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TRANGE】3.Rabbit girl


每次寫對話都會神奇地行雲流水起來。
除了喜歡寫對話之外,我剛好也喜歡看對話比較多的小說呢w

這一章就讓我們好好聊天耍個甜吧ww


53f9ead3d539b600e5c569e9e150352ac65cb719.jpg




Rabbit girl

我與吉他的合照呈現一種微妙的歪斜,左高右低,有種說不出來的滑稽感。
「一定是因為太興奮了吧。」所以才把相機拿歪。
「可以了,天才,把照片收好,然後來彈吉他。」這似乎讓她很不好意思。
「遵命,船長。」我笑著把照片夾進我的筆記本,珍惜地收進背包裡,然後把吉他在腿上擺好。
車子行駛著。
這次我花時間仔細調音,隨手刷了幾個和絃,吉他發出舒服好聽的聲音,讓人感到安心。
真好,好喜歡。像是把自己身上失落的拼圖又補上了一塊。
我練習了一下,雖然是新吉他,不過彈起來非常順手,很快就找回熟悉的感覺。
「想聽什麼呢?」
「都好。」她一臉愉快。
那麼……我回想了一下旋律,然後開始撥動琴弦。
「喔,天啊,Santa Monica Dream。」她雀躍地笑著。「妳本來就會彈這首歌嗎?」
「不,我在妳房裡是第一次聽到。」因為是時隔五年回到克洛伊的房間,所以當時特別注意她現在喜歡聽什麼樣的歌,自然而然也將那曲子一直記在腦裡。
她聽著我的彈奏擺動起身體,之後便跟著音樂開始唱。
「I'm singing songs about the future
Wondering where you are」
克洛伊雖然是柔細的嗓音,但唱起來卻相當清亮,我好喜歡她的歌聲。
「I could call you on the telephone
Do I really want to know」
她唱到這朝我看了一眼,露出狡猾的眼神,還有戲弄似的笑容。
我知道下一段歌詞,所以我知道她在笑什麼,於是我也笑了,跟著她一起唱:
「You're making love now to the lady down the road
No I don't~I don't want to know!」我們嘻笑著向對方大聲地唱。
「嘿,那是我要說的話。」她說。
「那是妳做過的事。」我反唇相譏,同時繼續彈奏著。
「才沒有,妳在說什麼呢?」她笑著。
「我在說……瑞秋。」等等。
「我們之間什麼也沒有喔,純純的友誼。」
「妳對她也是什麼都沒有嗎?」等等啊,麥克斯。這不是妳需要多問的事。
然而她沒有回答,像是琢磨著什麼似的沒有立即否認,那讓我感覺像澆了冷水後被丟到雪地裡。
「妳喜歡過瑞秋?」我乾脆直白地問。勇敢的蠢蛋。
類似的問題我大概之前就曾提過,但我不覺得當時克洛伊的回答是坦承的,畢竟兩個人當時都有點像在說玩笑話。
「我不知道,也許有那個可能。」她是認真的。
我就知道。
……我當然知道。
我之前偶爾會想,也許我有精神潔癖之類的。
現在則覺得……我確實有。
「繼續彈吉他嘛,麥克斯。」
在自己也沒注意到的時候,手已經停下來了。
雖然她這麼說,可是我腦袋突然空空的,什麼旋律也想不起來。
「抱歉,突然不知道該彈些什麼。」我把吉他放下。
這似乎讓她有些著急,頻頻轉頭看向我。
「克洛伊,專心開車吧。」
「抱歉……我只是想……妳應該希望我說實話。」
「嗯。」我只是聽到了不想聽的答案。
接著我們誰也沒說話,空氣膠著起來,彷彿變得黏黏地那樣讓人不自在。
她露出懊惱的神情,我現在不想注意她的情緒,索性把臉轉向窗外。
「麥克斯。」她叫喚。
「嗯。」我沒轉頭應著。
「我想……我以前就喜歡妳了喔。」
我回頭看她,她也正看著我,她臉頰有些泛紅,表情侷促。
「我本來想當作永遠的秘密的。」她說。
「什麼意思?」
「直到和瑞秋相處,有時會有種奇怪的感覺……對同性的那種、好像不是純友誼的好感,然後我才意識到……我以前就喜歡妳吧。」
「因為喜歡她,所以意識到自己喜歡同性嗎?」我試著確認她的意思。
「不,我雖然很依賴也很欣賞瑞秋,卻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喜歡她,這是真的。」
「那麼,妳又怎麼確定自己喜歡我呢?」
