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hoot】4.Virus



這篇的時間點是S3E21。

我一直希望能讓更多角色參與肖根之間的互動
這篇就慢慢地朝著這方向努力w
而根也在戀愛方面繼續努力著ww




Virus



早晨,根在聖路易斯廉價的小旅館睜開眼時,想到的第一件事是肖在昨晚中槍。
她沒有因為這件事而睡不好覺,所以也沒想到自己會一清醒就掛念著肖。
像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地侵入思維中,實在有點狡詐。
她不禁對著空氣像是嘆息般地笑了。
她花了點時間才想通自己大概是愛上肖,這下又得花更多時間去適應感情將帶來的心理變化。
在極度坦率中卻又極度彆扭,對於變成這樣的自己她有時會感到無措。所幸臉皮依然很厚,這點讓她在想做些什麼時相當方便。
她坐在床上撥電話給肖。對方大概是怕她會有要事,所以總是很快就接起電話。這點倒還真托了機器的福。
「嗨,甜心。」
「嗯。」
對方是冷淡還是沒有精神,根有些分不出差別。
「腳怎麼樣了?」
「跑起來像飛得一樣快。」
那就是還不能跑吧。不過聽起來應該也不到需要太擔心的地步。
「真不愧是我的莎敏。」
大概是源於肖的那份自傲,所以過度的關心對她來說反而是一種不信任,只會引起她的反感。根理解她的性格,所以深知如何拿捏分寸。
「吃到我和妳說的牛排了嗎?」
肖極其難得會挑起話題,可見她對牛排的執著絕不同於一般。
也因為這樣,根到現在依然把菲力牛排當作敵人。雖然如此,作為報復她必須吃給肖忌妒才行。
「嗯,果然非常好吃~」她裝出雀躍的語調。
其實她昨晚用餐時,機器正和她說芬奇他們沒有殺了國會議員麥考特。他們在樹林中逃亡,而且肖的右腿中彈。
這讓她牛排只吃一半就沒了食慾。
電話那頭的肖不甘心地嘖了一聲,其實她自己也沒想過到底想從根那聽到什麼答案。
「但那沒有比和妳做愛還棒。」根語中帶著笑意。
「喔。」肖以機械似的,敷衍的聲音回答。
肖一如往常。根確認了她一點問題也沒有,而且精神還不錯。
「那麼,先這樣,必須要工作了。」根適時地道別。
「妳只是打來關心我的嗎?」
「我很貼心吧。」根笑說。
於是就被掛電話了。
那短短幾秒,根拿著手機陷入了遲鈍的空白之中。

--不習慣。

不習慣『已經習慣被掛電話現在卻不習慣』的這件事。
是怎麼回事呢?像是身體的哪部分不對勁,像是久違的感冒纏身,一邊知道自己變得虛弱了,一邊又告訴自己這點小毛病沒問題的。

