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TRANGE】5.Happy Together (R18)


這篇也寫得很開心啊~~w

附上BGM
>>Happy Together

*閱讀時請注意背後。


tumblr_oc56xlHBj71uhs6b5o1_1280.png



5.Happy Together

把車子停回旅館後,我們上街閒逛,即使入夜了街道依然吵雜,車子多,行人多,商店也都還營業著,和小鎮完全不同。而最熱鬧的地方莫過於酒吧街了。一整條街道全是酒吧比鄰而開,四面八方充斥著各種音樂聲響,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把街景點綴的比白天更鮮豔。
「我們去酒吧喝一杯好嗎?」她的眼睛反射著霓虹燈的光線,顯得比平時更加炫眼。
……我該怎麼拒絕她才好呢?
「不要怕嘗試新事物啊。」她看穿我,打破我短暫的沉默。「也許妳會喜歡呢!」
我知道我不會喜歡的,只要想到這麼多喝酒被下藥的女孩子,就覺得無法對那種場所懷有好感。
「……好吧。」但我還是接受了。就因為我不想看見她失望的樣子。
「唷呼!妳最棒了!」她滿臉堆歡地抱緊我,抱得像是要讓我覺得這決定值得。
好吧,得到這麼一個熱情的擁抱,是挺值得的。

