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hoot】7.NEW GAME


時間軸來到四季了w

乾柴烈火的四季啊啊啊啊(不

希望這篇承上啟下的過場大家會喜歡w

其實我只是想寫根總有多體貼<3

這次更新慢了點、因為花蠻多時間想要怎麼開頭怎麼銜接,還請大家多多指教了w

7
NEW GAME



根給肖的信封袋裡有新的身分證、鑰匙、手機、現金,這四樣就是全部了。
NEW GAME。
肖的腦中出現這個詞,感覺自己現在就像重新玩遊戲,家是不可能回去了,裝備也全沒了,只剩下身上這些東西,一切重新開始。
她掀開根給的舊式手機的蓋子,打開電源。非觸控式的小螢幕,稍微有那麼點讓人不習慣。通訊錄、收件匣全空,果然是新手道具。
不過草稿匣裡有一封訊息。她將訊息點開,那是一個明確的地址,絲毫不必動腦推敲,這就是肖的第一個新手任務。

稍微偏離嘈雜的市中心,肖來到平價的住宅區。
地址所指之處就是肖的新家。
她手中的鑰匙理所當然地能夠解開門鎖,一打開門就見到相當明亮的空間,正前方房間的盡頭是兩大扇對外窗。這是一間單人套房,空間當然不如她原先的那個家寬敞,不過也算是相當足夠了。
肖站在門邊環顧一圈,門口旁邊有小巧的流理台、瓦斯爐、微波爐,靠近流理台的牆邊有台銀色冰箱,冰箱的前方是淺色的木質小餐桌,餐桌的周邊有兩張椅子,分別是草綠和粉紅兩種偏可愛的顏色,與自己相當格格不入,讓肖不禁蹙了一下眉頭。
餐桌再往房間深處去就是一張潔淨的雙人床,床單、棉被、枕頭都已備好。另外衣櫥、電視等家具當然也一應俱全。
而最讓肖滿意的,莫過於地板。
一長條一長條拼接處分明的木板,表面紋路清晰,交雜著木頭自然的陳舊深褐色,她喜歡那視覺上的豪邁粗獷,而實際上觸感卻又相當平滑細緻。好像完全是衝著自己喜好設計的。
當然,她沒有忽略房裡各處的家具上都貼著黃色的便條紙。
她先脫下身上的黑色大衣和毛帽放在草綠色的椅子上,才走向離自己最近的第一張紙條。
貼在桌上的紙條字跡隨興地好看。根不但扮過許多人,也可以模仿多種字跡,而肖認得這是根的其中一種字跡。
『抱歉大貓咪,只能給妳這個大小的房間,畢竟接下來房租妳得自己賺了,而妳的薪水可能不會太高。即使如此,希望妳能好好享受妳的新生活。』
……大貓咪。
肖癟了一下嘴唇,然後抽起紙條,轉而走向第二張字條。
『吃點健康的,別再把這當武器庫。』
她同樣拿下字條,接著打開冰箱。冰箱裡放了充足的食物、牛奶,還有許多蔬菜水果,看來她是有一段時間最好別到外面走動的意思。
第三張紙條貼在衣櫃上。
『暫時只有這些,省著點用。』
省著點用?
肖雙手拉開衣櫃門,裡面上衣、褲子、裙子、套裝、外套等等樣樣不缺,有休閒的,有正式的,也有介於那之間的服裝。
下方有兩層抽屜,肖先拉出第一個抽屜,那重量意外的沉,而當她看到裡面一片黑壓壓的東西她就忍不住愉快地笑了。
原來省著點用是指這個啊。
--是槍。
長槍、短槍、狙擊槍、子彈、手榴彈。槍枝全都是她愛用的型號,不得不想根真是體貼。
她把抽屜推回,看向第二層抽屜上的字條:『期待下次見面。』
她沒有多想,取下字條,懷抱著上一層抽屜在她心裡留下的興奮與期盼拉開抽屜。
--是各種樣式性感的內衣褲以及睡衣。
「Fuck you。」她脫口而出,還不自覺對空氣翻了白眼。
她把抽屜踢進去,關上衣櫥,站在微涼的陽光下一陣舒適的倦怠感湧上,她這才想起自己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沒有睡了,現在她應該立刻去洗個澡,然後痛快地大睡一番。
她下定了決心,但在執行之前,她得先準備好換洗衣物。
「Fuck you。」她又說了一遍,然後乖乖地再次打開衣櫥。

