。
「沒有所以。」
這次輪到我沉默。
……這理由沒問題嗎?
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啊。
「今天想去哪裡呢?」她轉移話題。
「我不知道,我想和妳一直待在房裡。」
「那也行啊。」她嘻嘻笑著說。「只要妳不怕累的話。」
「……我不是那個意思。」
只是不想分開。
想要隨時能擁抱,隨時能接吻,隨時能夠碰觸對方……但不一定要做愛。
「我只是開玩笑的。」她笑說。
不,老實說她說的話也不無道理,如果碰觸了,八成又會想做愛吧。我們現在確實是性慾旺盛的十八歲青少年啊……
「去國家公園如何?今天天氣很好,很舒服喔。我們一起出去走走,一定會很開心的。」
「好啊。」
我牽著她的手。
離開小鎮的時候,我以為我大概再也得不到真正的快樂了。
可是現在,我想,這或許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刻。



照傳單上的介紹,國家公園裡有許多瀑布可以玩水,所以我們就先在市區的衝浪用品店買了比基尼穿在裡面。我買了淺藍素色的,她則挑了熱帶花紋的比基尼。
另外也買了一些零食和水。
從市區到國家公園也有兩小時左右不短的車程。
「妳想開車嗎?」車子離開市區,開上車流較少的道路後她問。「我不是累了,只是覺得開車也蠻舒服的。」
「我想,但我後來才想起這是手排車,我不會開。」
「我教妳就行了。」她看了我一眼,向我微笑。「如果妳想的話。」
「好啊。」
她把車在路邊先停下,我們交換座位。她從基礎開始教我,像是踩放離合器的時機和速度,快踩,慢放。還有排檔的方式,看儀錶板或者感覺車子的狀態,來抓加速換檔的時機。接著學退檔,學轉彎放慢時該怎麼做,過彎後依速度又該把檔次切換到哪。中途雖然有幾次讓車子發出不順暢的隆隆聲,不過所幸並沒有熄火。
「很有天分嘛。」她笑著說。
然而實際學了才體會到開手排車是多麼麻煩的事,何況我現在只是在郊外,不太需要一直換檔。再加上方向盤大,座位前後很寬,踏板的距離也很遠,踩離合器蠻費力,身體也沒辦法放鬆地向後靠,駕駛起來實在不太習慣。想到這個就不禁覺得克洛伊能夠把車開的這麼流暢真是厲害,而且她每次換檔我都沒有感覺,簡直像海豚游泳那樣自然,所以我才會忘了這是台手排車。
我把這些讚美的話跟她說時,她相當開心地笑了。
「妳要是開累了隨時可以換我。」
「還不累,雖然操縱有點麻煩,但是挺有趣的。」
「妳熟練了,就可以想像自己在開賽車了。道路很寬又沒什麼車,隨妳開。」
「妳開車時都會想著這些,是嗎?」我開玩笑地說。
「當然,而且我每次都是第一名。」她笑著應和。
「小心點克洛伊,我要追上來了。」我配合著說。
我施力踩油門,車速攀升,踩離合器,換檔。
確實如她所說,天氣很好。藍天白雲,吹進車裡的風很舒服,眼前風景寬闊明亮,讓人身心舒暢。
「妳也喜歡飆車是吧?」她心情愉快地說。
「因為路很直啊。」放眼望去一片空曠,不自覺就會想開起快車了。
「要是袋鼠跳出來的話一定躲不開。」
「袋鼠?」
「沒事,澳洲的笑話。」她笑笑。「不過好像是真的喔。」
我也笑了。「以後我們一起去看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我說完後,她卻不語了一陣,我疑惑地看向她,她才微微牽起嘴角,平靜地嗯了一聲。
「怎麼了?」
我把手伸向她,握住她的左手。
「沒什麼。」她感慨似的呼出一口氣。「只是突然在想,我的人生如果在那裡結束,在廁所被內森開槍打死,真的就是一坨爛到不行的狗屎了。」
「狗屎還分爛不爛嗎?」
「分啊。我的是最爛的那一種。」
「但妳沒有死。」我肯定地說。
「對。」她闔上雙眼。「就算我這麼糟糕,但我卻不想死。」
在那暴風雨中要我做決定時,我沒有辦法把狀況想清楚、想全面。我只知道,即使未來有一天我可能會後悔犧牲小鎮,但如果不讓克洛伊活下來的話,我的存在本身就會喪失意義了。
那是我無法想像,也無法假設的事。
我還是沒辦法說這是對是錯,我只知道那當下我必須這麼做。
而我仍然不後悔。
「果然。」她用著安靜的聲音說。「我也想要幸福快樂的日子,就像童話故事那樣。」
我笑了。「妳以前說那無聊透了。」
「我以前不懂事,現在長大了。」
「妳會幸福快樂的。」我望向她,笑著說。「和我一起。」
就像走在鐵軌上,一個人的話很容易就掉下去了,但我想只要兩個人牽著手,互相扶持的話就沒問題。
「……不得了喔,麥克斯。如果妳是男生的話,少女們一定會被迷得團團轉的。」
「我是女生,迷不倒妳嗎?」
「我?早就上下顛倒,左右不分,暈頭轉向了。」
誇張。我笑出來。
「那不就夠了嗎?」
「我要表達的意思是我慶幸妳是女生,希望妳不要波及我以外的無辜少女。」
「傻瓜。」我輕笑著。「妳對我一定有什麼錯誤認知。」
「妳一定是不夠了解自己。」
她邊反駁邊拿起了吉他,放在腿上胡亂彈了幾下,但很快就放棄了。
「想學嗎?」我問。
「想學,但是更想聽妳彈。」
「學了還是可以聽我彈,想聽什麼我都彈給妳聽。」我向她微笑。
她不知道為什麼盯著我看了幾秒,然後低下頭又隨意撥了幾下琴弦。
「妳一定是不夠了解自己。」
她又說了一遍。
搞不懂那是褒還是貶,弄得我有點緊張。
後來我們放起音樂,就這樣聽著歌閒聊著,輕鬆地開到國家公園。



