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TRANGE】7.Toxic (R18)


寫寫十八歲少女的浮動心情。
好啦,這篇應該算很色,我自己也覺得蠻色的。
激情中見真情啊(X

看的時候請注意周圍.....


tumblr_ocje9m7qMH1vrvlm5o2_1280.png

(點圖放大)

7.Toxic

我們穿上新買的舊衣服。本該出去吃個早餐,但泡澡時的對話仍讓我相當低落。
那種無所憑依的心情,像飄浮在空氣中的渺小塵埃似的。
「我可以先在房間休息一下嗎?」我坐在床邊說。
「……妳還好嗎?」她把手掌輕放在我頭頂。
「嗯。」
「那我去買早餐回來給妳吃?」
「……嗯。」
她的手移動到我的臉旁,溫暖的掌心貼著我的臉頰。
「想吃什麼嗎?」
淺淺的菸味,從她的指間傳了過來。
「都好……」
……我想被她照顧。我閉上雙眼,突然這樣想。
「那我幫妳挑。」
「嗯……謝謝。」
她站在我面前沉默了一下,好像想講點什麼,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
「好好休息。」她溫柔地說,然後腳步安靜地離開房間。
我簡直像是要把靈魂給呼出來那樣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接著便向後躺下。
有一種「絕對」的感覺消失了。
感覺理所當然的事,好像不再理所當然了。
陪著彼此,永遠不分開,這件事在腦中忽然變得恍惚。
我用雙手摀住臉,在臉上緩緩地重壓再緩緩放鬆,可是悲傷和無力感卻絲毫不減。
我在意的是她想要傷害我,或是她沒有回應我說「我愛妳」呢?
她說過,要是我不愛她的話,她可能會死掉。
那麼……要是她不愛我呢?
仔細想想……她從沒認真說過她愛我。
其實我並不奢望我們之間有什麼堅定的愛情,我只是想要一直在一起,不管我們用什麼身分陪伴對方……
應該是這樣的。
可是這幾天下來,好像不能只是這樣了。
如果她不愛我的話,我究竟會變成怎麼樣呢?
手指感覺到濕濕的。一不注意眼淚又流出來了。
……沒有問題的。
不要哭,不必哭。
悲觀的想像,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
我不自禁又嘆了一口氣,不確定靈魂是否還在身體裡安然無恙。
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敢想像以後會怎麼樣。
為什麼幾分鐘前還好好的,一下子就能變得像是什麼都不同了呢?
被擁抱的感覺好不踏實,不回答的含義是什麼呢?
我能夠提問嗎?我有勇氣提問嗎?
我不斷打繞在這些疑問裡,陷入無意義的死胡同。
房間的門窗緊閉,靜謐的像是死了一樣。
我撫摸自己的肩膀,低下臉就能看見痕跡。
這是昨天發生的事是事實的證據。她說。
我突然能夠理解那種心情了,想要留下線索,提醒自己這一切不假的想法。
我沒想過這能讓我有如乞求似的得到一絲安心。
克洛伊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
感覺好像……離開了很久很久。
早知道我就不要讓她一個人去了……
我一邊感到後悔,一邊又覺得寂寞,閉上眼腦裡全是她的臉,卻覺得那離我好遠好遠,像是再怎麼樣賣力地游都無法靠近的海平線。
蠢透了,麥克斯,她只不過是去買個早餐。
我擦掉臉上的淚水,坐起身想去洗個臉,卻發現她的菸盒和打火機留在房間桌上。
八成是忘記了吧。也許現在正焦躁地搜著全身吧。
我把菸盒打開來看,裡面還剩三根香菸。於是我拿起菸盒和打火機,走到陽台,關上落地窗。
我吸了一口將菸點燃,然後將菸夾在指間,任它隨風燃燒。
菸霧圍繞著我時,那熟悉的氣味讓我感覺克洛伊好像在我身旁。
像她將手輕貼在我的臉頰上時那樣。
……我愛克洛伊。
而我也需要她愛我。
我想。
無論如何,必須是這樣的形式。