我挑了一間環境乾淨,燈光不過於刺眼或陰暗,有樂團表演的酒吧。
選擇這間酒吧的決定因素基本上就是因為樂團的歌手。那是一名留著短短捲髮的黑人男性。他留著一圈落腮鬍,穿著簡單的深藍色背心,動作輕鬆寫意地彈著電吉他。有厚度的嗓音,帶點趣味性的咬字,自然地散發著一種吸引人的愉快氛圍。
我和克洛伊坐在離舞台不遠,能夠面對樂團好好欣賞音樂的小圓桌。
菜單上的調酒名稱琳瑯滿目,多到讓人瞠目結舌。但口味如何我毫無概念,於是就著看順眼的調酒名,點了一杯環遊世界(Around the World)。很可愛的名字,挺適合旅行中的我們。
「環遊世界?妳確定?」克洛伊對我的決定發出意外的質疑,但那質疑卻隱隱暗含著不太對勁的興奮。
「怎麼了?不好喝嗎?」
「沒什麼。」她揮手笑笑,掩飾著什麼似的。「妳喜歡就好了。」
無所謂,如果真的不喜歡只要不喝就好了。我這樣想。
克洛伊點了一杯五百毫升的啤酒。兩杯酒都很快就送上來了。
環遊世界用高腳杯裝著,杯口放著一片切片檸檬,酒的漸層顏色由上至下呈現淺黃綠、墨綠、淺藍至沉底的濃密深藍,多變的鮮豔色彩相當美麗,像是將高山與海洋凝聚在這透明的小空間裡。
至於五百毫升的啤酒,分量實在不小,用豪邁胖大的啤酒杯裝滿,剔透的金黃色,上面是厚度剛好的完美泡沫。當然,厚度完美是她說的,我完全不知道怎樣才叫剛好。
我端起我的環遊世界到鼻子邊聞了一下,幾乎聞不到酒味,全是水果的香氣。我把嘴巴靠近杯緣,試著啜了一口,味道很香甜,非常好喝。混著各種果汁的氣味,主要是鳳梨和柳橙汁的樣子,幾乎嚐不到酒精的苦澀味。
「如何?」她興味盎然地望著我。
「好喝。」我滿意地說。
「那就好。」她笑咪咪地說。
那表情實在不善。
「妳打算告訴我妳在想什麼嗎?」
「會的,晚點。」她保持笑容。
「好吧。」我放鬆地靠著椅背,悠哉地享受我的環遊世界。
樂團大都演奏輕快歡樂的流行歌曲,我們偶爾跟著音樂晃動,偶爾聽到熟悉的歌就輕聲跟著唱,歌手有時會在曲跟曲中間幽默地說個笑話。這裡讓人感覺輕飄飄地毫無負擔,悲傷或討厭的事情彷彿可以全拋到腦後就此遺忘。連我也開始有點喜歡了。
在我神經鬆懈地這樣想時,有兩個年輕的男人手裡拿著酒瓶來到我們桌邊。比較高的男人是金髮,稍微矮一點的頭髮則是淺褐色。兩個人的髮型都非常俐落,鬍子也剃得相當乾淨,長相不錯,給人清爽的印象。
「可以請妳們喝杯酒嗎?」比較高的金髮男人說。
我與其說不感興趣,不如說在那之前就先因為緊張而本能地做出回答。
「不,謝謝。」我說。
「當然,為何不?」克洛伊說。
我們同時說出大相逕庭的回答。
熱情的背景音樂還在,我們四人卻尷尬的像把空氣急凍般冷冽。
真是的……不要隨便打開水龍頭啊克洛伊……
我低下臉,頭痛地想。
「抱歉,我老大這麼說了。」克洛伊朝著他們輕鬆地一笑。
於是他們也沒說什麼,報以一個客氣的笑容就離開了。我反而有點意外如此輕鬆就解決了。
「他們看起來不壞。」她說。
……看起來?
我對她的發言感到不可置信。
那種表面的東西還能信嗎?
「傑佛遜看起來也不壞吧。妳和凱特都因為喝酒被下藥,妳應該更小心一點。」
或許是我太緊繃了,不過我也有我不得不緊繃的理由。
「是的,老大。」她配合著我,裝模作樣地演出正經的表情。
「唉。」我用食指指尖點在她的額頭上。「要是我是E.T.就好了。」
我就可以治好這顆腦袋。
「妳在說什麼?妳的能力比E.T.還神。」她笑說。
「還好妳剛才沒說不要怕嘗試新事物。」我慶幸地說。
「那個不嘗試也無所謂。我只是習慣了那樣回答。」她說。
「少男殺手。」我像是在下註釋那樣說。
她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但那不是真的笑。
「那樣不開心嗎?」我問。
「妳在挖苦我嗎?」她不知為何突然變得敏感。
「當然不是。」我搖頭。「只是不開心的話,為什麼會想那樣做呢?」
「因為有情緒需要宣洩,因為有東西想要擺脫。」她用著有點冷漠的聲音回答。
糟糕……似乎問了不該問的問題。我擔憂地看著她。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應該開口安慰。
「別聊這個了,喝酒!」她轉開視線,提起酒杯,把所剩不多的啤酒一口氣乾掉。
要是我是E.T.就好了。我又一次想。那麼我就能把心的傷口也治好。
她把空啤酒杯磅的一聲豪邁地放回桌上,然後突然站起身離開座位。我看著她走向吧檯,向酒保說了什麼,之後就拿著四罐玻璃罐裝的啤酒和兩個小小的玻璃杯回來。
「我們來玩個遊戲,麥克斯。」她不懷好意地笑,那笑容太熟悉。
我不要。我心裡想。
「玩什麼?」我真是個懦夫。
她把啤酒瓶蓋扭開,把兩個杯子各倒八分滿。
「我們比賽誰先把杯子裡的酒喝完。但不能用手,我先示範給妳看。」
她傾身把臉靠近杯子,嘴巴直接含住整個杯口,然後迅速仰頭讓酒倒進嘴裡,再彎腰把酒杯放回桌上,在這眨眼間酒已經吞掉了。動作既快速又俐落。
很蠢,但挺帥氣的。究竟為什麼這麼蠢的事情會讓人有帥氣的感覺我也搞不懂。
「換妳試試看。」她笑說。
「一定要嗎?」我不情願地說。
「拜託嘛,只有妳可以陪我玩了啊。」她故作楚楚可憐的模樣。
這是在怪我拒絕那兩個男生嗎?唉。
「……好吧。」
我嘗試了一次,不過比想像中還來得困難許多。仰著頭時要立刻把酒吞下去並不容易,要是太心急可能會嗆到也不一定。
再加上……啤酒的味道實在是非常噁心。
「噁。」我吐出舌頭,趕緊喝我的環遊世界去去味。
「如何?」
「好難。」
「多練幾次就會熟悉了。」她親切地笑著。
「我不想練。」
「那麼妳想直接和我比酒嗎?」她對我投以期待的目光。
「我一定會輸,有什麼好比?」我無奈地說。
「我讓妳啊,我喝全滿,妳喝八分滿,不,七分滿就好。若是同時喝完也算妳贏。」她像是很體貼地解釋著。
克洛伊船長正逼著我上賊船。
「那贏了又怎樣,輸了又怎樣?」
「看妳想怎麼樣嘍?」她笑說。
我焦慮地握住自己的右手上臂,內心遲疑。但興頭上的克洛伊,若是澆冷水可是會鬧脾氣的。
「好吧,如果我贏了,我希望妳以後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我說。
「好,那要是我贏,妳就得繼續陪我喝。」
要命,船上果然是滿滿的賊。

