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hoot】9.Angler


時間點是403。
萌根心事誰人知~~QUQ
芬奇終於登場啦!!XDD



9
Angler


重逢後,根並不如肖以為的常出現。更令人意外的是,截至目前為止她們還沒上過床。
一方面是根來探班的時間都相當短暫,一方面是自上次喝酒之後根就沒到她住處過夜。成為變色龍不斷變換身分的根,生活似乎比之前更加忙碌。
但這並不代表她們就完全無法擠出時間上床,譬如說喝酒後的隔天早上,根為她做了美味的三明治,到根必須離去前,她們應該有二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可以做,卻誰也沒有表露那樣的意圖。
過往習慣的狀態隱約產生了一些變形,就像更改螢幕的解析度似的,畫面上明明還是一樣的東西,看起來卻又不太一樣。
但肖還是過她的生活,當個業績欠佳的櫃檯小姐,或者兼職快車手外出兜風,偶爾有號碼跳出來她就愉快地期待有機會開槍。反正她也沒有聯絡根的管道,人生地圖都被規畫好了,沒一件事在她的掌握中,她當然也不能調整什麼。

今天還算充實,先是看佛斯科被泡妞大師損得一文不值,然後為了救泡妞大師,她的手臂被砍了一刀,揍了幾個人,比較可惜的是沒機會開到槍,但和小熊一起出任務很有趣,倒是彌補了這個遺憾。
她牽著小熊回到地下鐵,偌大的空間像隻沉睡的巨獸,靜謐地連小熊的腳步聲都數得出來,她彎腰要替小熊解開牽繩,小熊卻不知為何興奮地直往車廂跑。
「嘿,小熊。」
高瘦的身影從車廂內慢悠悠地晃出來,那人蹲下身摸著撒嬌的小熊。
「嘿,甜心。」
根抬起臉望向肖,邊搓著小熊精壯的脖子邊笑著說。不同於對小熊隨興的招呼,這句話的語調甜蜜柔軟,但又帶著膨脹的淡淡侵略性,像是要將肖埋進鬆軟的棉花裡那樣。
肖沒想到有人在,原先放鬆的表情像電視轉台般迅速切換。其實她也不確定為何她總是要對根垮下一張臭臉,明明她們的關係已和初識時相差甚遠,現在她們既是出生入死的戰友,也是默契極佳的炮友,她既然不真的討厭根,又為何每次都反射性地臭臉呢?也許,那代表的是彼此都如常運轉,而根的調戲也別想得寸進尺吧。
「妳受傷了?」根微皺起眉,走向她關心地問。
肖看了一眼左手臂上的繃帶,出外跑跳一趟,不但繃帶髒了,被砍傷的地方又再度滲出血,將繃帶暈染出一圈橢圓的鮮紅。
「我還以為妳什麼都會知道。」肖蠻不在乎地說。
「我幫妳換繃帶吧?」根無視於肖的話問。
「嗯,但得先倒水給小熊喝。」
「我來吧,妳先去裡面坐著。」
根拿水瓶替小熊倒水後就跟著走進車廂,醫藥箱在車廂裡,下午用過還擺著沒收。肖坐在高腳椅子上等著,根就坐到她左手邊的車廂座椅上,白天時里斯也是坐在那位置替她包紮的。
「我看到醫藥箱時,還祈禱受傷的不是妳呢。」根說。
「妳應該要祈禱沒有人受傷才對吧?」
「說得也是。」根笑了一下。
「妳怎麼會來這?」
「今天到處尋寶,就把寶物帶回來放著,沒想到剛好遇到妳。」
「那還真是剛好。」
「是啊。」根開心地對她笑著。
肖不懂根有什麼好故作開心的,對根來說明明沒有『巧合』這種東西。
根拆開她的繃帶,內層的紗布和傷口血肉模糊地沾黏在一起,根用鑷子夾住紗布的邊緣,邊用生理食鹽水沖洗,小心翼翼地將紗布撕下。
她以為根看到她的傷口可能會誇張地說些過度關心的話,結果根居然什麼也沒說,只是動作溫柔地處理著她的傷口。
包紮到一半,小熊喝完水晃了進來,她們不約而同地看向小熊,他回到自己的毯子上轉了幾圈,之後就乖乖地趴下休息。
「其實我常想狗看起來很不方便啊,必須四隻腳才能走路,只能用嘴巴拿東西,連要替自己抓癢搔背都很困難,不過狗也就都這麼過一生了,也不會因為不方便而死,真是厲害。」根低頭邊包紮邊說。
「嗯。」肖表面雖然敷衍,但對於根恢復了平常多話的模式,她其實安心不少。
「但當狗還是有很多好處呢……像是怎麼對妳撒嬌也沒關係,可以盡情地蹭妳舔妳也不會被討厭,甚至妳還會主動討好撫摸,給食物,買玩具,出門前會溫柔地道別,比起自己的傷更先想到狗要喝水……我要是現在當狗,來得及嗎?」根說到這抬起臉朝著肖微笑詢問,而肖的眼睛正往上看,白眼翻到一半。
「人有很多種,狗也有很多種,妳就算當狗,我也是不會想理妳這條狗的。」肖斷然說。
「別這麼說嘛,也許我會是隻很美很可愛的狗狗呢。」根不死心地保持著笑容,同時用乾淨的繃帶重新纏繞肖的手臂。
「先不論長什麼德性,妳肯定是條聒噪的狗,那就足夠討人厭了。」肖精確地抓出問題點。
「狗也是要教的啊,妳摸摸我,疼我,我就聽話了。」根將繃帶完美收尾,接著便故意將臉親暱地貼上肖的手背。
「不,我只會虐狗,給我滾開。」肖將根從手上甩開。
沒想到根嚶嚶嚶地裝出狗的悲鳴聲,眨著水汪汪的大眼望著肖。因為那聲音實太惟妙惟肖,逗得肖不禁笑出來。
「不愧是扮什麼像什麼的變色龍,連扮狗都行。」肖調侃著,接著還戲弄地搔了搔根的下巴。
根不但絲毫不抗拒,還仰著臉露出像條小狗般滿足的可愛笑容。
肖突然間萌生了一股想和根做愛的念頭。那像把手術刀銳利而精確地切入她的腦中,她卻抗拒著這樣的慾望而閉口不言。
她不知道在這樣的時機,這樣的場景,有這種念頭是不是正確的。但她本能地認為這不是一個適當的時機,即使她無法給自己一個具體的解釋。



