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TRANGE】1.Float (R18)

B1AHyuQcFmBeaEZGkptCx.jpg

實在是太喜歡 Life is Strange這款遊戲了
玩完有種不得不寫小說的衝動啊啊啊啊
裡面的音樂非常棒,劇情很吸引人,角色也超可愛>////<

a77a9dba953dd51e8855f7d36b2ab233.jpg


chloe___life_is_strange_by_xolyax-d94k4u1.jpg

克洛伊超正的,麥克斯是越玩越愛
兩人之間的愛(?)更是令人動容
超級百合大作啊啊啊啊!!

6vIMRtblPg5oG8Vr4dQMio.jpg


誠摯推薦給大家。

維基介紹

現在steam可以免費玩第一章唷!!

Life Is Strange - Episode 1 on Steam

這個噗浪有我分享一些美圖~~

噗浪連結

那麼,
接下來就是深夜食堂,上菜嘍。


喔對了,
開始之前,
先附上BGM~~

Santa Monica Dream by Agnus & Julia Stone

可以開始了w


Float

長久以來我們就像是被摧毀的海灣小鎮那樣沉默著。
克洛伊不停地抽著菸,像是這樣就能將煩擾的思緒吐出來隨風吹走似的。
車子在空曠的公路上達到時速一百五十公里,明顯超過了限速,但我沒有制止她,我知道我們心中都有什麼還堵塞著,被沉沉地重壓著,腦袋一團混沌,需要做點什麼才能排解。
雖然我什麼也沒做。
失去了朋友、家人,毀滅了一個小鎮,留下自私的我們。不……是自私的我。
這樣的我,真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好。

開了一段路後,我們在公路旁一個小小的加油站停下,在她替車子加油時,我順手把車子裡的空酒瓶、壓扁的鋁罐、捏爛的煙盒等各種垃圾拿去丟。
也許是基於一種不想干涉的心理,我之前都不曾替她收拾,不過此刻卻有種想做點什麼來重整態勢的念頭。
「謝了,整潔的孩子,麥克斯。」她握著油槍說。
「不客氣,其實我挺喜歡妳的髒亂,可惜我需要一點空間放腳。」
說完我們對彼此一笑,像過往一般。
車子加滿油後,我們一起走進旁邊的便利商店,付了油錢,買了啤酒、可樂、一包菸、一些三明治、幾條巧克力。當然,啤酒和菸是她的,可樂是我的。
我們出了商店,站在車邊靠著車斗暫時休息。
她又點起了一根菸啣在嘴裡,接著拿起酒瓶,徒手就把啤酒瓶蓋扭開,動作熟練地令人佩服。我則慢條斯理地打開我的鋁罐可樂喝了一小口。
然後我們望著前方什麼也不說,又陷入沉默。
抽完一根菸,喝掉半瓶啤酒之後,她終於先開口。
「我一直期待在一切的事情結束後,我們可以來一場公路旅行,雖然狀況多少和想像有點不同了,但我還是很高興能和妳一起。」
「嗯,我也是這樣想的。」我誠懇地說。
「嘿,麥克斯,如果妳為妳的決定感到懊悔,我對自己的存在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有些驚慌地看向她,這個說法完全錯了。
「克洛伊,妳知道我不會的。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選擇犧牲妳的。」我堅定地說。
「如果妳這樣說,我就會相信妳。」她向我微微一笑。
……我知道她其實是在安慰我。
她因為我的選擇而失去母親和家,我想她的心情應該比我更難過、更加沉重才對。而我卻絲毫不敢提起這件事,我太過軟弱,不但不能安慰她,還反過來被安慰。
「我很抱歉……」
我根本不應該有選擇的權利,更不應該讓她覺得我有後悔的可能。
「妳為我做了這麼多,我不知道妳有什麼理由道歉。」
「……我想我需要一點時間消化發生的事情。」
「別擔心,妳有很多時間,而妳再也不需要當時空旅人。」她溫柔地說。
「嗯。」我點點頭。
「當然,如果我們缺錢時也許還是用得上。」她忽然又調皮地說。
「別想,傻瓜。」我笑了出來。

我知道這個世界,只有克洛伊能夠讓我感覺好一些。
我看著她的手……看著她的側臉,然後轉開了眼。
我盼望從她身上一些溫暖,而我並不知道我所盼望的溫暖,是不是我能夠得到的。