劇情發展毫無意外,既不新奇,也不有趣,大概玩了有十回合,我從頭到尾輸得徹底,覺得身心俱疲,精神崩潰,簡直要被啤酒臭味和酒精給逼瘋。
「饒了我吧克洛伊。」我攤在椅子上求情。感覺整個胃腫漲著,口腔到喉嚨的深處全都是噁心的啤酒味。
「世上沒有這麼不會喝酒的海盜喔。」她喝了那麼多依舊面不改色地笑著。
「那麼我就當第一個。」我絲毫不受挑釁,沒骨氣地說。
我要洗掉這噁心的啤酒味。我把僅存的環遊世界含進嘴裡,讓那香甜味在我嘴裡柔和地擴散,然後才依依不捨地慢慢吞下。
我全身發燙,眼皮沉重,緩緩吐息,暫時都不想動了。
她伸手過來摸我的臉,我也不為所動。
「好熱喔。」她聽起來挺開心的。
「我再也不跟妳比酒。」我埋怨地說。
「好,下次妳如果贏了就許這個願吧。」她笑嘻嘻地說,游刃有餘地喝著最後一罐啤酒。
……我不想說了,什麼也,不想說了。
這時候,台上的歌手說他要唱最後一首歌,你們一定會喜歡的最後一首歌。
前奏才剛下,酒吧裡的客人和店員就像爭食的小鳥似地興奮噪動起來。
然後他開始唱:

「Imagine me and you , I do
I think about you day and night , it's only right
To think about the girl you love and hold her tight
So happy together~」

The Turtles的 Happy Together。他們將原曲的節奏改得更快,更動感。
多麼開心,像在海邊曬著陽光踏著浪。讓人難以不跟著節奏搖擺的歌。克洛伊伸手摟住我的肩膀,我們笑著一起唱歌,隨音樂左右律動。

「I can't see me lovin' nobody but you
For all my life
When you're with me , baby the skies'll be blue
For all my life~」

在歡樂歌聲的伴奏下,她把臉貼近我,先是輕輕親了一下我的頭,接著向下隔著頭髮吻我的耳朵。
身體已經不能再更熱了。
在不太清晰的視野裡,我隱約注意到有人在看我們,不過那視線很快便轉開。
「克洛伊,有人在看我們……」
「Who fucking cares.」她在我耳邊用著有點沙啞的聲音說。
說的也是。
Who fucking cares?

