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TRANGE】2.Not at all


tumblr_oaupdlUVIT1rh9wl5o5_1280.png


我本來沒特別打算寫後續,
(但為什麼大家都講得好像我一定會寫後續呢?不要比我還了解我啊)
像上一篇這樣收尾覺得也算完整了,
並沒有後續的必要,
繼續寫下去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有可能會把文章搞砸啊~
像這樣的煩惱我好像經常有XDD

但總之,
因為還有想法,所以只好繼續寫下去了,
感覺像被腦子脅迫了似地。
都是Max跟Chloe太可愛害的。

之後大概還會有幾章,請大家多多關照了><



Not at all

家裡那邊理所當然也打了電話給我。
不過我暫時並沒有回家的打算,與其說是想要旅行,不如說是我想要和克洛伊這樣獨處一陣子。如果是以前的我,發生了事情一定會想要立刻跑回家吧,但現在,最能讓我鎮定下來的就只有待在克洛伊身邊。也只有我們知道,彼此所面對的是什麼。
適度地安撫爸媽的情緒後,我委婉地表示我和克洛伊要去旅行幾天。
因為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我們自己也有一些不得不好好處理的情緒。也許一周或兩周就會回家,也會和家裡保持連絡。我們都是成年人了,不需要擔心。
當然,我沒有說出司機是會喝酒開車的那種成年人。
聽得出爸媽不是那麼願意,但最終並沒有提出反對。和我說會匯一筆錢給我,一定要保持聯繫,注意安全。