在幾小時前的對話過後,克洛伊開車時就不再抽那麼多菸了,我腦子裡所想的,也不再全是逝去的小鎮,而是克洛伊。
我對她的情感是什麼樣子,我想我已經有了答案。但她是怎麼看待我的呢?釐清這件事對現況或許一點也不重要吧,我明白,不過卻無法不掛懷這件事。

天色變黑之後,我們轉進一個彎道,將車停在公路邊讓人休息的空地。車道的兩邊都是樹林,公路上人跡鮮少,熄火後週遭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她打開車內燈,為寂寥的夜色添了點溫暖。Angus and Julia Stone的音樂繼續播放著,乾淨的旋律安逸地流動在空氣之中。
「屁股都要麻掉了。」她側身抬起臀部,動作滑稽地拍了拍。
「待會換我開車吧?」
「妳懂得開車嗎小妞?」她口吻輕佻地笑著說。
「在妳不知道的時間線裡,我可是在暴風雨中甩了好幾個尾衝去鎮上救妳呢。」
「抱歉,瘋狂麥克斯,我真是個大麻煩。」她不帶歉意地笑著。
「妳知道就好了。」我說著也笑了。
「現在我需要妳再救我一次,我餓了,把妳腳邊的三明治拿給我。」
「我真是個英雄不是嗎?」我拿起腳邊的塑膠袋,把裡面的三明治遞給她。
「妳一直都是,愛死妳了。」她接過三明治,狼吞虎嚥了起來。
『愛』這個詞,在我們之間說不定稍嫌泛濫了。
不過誰在意呢?
她吃著三明治,我還不餓,就放鬆地隨音樂輕輕用手指打節奏。
我想起了放在宿舍的吉他大概已經跟著暴風灰飛煙滅,不由得微微感傷,不過沒關係,我可以再買新的一把,而且還可以彈給克洛伊聽。
「我不知道該不該這樣說……」她忽然說。
「嗯?」
「不過如果我是妳的話,我想我也會做一樣的決定。」
我停頓了一下。
然後我想,如果瑞秋還活著,如果瑞秋當時在小鎮裡,妳也會為我做一樣的決定嗎?
不,這樣的假設實在太無理取鬧了。
也許我也有很多重要的朋友在小鎮裡,但都不及瑞秋在克洛伊心中的地位,這樣比較怎麼行呢?
太幼稚了,麥克斯。
「我很高興妳這麼說。」我說。
「妳看起來不像妳說的那樣。」她懷疑地說。
「我是真的這麼想。」
「妳不這麼想,妳甚至沒有看著我。我認識妳多少年了,難道會看不出來嗎?」她有些不高興地說。我顯然表現得不夠尊重。
「也許妳還有不少看不出來的事。」而我不知怎地也脾氣倔了起來。
不,我其實知道原因。只是不喜歡想起。
「譬如說?」她目光尖銳地看著我。
現在還可以停下。
我緩慢地深呼吸,盡最大努力不冒犯對方敏感的神經。
「……妳想聽實話嗎?」
「我當然想聽實話,我們還需要欺騙對方嗎?」
我無語地看向她的臉。
……對,沒錯,就算我們再親近,恐怕有些時候我們仍需要欺騙對方。
不說又如何呢?我能夠壓抑著自己的心情多久呢?
說了又如何呢?……如果我想知道她的想法,不管如何……時間回溯隨時能拯救我?
「麥克斯,妳已經準備好情況不對就用時間回溯了吧?既然如此就老老實實說出來。」
……有時候,人實在不需要太過了解彼此。
「我才不會輕易地使用能力。」我逞強地說。
「很好,如果妳已經用了,也許我會被妳說服。」
可惡的克洛伊,她才不相信我。
「妳打算告訴我了嗎?」她追問。
我垂下頭,闔上眼,掌心沁出冷汗,我不安地將雙手貼合在一起。
在暴風雨中的小鎮畫面似乎又出現在我眼前。
「……在一次暴風來襲的時間迴流裡,我當時這樣想……如果我要死了,我想要一個好朋友的吻。」
我說完後,覺得心臟像要石化般地僵硬緊縮起來。
嘿,麥克斯,妳時間回溯的能力還在嗎?想要用的話就趁現在嘍!
「……現在呢?」她問。
我緊緊地低著頭不敢看她。
「……現在我沒有要死。」我說話像個白癡。
「但妳的好朋友想要一個吻。」我聽見她的語氣輕盈了起來。
我不確定我有沒有聽錯,我是不是應該倒轉時間再聽一次?
我發覺就算不是為了救克洛伊,我也很需要這個能力。
「妳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克洛伊。」我抬起臉看她。
「我當然知道我在說什麼,我的人生只有一次。」她莫名一臉自信地說。