大概是平日的關係,也不是什麼特殊假期,所以公園入口處的停車場只停著寥寥數台車。
公園裡規劃得很好,路標清楚,路單純,木板步道也很好走,我和克洛伊雖是穿拖鞋,走起來也不覺得辛苦。說來奇怪,昨天她只是一般的牽我的手,我都會害羞。但現在她和我十指交握,我卻覺得再自然不過。
步道的左右都是蒼翠茂盛的樹林,空氣微涼而清爽,陽光從枝葉間的縫隙灑落,地面上映著溫暖的剪影。步道偶爾越過小河,小河清澈見底,連河面下的石子青苔都能夠看得清楚。在林間漫步的感覺相當舒適。
公園裡不只一個瀑布,我們遠遠看見第一個瀑布區,那是像自然游泳池般非常開闊的水潭,有不少人在那裡活動,後方是連綿的山谷景色。不過我們既不趕時間,也不想待在熱鬧的地方,就決定繼續往林子深處走,去尋找第二個瀑布。
隨著步道爬上爬下,又走了二十幾分鐘,途中與幾個要離開的人擦身而過,我們來到第二個瀑布。
和第一個瀑布相當不同,第二個瀑布區涵蓋的區域小了許多,晶瑩清澈的水潭周圍被山谷包圍著,陽光照進來的部分較少,比起第一個瀑布那種公共遊樂區的感覺,第二個瀑布更像是秘密基地。除了我們,也只有四個人在。
克洛伊迫不及待地放下背包,脫掉外衣褲跳下水。我把她的衣褲折好,疊在背包上。
「嘿,妳還在等什麼?」她說。
「我想等他們走。」我在岸邊的石頭上坐下。
「妳要等他們走?」
「如果妳還記得妳對我做了什麼。」我指指用外套安好地覆蓋著的肩膀,示意那過度高調的吻痕。
「沒有人會在意的。」
「我在意啊。」
「那要是他們不走呢?」
「我就看妳游吧。」
「拜託,麥克斯,妳比基尼都買了!」
「因為妳希望我買。」
她在水裡一臉不甘心地瞪著我,最後竟然上岸坐到我旁邊。
「我陪妳等,等到我失去耐性,我就要直接把妳丟下水。」
「沒那麼容易。」我笑說。
「別急著刺激我,我不認為我的力氣會輸妳。」
「我只是覺得妳不會對我那麼狠心。」
她臉上帶著一點惡意地笑了。「妳一定是不夠了解我。」
不了解她,也不了解自己,那麼我到底還了解什麼呢?
「真可惜……」我牽住她的手,把臉靠在她濕了的肩上。「想待在岸上看妳穿比基尼都不行。」
「……妳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
「算是吧。認真的玩笑。」
我偷瞄她,她又臉紅了。真是可愛。
對於自己的喜好,我還算是了解吧?