「Me and you and you and me
No matter how they toss the dice , it has to be
The only one for me is you , and you for me
So happy together~~」

她吻我的唇。我閉上眼,陶醉在接吻的感覺裡。
想走了嗎?她低聲問。
嗯。我說。
無需解釋,我們都知道對方的想法。
音樂將盡,我環著她的腰,她摟著我的肩,我們就這樣一起離開了酒吧。
在走回旅館的路上,吹著舒爽的風,我的心情忽然變得很開心,甚至想大笑的那種開心。
身體輕盈,好像用力蹬一步就可以飄上天空似的。
「哈哈,麥克斯,妳醉了嗎?」克洛伊笑說。
在她開口前我還沒意識到,我正用小跳步走路。
我沒喝醉過,怎麼樣算醉了呢?
嗶嗶,這問題超出理解界線。
我看著她微笑。「我也不知道。」
「要命,得趕快回房間才行。這麼可愛走在路上太危險了。」她說。
「不能怪被害者喔。」我說。
「對,都是加害者的錯,我的錯。」她說。
「妳確定嗎?也許我才是加害者。」我笑著單手抓住她外套的衣領,把她拉向自己,親吻她的嘴。她因為被我拉扯的關係,腳步不穩地向我走了幾步,我的背靠上建築物的牆壁。她雙手捧起我的臉,用力地回吻我。激烈地像是要讓人窒息、暈眩,帶有惡意的吻持續了好幾秒。
「混帳,妳給我乖乖走回去。」她說。
「對不起,因為妳太可愛了。」我笑說。
「閉嘴麥克斯,不要再搶我的台詞和我要做的事。」她受不了地說,接著強硬地抓著我的肩,好像要避免我再做出什麼突然的舉動。
我忍不住笑,一直笑。
「嘿,克洛伊。」
「幹嘛?」
「So happy together~」
她望著我,跟著笑了。
「我以後一定要常常灌醉妳。」
「才沒有醉。」
我的小跳步每一次都精準而穩定地落地,完美無缺。