「有見到肖嗎?」
根走進地下鐵,芬奇等人剛幫助完一個非相關號碼,根預估她這時間來應該可以碰到肖才對,她已經有五天沒見到肖了,但地下鐵裡看來只有芬奇與小熊。
芬奇仍坐在位子上,稍微轉了椅子看向根。
「她剛離開了,說要出去放鬆一下。」
「放鬆一下。」根複誦了一遍,似乎在咀嚼著那之中的意味。
芬奇意外地盯著根思考的樣子,他猶豫心中的疑問是不是該說出口。
「有概念嗎?」結果反而是根先提問求助。
芬奇微張著嘴停頓了兩秒才開口。「……可能是去和人碰面,她說偶爾也要扮演一個普通人。」
芬奇不著痕跡地修飾了話語,迴避掉『約會』這個詞。
他多少都將根和肖的互動看在眼裡,他知道她們一定有特別的關係,只是始終也弄不清那是怎樣的關係,有時他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年紀大了,所以看不太懂年輕人在幹什麼。但因為對象是這兩個人,不管怎麼樣用詞都應該小心謹慎。
「……扮演一個普通人。」根像剛才一樣又重複了芬奇的話。她想了一下,肖今天應該沒有車手的工作才是。
看見根挑起眉頭顯露有點苦惱的神態,讓芬奇感到相當稀奇。
「一切還好嗎?格羅夫斯小姐。」
「真是隻任性的貓咪。」根似乎找到了解答,留下一句像是埋怨的話,轉身直接離開了秘密基地。



那天和根在地下鐵獨處,留下的印象就像無法過濾的雜質在肖的腦裡持續飄浮著。無法給自己一個明確的解釋讓她有些煩躁,數日無法靜下心來。
之後她重拾久違的娛樂,去酒吧裡釣魚。
她不擅長與人正常互動,是因為她不認為有那個必要,所以她懶得學習。但勾引男人可不同,這充滿了實用性。首先從男人身上很容易就能得到好處,出任務就時常需要動用女色。個人面來說,也相當有助於獲取約會或上床的對象,成就感或多或少也有一些。所以她相當能掌握誘惑男人的訣竅,如果她有意的話,要和誰發展成戀人也絕不是難事。
那晚她認識了一個律師,她一眼就對對方的外表產生好感,兩人視線交會後,對方毫不扭捏地走向她和她搭話。男人自信,幽默,而且大方,是個相當討喜的人。花不上多少時間,場景就轉換到男人的家了。
就連床上的表現也挺讓人滿意。
雖然沒有深入發展的打算,肖卻和男人交換電話,以不致困擾的頻率保持著聯繫。
而這段關係也確實地讓肖心情變好,有如特效藥一般快速而有效。

「好像很久沒看到根出現了?」
肖為了晚點的車手兼差到地下鐵拿武器,趁著還有時間就順便保養槍械。
芬奇轉動椅子向肖看了一眼,卻越看越不明白年輕人在玩什麼。
說時遲那時快,入口處傳來了機關被啟動的聲響,有人走進地下鐵。
腳步聲清脆而輕快地迴響著,任誰都能輕易分辨來者是誰。
「晚上好,哈洛。」根首先用溫和有禮的語調向芬奇打招呼。
接著她走近肖身邊的武器櫃。
「嗨,肖。」她聲調平板,甚至沒有看著肖,而是邊挑選著手槍邊說。
任誰都能看得出這之間的冷熱分明,連被忽略的小熊都抬起了臉,疑惑地望著根。
「再見,兩位。」
根拿了兩把手槍插到腰後,摸了一下小熊的頭後就匆匆地離去。
稍微有些尷尬的氣氛餘留在地底之下,一直等聽到販賣機的機關門完全關上,肖才開口說話。「她是怎麼了?」
「……我以為妳知道。」芬奇圓睜著眼,表情看來還有些處在驚懼之中。他可沒怎麼見過根生氣,而他絕不會想要惹怒根,畢竟根不生氣都會亂殺人了,何況生起氣來呢?
肖挑起左眉,在對人性反應遲緩的腦袋裡搜索著答案。
最後她雙眼變得有些空洞,慢慢地聳起肩,像個放棄思考題目,想直接翻解答的孩子。
芬奇沉默著,像個慈父般以溫柔而寬容的目光望著肖。
「我想妳知道。」
那也很像個教授會說的話,要學生永遠不要放棄自己追尋答案。
他期望著肖能自己想通,同時卻又擔心下一秒會有號碼跳出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