幸好,最後我並沒有被強迫丟下水。那四個人並沒有待得太久,後來就都走了。雖然不能保證之後就不會有人來,不過總之,我還是脫衣服下水了。
我們一起游近瀑布,瀑布的水量並不是很大,但水花在空中閃爍,仔細看的話就能在那之中看見彩虹,非常漂亮。
「這邊的瀑布還挺溫和的。」我說。
「但我的很澎湃喔。」她說。
「白痴。」我忍不住笑出來。我當然還記得那個比喻。
她笑著游向我,把臉靠過來吻我。我閉上眼,耳裡都是瀑布的聲響。
「在水裡做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她興味盎然地說。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說。
「真的不想知道?」
「對。」我說完笑著潑了一把水在她臉上,隨即轉身游開。
「該死!」她追過來,我們開始潑水互相攻擊,鬧了好一陣子。之後我們又爬上石壁玩起跳水,側轉,前翻,後躺,各種動作,跳累了就攤在水面曬太陽休息,像水獺那樣悠閒地飄浮,既放鬆又快樂。
「嘿,麥克斯。」聽到她興奮的口氣,我就有不好的預感。
「嗯?」
「我們來比賽游泳。」
「然後呢?」我問。她絕對不會只是想單純競速。
「輸的人把比基尼胸罩脫掉。」
……這到底是多有自信會贏我?還是說即使輸了她也不在意?
「如果我不要比呢?」我說。
「那我就直接把妳的比基尼脫掉。」
我嘆氣。真是野蠻的人。「先說好,要是有人來,就算輸了我也不脫。」
老實說,我也不覺得我一定會輸。要是能看她脫掉比基尼,那也挺不壞。
「放心,要是有別人在我才捨不得妳脫。」她笑說。
「好吧。那要從哪游到哪呢?」