克洛伊把房卡插進通電的開關,房內自動開啟空調和色澤溫暖的微黃電燈。她扶著我坐到床尾,那多少有點誇張了,即使她不扶我,我也能好好走路的。
她把身上的皮外套和毛帽脫掉,放到床邊的椅子上。我索性向後躺下。
啊,不太舒服,卡到背包了。我吃力地挪動身體,把背包推到身側。
她走過來,笑著幫我把背包從身上取下放到一旁,接著又幫我脫鞋和外套。
「克洛伊真是體貼。」
「那當然,要脫多少東西都沒問題。」
她要我好好躺上床,我就左右扭著身體往上移動。
我並不想睡覺,不過躺上床之後,就感覺身體一點一滴的失去力氣,並不是辛苦的,而是舒服的,慢慢地失去。
克洛伊爬上床,跨在我身上,傾身吻我。
「克洛伊……我好累。」
「什麼?」她錯愕地說。
「我好累……」我疲憊地說。
「妳剛剛不是還跳著走路的嗎?」
「那大概是跳累了。」我說。
她沉默了,臉上出現極度複雜的表情。好像不甘就此放棄,但又不願勉強我,在猶豫著該不該從我身上離開。
「克洛伊……」我語氣一轉,對她露出笑容。「我開玩笑的。」
「媽的,我要強暴妳!」她又怒又笑,對我使盡全力搔癢,我邊笑邊掙扎,全身縮緊來防禦,她連我最怕癢的地方是後腰都一清二楚。
「對不起、對不起,饒了我。」我痛苦地笑到流出眼淚,這下是真的很累了。
「妳可不可以不要再虐待我了啊?」她把臉貼過來蹭我的臉頰撒嬌。
我想說……我才是今天在車上被虐待的那個。但我沒說出口,我又輸給了撒嬌。
「好啦。」我說。
「現在開始妳任我宰割。」她語調像個準備惡作劇的孩子。
啊……不想答應。
「……好。」我真是犯賤。
「把臉轉過去。」她要我側臉對著她,我依言照作。
她動作輕柔地撥開我耳邊的頭髮,讓我的耳朵整個露出來,她先是用手指順著我的耳朵外緣兜了一圈,接著又用指尖撫摸我的內耳廓,好癢。我縮著肩膀。接著她開始吻我的耳朵,身體感覺一陣酥軟。
為什麼總是耳朵呢……?我呼吸紊亂,思索。
她一定是……對耳朵……有什麼情有獨鍾……
「啊嗯……」
舌頭柔軟濕潤的觸感滑過我的耳朵。同時她的左手探進我的衣服裡撫摸我的腹部。我繃緊身體,又放鬆,力量在喪失。
「好想咬掉妳的耳朵。」她在我耳旁柔聲說。
「……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
「這樣我就不能好好地聽見妳的聲音了。」
「好吧。」她放棄,隨後便將我的衣領往側邊拉開。「如果是這裡就沒問題了吧。」
她張嘴咬我的肩膀。起先是還可以承受的力道,但是卻越來越大力,感覺她的牙齒陷進我的肌肉裡。
「……痛!」
一聽見我的聲音她就鬆開口,用舌頭舔了舔她剛咬過的地方,像動物治療傷口似的。
「抱歉,麥克斯。」她用鼻子磨蹭我的肩膀和鎖骨。
「沒關係。」我輕輕揉著她的頭髮。
雖然我從沒有這種經驗,但是卻不可思議地能明白……那些行為傳達著需要我的訊息。而那亦難以解釋地讓我感到充實。
「我有一點緊張。」她低聲說。
「緊張?為什麼?」
「因為我要和我心愛的女孩做愛。」她把臉貼在我身上。
「……但是我們都做過了。」我學著她說過的話。
「那個……有一點不一樣。」
這……難道是說由誰來……我不懂。
「……哪裡不一樣?」
「大概是覺得有點不真實吧那時候……懷抱同樣情感什麼的……所以我才那麼被動,妳懂嗎?」
「……不懂。」我老實說。
「我在掩飾自己的害怕……怕一切只是氣泡,碰了就會消失。」
歌詞似的。
「好傻。」
「所以我先觀察妳會想對我做什麼。」她說。
「卑鄙。」
「確實是。」她點頭。「不過妳後來說妳愛我了。」
「……我早就說了。」
「一開始是笑著說的。」
……確實。記得真清楚。
因為當時我也很緊張,必須笑才行啊。
「但妳也是笑著說的。」我不服氣。
「所以我說我在掩飾。」
「這太複雜了。妳想得太複雜了。」我說。
「對妳不得不。」
「為什麼?」
「……因為妳離開過。」她用著帶有一定重量的聲音說。
我的心口用力地、疼痛地緊縮了一下。
「對不起……對不起。」我抱緊她。「但我不想要妳懷疑我……那會讓我覺得很難受。」
甚至讓我覺得想哭。
我確實傷過她,但再也不會了。因為我是真心愛著她的。
覺得這強烈的感情讓自己變得薄薄的,像是易碎的餅乾似的。
「我現在百分之兩千萬相信妳啊。」她抬起臉看我,我狼狽地慌忙轉開臉。
還是被她看到表情了。她愣了一下,我堅毅地抿緊雙唇。
「麥克斯……不要哭。」她一臉心疼地望著我。