「我就是知道。」她看著前方道路,像在掩飾什麼似地說。
我懷疑地盯著她,但沒有提問。她注意到我的視線,瞥了我一眼又尷尬地轉開。
「好啦,我說。」她受不了似地說。
「我在聽。」我說。
「大概是妳在我房間親我那次。要命,那時候腦袋簡直要爆炸了。」
車速突然加快了,車子發出隆隆的嘈雜聲音,吃力地要求換檔。
「克洛伊,放輕油門。」我笑了。
「妳總算笑了。」她無奈地說。車速又回歸正常。
「這樣說起來,也許瑞秋和妳接吻,妳就知道自己喜歡她也不一定。」
「我對她沒有這種欲望。」
「對我有嗎?」
「不然我到底為什麼要設圈套給妳。」她一臉尷尬,車速又加快了。
「……油門。」我提醒。
我真是個什麼也不懂的大白癡,我怎麼就這麼輕易上鉤,我在那時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歡她,更不知道她喜歡我,所以才敢親她。
「我和瑞秋在一起時總是想到妳。」她說。
「就像妳和我在一起總是想到她。」我說。
「該死,我就是關心她,可是我也氣妳,我看妳忌妒就覺得開心。」
「這真是最混帳的發言了。」雖然某種意義上來說很可愛。
「但是剛剛的回答是實話,不是要讓妳忌妒而說的喔。」她澄清。
「但是效果顯著。」
「我真的不是想看妳忌妒啦。」她笑出來。我猜一定多少有那成分。
--不漂亮地否認,而是乖巧又老實地,說些讓麥克斯會忌妒又不能責備我的話。
「不過,妳又為什麼覺得以前就喜歡我呢?」我問。
「妳小時候就有不少男孩子喜歡喔。」她說。
「什麼?沒這回事吧。而且妳比我亮眼多了,我可不覺得會有人注意我。」
「我只是個普通的愛漂亮的女孩子罷了,沒什麼才華,沒特別的吸引力,和妳比起來,我簡直太普通了。」
「我可不這麼認為,而且妳這麼謙虛我很不習慣。」
「那麼直白點說,那些同齡的矮子男生們高攀不上我。」這才是克洛伊式的回答。
「妳這樣說我就懂了。」我點點頭。
「總之,」她接著說。「不知怎地誰暗戀妳總是會傳到我這裡,簡直像想透過我跟妳告白似的。這讓我覺得有點忌妒,但到底是忌妒還是吃醋,自己卻不太清楚。」
我對著她說的話思索了一下,不過並提不出什麼有用的意見或觀點。
「我小時候喜歡過安迪喔。」她說。
「咦?安迪?真的嗎?」
我記得他並不是很活潑的男生,話不太多。我以為克洛伊會喜歡更醒目的類型。
「因為很會運動不是嗎,又是班上少數個子比我高的男生。」她說。
這答案確實很像十三歲的人會有的。
「不過我也覺得我喜歡妳。」她又說。「對兩邊都有很想親近的心情,那是很奇怪的感覺喔,我雖然不到困擾,不過卻很困惑。覺得我怎麼可能喜歡兩個人,喜歡男生又喜歡女生呢?於是就解釋為對妳大概是一種崇拜吧。畢竟我一直都覺得妳既聰明又有才華,不是專長念書那種,而是面對事情的反應讓人覺得很聰明,畫的圖也比我棒,每次和妳一起畫圖就會覺得自己實在是沒有才能啊,不過我並沒有不平衡,反而很以妳為榮。」
她說到這裡,休息了一會兒。
我也沒有說話,安靜咀嚼著她說的話。
喜歡兩個人的事情,我個人沒有辦法理解。畢竟我以前也不曾喜歡過誰,雖然經常都有要好的男性朋友,但都沒有戀愛的感覺。當然,對女性也沒有。
對克洛伊……則是以往不曾想過。對我來說,事情可以說是發生得很突然吧。當然,會發生這種事應該是老早就從微小的地方累積起來了,只是自己沒有注意到而已?
至於她對我的看法,我從不覺得自己特別聰明,雖然我可能的確有不少次制止她做傻事。但克洛伊從小就詭計多端,很有想法,也許在我看來那那才是聰明。
就像畫畫也是,雖然我的畫技比她成熟一點,但她才是那個能想到各種有趣題材的人,對於這點我總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所以從不覺得自己比較厲害。
「總之後來回想起來,大概搞錯了什麼。」她說。「那不是單純的崇拜喔。只是那時候真的還小,什麼也不懂。」
「現在妳倒是懂得很多事。」我笑說。
「真的,多虧了妳,昨天真是開了眼界,不得了,麥克斯。」她笑著戲謔回來。我當然知道她在說那方面的事。
好吧,我認輸,我閉嘴。
接下來幾分鐘兩個人暫時都沒說話,途中經過一個路牌,顯示我們接下來要去的城市,我想大概還要開三四個小時吧。
「嘿,麥克斯。」