結果我們的速度幾乎是不分上下,起初甚至是我領先,但最後還是輸了一點點,就那麼一點點……
那讓我非常的……不甘心。
「好驚險啊!差點輸給妳!」她嘴上雖然這樣說,卻嬉皮笑臉地朝我靠近。她的雙臂環住我的身體,雙手在我背後解開比基尼的綁帶。
「看看我的禮物是什麼?上空麥克斯!」她脫掉我的胸罩放在岸上。那語氣雀躍的太挑釁。
我雙手抱在胸前,開始恨起這水為何這麼清澈。
「……再比一次。」我突然腦衝地說。
我一定是太久沒全力游泳了,感覺剛才還在熱身而已。我有機會贏的。有必要挫挫她的銳氣,一直這樣被吃得死死的實在不是辦法。
「沒問題啊。」她高興地笑著立刻答應。她當然會答應了。「想和我賭什麼呢?」
「我如果贏了,妳脫光吧。」我說。
「妳如果輸了,就保持這樣子陪我拍張照吧。」
於是我們到起點就定位。
「這次我會用全力喔~」開始前,她笑著說。
……什麼???什麼??
「來吧,預備--三、二、一!」
我們同時在石壁上用力一蹬,她衝刺的速度比我快了許多,也前進的比我更遠。
……不能輸。不想輸。
我使盡全力打水,擺動手臂。感覺身體流暢地連動著,速度也比剛剛還要快,沒想到卻完全追不上她。
她比我早了好幾秒先到,我徹徹底底輸給她。我這才明白她第一局只是放水,為了讓我覺得有機會,為了讓我願意比第二次。
「克洛伊。」我邊喘氣邊說。「妳真是個混帳。」
「欸?這可是妳說要比第二次的喔?」她笑瞇瞇地說。
但我知道,就算我沒提她也會提。
「我討厭妳。」我不甘地說。
「別這樣說,我也會受傷的。」她裝模作樣地說。
「妳太奸詐了。」
「我可是贏得光明正大喔。」她得意地笑著走上岸,用毛巾擦乾手,然後從我背包裡拿出相機走回來。
她抬高手,讓相機的鏡頭對著我們。
「笑一個,麥克斯。」
怎麼笑得出來?我在她背後故意擺一張臭臉。
「好。」她拍完滿意地說,接著就把我脫下的比基尼拿給我。「趕快穿上吧,在有人來之前。」
……喔?這麼快就放過我了嗎?
「要不要上岸休息了?」她問。
「好啊。」我一邊回答,一邊纏著比基尼的綁帶。玩了這麼久的水再加上奮力游泳,是有點累了。
她帶著相機快步上岸,把相機收回我包包後,就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浴巾。
我穿好比基尼後從水潭裡走上來,離開水後才感覺到有點冷。雖然太陽很大,但風也很涼爽,畢竟是十月。
她走過來,打開雙臂向我張開浴巾,從背後披到我身上,順帶抱了我一下。
「不要感冒了。」她說。
我愣了一下,說實話,有點意外。
「謝謝,妳好貼心。」我笑著把浴巾打開,勾住她肩膀,把她一起包進來。「不過我也不想要妳感冒。」
我之前總覺得,就算我們關係不同了,對話和互動也是在友情和愛情之間徘徊,甚至有時候,我們就還是像好朋友那樣沒有改變。
但是今天我卻多次覺得,朋友的界線似乎越來越淡薄了。
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彼此,用不一樣的心態面對彼此,我們正確實地改變,而我想那是往良好的方向前進著。