晚上八點多我們抵達K鎮。那是一個比阿卡迪亞灣更小的小鎮,主街從街頭開到街尾大概用不到三分鐘,而主街外基本上沒有店家,就是些住宅和荒地。
因為兩個人實在是餓了也累了,就決定今晚在這個地方住下。
主街放眼望去沒有旅館,我們放慢車速,好不容易才看到一個車屋公園的廣告路牌指向左手邊的叉路,牌子上有著露營車的圖案。
車子開到公園的入口,服務人員是一個看起來二十幾歲的年輕男子,嘴巴周圍留了一圈鬍子,他在木製小屋內透過敞開的窗戶和我們說話,詢問我們要住幾晚。
「一晚。」克洛伊說。
「兩張單人床還是一張雙人床?」
「一張雙人床。」克洛伊想也不想地回答。
好吧,只有我不覺得理所當然嗎?只有我會為了這個緊張嗎?想著就覺得自己真是天真,實在不願讓克洛伊發現我的想法。
「這樣是六十元。」男人說。對於一張雙人床他並沒有表示任何意見。
我翻出錢包拿錢,克洛伊則先把錢付了,於是我把三十元的鈔票遞給她。
「沒關係,我們不需要分這麼細。」她雙手握著方向盤,沒有要收下的意思。
「不行,今天的油錢也讓妳付了。」我困擾地說。
「是關心殘障的人們付的。」她蠻不在乎地笑著。
「……就算那是偷來的殘障基金,還是妳的錢。」
「放鬆點,麥克斯。」她保持著笑容。「晚餐讓妳請,先警告妳,我現在很餓。」
「……好吧。」我妥協。
那位男服務人員將鑰匙遞給克洛伊,鑰匙上有個白色的吊牌用綠色的字印著十六,接著他為我們指引了車屋的方向,還有公共浴室及廁所的位置。
避免餐廳和超市打烊,我們決定不進車屋先去吃晚餐。
克洛伊向男人要了一張小鎮的簡介,那上面的資訊看起來簡單的可憐。
回到主街上,大部分的店都休息了,看起來也沒什麼選擇,我們看到一間餐廳就直接進去。餐廳裡相當冷清,除了我們只有一組客人。
兩個人一口氣點了玉米濃湯、烤雞、薯條、海鮮披薩、牛肉漢堡。餐點很快就上了,但不論是調味還是口感都非常普通,甚至可以說是水準以下。湯沒有香氣,漢堡裡的肉有些乾硬,薯條軟掉,烤雞太鹹,披薩吃起來則有點像在啃鞋皮。
「也許雙鯨餐廳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餐廳也不一定。」她說。
「我同意。」我笑說。
「天啊,我想念我媽。」她順口說,旋即空氣的組成卻好像變質般稀薄起來,之後我們大概沉默了三分鐘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像是執行任務似地填飽肚子後,我們前往附近的連鎖超市。小鎮除了這間超市也沒什麼同性質的商家了,大概可以說是小鎮的命脈吧。我們買了素T恤,棉褲,內衣褲,襪子,拖鞋,牙刷,毛巾等等生活必需品,最後,當然,她又買了瓶啤酒。
回到車屋公園,我們照著男人的指示,尋找到寫著十六號的木樁,在那旁邊的就是我們的車屋。
「真有趣,我從來沒有住過車屋。」我有些期待地說。
「我也沒有住過車屋,只待過法蘭克的露營車。」
我暗自作了一下深呼吸。
我記憶中最後一次見到法蘭克,是在雙鯨餐廳,我告訴他瑞秋已經死了……
當然,這個世界的法蘭克永遠也不會知道了……
克洛伊把車子在車屋旁停好,我提著剛買的東西下車,她用鑰匙打開門,裡面傳出稍微窒悶的空氣。她打開屋內燈,車屋的結構和露營車並沒有差太多,前段是像客廳一樣的地方,有桌椅和小小的流理臺,流理臺上有一個熱水壺,旁邊則有小冰箱,屋子側邊還有一根金屬桿用來吊衣服,後段則是一張潔淨的白色雙人床。空間並不特別大,不過該有的都有,我還挺喜歡這種精巧的設計。唯一麻煩的大概就是浴廁是在外面,要走一小段路。
「總算能好好休息了。」
她在椅子上坐下,在我試著打開車窗的同時,她點起菸,打開剛買的啤酒。
我瞄了一眼桌上貼著的禁煙標誌,叛逆女孩對那視若無睹。
說不上喜歡她這個部分,姑且不論叛逆,自己不抽菸卻還能喜歡煙味的人,世界上本來就不多,大部分都是妥協而已。
雖然抽菸也是她讓我覺得很酷的風格之一,但我其實不喜歡煙味,也討厭啤酒味。
不過總覺得抱怨的話,也許她又會提起瑞秋,說瑞秋的話對這種事情一點也不介意之類的,這樣只會讓自己覺得難受而已,所以還是作罷。
我把剛買的衣物和毛巾的標籤拆掉。
「我想先去洗澡。」我疲憊地說。
「等我阿,麥克斯。」她有些緊張起來,雖然我並沒有要催促她的意思,但她快速地把手中的煙抽完,然後將沒有捻熄的煙順手從窗戶的縫隙往外一丟。
……唉,從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車占據殘障車位,我就知道她的公德心已經消失殆盡。
「房裡有垃圾桶。」我忍不住說。
「對不起,我習慣了。」她訕訕地說。
聽到她道歉,反而讓我不太自在。
「抱歉,我沒有想要強迫妳的意思……」
「有什麼關係,又沒什麼大不了的。走吧,我們去洗澡。」
她站起身,挽住我的手臂。



我們把髒衣服也清洗過,曬在車屋外的吊桿上,除了吊桿,車屋外也有桌椅,桌上有煙灰缸,上面則有從車屋屋頂延伸出的遮雨棚,各部分都讓人覺得設計得很方便。
回到車屋後克洛伊就攤在床上休息,我坐在床邊,打了一封簡訊給媽媽報平安,畫面回到收件匣時,我看見許多人的名字顯示在螢幕上。頭彷彿被緊緊捏住似地從深處發出一陣疼痛,我屏住呼吸,抿緊下唇。
大家的臉孔又在我腦中出現,清晰的像在眼前一般。
喬伊斯……凱特……沃倫……維多利亞……
--是我害死了大家。
這個念頭又湧了上來,心臟發出巨大而乾乾的聲音。
在傾倒的小鎮,所有人都變成了冰冷的、僵硬的屍體,和瑞秋一樣進入無盡的黑暗之中……再也看不到陽光,再也無法擁抱喜歡的人。
我要怎麼獲得解脫呢?我又憑什麼獲得解脫呢?
心的一部分已經迷失在風暴裡,永遠的損毀,無法復原了。