「她在做什麼?」

好奇心像病毒在根的腦裡身體血液裡流動擴張,肆無忌憚地占領她。

『躺在 床上,摸 小熊。』機器回答。

當時的根還沒有意識到,這絕不是小感冒而已。



間隔了一個多禮拜,根才處理完德州的毒品戰回到紐約見肖。
那對根而言是漫長的分別。
但機器讓她回到紐約當然不是為了安排一場浪漫的約會,如果要比喻的話更像是一日保姆,帶著里斯和肖這大小倆孩子躲避撒馬利亞人的監視與德西瑪的追殺。
而在歷經搶救葛蕾絲,葛蕾絲又被搶走,三個人跑到紐澤西之後,現在他們打算裝成貨運人員前往監視死角--紅鉤區海運碼頭。
那名運氣不佳的貨運司機正站在後車廂口確認著寄送資料。他們的計畫是肖負責出拳打暈他,里斯則站到司機身後準備接住他。
「嘿。」肖走到司機面前,出聲引起注意讓他抬頭。
肖蓄力握緊拳頭,但手臂才抬起一半,眼前就閃過一絲藍光。
--滋滋。
司機身體一軟,應聲倒在里斯懷裡。
「省點力氣吧兩位。」根手持電擊棒說。
肖攤開雙手一副無奈的模樣,她好不容易可以動動手腳機會卻被搶走。
「妳到底有多愛電人?」肖說。
「這比揍人或開槍射人好玩多了好嗎?」
「我可不覺得。」
於是兩女一起看向公正的第三方,他正忙著把被電暈的司機拖進車廂。
「我不參與。」里斯明智地說。
「不,約翰。」根走過去摘下司機頭上的帽子,並替里斯戴上。「你們坐前座。」
「啥?」肖錯愕地看著根。
「我和肖躲後車廂。」
「不,我才不要跟妳塞後車廂。」
那裡塞滿貨物,沒有舒適的座位,而且關上廂門之後裡面就是一片黑。
「冷靜點肖,這大概是機器的指示。」里斯安慰道。
根側過臉,給了他一個曖昧的笑容。
「而且如果要選擇的話,我比較不想被電。」說完里斯就掉頭將司機拖上副駕駛座。
「好,很好。」肖仰起頭望著漆黑的夜空,不怒反笑。
根就愛她這副快被逼瘋的模樣。
之後兩人搬動貨物,清了空間出來,里斯安頓好司機後,兩人便爬進車廂,肩並肩地坐著,由里斯幫忙關上廂門。
兩人進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不過仍能清楚感覺到車子開始移動。
「我倆終於能好好獨處了。」根稍微將臉湊近肖說,那是一個能輕易感覺彼此氣息的距離。
「好極了,感謝機器,感謝撒馬利亞人。」肖在黑暗中翻著誰也看不見的白眼。
「這正好讓我確認一下……」根把鼻子湊近肖的耳朵上方嗅聞。
「幹什麼?」肖用手肘把她推開。
「請問,一個多禮拜沒見我很久嗎?」
「恨不得再更久。」
「妳的身上,不是只有妳的味道。」她肯定了今天一直懷疑著的事。
「什麼?妳在說狗味嗎?」自從芬奇消失後,小熊已經在肖那住許多天了。
「不,不是。」根停頓了一下。「妳和別人睡了對嗎?」
「機器說的?」
「我猜對了?」
「我需要誇獎妳嗎?」
在逐漸適應的昏暗中,根看見了肖彎起嘴角。
「那倒不必,不是什麼太難的事。」因為不同洗髮精的味道稍微改變了肖身上的氣味,那對熟悉肖的根來說不難分辨。「所以,一個多禮拜沒見我很久嗎?」
「這和妳沒有關係,我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不,有什麼改變了妳。」根傾身將手肘擺在膝蓋上,手掌支著下巴觀察肖的表情。
明明已經好一段時間,肖習慣了只有她。所以她推測這個轉變一定有什麼原因才對。
「妳想說什麼?」即使被注視著,肖也毫不動搖。
「莎敏。」根的臉上綻開笑容。「妳想要讓我被妳討厭,可沒這麼容易啊。」
如果能夠讓她因此忌妒或發脾氣的話--肖就有了明確的理由討厭她,就能夠分類她也只是個無趣而麻煩的普通人。肖大概是在測試這樣的事情吧。她猜想。
聽見她這樣說,肖像是略帶贊同或佩服似地笑了。
「妳的腦袋果然異於常人。」
「這是讚美,我收下了。」根對著她笑得甜蜜。「妳在意我的反應嗎?」
「別多心,我只是想找個人睡。沒付錢難道還要求妳隨傳隨到嗎?」