「早餐回來了~~」她一進門就大聲說。看起來似乎變得蠻有精神。
「……妳去了好久。」我躺在床上沮喪地說。其實我恨不得衝過去抱緊她,卻又沒餘力那麼做。
「抱歉,找了一下餐廳,排隊等餐也花了不少時間。」她拿著提袋走向我,把早餐放在桌上。
我已經把三根菸全點完了。
那不少的時間,對我來說漫長的甚至像是她再也不會回來。
「有菸味?」她坐上床。
我安靜地看向她,沒有回答。
即使把窗戶關好,菸味這種東西依然會殘留在人身上。
「妳該不會又抽菸了吧?」她問。
「沒有。」
「騙人。」
「我沒有抽,我只是……」
把菸點燃了想妳。
我說不出口,也不想說。
「只是?」
「……總之,我沒有抽。」
她拿起桌上的菸盒晃了晃,聽聲音就知道裡面是空的。
「壞孩子,香菸去哪了?」她靠近我,兩手橫跨我身體兩側,由上往下那樣看著我微笑。
我伸手環住她的脖子把她拉向自己,吻了她一下,然後抱緊她。
「還好嗎?」她回抱住我。
「……嗯。」
……我再也不要和妳分開了。我在心裡偷偷地想。
「起來吃早餐吧?」她揉了揉我的頭,抱著我的身體把我拉起來,接著從紙袋裡把兩個紙盒和兩杯咖啡拿出來,把塑膠叉子遞給我。
「不要一臉悲傷嘛,我買了鬆餅給妳吃。」她微笑著說。
我看起來……還是一臉悲傷嗎?
……如果是那樣的話。
「克洛伊。」我把頭靠上她肩膀。
「嗯?」
「餵我。」
她呆了一下,隨即便笑了。「撒嬌?」
我只是靠著她,不說話。
「妳可以再更常撒嬌一點。」她笑著說。
我沒想到她會這樣回答。那讓我感覺好像可以很放任自己,而且讓我好像又更喜歡她了……我忍不住用額頭在她肩上輕輕蹭著。
……不管怎麼樣,我想要擁有這個女孩。
她摸了摸我的頭,對於我的舉動,好像也挺喜歡似的。
她打開一盒鬆餅,在上面淋上蜂蜜。她從我手中拿過叉子,切了一小塊遞到我嘴邊。我輕輕將鬆餅含進口中,溫熱的鬆餅和蜂蜜在口中交會融化,散發美好的香味。多少讓心情安定了下來。
雖然還不及喬伊斯做的,但口感也很好。
鬆餅對我而言不只是好吃,還有很多記憶,每次都會讓我想起我們的童年,想起很多開心的事情,是具有特別意義的食物。
「麥克斯。」
「嗯?」
「我再也不會對妳說那種話了。」
「……嗯。」我暗自深呼吸,以免情緒又激動起來。
「妳不會生我的氣吧?」她小心翼翼地說。
我搖搖頭。
「我愛妳。」她說。那聲音帶有一定的支撐力量,既堅定,又溫柔。
那些我懷疑的什麼、質疑的什麼、以為失去的什麼,一瞬間又都全部凝聚起來,一齊消散瓦解。
我情不自禁地嘆息。眼淚又失控從眼角滲出。
她低頭看我,伸手幫我抹掉眼淚。
「妳今天好愛哭。」
……因為妳不願早點說啊。
「……再說一次……」我說。
「妳今天好愛哭。」她笑說。
「……不要鬧我……」
「我愛妳。」她一邊說一邊把臉湊向我,用一手抬起我的下巴,親吻我的唇。我閉上眼回吻她,她的雙唇輕輕啣著我的上唇,然後用舌頭慢慢舔過。我雙手勾住她的脖子,將她摟得更近。我們的嘴貼合在一起,舌頭探進彼此的口中,持續了長時間的激烈深吻。呼吸變得急促,心跳大力地鼓動。從臉頰到耳朵,都像是用火烤過似地燒熱,臉頰甚至有點發麻的感覺。
「妳介意早餐冷掉嗎?」她用著柔軟的嗓音說。臉泛紅的樣子很可愛。
「……不介意。妳呢?」
「我正要開始吃。」
……照這種說法的話,已經是第二餐,不能算早餐了吧。
她扶著我的臉,側過頭靠過來親我的耳朵。
……等等……
我手指不自覺蜷曲起來,抓住她的衣服。
……怎麼又是耳朵……
她像上次那樣撩開我的頭髮,我能感覺到她的氣息,她稍微張開嘴,把我的耳朵含住。
「嗯……」我的身體緊繃著。
「嘿。」她忽地開口,溫熱的氣息傳進我的耳朵裡。
我終於受不了而將頭向旁邊挪動閃躲。
「……不要在我耳邊講話。」
我這麼一說她反而把嘴巴貼得更近。
「為什麼抽了我的菸呢?」
她的雙唇幾乎是黏著我的耳朵說話的。我吐出一口氣,身體發軟。
「……我說了我沒有抽,只是點燃了而已。」
「嗯?為什麼?」她用舌頭舔了一下我的耳朵,我全身反射性地瑟縮起來。
……我要瘋了。
我藏不住了,我只想要她放過我。