擦乾身體,套上上衣之後,我們就在岸邊平坦的草地上躺下。
暖陽,微風,樹林,白雲,鳥鳴,她在我身邊,我們相鄰的手十指交扣,一切都很美好的午後。
我用心感覺,仔細地記憶這一切。
「真想一輩子就這樣躺著。」她說。
「嗯。」我笑了。「我也這麼想。」
我們就這樣閉上眼,安靜地躺了半晌。
「克洛伊。」
「嗯?」
「妳怎麼變得這麼會游泳呢?」
在記憶中,我們應該是差不多才對。
「這個嘛……」她遲疑了一下。「因為瑞秋很會游泳,教了我一點訣竅。」
……瑞秋啊。
記得她說過瑞秋很喜歡晚上到游泳池,我那時常覺得自己是替代品,讓她用來懷念瑞秋。
每次聽到瑞秋的名字,我的心情都會抖顫,受傷,無可避免地黯淡下來。
但是這一次,我想我可以好好地承受那樣的情緒了。
「她似乎懂得很多。」
「……算是吧。」
我感覺得到她謹慎地在挑選用詞回答我。
我想說沒關係,我沒事。可是好像又不是真的沒事。
「妳說她的夢想是當模特兒,那妳呢?那時要是和她一起離開了,妳想做什麼呢?」
她揚起了帶點諷刺性的苦笑。
「我當時的夢想就只有離開小鎮而已。」
我們暫時沉默了幾秒。
「那麼以後呢?」我說。「有想做的事嗎?」
「……我還不知道,我會好好想的。」
「克洛伊。」
我轉過身抱住她。
「嗯?」
「要不要成為我們家的小孩呢?」
「成為你們家的小孩?」她張大了眼吃驚地說。
「是啊,我想我爸媽也會願意的。」
如果我們能成為一家人,我想那會是不錯的選擇。
「妳是說領養嗎?」
「嗯。」我點點頭。
「那可不行。」她篤定地說。
「不行?什麼意思?」
「總之,不行以那樣的方式。」她忽然坐起身,堅決地說。
「怎樣的方式?」我也坐起身,困惑地看著她。
「妳這麼聰明,怎麼會想不到呢?」
她盯著我,我也盯著她,如此過了幾秒。
嗯,還是不懂。
「這裡不是俄勒岡州了……妳應該不是變相在拒絕我吧?」
我呆愣片刻,好像懂了。
「妳是說……」
「等等!妳不要說!」她慌張地打斷我。「我還沒準備好該怎麼做,所以現在不能提!」
「我明白妳的意思了,但是……」
她緊張地迅速把手掌貼在我嘴上。
「沒有但是,不管妳要說什麼,現在都還不是回答的時機。再給我一點時間,也許妳會想改變答案。」
看著她那副憂心忡忡的神情,我情不自禁笑了。我輕輕握住她的手,將她的手移開。
「但是我不要戒指,也不要下跪……更不需要請求。」
我把她逐漸放鬆力道的手用雙手握住,珍惜地包裹著。
「我們同樣需要彼此,所以妳不必準備什麼,妳的存在就已經足夠。」
「……天啊,麥克斯。」
她用力抱緊我,把臉依戀地緊靠在我身上,我也緊緊回抱住她。
我喜歡她身上的氣息。
我愛她的一切。
「妳什麼都不用準備,就可以說得比我好一百倍。」她說。
我笑了。「……傻瓜。」
「我好愛妳。」她的語氣堅決,卻柔軟。
我好喜歡她說這句話時的聲音,想再聽一千遍,一萬遍。
「嗯。」溢滿心中的感動,我沒辦法精確地表達。「……我愛妳。」
就像先前說的,當我以為我們已經不可能再更要好,更緊密,更貼近彼此時,我們關係又更進了一層,真不可思議。
那持續了許久的擁抱,讓我想到一生的許諾之類的誓詞。
真是奇怪,怎麼我覺得彼此相伴,扶持對方,無論何種逆境,一生不離不棄也只是理所當然,一點要背負諾言的承擔感都沒有呢?
之後她慢慢放開我,把她的外套拿到手邊,悄悄從內側的口袋裡掏出了什麼。
「可是啊,麥克斯。」
她輕輕牽起我的左手。
「戒指已經買了欸。」
她微笑著將臉湊過來,溫柔地吻了我。
同時把那發亮的銀色小東西套到我的左手無名指上。





*註:在英國為了求幸福和好運, 新娘結婚當天身上穿戴的最好有:
"Something old, something new
Something borrowed, something blue
And a silver sixpence in her shoe"
"Something blue"藍色的東西是因為在羅馬時代,新娘穿藍色象徵愛、謙虛和忠貞,所以在19世紀末以前藍色的新娘禮服是很受歡迎的,有句話說"Marry in blue, lover be true."
這裡除了結婚也剛好可以指克洛伊的藍髮。X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滬大~
這次會來百合翁嗎??
想到現場跟你買書唷~
木剎、幸志、六唐!超級喜歡的說,也期待新刊!
辛苦滬大~~加油

Re: No title

> 滬大~
> 這次會來百合翁嗎??
> 想到現場跟你買書唷~
> 木剎、幸志、六唐!超級喜歡的說,也期待新刊!
> 辛苦滬大~~加油

我會去百合翁喔~~~
如果要買既刊的話請先幫我填預購單喔~~
http://ppt.cc/JQHFe
謝謝妳~~~~~~~~~^^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