「妳又露出悲傷的表情了。」
克洛伊的聲音模糊地傳進我耳裡,我反應不過來。
她坐起身靠近我。
「我說啊……沒有證據能證明龍捲風是妳造成的啊。」
我垂著頭無法接話。
「妳說當妳得到能力後就開始出現異相,那如果我從那天開始減肥,難道就是我減肥造成的嗎?發生的這麼多事,唯一能肯定只有妳救了我,還有妳幫我一起找出傷害瑞秋的人而已。妳沒有對不起任何人,也沒有需要感到抱歉的地方。」
「……嗯。」
我伸手抱緊她,臉依靠在她的肩上,忍不住哭了起來。
就算我能找到一百種理由脫罪,我也擺脫不了心裡的負疚感。因為我確實做了選擇。
深深的無力感像泥沼般拖住我的雙腳,即使克洛伊握住了我的手,即使我最終能夠逃離,我知道那些污濁的痕跡也將留在我身上不會消去。
「麥克斯……我會一直陪著妳,不論妳哭或笑,我都在妳身邊。」她柔聲說。
我哽咽著說不出話,只能吃力地點點頭。
我試著不再去想他們的臉,否則那會讓我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她擁著我,輕撫我的背。
「開心點嘛,有我在這啊。」她忽然用撒嬌的口吻說話,那讓我一瞬間就失去招架之力……太狡猾了。
「對不起,妳一定也很捨不得喬伊斯……」
「雖然很不捨,可是一旦想到要和妳分開,一旦……一旦想到如果妳放棄我的話……我可能也無法承受那種痛苦……因為妳很珍惜我……讓我覺得已經沒有什麼好奢求的了。麥克斯,我很感謝妳。」
……她的話令我心情和緩了下來。
我知道,也很確定,我的心情一直都沒有變。
「克洛伊……或許我今後還是會情緒不穩定,但我真的不後悔我的決定,妳一直都是最重要的。」
「嗯。」雖然沒有發出聲,但我能感覺到她笑了。「什麼也別想了,好好睡一覺吧。」
她摸了摸我的頭。
我把眼淚從臉頰上抹掉,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地呼出。
要把混亂的心情在短時間內重組,排列整齊,我想是不太可能的。不過像這樣把負面的情緒適時宣洩肯定是必要的吧。就算雪會繼續下,也不得不把堆積在道路上的雪給剷掉。
我感覺好些了,放開她後,才注意到床上空空如也。
「……這裡沒有枕頭和棉被嗎?」
「是啊,我想我們需要去買一套,這樣我們也可以睡在車上,很有旅行的感覺。」
「嗯,不過今晚是來不及了。」
「別擔心~」她躺了下來,同時伸長右臂。「我的手臂可以當妳的枕頭,我的身體也可以當妳的棉被。」
「別鬧了。」我破涕為笑,將屋內的燈關掉,然後枕上她的手。
認識了這麼多年……卻是第一次像這樣親密地睡覺。
說實在,我並不習慣,身體沒有辦法放鬆。
就在我這樣想時,她忽然轉過身,手臂放在我的腹部上,然後親了我的嘴。
「晚安。」她說。
一股熱潮從脖子刷上我的臉頰。
「晚安。」我裝作若無其事地回答。
她安靜了幾秒,然後又開口。
「對了,妳哭的樣子很可愛。」她笑說。
「夠了,克洛伊。」我尷尬地說。
我還是不習慣,我們這個樣子。
但不討厭。一點也不。



