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肖根Shoot】Reality(R18)

又隔了好一段時間才擠出文,看完POI結局只覺得空空的,沒什麼太大感覺,有的頂多就是失落吧。

現在我只想想到甚麼就先寫什麼了。

這篇的時間點是509橋下的相聚之後。

那麼,還請大家慢慢品嘗XD

#含肉慎讀#

Reality

根感覺肖花了相當長的時間洗澡。
當然,她很清楚這是她的錯覺,因為只要肖將水關上,空間安靜下來時,她的心就會失控地不安,彷彿每一秒都被無盡地拉長,墜入肖再次消失的無端恐懼之中。不過一旦聽到浴室裡發出聲音,她便又安心下來。
如此反覆幾次的折磨,她開始後悔沒有要求共浴。

肖依然無法確認自己究竟是在現實還是模擬,所以不願冒著風險和根一起回到地下鐵。根只好透過機器,找一間安全的旅館讓肖休息。
根盯著浴室的門口,看著肖穿著黑色的背心和貼身的短褲走出來,肩上掛著白色的毛巾。看著肖確實地存在,站在她眼前,這讓她再一次感到放心。
「怎麼?」迎向根目不轉睛的視線,肖問。
「沒什麼。」根搖搖頭,並適度地彎起唇角。
她不該是過度焦慮的那個人,她應該讓肖放鬆才對。
但來旅館之前她就已經餵飽肖了,她不確定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肖坐上床鋪,低著頭用毛巾擦拭著濕濡的長髮,根就坐在床邊的沙發上,安靜地看著肖。根感覺她們好似陌生人,突然不知道該拿什麼來開啟話題,以前她都對肖說些什麼呢?她現在竟然一句話也想不起來。
窗簾是拉上的,不過仍有些微縫隙透進陽光,細長的光線把房間切割成幾個區塊,無息地隔離她和肖。
肖將頭髮拭乾後,把毛巾隨意地放到桌上,然後在床鋪仰躺下來。
根感到一絲失落,原來她什麼也不需要說,因為肖只需要一場睡眠。
「妳儘管休息吧,有任何需要再告訴我,我會一直在這裡陪著妳。」根試著表現體貼。
「『這裡』是指哪裡呢?」
根不明白肖説的話,於是肖轉過臉看向她。
「這樣的距離太遠,話也說得太少,若說妳是模擬的未免學得太差了點。」
肖慣性地撫摸起自己的耳後,確認那裡並沒有塞入芯片後的手術痕跡。
「過來這裡吧。」
根遲疑地蠕動了一下嘴唇,最後什麼也沒說,卻掩不住臉上喜悅地躺到肖身旁。
肖能嗅到根身上的氣味,和模擬,和記憶都一樣的那股香氣。
她望著根的雙眼,而根也看著她。她究竟該怎麼知道這是不是現實呢?
「告訴我一個撒馬利亞人不知道的秘密。」肖説。
根沉默地思考了幾秒,接著臉上漾起淺淺的笑意。
「妳曾在我後腰簽名idiot,妳之前住所的高櫃子裡有我的東西而妳從沒發現,妳煎的蛋裡頭有蛋殼……」
「夠了,我只問一個。」肖板著臉打斷她。
「還有我從沒認真對妳說過那句話。」
「什麼?」
根輕輕地抿了一下粉色的唇,那在心裡太過清晰,一直清晰而沉重地足以構成懊悔,想要避免再一次遺憾,她其實不需要考慮太多。
「我愛妳。」
肖與根四目交接著,她沒有避開根的目光,但也想不出任何能夠應對的字句。
根的話語像飛鳥無聲掠過水面,那並未觸及任何東西,卻能引起細微的漣漪。
只是肖並不知道,那種微小的感受又該如何表現才對。
「感覺如何?」根問。
「……不糟。」肖面無表情地說。
根忍不住笑了。
感受得到也好,感受不到也好,她最喜歡這樣的肖,這樣的肖最可愛了。
她伸手緊緊將肖擁住,這副真實的、帶有溫度的身體,勾起了她在這段漫長分別中常駐的悲哀心情。
「拜託妳……別再離開我了。」根低聲說。
肖能聽見那聲調裡帶著罕見的軟弱。
什麼啊……這才是真的根嗎?
在無數次的模擬裡,根總是說著玩笑,平靜地安慰她的人才對啊。
或許當她對根坦承她寧願自殺也不願殺了根時,她們就已經是不再需要掩飾自己脆弱的緊密關係了?
她回抱住根的身體,讓彼此的身體更加密合地相貼著。
認識這麼久,做了那麼多次愛,她從未這樣抱過根。
擁抱的時候,身體確實能感覺到物理上的溫暖,但別人口中的『溫暖』不是指這個吧,那是什麼樣的東西呢?是像吃了美食之後心裡的那種滿足感嗎?
她闔上雙眼。
如果是那樣,或許她稍微能捕捉到那抽象的輪廓了。