「但在我看來妳已經笨死了好幾次。」
「我討厭妳,麥克斯。」她哈哈大笑。
「這說法令我安心多了。」
「拜託!麥克斯,太遜了吧!」她嘻笑著像個幼稚的孩子向我靠近。「我賭二十塊錢,妳不敢親我。」
「五十塊錢。」很抱歉,我也沒那麼成熟。
「好,我之後就給老大養了。」
很抱歉,活下來的是我們這樣的兩個笨蛋。
我伸手輕扶她的臉頰,接著湊上前親了她,閉上眼,暫時維持了幾秒,然後分離。
就像小時候睡覺時總喜歡抱著的熊娃娃,她身上有那樣讓人懷念的氣味,有著很久遠,讓人眷戀的記憶。
這次她不像上次一樣訝異地退開,而是繼續和我保持著近距離。
這次不一樣了,和上次不一樣了,我不一樣了,我們不一樣了。
我的心情並不平靜,不可能平靜,感覺身體裡的慾望好像沸騰了似的,不斷地冒出氣泡,躁動地破裂又產生。
我想繼續,想要我們身體貼著身體,讓彼此靠得很近,很近。
我想要,也需要。
「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嗎?」她說。
「我不知道……像是我知道妳的錢包裡有不少保險套?」
我的蠢話不意外地讓她笑了出來。
「所以?」
「我不知道……我不像妳那麼有經驗。」
「妳真可愛,麥克斯。」她對我親密地笑著,之後像是想到什麼似地臉上冒出揶揄的表情。「妳再老實點告訴我,妳是『沒那麼有經驗』,還是『沒有經驗』?」
「沒有人吸引我不是我的錯吧?」
「現在改過還不算太遲。」
「我早該知道我喜歡藍髮的女人。」
「早知道我五年前就該染髮。」
以前我們總想征服世界,現在我突然覺得,世界和我小時候想的不太一樣。
現在,世界就在我眼前。
耀眼的,美麗的藍色世界。
我向前傾身壓在她身上,我望著她的眼睛,心頭浮起一陣緊張的情緒,那有點像是要把自己不夠滿意的照片展覽出來似的。
「當妳需要幫助時,隨時呼叫船長一聲。」
「閉嘴,笨蛋。」我笑說。
我才不需要別人教我怎麼做,因為想做的事情早就在腦中千迴百轉了。
首先,我親吻她的嘴。
嗯,首先,光是她的嘴唇我就想吻上千百遍。
我不認為克洛伊像表面上那樣鎮定,我能在車廂裡清楚聽見她的呼吸聲,因為我的吻而失去了規律的節奏。
她搭在我肩上的雙手只是輕輕地擺著,幾乎沒有移動,顯得有些僵硬。
--單戀狂。
我心中又是埋怨又是充滿忌妒地這樣想著。
我知道她之前一定深深為瑞秋著迷,但我猜她們之間只是單純的朋友關係,她不曾從瑞秋那裡得到更多回應,這想必就是為何--她和我--和女生親熱,會顯得那麼生硬的原因吧。
我試著伸出一點舌尖舔她的嘴唇,她也稍微張開嘴迎合我,我們的舌頭在她的口中相觸,慢慢地,試探似地蠕動,然後逐漸變得熱情地交錯在一起。那是一個新鮮又舒服的過程。
分開的時候,我感覺臉頰到耳根都發燙著,像是要燒起來似地有些難受。慾望像氣球般膨脹起來,變得立體而醒目。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我說。
為什麼佔有慾會變得那麼地巨大?
為什麼單純的友情會發展成現在的模樣?
我以前從沒想過我們之間有這樣的可能性。五年前,十三歲的我們,還想像著自己是海盜。我們盡情玩樂,對戀愛一無所知。
「大概是因為……」
「因為?」
「因為我不小心變得太有魅力了吧。」
我笑了。
「充滿自信的龐克女孩。」我說。
「我在。」
「我愛妳。」我微笑。
「我也愛妳。」她也對我笑。
我伸出雙臂將她緊擁,她也環抱著我的身體。
世界彷彿只剩下我們,還有一首Santa Monica Dream。
但我們再也不會像這首歌。
「我什麼也不要,妳知道嗎?」我低聲說。「我只要妳。」
她聽了只是嘻笑。「我喜歡妳的情話,雖然稍嫌老套。」
「別再像個混蛋了,克洛伊。」我笑說。理解那是她難為情的一種反應,則是之後的事了。
我親吻她臉頰,將嘴唇貼上她白皙的頸子。
這是我要的嗎?
她脫下我身上的薄外套。
這是我們要的嗎?
不再時間回溯,不再回頭。
我親吻她的左胸膛,能夠感受到心臟的震動,真切而確實,像個小動物似地活躍著。

