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watch】Mercy Christmas (奪雙飛,婊慈悲)


我先開門見山的說這篇是三角關係,以免有人被雷。
奪雙飛,婊慈悲。
主要是雙飛。
對啦,我就是想寫寫看婊。XDD
慎入慎入ㄛ。

然後我要再說一件事,
其實我幾乎沒有做什麼功課就寫了這篇文,(我以前不曾這樣RRRR)
我對人物的印象基本上就是憑外表、憑二創的圖來描寫個性的www

聽說官方給的人物資訊也不多,
所以我不知道會不會OOC,
如果OOC還請見諒QQ



在故事開始前,容我先分享讓我腦洞的同人作品。

234600.jpg

慈:讓我看看傷口
好險沒傷到心臟
奪:博士,妳該不會對我有興趣吧?
慈:別說無聊的話,奪命
奪:呼呼

234601.jpg

奪:了解嗎?只要妳說不,我就住手。
奪:(笑)
慈:嗚

>出處

以上。
故事開始。



Mercy Christmas



她們今天約了下午三點碰面。
安琪拉和法里哈在一起時相當守時,就像她的醫術那樣精準而嚴謹。
不過這絕不是說安琪拉是一個作風呆版的人。相反的,她在做事情時通常很有彈性,靈活變通,偶爾也有隨興和自我的地方。
唯獨和法里哈見面絕不會遲到。
如果有不得已的事情耽擱了,安琪拉也一定會提早告知需要延後多久,然後在那時間準時出現。
「我沒辦法配合每個人的時間,至少也要配合妳的。」安琪拉說。
「那樣的話,反而像是給妳帶來麻煩了。」
「與其說是為了妳,不如說是給自己一個底線。我也有我重視的事啊,不想老被工作佔據一切。我真的不是為了妳。」
不過說這話時卻用很溫柔的笑容看著她。
安琪拉很擅長這種事。
擅長讓她感覺自己獨一無二。

在和安琪拉約定的時間到達之前,法里哈通常會先在家裡做重量訓練,之後洗個澡,擦乾頭髮,喝一杯冰牛奶。
偶爾安琪拉告訴她想喝咖啡的話,她就會先把咖啡煮好,然後安靜地等待安琪拉到來。
因為安琪拉喜歡喝咖啡的關係,所以她煮咖啡的技術培養的很不錯。
本來就是個有耐心而且細心的人,所以適合這件事。
還記得有一天,安琪拉說了最喜歡喝她煮的咖啡。
「不只是味道很棒,怎麼說呢,更重要的是一個感覺。安定又溫暖,喝了會讓人心情變好喔。出自於妳的手就是不一樣。」
每次聽安琪拉說話,她就覺得自己好像變回一個十六歲的單純少女。
心情起伏明顯,陰晴變化迅速。內心懷抱各種憧憬,神經變得敏感纖細。
說起來大概也是那年紀時感覺到自己喜歡上安琪拉的吧。
真不可思議,都過了十六年了,兩倍的年齡啊。
面對安琪拉的時候卻沒太大改變。
也許表面上有吧,可是心理是沒有的。

有時候,安琪拉的身上會有別人留下的痕跡。
深紫色的吻痕。
艾蜜莉。
安琪拉是這麼稱呼那個人的。
她們的關係早在她和安琪拉之前。
而她也一直都知道那個人的存在。
「並不是多好的人,甚至可以說非常麻煩。任性,霸道,自我,和妳完全不同。妳可以把想像到的各種負面形容詞放在她身上。」
她不曾見過安琪拉如此坦承地批評一個人。大多時候安琪拉都習慣迂迴。
「不過喜歡那個人吧?」她問。
「說不上來。」
模糊的答案。
「也許是放不下吧。」安琪拉說。
她覺得安琪拉的語氣似乎有點悲傷。但她從沒深究過,畢竟就算想問,也不知該從何問起。
除了她之外,安琪拉似乎沒有和別人提起過艾蜜莉。
那時就連這點也讓她感到些微自豪。
也許很蠢吧。
但以她的身分,身為一個好朋友,這才是合理的情緒不是嗎?
她性格一向循規蹈矩,絕不會去跨越界線。
克制心裡多餘的想念,她把兩人的關係分得很清楚。不去嫉妒,也不會受傷。