她的語氣就像是要提出想了很久的事情那樣。
「嗯?」
「我會讓妳很緊張嗎?」她看向我。
我則回以疑惑的眼光。
「老實說,我覺得我對妳多次示好,妳都沒什麼回應……妳不是要對我始亂終棄吧?」
「什麼?當然不是啊!」我急著否認。
結果還是被發現了,克洛伊果然是個敏感的人。
「那是怎麼樣呢?」
「我只是……」我囁嚅著,手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只是覺得難為情。」
她看向我,但這次我沒有看著她。
「我可以先把車停下來嗎?」
我沒有表示異議,於是她把車靠路邊停下。
「能夠再說一次嗎?」我知道她想看著我,確認我是不是沒有在隱瞞事情。
……其實我沒想到這會讓她這麼介意。
「對不起……讓妳擔心,我真的……只是覺得難為情而已。」我看著她說。
「但是我們都做過了。」她有些不解地說。
「那個歸那個,而且那時候我也很害羞。」
「好吧。」她同意,但還是沒有要繼續開車的意思,在思考著而沉默著。
「在想什麼呢?」我問。
「……那麼,我還是能夠表現的很喜歡妳嗎?會讓妳困擾嗎?」
喔……克洛伊,真是個纖細的女孩子。
「我沒有困擾。」其實有一點點。「我喜歡妳那個樣子。」這是真的。
謊言與實話各半,我覺得我說的夠巧妙,但她的眼神透露著她沒有輕信我,不愧是我的老友。
「過來這裡。」我對她張開雙手。
她順從地向我靠過來,我把她擁進懷,她的臉貼著我胸口。
頭髮香味與尼古丁味,我抱緊。
我早知道她是非常沒有安全感的人,卻沒有給她她需要的,真是混帳。
「妳愛我嗎?」她的聲音悶在我身上。
我想起她以前也常對威廉這麼說。
一個愛撒嬌,渴望被愛,害怕寂寞的孩子。
「我愛妳。」我說。「很愛妳。」
「很好。」她發出輕微的,滿足的笑聲。「如果妳不愛我的話,我可能會死掉。」
喔……克洛伊,我的兔子女孩。
「放心,我絕不會讓妳死。」各種意義上都是。
「那妳能一直表現的很愛我嗎?」她抬起臉望著我,撒嬌的笑容。
她一直都很擅長吃定我。
「我會努力。」我作出會努力的表情,太美的話我不敢說。希望這樣的答案她能接受。
她笑了,然後吻我。我闔上眼,她捧著我的臉吻我,嘴唇,臉頰,耳朵。
好癢。
她輕輕吻著,從耳朵開始,我全身神經都敏感了起來,像漣漪那樣擴散開來。
接著她用舌頭舔了一下我的耳朵。
……嗯。我不自覺發出聲音,手指抓緊她的肩。
「現在想做愛會太早嗎?」她說話時在我耳邊發出溫熱的氣息。
「有一點。」
「但是可以做吧?」又在撒嬌了。
我呼出一口氣,心跳急速地上升。「妳想怎麼樣都行。」
「那……一點點就好。」
她一邊慢慢地舔著,吻著我的耳朵,一邊用手隔著衣服撫摸我的背,還有我的大腿。
「……嗯,嗯。」喉嚨無法控制地發出聲音。不太像是自己的聲音。
……很舒服。
身體發軟,感覺快要像滴在咖啡上的奶精那樣暈散開來。
我想要她的手直接碰觸我的身體肌膚……
「先這樣。」
她驟然停下動作,離開我身上回到駕駛座。
好像不這樣乾脆地切斷的話,就沒辦法停下來似的。
「車停在這裡的話有可能會有好心人來關心,我可不想要別人看到妳的身體。」
「……但我沒有脫衣服。」
「性感的模樣也不行。」她用堅持的口氣說。接著掏出菸盒,抽了一根煙出來,含在嘴上。在她找打火機點火前,我注意到香菸在她唇上細微地晃動著。
……那可能是因為剛剛太過興奮的關係。
不過我笑不出來,我只覺得身體難受,被撫摸過的餘韻還殘留在身上褪不去。
我把雙腳縮上椅子,蜷起身體。
「妳還好嗎?」她抽著菸問。
「……妳還是不要問。」我無奈地說。
她很缺德地笑了出來,幸災樂禍。
我突然伸手,不客氣地把她手上的香菸搶過來抽。
她傻住了。
我將煙深吸進肺裡,再緩緩吐出來。最好這樣會讓我好過點。
「妳會抽菸?」她瞪大眼。
「只是玩樂性質地抽過幾次。」我說。
就算是現在,我還是覺得聞起來很臭。
「麥克斯‧考菲爾德,妳真是酷斃了。」她興高采烈地笑著。
「一點也不酷,我們要上路了嗎?」我意興闌珊地說。
「是的!老大。」
她對我行舉手禮,像個傻瓜似的。





*註:兔子女孩的典故來自「兔子太寂寞會死掉」一說。當然實際上不會因為太寂寞就死掉啦,只是很需要陪伴的寵物X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