--這是我要的吧。
因為我而活,為了我而心跳的克洛伊。

我們褪去對方的上衣。
我來回撫摸著她光裸的背,然後解開她內衣的背扣。
她只是看著我。
雖然掩飾著,想讓自己表現得輕鬆自在似的,但我仍能從她眼底觀察到她有些不知所措。
不習慣嗎?
應該是有點不習慣吧,和女性做這種事。
可是我不會停下來的。
一但想到她和男性不知道有過多少經驗,就更不願停下來了。
我一邊吻著她的胸膛,一邊慢慢拉下她的內衣,形狀漂亮的乳房呈現在眼前。就算在彼此面前換衣服早已習以為常,但像這樣子坦露難免還是會覺得相當害臊,不管對我還是她。
說實在要做什麼,怎麼做,我不太清楚。不過想要觸碰的念頭卻很直覺。
我用指腹劃過乳房下方那道美妙的弧度,好奇地觸碰突起的乳頭。接著我仰起頭觀察她的臉,她稍微蹙著眉頭,咬著下唇。我不太能解讀那樣的表情,這對我來說是史無前例的未知領域,不由得有點擔心起來。
我停下動作,手離開她的胸部。
「克洛伊,我……不確定該怎麼做……要是妳覺得不舒服的話就告訴我。」
「天啊,麥克斯。」她受不了似地說。
「怎麼了?」我有些慌張地說。
「閉嘴,動手。」
「對不起。」反射性地道歉了起來。
「喔,拜託……」她失笑。「我只是想要妳繼續。」
唉,這五年間,我是不是在某方面來說落後太多了?別再說話,那只會更凸顯自己笨拙。
我重整心情,輕輕地、珍惜地吻著她的胸部。
在我親吻她時,她會溫柔地摸著我的頭,我喜歡那樣的感覺。
她柔軟纖細的身體,像是能用雙手掬起的白白的雲,甜甜的夢。
一會兒後,我感覺她的身體開始發出細微的顫動,她像是掙扎似地挺起身,我不明所以地撐起身體拉開距離,她則動手脫掉自己的長褲和內褲,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克洛伊的私處。
心臟突地一下激動起來,猛烈地跳動著,我幾乎能聽見胸口像打鼓一樣發出聲音。
別害怕,我是十八歲的青少年,我有基本的性知識。
她像是難以承受我的目光似地把我摟向她的胸膛。
「……繼續。」她說。
繼續什麼?
我不敢發問。
喔、好吧,應該是繼續同樣的事情?
於是我繼續親吻她的乳房,將她的乳頭輕含在口中反覆舔拭,她似乎不討厭這樣子。
她的身體又抖動了起來,下半身像是在尋求什麼似地緩緩向我的大腿靠近。
我試驗般地把右手挪到她的雙腿間,手指碰到時,感覺到那邊沾了不少液體,摸起來非常光滑。
我無知地在她的私處上下滑動我的手指,所幸這得到了不錯的回饋,克洛伊因此而發出嗯嗯嗯的可愛聲音。
愛撫的過程中,那裡一點一點變得更加潮濕。
她有些大力地喘著氣。
很好,接下來是不是應該……
很好,知識他媽的一點屁用都沒有。
誰知道別人的那邊實際上到底是長怎樣該從哪裡進去?
我心慌了起來。她也許有發現我的無能,也許沒有,反正我也不想確認。
我膽戰心驚地探勘,小心翼翼地把手指伸到肉縫裡,花時間搜索了一下終於找到應該是正確的所在。
我抬起臉看她,像是提醒,或者徵求同意。
「別讓我失望,麥克斯。」她的臉和身體都紅得不像話,還能開玩笑。
「Fuck you。」我忍不住笑出來。
「Yes,right now。」她笑著。
手指進去的角度,抽動的速度,接觸的部位,究竟應該是怎麼樣我一點概念也沒有。
在寬度稍嫌狹小的車子座椅上,我努力配合著她身體擺動的節奏,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做對什麼,也不知道有沒有做錯什麼。
克洛伊做出誘人的體態,發出有別於平常聲調的好聽聲音,都是我不曾見過的性感。她的私處隨動作變得更加濕潤,我猜測我所做的就算不是很好,應該也還在合適的範圍內。
--現在不能停下來。
我有這樣肯定的直覺。
不能,也沒有辦法停下來。
我和她一樣,全身興奮地顫慄著。