摺疊好的乾淨浴巾與毛巾都放在浴室裡,洗面乳、沐浴乳、洗髮精、護髮乳等各種盥洗用品也都細心地備齊。即使如此這些也都沒在肖的心中產生特別的感謝之意。
很久之後的某一天她和里斯問到彼此的新家,里斯說:『剛到時那是一間幾乎什麼都沒有的空房,只有睡袋和土司、乾糧,畢竟根當時也準備得很倉促吧。』
『我也這麼想。』肖認同地說著,同時卻撇開臉不願與里斯正面相對。
那時她才對根有了一點點的謝意。

肖的新浴室並不是特別大的空間,卻還有浴缸,倒是讓她有點意外。
洗手台上方的鏡子也貼著紙條。
『甜心,猜猜這裡有沒有裝攝影機?:D』句末還配了個笑臉,讓肖能立即聯想起根揚起兩邊嘴角,露出上排牙齒那副甜笑的模樣。
肖把紙條拿下來直接撕成兩半,丟進空垃圾桶,然後乾脆地脫掉全身衣物,踩進浴缸中拉上浴簾沖澡。

直到肖擦乾頭髮躺上床,她才發現最後一張字條。那張字條貼在床頭櫃上,若是站的遠一點就會被床擋住。
『最重要的東西。』紙條上的字大而清晰地這麼寫著。
肖很快拉開床頭櫃的抽屜,抽出時的重量輕的像是裡頭什麼也沒有,但那裡面確實擺著一樣東西--根的照片。
照片裡的根放落長長捲髮,躺在抽屜裡對著肖親切地微笑,像隻無害的草食動物。
肖無語了幾秒,她不知道該不該想這其中或許別有深意,她不確定要不要浪費自己的生命思考這件事。
最終她還是拿起了照片,抽屜裡沒有其他東西。她將照片翻到背面,背面有一段字。
『我會想妳的,而妳想我時這張照片將陪伴著妳。』
她要撕掉這張照片,她想。
她的雙手停在照片的上緣,兩手交界處相反方向的施力讓照片扭曲了起來,她抿住唇,鬆手將照片丟回抽屜中,闔上抽屜。
她有些煩躁的用力躺到枕頭上,枕頭凹陷下去時擠出了空氣,而那空氣帶著一股香味。
--是根的味道。
……該死,根果然躺過這張床。
她是否該先洗洗床單……不,現在要那麼做實在太累人,屍體袋她都睡過,根的味道也不過就比那糟一點,暫且就忍忍吧。
反正從現在開始,應該有一段時間不必見到根了吧?她思及此便翹起唇角笑了一笑,不過卻意外地沒有特別開心的感覺。
她轉而又想,她將開始什麼樣的新生活呢?被撒馬利亞人追殺,掩蓋真實身分,想必接下來的日子會更加刺激有趣。
此時的里斯躺在睡袋裡身體冷得微微打顫,而她躺在柔軟的床鋪上閉上眼,在還不賴的心情中進入了舒適的睡眠。