肖醒來時,房間透進幾道黃昏的色彩,鮮豔飽和的橘,有如蛋糕上層的果醬。時間大概是下午五點。
根側躺著面向她,那張精緻美麗的臉龐安逸地熟睡著。
戰鬥遠離了,紛爭遠離了,真實遠離了,時間彷彿停滯了,太陽不會再下沉,黑夜不會再來臨。
她想,這一切該是屬於她的。
這份平靜,這份自在,這個人。
她稍微撐起上身靠近根,那一刻,她什麼也沒想,就像秋天的落葉,冬日的降雪那樣自然地傾身,輕輕地親了根。
根細微地嗯了一聲,沒有張開眼。於是肖又吻了她一遍。
根動了一下手指,像隻初醒的無尾熊般緩慢地做出反應,她抬起無力的手掌,慵懶地勾住肖的頸子。
「看來妳比我還累。」肖説。
根自從和肖分開後,就心繫著肖不曾好好睡過一覺。她總是失眠,曾貪心地吃過不少安眠藥卻完全無效,若說撒馬利亞人擅長的是精神折磨,那受苦的恐怕不只肖一人。
「我一點也不累。」根露齒微笑,卻惺忪地沒有睜開眼。
肖覺得這樣的根很可愛。
那不是一時衝動--揪住對方的衣領,在電梯裡主動的那個吻,可不是什麼違心的死前善行,她願意為根付出性命,她甚至願意滿足根的願望,所以她才給根那個吻。
她們其實是站在同樣的觀點看著對方的嗎?這樣是喜歡嗎?這就算是愛了嗎?
肖起身跨坐到根的腰上,動手脫掉根的上衣和內衣,然後俯視著根光裸的身體。
纖長的頸子,清晰的鎖骨,雪白的皮膚,稍嫌平坦的乳房,淺褐色的乳頭……
「別這樣看著我。」根說。
「為什麼不?」
「因為妳開始懂得欣賞我了……那很讓人害羞。」根說著不經意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那在肖看來倒像是誘惑的訊號。
「妳才不會。」
肖彎下腰,伸出舌尖舔過根右邊的乳頭,根發出一聲喘息,緊縮了一下身子,她的乳頭很快地挺立起來,身體急速興奮地讓她難以承受。
「妳在模擬中和我做過嗎?」根說。她試著替自己降火。
「做過。」
「那婊子嚐起來如何?」根笑問,同時雙手挑逗地握住肖的臀。
「不像現在這麼囉嗦。」說完,肖便將根的乳頭含進嘴裡,手亦不停地撫摸根的身體。
啊啊--……
根難以自制地低吟,身體的狀態相當敏感。肖貪婪地愛撫著她的手掌,舔過每一吋肌膚的舌尖,偶爾捎來關注的自信眼神,全都引起她澎湃的性慾。
有人說過太久沒做會生疏遲鈍嗎?那想必她的身體不是訓練有素,就是做愛奇才。
最過分的是,肖有時會溫柔地親吻她的唇,那是她們以往少有的舉動。
因為那太過親暱了?太像戀人之間才會做的事了?一想到這個,根的全身都像是要融化變成水似的。
「我希望妳知道我不是滿腦子只想跟妳做愛。」根一邊說,一邊動手脫掉自己的褲子和內褲。
「但我現在真是他媽的難以忍受……」她把肖的手拉進自己的雙腿之間,讓肖的手指撫摸那裡。不這麼做不行,下身在這樣渴求著。
「妳真濕,我都還沒開始發揮呢。」肖露出微笑,有些意外地說。她喜歡那觸感,她來回滑動手指,液體充分地潤滑著她的手。
「妳應該體諒……在妳身經百戰時,我可沒有模擬肖陪我,這是九個多月的積欠。」
「妳休兵了這麼久,倒很有幹勁呢。」
「當然。現在妳可以到裡面發揮了。」
肖將中指和無名指往肉縫裡探進,根的陰部就像個小吸盤似地牽引她,然後柔軟地吞進她的兩指。
她勾起指節,按壓,抽動。不需要太激烈的、過大的動作,根看起來便非常享受,不斷發出舒服好聽的呻吟聲。
和模擬中那種放浪的叫聲全然不同。
她看著根的表情,偶爾可愛地蹙起眉,偶爾性感地抿住唇,望向她的眼神溫柔繾綣,卻又透露著渴望被愛的情感。
已經毫不掩飾了嗎?
她用空著的手抱住根。
根將雙唇貼近她的耳朵,用著柔和的嗓音細語。

「我愛妳喔……像是寧願自己死掉的那樣愛著妳。」

如果這就是現實,她喜歡這樣的現實。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