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hoot】1.Good Code


我愛根。

文下收。




Good Code


將自己與他人做切割的話,根認為這世上有不好的人和還可以的人。而這兩種人的共同之處就在於--他們都沒有存在的必要。並不是非除去不可,只是單純缺少了存在的必要性。
就像程式裡的臭蟲,雖還不至於破壞掉整個程式,但如果想將程式變得完美,那些臭蟲就需要被矯正或剔除。
也就是她所謂的『錯誤代碼』。
這是由錯誤代碼所組成的世界。
即使事態如此糟糕,世界依然繼續運作,她為此感到悲哀。
一直以來如同在黑暗的森林深處獨自行走,在這裡遇見的所有威脅她都能化解,且從來不曾失敗。她能輕易征服這片森林,但比起征服,她更想淨化,卻始終找不到方法。

直到她遇到了芬奇。
突然察覺原來她並非獨一無二,她並不孤單。
這片森林裡原來有她未知的東西。有除了她之外的正確代碼。
--有夥伴。
具有能夠和她匹敵的才智,甚至勝過她。就算想法不同,也能和她並肩行走的夥伴。
她狂喜。她一廂情願。
那種感動,她無法與人分享,因為她知道沒人能夠理解,就像魚不會懂在草地奔跑的感覺。

然後是里斯,然後是肖。
長久黑暗著的森林,透進了一點亮光。
正確的代碼。



根奔波忙碌於機器給的各種任務。
但只要回到城裡,她就會去找肖。
她有許多登場的方式,每次都有新的花樣,好讓肖不會在見到她時對她太過生厭。
不過不管任何形式,都只是為了通往同一個目的--見到肖。

肖是尋歡作樂的好夥伴。
她喜歡和肖調情,也樂於和肖做愛。
不過那是可有可無,無所謂某天會不會失去的快樂。
她以為會永遠保持著這樣的狀態。
但不記得從哪個時間點開始,心裡多出了一種莫可名狀的衝動。
那甚至不是肖在她身邊時出現的。
就像一不注意,牆角邊就突然冒出好多螞蟻,不確定他們為何走過,也不確定他們目的為何,但他們依然密密麻麻地行進著。
她想要和肖見面。
她比以往還要更期待回城。

她和肖到了一間排餐店吃晚餐。
肖不顧形象地大快朵頤,她的肚子正咕嚕咕嚕地召喚著食物。
多數的時間根都在看著肖吃東西,或者說些不著邊際的話,自己盤裡的牛排則消耗地緩慢。
後來她們又談到了一些關於機器的計畫,一個段落結束之後,她們暫時不語地吃著牛排。
接著,根像忽然想起來似地開了下一個話題。
「妳知道嗎?我想妳是正確的代碼。」
肖滿嘴都是肉,所以她看向根,但沒有說話。或者就算她嘴裡沒有肉,她也懶得接話。
「妳必需存在才能幫助整個系統完整,雖然也有能替代妳的代碼,但妳的存在本身是正確的。」根說完後,停頓了一下,像是在等待肖給她一點回應。
幾秒鐘後,肖終於把嘴裡的肉全嚥下。
「說人話。」肖簡短地說。然後又插起了一塊肉往嘴裡塞。
「我們對機器來說都是正確的代碼。差別是以取代性來說,我比較偏向不可取代。聽起來像是我高了一個層級不是嗎?」
根一臉的認真,讓肖思考了一下這聽起來充滿挑釁的話到底是不是在挑釁,她的白眼到底該翻還是不翻?
「所以呢?」肖努力保持耐心地問。
「然而為了維護整個系統,我需要妳,這是肯定的事。」根的表情難得地太過正經,所以肖想,這應該不是在調戲她吧?但她實在搞不懂根想說什麼。
「嗯哼。」肖唯一清楚的是她快失去耐心聽這女人說話了。
「但妳卻不需要我。就算沒有我,妳依然是正確的代碼。妳不覺得很奇怪嗎?總覺得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有種說不通的感覺。」根很認真地困惑著。
「根。」
肖打斷了她的煩惱。
「我這幾天都很忙,沒有時間處理生理需求。妳呢?」



她們找了一間安全整潔的飯店,激烈地做了整夜。
變換了各種體位,交換攻受,或者同時兩個角色都是。
彷彿生命短暫,過了季就會死去的蟬,必需在時限內完成繁衍後代的使命般積極地做了各式各樣的事。
不僅是滿足了彼此生理上的需要而已,那就像在裝思樂冰時加了蓋子以後還是不小心滿出洞口般,遠遠超出了預期的份量。

做過後,根以為自己會累得一下子就睡著。但身旁的人已經發出舒適安穩的呼吸聲了,她的睡意還是遲遲不肯來訪。
她感覺整個人似乎還是空空的。
就像一個大大的透明罐子,上面貼了一張貼紙,雖然貼紙正確標示著她的名字與樣貌,顯示著這就是她,但其實後面的空罐才是本體。
大概因為還是沒有找到解答。
她回想自己這一輩子,極少如此困惑。或者從沒有過。
而這空洞感延續到天明依舊未褪。

十點多時她們才起床,盥洗過後,早午餐送到了房間。
肖看著根不時發呆,叉子提了又放,放了又提,盤子裡的蛋捲始終沒吃上兩口。
而且根一直出神地望前方牆壁,好像那裡有個什麼肖看不見的東西站在那似的,讓她不由得微微發毛。

「妳是哪裡不對勁?」肖端詳著根的臉問。她實在不習慣根在她面前沒有嘻皮笑臉。
「……莎敏,我想來想去,只想到一個方法。」
根真摯地注視著肖的雙眼。
肖還是很不習慣她沒有嘻皮笑臉。
「要是妳也變得需要我,我就不必再煩惱這個問題了。」根說。
肖這才理解,原來根還打繞在昨天的問題。
「那,妳可以這樣想。」
肖提起手中的叉子。
「每次我和妳一起用餐,我卻吃不夠時,」
她邊說邊把根盤中蛋捲旁的熱狗插起來。
「或者沒空找對象,卻有生理需求時,」
她邊嚼著根的熱狗邊總結。
「我都需要妳。」
她說完給了根一個雖然有點輕浮,但善意的微笑。
「那就好。」
根終於笑了出來。
沒有刻意,就是很自然地笑了。

雖然笑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她還是覺得空空的。

FIN.





基於肖和根都有病(欸),
我不覺得她們能像正常人一樣處理感情。
而她們或許也因此會透過比較不同於常人的方式去探索、理解自己。
這是我想寫的東西XD

以及我對根滿滿的愛。
謝謝大家收看w

可能會有後續。吧。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合格羊肉☞㊣

滬

Author:滬
我喜歡鋼鐵人跟草尼馬!!!!!

發羊騷
客人您好,羊肉一盤?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菜單
月份存檔
羊肉售出幾盤?
RSS連結
羊羊大道