「妳要是開口,我一定到啊。」根身體挨著肖,笑著肯定地說。「不過,我也不介意妳和別人睡,因為這並不影響我們的關係。」至少就目前看來。
「妳也習慣這樣吧。」
「妳是指什麼?」
「沒有固定的關係,並和不同的人睡。」
「不,我和妳不同。我對性的興致不高,對我來說比性有趣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幾乎都是非必要不做。只有對妳不一樣,妳是獨一無二的啊,莎敏。」根雙眼望著肖,誠摯地說。
「多謝妳的甜言蜜語。」肖抽了一下嘴角,不帶情緒地笑了。
「那麼,那個人有注意到嗎?」
「什麼?」
「妳的後腰。」
「我的後腰?」
「唉呀。」根故作驚訝,接著一臉甜美而無害地笑著。「因為妳的身上太多傷口了,所以妳根本沒有注意到嗎?」
肖愕然地看著根,能讓她這樣惶惶不安的,這世界上也只有根了。
「我在妳的後腰上簽了名。」根保持著完美無缺的笑容。
--妳喜歡植物嗎?
肖突然想起,那個記不得名字的男人好像有這麼問她。
下一刻根的脖子已經被肖單手緊緊勒住。
根不但讓她覺得自己極度愚蠢,還極度丟臉。她施力的手背冒出數條青筋,有如內心的憤怒浮出表面。
「啊……」根立刻露出了亢奮的微笑,她艱難地呼吸,雙手握住肖的手,並用大拇指撫摸著肖的手。「一個多禮拜,我可是想妳這樣做想到快瘋掉。」
肖不悅地皺著眉頭,將根用力向前一推後鬆開手,根撞在貨物上,受到刺激的喉嚨反射性地咳嗽。即使如此,根還是笑個不停。
肖深呼吸,然後嘆氣。
她不解到底該怎麼讓根生氣,怎麼最後被惹怒的總是自己。
「我累了,而且好餓,妳最好閉上嘴,否則我們就要賭拳頭跟電擊棒哪個效率高了。」
「妳剛剛不是才吃了鬆餅?」根意外地說。
幾分鐘前在那間餐廳裡,就只有肖點餐吃東西,現在居然就餓了。
「所以?」肖瞪向她,表情像個耍脾氣的孩子。
根突然站起來,轉身向後摸索,從眾多的紙箱中抽出了一盒。她抱著那個長寬高約三十公分的紙箱再次坐下,然後動手拆開,在那裡面是各種餅乾以及巧克力,她拿出一包餅乾遞給肖。
「我說過--我很貼心吧。」根將頭傾向肖微笑著。
肖伸手接過,也懶得道謝,撕開了包裝就大口吃。
吃完了一包又拿了一包,在那之間根只是安靜地欣賞她進食的模樣。
「肖。」根說。
肖嚼著餅乾沒有應答,但她看著根,等她說話。
「喜歡過誰嗎?」
「……妳憑什麼認為我會想跟妳聊這個?」肖不屑的神色表露無遺。
「女孩聊天,內容絕不外流。」根像是發誓般舉起手掌。
「我是反社會,妳期待什麼?」
「不過至少--挺習慣被喜歡的吧?」根繼續又問。
「根,我希望妳正常點。」
「怎樣是正常?」
「省略這些有的沒的廢話,好好做機器要妳做的事。」
「我知道了。」
根沒有看著肖。她不是在回答肖。
「什麼?」
「她要妳把手借我。」說著根對肖攤開手掌,示意她把手放上來。
「這又是做什麼?」
「保持正常啊。」根揚起左邊嘴角微笑著。「她說的,請借我妳的手。」
於是肖只好不明所以地把手交給根。根握住她的手,將她的手牽到懷中。
「她希望我別太分心。」
「所以要妳牽著我的手?這樣妳就願意閉嘴嗎?」肖微一挑眉。
「沒錯。」根對肖露出撒嬌的笑容。
當然這樣的表情用在肖身上並無特殊效果,根只是不自覺地真心流露。
肖搖搖頭,然後無所謂地繼續吃餅乾。
在抵達碼頭之前,根不再問話,她就這樣一直握著肖的手。
只是這樣,她就能暫時不再疑問不再渴望。

--到目前為止,這些都還是根能夠好好應付的感冒前兆。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Awwwww太甜了啦好像肖吃的糖果餅乾那樣甜

Re: 沒有輸入標題

> Awwwww太甜了啦好像肖吃的糖果餅乾那樣甜

虐之前甜是必須的(X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