早晨,我們換了一間餐廳吃早餐。
牛奶,烤麵包,培根,煎蛋,加上一點點炸薯塊,平凡的早餐,不需要太精深的廚藝,我們總算平安吃到合胃口的食物。
克洛伊在吃早餐時研究了一下K鎮的地圖,然後發現這裡有間二手公益商店。
「我們可以去那邊逛逛,也許可以找到什麼好東西。」
「很好,適合沒有收入的我們。」我自嘲地笑說。
飽餐後,我們便直接前往那間公益商店。
顧店的是一位白髮的老太太,有點駝背,身材略胖,戴著大大的老花眼鏡,溫和地對我們露出感覺良好的微笑。
出乎意料的是,那裡面幾乎可以說是什麼都有。
衣褲、鞋子、圍巾、帽子、太陽眼鏡、家電用品、鍋碗瓢盆、書、CD、毯子、甚至也有家具,而且大致上保存狀況都不錯,並沒有太多使用過的痕跡,衣物類也都清理的很乾淨,沒有異味,也沒有明顯的污漬,有的看起來還像新的一樣,而這些東西的共同點就是價格都很低廉。
我們買了兩個紅色的靠枕,有格紋花色的厚棉被和雙人毛毯。毛毯拿來蓋,厚棉被則用來墊底。光是這樣就讓我們相當興奮,彷彿公路旅行這才要開始。
接著我挑了一件鐵灰色的八分褲及兩件T恤。
一件T恤上印著穿交通警察服飾的企鵝,上下個印一行字,FOLLOW ME,DON'T FOLLOW THE RULES。
另外一件T恤則是攤在沙發上抽菸喝酒的胖熊貓。
克洛伊說我挑的衣服看起來挺幼稚,不過誰管她,我回嘴說這熊貓挺像妳呢,怪的是她不但不在意,反倒挺開心的樣子。
她買了一件黑色的破爛牛仔褲,那牛仔褲不但破爛,還沾了一點白色的油漆,但她對那似乎相當中意。另外她也買了一件長版背心和一件T恤。
背心上的圖案是人的手骨比著ROCK的手勢,印著ROCK WILL NEVER DIE四行字。
嘿,我忍不住譏笑,妳的CD裡甚至很多都不是搖滾樂呢。
她吐了吐舌頭,別戳破,她說。
另外那件T恤則是玫瑰花團簇著骷髏頭,還從眼窩裡長出花朵。
我們兩個的嗜好早就遠遠岔開了。我說。
「無所謂,我們喜歡彼此。」
明明以前怎麼說都行,但現在我卻沒辦法正常面對這種情話。
我躲到架子另一邊,裝作沒聽見那樣快步飄開。
於是--我就在角落的櫃子上,發現了一把純白的木吉他。
當然那並不是很新的木吉他,上面也積了一點灰塵,但我卻像魂被吸走似地呆呆佇立在吉他前好一會兒。
--我想要一把吉他。
命中注定似的相遇。
然而被強烈吸引的同時,卻也擔心這吉他也許並不能發出合意的聲音,那樣的話我一定會很失望吧。
不過不嘗試看看就不會知道了。
我向前一步,拿起吉他,重量和手感都相當良好,我很喜歡。這麼一來就更讓人忐忑了。
我試著撥動琴弦。
發出的聲音非常棒。音色漂亮,音質圓潤,令人驚喜。
音調當然並不準確,比這更棒的吉他也不是沒見識過,不過這吉他卻能對我引起一種心的震動,彈奏時好像有個小精靈降落到我肩膀上似的。
我粗略地調了一下音,然後試著彈了幾個和絃。
「妳會彈吉他?」
我被克洛伊的聲音嚇了一跳。
「我沒告訴過妳嗎?」我笑了一下。
「天啊。」她欣喜地說。「妳果然是最有才華的人。」
「我可沒有很會彈。」
「別謙虛了,走,我們去結帳。」
「但這把吉他要五十塊錢……比我們買的其他東西全加起來還要貴。」我猶豫地說。我們可不富有。
「所以呢?妳昨天不是才從我這贏了五十元嗎?」
我愣了一下。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香菸,啤酒,睡車上,吉他,愛人,完美的公路旅行!」她催促似地牽起我的手走向櫃檯。
我好像又聽到什麼讓人害臊的字眼。
她搶先付了所有的錢,然後喜孜孜地走出商店。
「妳的相機呢?」她問。
「嗯?在背包裡。」
「拿出來。」
我把相機掏出來,她伸手接過。
「我幫妳和吉他拍張照。」她像個孩子似地亢奮。
真可愛。我想。
她站到我對面,於是我拿起吉他,讓她拍了一張照片。
「謝謝妳,克洛伊。」我為她送我吉他以及拍照道謝。她實在對我太好了。
「我迫不及待想聽妳彈吉他了!」
她拿著相機笑容滿面地走向我,然後毫無預警地--在我額頭上親了一下。
…………不行,我還是沒有辦法習慣這種事。
……不習慣。
但不討厭。

一點也不。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