「我沒哭吧。」眼淚應該沒有掉下來才對,好好地吸回去了。
「妳要是哭了我會想強暴妳的。」她故作心疼。
「混帳,妳真會安慰人。」我嘴角失守。
她對我笑著,伸手溫柔地摸我的臉頰,我舒服地閉上雙眼,然後她親了我的眼簾,我的鼻尖,我的嘴唇。
我們脫掉彼此的上衣,長褲。麻煩的東西,丟掉,踢開。
她用力地吸吮我的頸子、鎖骨、胸膛,像是勾選著待辦清單,不放過任何空白那樣仔細地進行。肌膚傳來像是被某種小動物啃噬的刺痛感。啾。啾。啾。啾。小動物發出這樣的聲音辛勤工作著。
轉過身。她說。
於是我向右轉身側躺,她則躺到我身後。
她解開我的內衣背扣,把肩帶拉下,替我脫去內衣。她的手輕放在我的腰上,親吻我的後頸,順著脊椎緩慢而有耐心地向下吻到我的後背,身體敏感地發出細微顫抖。她放在我側腰上的手滑過腹部,往上移動。
……我有些緊張地深呼吸。
她感覺到那個,便停下手的動作。
「……沒關係。」我說。我想要被觸碰。
她枕到我身後,鼻子貼著我後頸,然後手掌輕輕地放上我的乳房。
這次輪到我聽見她有些粗重的呼吸聲。
她的手掌溫柔地握著,揉著,我不自覺從喉嚨發出微弱的聲響。
「妳好可愛……」她說。聲音在耳邊柔膩地漫延,我的下身一陣發軟。
我緊閉眼,屏著氣息。
她的指腹掠過我的乳頭,我難以抑制地呻吟起來。她把手指放在那上面左右摩擦著,我就難受地磨蹭起雙腳。
……好像需要什麼……我不知道。
她換另一邊的胸部繼續撫摸,我扭動身體,難受的感覺逐漸變成一種疼痛。
「克洛伊……克洛伊……」
我求助,但不知道該求助些什麼。
她起身,要我正面躺著。她要脫掉我的內褲,但我覺得很難為情。
可以關燈嗎?我問。
於是她替我把燈關上,夜光朦朧,我們只能看見彼此模糊的身影。
她脫掉自己的內衣和我的內褲,然後彎下身親吻我的肚臍、下腹部,再往下……
「等一下、等一下……」我緊張地坐起身。
「嗯?」
「……這樣好像不太好……」
「為什麼?」
我、我不知道。總覺得好像不能這樣做。
「我還沒有洗澡……」
「我完全不介意。」
「可是、可是……」畢竟是那個地方啊、用嘴巴也太……
「妳答應今晚任我宰割。」
「但是…………」我腦袋混亂。
「要是做了不喜歡的話,再拒絕我好嗎?」
我凝視著她,深呼吸,又一個深呼吸。還是說不出「好」。
她不等我回答,推開我的雙腿,把臉靠近那邊,先是用嘴輕輕碰了一下。
我的身體變得十分僵硬。
她蠕動嘴唇親吻著,因為嘴唇很柔軟的關係,所以接觸的感覺也很舒服。
……疼痛感消退了一點。
但我還是非常緊張。
之後她開始用舌頭舔拭,我漸漸無法思考,闔著雙眼,房間裡迴響的聲音不像是我的。
羞恥心已經變得渺小的無法顧及了。
身體隨著她的動作不停發出微小的顫抖,而且那顫抖有逐漸變大的趨勢,雙腿也跟著越來越無力。
應該可以在這邊停下了。我想。我焦躁地想。身體快不行了。
接著下身卻突然傳來劇烈的刺激,那感覺擴散,衝擊著全身。我大聲地呻吟出來。沒辦法控制。
克洛伊的手指進到我的身體裡了。應該是這樣。
我恍惚地想,恍惚地睜開眼。
我隱約看見她一手抹著嘴唇,然後她貼近我吻我,另一手沒有停止抽動的動作。
受不了了、快停下來。腦中這麼想著。身體卻似乎沒有停下的意思。
理智在瘋狂的邊緣,身體像要變形了潰散了哪裡也無法觸及。
我像在尋找依靠那樣抓著她的頭用力回吻她,手指陷入美麗鮮豔的藍髮裡。
就讓我被吞食在這藍色之中好了。我哪裡也去不了。哪裡也不去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我之前就有在追POI,大概是別人請我推薦美劇我就要講一次
也有玩Life Is Strange,而且非常喜歡這款遊戲(一直想推坑別人還想無償出借steam帳號的那種喜歡),前不久晃著晃著找到大大的地盤,真的是感動萬分。

真的是非常謝謝您的創作與分享!!!!

Re: No title

> 我之前就有在追POI,大概是別人請我推薦美劇我就要講一次
> 也有玩Life Is Strange,而且非常喜歡這款遊戲(一直想推坑別人還想無償出借steam帳號的那種喜歡),前不久晃著晃著找到大大的地盤,真的是感動萬分。
>
> 真的是非常謝謝您的創作與分享!!!!


我們喜歡的作品相同真好真好XDD

一起開心地在坑底打轉吧~~~XD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