直到一年前的聖誕節。
那天她傳了聖誕快樂的簡訊給安琪拉,接著竟很快就收到回訊。
「聖誕節好冷,一個人好無聊。」
她沒想到得到的回應會是這樣的。
「那個人呢?」
「不清楚,節日對那個人來說是沒有意義的。要不要到我家陪我吃飯呢?」安琪拉的簡訊末端附上了一個微笑的表情符號。
她也沒什麼特別的行程,理所當然地就赴約了。
安琪拉準備了一桌以兩人來說太過豐盛的飯菜,穿著居家服,放下一頭淺金色的頭髮。她看起來從容,性感,而美麗。
無庸置疑,安琪拉真是她這輩子見過最好看的女人了。
吃過飯後,她們就一起坐在沙發上說話。
安琪拉有點像是撒嬌那樣靠在她的臂彎裡,就像平常會做的那樣。
「妳的體溫很高,冬天會讓人不想離開妳喔。」安琪拉說。
「……是嗎。」
「嘿,今晚可以留下來陪我嗎?」安琪拉看向她。
她和她四目交會著。她感覺安琪拉的眼神和以往不太一樣。那以往總像湖面般平靜安詳,此刻卻像小河般流動閃爍。
真奇怪,那句話聽起來一點也不像問句。
更像是一個理所當然的陳述。
更像是在說--妳今晚會留下來陪我。這樣的預言。
……可以。
她應該還沒出聲回答才對,對方卻先露出了微笑。一切了然於胸的那種微笑。
……是在哪個時間點被看穿的呢?
那笑容向她靠近,最後吻了她。
如果被看穿,那一定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吧。
她猜測。
因為安琪拉太聰明了。
安琪拉大概早就知道她的感情,只是一直放置在那,在想要的時候再提取而已。
……只不過,她從未想過會有被提取的這一刻。
她摟住了安琪拉纖細的腰。
這是錯誤的事。
她很清楚。
她一向謹守法律,懷有高道德標準,她知道這是絕對錯誤的事。
但感覺是如此正確。意念是如此清晰。情感是如此強烈。

午後三點,門鈴準時響起。
打開門,那位淺金色頭髮,她心愛的女人,對她微笑著。
「咖啡好香。」安琪拉神情愉快地跨進屋裡,牽起她的手走到餐桌邊。
她為安琪拉倒了一杯熱騰騰的咖啡,然後在安琪拉的身旁坐下。
「妳不喝嗎?」安琪拉用雙手將杯子端起,很享受似地在鼻子前聞了一下。
她連端茶杯的手勢都非常漂亮,優雅。
「剛喝了一杯牛奶。」
「可惜了這麼棒的咖啡,我只好獨吞了。」安琪拉慢悠悠地喝起咖啡,一臉滿足。
「本來就是為妳煮的。」
安琪拉聽了臉上浮現笑容,伸出手溫柔地撫摸她的臉頰。
「謝謝妳。」
每次在她感到幸福的時候,她的心底都會浮上一個疑問。
我是用來填補寂寞的嗎?
當然,她不曾問出口。
要是問的話,會得到什麼樣的答案呢?

謊言吧。

那種讓人覺得「即使如此也好」的謊言。
其實她知道,不過她還是會繼續欺騙自己。
這樣子或許會痛苦,不過也會比較開心。
最重要的是,只要這樣,就能夠繼續保持她們之間的關聯。

她很喜歡坐在床邊,看著安琪拉那副不疾不徐,一顆一顆慢慢解開自己身上襯衫鈕扣的樣子。
安琪拉會把襯衫和裙子都脫下,整齊地擺在椅子上,然後才上床。
當然一開始並不是這樣的,是自從她扯壞安琪拉三件襯衫後,事情的發展才不得不如此。這倒也不壞。
「妳今天身體也好溫暖。」安琪拉擁著她說。
「……這樣子,每個聖誕節妳都會需要我了。」
安琪拉瞇起眼笑了。「妳真可愛。」
這可不是玩笑,而是願望呢……不過,被一笑置之了。
早在安琪拉脫衣服時,她就注意到今天安琪拉的身上也有未消去的紫色標記。
罪犯的腦裡都在想什麼呢?
他們會不會也想,錯誤的事情一但決定做了,就絕不能回頭?
回頭的話,就什麼都沒有了。
一切就都失去意義了。
沒有什麼能夠從來,沒有什麼能夠再建立。
誰需要好聽的救贖?誰需要寬恕的原諒?
一文不值。

她總是用最激烈的動作,做到讓安琪拉覺得難以承受。
痛嗎?
但安琪拉從來不曾拒絕她這麼做。
該說是喜歡還是必須呢?
讓安琪拉露出扭曲的表情,用繃緊的雙臂與指尖,在她背上刻劃出一道又一道傷口。
這是不是就是安琪拉對她的感情呢?
那個人會在安琪拉身上留下痕跡,而安琪拉會在她身上留下痕跡。
如果要比較的話,她更喜歡安琪拉對待她的方式。
她更喜歡用被佔有的方式,佔有安琪拉。

就算這所謂的佔有,可能只是她的一場空想。
至少留下的痛很真實,傷很真實。







234987.jpg


>圖源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