Fuckin day job。
Fuckin Root!
開始在百貨公司當專櫃小姐的第一週肖總算是耐著性子死撐過去了,但是第二周還要繼續這樣的工作,那就超出她的極限了。
她寧願在肉廠一天宰殺五百頭豬,也不願站專櫃跟一堆欠保養的女人陪笑。
但如果她才剛開始工作就提出辭呈只怕不妥,也許這工作安排有必要的原因,她必須這麼想。於是她忍氣吞聲,卻進入了一個隨時會被解雇的工作狀態,像是工作時去拉肚子,一去就打混一個小時才回來。假裝感冒發燒請病假這樣的常見技巧當然也有用上,除此之外她一個月就請了兩次生理假,被主管問:『有人一個月月經來兩次的嗎?』,她就回答:『男人永遠不會懂我們的痛苦。』,令主管啞口無言。
第二週她說爺爺死掉得請喪假,到了第四週又輪到奶奶去世,她和主管說:『我想她大概是太難過老公死了。』
即使做盡這些事,她仍然奇蹟似地沒有被解雇,只是得到主管無止盡的囉嗦與警告。
這一定是因為機器在暗中確保著她的工作吧,她理所當然地這樣推測,但她真的需要換個職業,否則她絕對會被逼瘋,她可不想成為根的病友,機器既然這麼厲害就應該機警地注意到這件事才對。
第五週時她不再把焦點集中在自己身上,而是開始拿香水亂噴客人,服務業最怕得罪客人,等到她被投訴,主管就不得不解雇她了吧。她打著這樣的如意算盤。
然而這天--根出現了。
加上第一個禮拜肖躲在家完全沒出門到今天,她已經有六周沒見到根了。但不知是床邊的詛咒還是工作的煩憂,她並沒有和根分開一個多月的真實感。
翹著腳,喝咖啡,眨眨眼,根還是那樣從容自若,游刃有餘,令人生厭。
她氣急敗壞地走向根,若不是礙於身分場合,她會先給根一拳,用適當的、不至於暈過去的那種力道。
她立刻抱怨起工作,然而這場短暫會面的結果是談判無效,需求被拒,而且她還得替根上妝。
盯著根的嘴唇擦唇膏時,肖自然地想起她吻過這雙唇。
不過畢竟間隔一個多月了,她幾乎忘記那觸感。
不懷念,也不渴望。



出乎肖意料的是,她們的第二次見面當晚就來臨了。
肖的家沒有門鈴,根是直接敲門的。肖透過貓眼確認門外的人是根,但她並不想開門。
「妳來幹嘛?只見過一次面的客人晚上就跑到家裡來,不會引起撒馬利亞人的注意嗎?」她隔著門對根說。
「讓我一直站在這才危險呢,會引起懷疑的喔。」
「妳會替我找一個有監視器,讓妳難以自由進出的住處嗎?我可不信。」
根笑了,笑得毫不掩飾,毫不心虛。
「妳就這麼有自信我愛來找妳,我都不知道該開心還是害羞呢?」
「給我一個好理由。」
「妳還沒吃晚餐,我帶了牛排和酒來給妳,而那讓我沒有空著的手拿鑰匙了。」
媽的,果然還多打了一副鑰匙。
肖別無選擇,只好開門。根雙手各拿一個袋子,一手是酒,一手是牛排,她平抬起雙手,各向外張開四十五度,示意肖接過她的伴手禮,於是肖也就跟著張手接過她手上的東西,下一刻--根就向前切進了一步,無預警地拉近彼此距離,然後把肖摟進懷裡。
那並不是緊到會讓人窒息的擁抱,而是適度收斂的熱情,以盡量不讓人感到困擾的力道抱著。
「我好想妳啊。」根在肖的耳旁語意帶笑地說。
肖並沒有同樣的感覺。
她從來就沒和誰有過同樣的感覺,不管是想念還是愛。
反倒是中了根遞東西的陷阱,讓她有些不快。她把根從身上推開,不做任何回應。
「快點去煎牛排。」
「好~」根欣然答應。
沒能挫傷這個人,同樣令肖感到焦躁。

她們一起吃著剛煎好的牛排,餐桌上還擺著兩罐未開的威士忌。
「妳還一次買了兩瓶,真是上道。」肖讚許地說。
「我先聲明,我知道妳愛喝酒,但我從沒有認真和妳喝過酒,妳可能不知道我的酒量也許不比妳差。」根彎起嘴角自信地微笑著。
肖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就跟著笑了。
好啊,根就愛給她挑戰,她的字典裡可從來沒有認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