「……因為那樣,就好像妳在旁邊。」
「嗯--」她發出低吟。壓抑著什麼似的低吟。
接著她咬住我的耳朵,那讓我忍不住發出聲音。她放開舔了幾下,然後又再啃咬,同時手放到我的胸部上,隔著衣服上下慢慢地撫摸。那感覺很舒服,卻也很難耐。
她轉而親吻我的頸子,用舌頭從頸子向下舔到鎖骨。她脫掉我的上衣,我也替她脫去衣服。她親著我的胸膛,我的手放在她頭上,輕輕撫摸她細細的藍色頭髮,身體因為她而稍微向後傾。
「我想躺著。」我說。覺得連支持住自己身體的力量都快沒了。
「先把褲子脫掉。」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要在這時候先把褲子脫掉。
「要再換內褲也有點麻煩吧?」她像是要為我解釋那樣說。
……要那麼說的話,也不能否認。
雖然有點難為情,但我還是聽話地把褲子和內褲一起脫掉。
「坐到我身上。」她拍拍自己的雙腿,在這時臉上才冒現愉快的表情。
我才知道又是陷阱……真是危險的人。
「……妳腦子裡都在想什麼。」
「各式各樣色色的事情,和妳。」她毫不隱諱地笑著。
……還真是誠實。
「來嘛,坐上來。」她撒嬌地說。
我嘆口氣,然後跨坐到她身上,手也扶在她肩膀上。
「喔~」她露出興奮的表情,由下往上望著我。「這樣很棒。」
「……妳喜歡就好。」我有些尷尬地撇開視線。
「我會讓妳也喜歡的。」她解開我的內衣,嘴唇直接貼上我的乳頭親吻。
「啊嗯……」我雙手環抱住她的脖子,不這麼做的話,身體就沒有能依靠的地方,但這樣好像很渴望似地把她拉向自己……感覺非常情色。很不妙。
她的左手抱著我的腰,右手則輕揉著我另一邊的乳頭,當她舔著我的胸部時,她會抬起帶有侵略性的視線看著我的臉。很羞恥。
而我完全沒辦法保持安靜,很不妙。
我很清楚,即使理智上不想承認,身體正享受著這一切。
「啊……」她的呼聲喚回了我的注意力。「褲子沾到了。」
我低下頭看,因為被我靠著,她的牛仔褲上果然濕了一小塊。
「……對不起。」我難為情地說。
「對不起什麼?對不起妳太可愛?」她一邊笑著一邊褪去自己的褲子,順便也脫掉了內衣,接著用赤裸的身體抱著我。
「這樣子抱在一起好舒服。」她說。
「嗯。」我笑了,認同。
她仰起頭吻我。柔軟而滋潤的嘴唇,好喜歡。我雙手捧住她的臉。喜歡和她接吻的感覺。
她的手指在我的背後輕慢地滑動,撫過我的脊椎,後腰,臀部,之後又從腹部向上,回到胸部。手指滑過乳房,指尖碰到乳頭時,我全身發出一陣顫慄……好像變得比剛剛更敏感了。
她不停地吻著我,愛撫著我,我雙腿發軟,無力地倚靠在她身上。
這時候她抬起一邊大腿,抵著我的下體。
「動看看?」
我尷尬地搖搖頭。「……很害羞。」
「別害羞啊。」她溫柔地笑著吻了吻我的側臉,雙手握住我的臀部,藉此移動我的下半身,同時滑動她的大腿摩擦我的私處。
快感像是通電那樣從下面快速竄出,掠過全身,我禁不住張口呻吟。
「這樣舒服嗎?」她像個孩子似的露出滿意的笑容。
「……嗯。」我低下頭抱住她,把臉埋在她肩頸間藏起來。
「那妳試試自己動。」她的語氣散發著亢奮的情緒。
我沉默。我想,但也不想。
「好嘛~」她又開始撒嬌求情。「當作是為了我。」
「本來就是為了妳……」我說完故意親她的耳朵,她啊了一聲,反射性地縮了一下身子,但我的手臂圈住了她,她無處可躲,我用舌尖從下往上舔過她整個耳朵。
「啊嗯……嗯……」
她發出呻吟。美好動聽的聲音。令我的內心顫抖,令我的身體疼痛。
我一邊舔吻她的耳朵,聽著她的聲音,一邊挪動起下身摩蹭她的腿。
和進入身體裡不一樣的性快感滲透著我。那種刺激和舒服似乎更加單純,直接,而洗鍊。短時間內就讓我攀上高峰。
我喘息著癱軟在她身上,從接觸她大腿肌膚的感覺就知道自己應該相當濕。
她把雙腿稍微打開,那同時也撐開了我的雙腳。
「還不能休息喔。」她在我耳邊低聲說。
我突然覺得這樣也不壞。
中毒似地沉淪。
我們什麼也不必想,什麼也不必憂愁。
這裡只剩純粹的愛,以及狂熱的性慾。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