穿上衣服後,她點了一根菸。而我在活動之後感到有點飢餓,就吃起巧克力。
「太驚人了,麥克斯。」她說話時,臉上還殘留著剛才興奮後的餘韻。
我注意到她是一個能在事後若無其事地聊性的人,彷彿像打場球那麼平常。
我有預感我很快就會失去她起初不習慣和我親熱的優勢。
「我還沒準備好要和妳談這件事。」我故作鎮定地吃著巧克力。
於是她就擺明了要作弄我往我身上貼過來,伸手摟住我的肩膀。
「和以往經驗相比的話--」她說。
「不,不要告訴我。」我不想知道,也不想被比較。
「我覺得--」
「我沒有想知道。」我遮住雙耳。
我這個毫無經驗的初學者,何其無知,根本沒有被拿來比較的資格啊。
「這真是這輩子最棒的一次性愛了。」聲音還是傳進我耳裡。
「謝謝,就算我知道這大概是甜蜜的謊言。」因為我基本上已經不清楚自己剛剛對她做了些什麼。
「才不是,是認真的喔。」
「別說了。」我覺得很羞恥。
「超級麥克斯最棒了。」她故意笑說。
「閉嘴,傻瓜。」我也禁不住笑了。
她愉快地在我臉頰上親了親,接著緊緊地抱著我,我也握住她的手臂。
半晌她才放開我,打起精神回到駕駛座。
「好,我要趕緊開到下個小鎮了。」她握住鑰匙,發動引擎。
「嗯。」
「吃個正餐,沖個澡,睡前也許能和麥克斯再火熱地纏綿一次。」
「夠了,克洛伊。」她總是能讓我笑。
我們繼續上路。
枯黃的草地,偶爾幾叢樹林,單調的風景不斷劃過窗外,我仰頭望向遠方的天空,耀眼的星辰點點,在深深的漆黑之中,我像在未知的宇宙裡漂浮,被柔軟的混沌包覆著。
克洛伊在我身旁,開著車。
不確定目的地,不確定車子將駛向何方,那對我而言一點也不重要。
因為克洛伊在我身旁,開著車。







後話-

玩完遊戲之後強烈地有一種希望她們幸福的心情,
當然身為同人作者可能常常都有這種想法,
不過對她們感受特別深,
大概是她們的經歷太過沉重的關係。QQQQQ

犧牲克洛伊那個劇情真是把我虐爆啊啊啊QQQQQQ
雖然這篇文是犧牲小鎮啦哈哈哈哈哈

文中有引用到原作瘋狂麥克斯(mad Max)、超級麥克斯(super Max)等稱呼,
前者應該就是電影Mad Max(台譯:瘋狂麥斯),後者則是superman的諧音XDDD
遊戲裡克洛伊也有叫Max「spider Max」,覺得她超無聊的XDDD
不過因為很可愛,所以就採用了
我個人是還蠻喜歡這種無聊的幽默啦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